产前测试与堕胎
2015-04-21 09:53:01   来源:   评论:0 点击:

人们常会问有喜的父母:「你们希望生个男孩还是女孩呢?」他们通常一致认为:「只要婴儿健康,男孩女孩也一样喜欢。」但假如婴儿不健康呢?那又如何?当未出生的胎儿被诊断有嵴柱裂,唐氏综合症,或泰萨二氏病(即家族
人们常会问有喜的父母:「你们希望生个男孩还是女孩呢?」他们通常一致认为:「只要婴儿健康,男孩女孩也一样喜欢。」
但假如婴儿不健康呢?那又如何?当未出生的胎儿被诊断有嵴柱裂,唐氏综合症,或泰萨二氏病(即家族蒙性白痴,脑和神经系统退化,以致患者大部份末足五岁便死去。在这情况下,父母可否选择堕胎作为治疗的途径呢?
 
产前测试的作用
 
透过现代科学,父母能够看到母体内的胎儿。新医学科技,如抽羊水,绒毛膜样本检查超音波扫描,都能看到腹中的胎儿,及发现他的不正常现象。很多时这些测试是很有用的,因为可以治疗子宫内的胎儿,包括在子宫内为胎儿施手术。如有需要,一队专科医护人员可破安排到产房,协助产妇顺利地把婴儿诞下。在这特殊情况下,父母亲也可预先为即将诞生的孩子,作好精神上,心理上,情绪上,及经济上的安排。以上各点,都是产前测试所带来的益处。
可是,愈来愈多人都不是因上述理由去进行产前测试。他们以为,把有缺憾的孩子杀掉,便是「治疗病况」的方法,怀着这个念头去进行产前测试是错误的。这个「发现后便毁灭」的策略,是基于人类体能品质的测试,一切不合标准的心智及体能的胎儿, 一概不适宜生存。
若用堕胎来解决有缺憾的婴儿的问题,便是犯了严重的歧视罪行。这些孩子不单为了自己的残障而被歧视,还因此而被杀。若有人提议用杀害去「医治」一个有唐氏综合症的人,大多数人对这建议会十分反感。纳粹党在德国当权时,便是这样做的。未出生的婴儿,当被诊断出有缺憾时,应同样得到,和出生后的人的待遇,无论这人有没有缺憾。
 
若婴儿无论如何也会死的,那又如何?
无脑畸形症提指婴儿的脑有部份停止生长。这类婴儿大多数在出生后数小时或数天内,便会死去。在这情况下堕胎可破接纳吗?答桉是:绝对不能。堕胎是直接和有计划的杀害,而杀害永远是错的!维护生命者在这情况下的回应是:时常眷顾,永不杀害。
比华利麦美伦曾是位替孕妇堕胎的医生。她现已加一入了维护生命行动。作为一位妇产科医生,她见尽不少父母把有严重缺憾的胎儿打掉。她也见过不少父母,把有严重缺憾的婴儿生下来,爱护他,直至死亡的来临。麦美伦医生指出,让死亡自然来临,和令死亡发生,即杀害有很大的分别。作为父母的,如能把婴儿的生命交托于天主,到婴儿去世时,他们比选择堕胎的父母,更能接受婴儿死亡的悲痛。堕胎是违反父母的天性,去伤害自己的孩于。这是最严重的虐儿行为。
 
医生不是永远对的
 
史提芬尼在一九九二年出生时已有无脑畸形症。一九九四年十月十三日,史提芬尼庆祝了她两岁的生辰。她母亲为她开生日会,还有气球,生日蛋糕和生日帽助庆。医生们当日错误地诊断史提芬尼只有很短的寿命。他们的预测并不是百分之百准确。史提芬尼的母亲很爱惜她。很多人,包括医生,都说史提芬尼没有生命的质素。但她的母亲却每天到医院探望她,替她穿上花边裙于,黑漆皮鞋,和色彩缤纷的帽子。可能是她母亲给她的爱,令她龙活那麽长久。
谁能判断别人的生命质素呢?很多时候,那些对弱智和弱能者有意见的人,是因为这些有缺憾的人需要他们照顾,或共同生活,因而影响他们的生活质素,令他们不舒适。
人们眼中的残疾,其实是一个特别包装的无价礼物。每一个生命,都是上天的恩赐,虽然我们可能要一段时间才能体会到这份恩赐。能够利用时间去爱护和照顾有缺憾的孩子,就是给我们有机会去为别人服务。这恩赐更能增强我们的耐性,理解力,和感恩,也容许我们体会到,付出了自己,令他人活得愉快的那份喜悦。不同的能力,不同的缺憾在其程度下,每个人都有缺憾。有些人在数学或串生字上有问题,学校成绩进步较缓慢。有些人的肌肉不协调,以致运动方面有困难。更有些人在人际关係上有困难,使他们不能与别人和睦相处。
无论有那一种特性,我们都是人类。就是为了这原故,我们应尊重这人类大家庭里的兄弟姊妹,不论是健全的,还是有缺憾的。更重要的是,我们要尊重一个事实:每一个人都是上天创造出来,有去履行各人被派遣的独特任务。人类无权去决定谁能活看,谁要死去。上天是所有生命的创造者,只有上天才有权作这决定。

相关热词搜索:产前

上一篇:死亡文化对社会的挑战
下一篇:维护生命运动FAQ

分享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