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样使用神恩(一)
2015-05-31 12:17:36   来源:王敬弘神父 口述   评论:0 点击:

王敬弘神父口述黄凤屏笔录今天我要讲的是在内在医治上怎样使用神恩。在内在医治中,最重要的一种神恩就是知识语言,就是圣神把我们本来不知的事,显示出来给我们知道。例如一个人来跟我讲一些他的困难、痛苦,他

王敬弘神父  口述
黄凤屏  笔录

 今天我要讲的是在内在医治上怎样使用神恩。在内在医治中,最重要的一种神恩就是知识语言,就是圣神把我们本来不知的事,显示出来给我们知道。
例如一个人来跟我讲一些他的困难、痛苦,他讲的大多是现在有的困难和痛苦。为人做医治祈祷,一定要追根,要找出求祷者为甚么会有这样的痛苦和问题。有时候在这追根的过程中,我们当然可以用不同的方式,我们可以用心理学的知识去看他现在的痛苦和困难是在甚么时候出现的,有时他自己也很清楚,这时我们便不必用知识语言。
那么知识语言是在甚么时候用的呢?当一个人现在有很多痛苦和困难,我们不知道他的根源是甚么,有知识语言这种神恩的人,便可以求耶稣借着圣神来让我们知道。知识语言有很多种不同的表达方式,一种是当我在心里求时,忽然出现一个意识,也有人可以看到图像。
请注意,我们要小心地运用这知识语言,因为有时知识语言并不是那么清楚肯定地指出一些事情,所以当我们得到一个知识语言时,我们不要肯定地对求祷者说他有甚么问题,这样做有时会让求祷者受到伤害。
譬如一个年轻女子来找我祈祷,我得到的知识语言是她曾经堕胎,这时我会问她有没有堕胎的经验,或有没有做过堕胎的事情,而不是直说她堕胎。这不是因为天主错误地告诉了我们,而是我们接受讯息时可能出错,我们不一定百分百确定,所以我们只能问求祷者有没有这样的问题,如果她说没有,我们便要相信她。
如果一个人来找我为他祈祷,祈祷开始时他甚么反应都没有,但后来我有一个知识语言,说他恨别人,所以只是祈祷没有用。但我不能对他说他一定很恨别人,我会问他有没有不能真正宽恕的人。
当我们得到知识语言时,一定要用问题的方式去问,这样才表示我们对求祷者的尊重,而且这表示我们不是立刻就判断他。
譬如说一个人来找我,我有知识语言,让我感受到他身上好像有黑暗势力,我不能直接对他说他有黑暗势力,或者对他说他一定做过迷信行为。我会问他以前有没有做过迷信行为;也可能不是他自己做过,是他爸爸妈妈为他做的;或者是他小的时候爸爸妈妈为他算命,所以他有黑暗势力,而并不是他自己的行为,特别是那些不是神恩复兴运动的人,如果你对他说他有黑暗势力,他马上感到很不舒服,很受伤害。所以我们不要做一个伦理上的判断,我们应用一份尊重的态度去问他。
有一次,我到美国一个地方,他们为我安排了一位老先生来找我祈祷。他太太的妹妹是一位我认识的台湾修女。我知道他来祈祷是因为他车祸受了伤,走路很困难。在为他祈祷前,我到圣堂问耶稣,这个要来祈祷的老先生,他的问题根源在那里,我就体会到两个字:「顽固」。
但我总不能在老先生刚来时便说他是个老顽固。到这位老先生来时,我看到他走路很不方便,一定要人扶着一点一点的慢慢走,他的太太也跟着来。我开始跟他谈话,他说他三岁时住在中国江西省的南面,这个时候那地方正在闹共产党,差不多有七年的时间,他常常不能跟爸爸妈妈住在一起,东躲西躲,他父母有时候逃了,只把他放在一个地方,过了几天才来接他,反正日子就是过得很辛苦,常常怕逃难。我问他当时是怎样活的?他说他当时不是教友,他活得很辛苦,但是他仍努力让自己活下去。
我说:「那你一定有很坚强的意志,才能在这样的情况下生活,如果你当时是很软弱的话,便不能活下去。」他说:「对,我是很努力坚持自己要有勇气活下去。」我说:「你在这样的环境中长大,是不是常常会在很多困难中也很坚持?」他说:「对呀!」我说:「这样会不会也令你的脾气比较顽固?」他说:「对!」我就跟他说:「在旧约中,天主常常骂以色列人,说他们是顽固的民族,而且说他们是颈子很硬。」
怎样颈子硬呢?如果一个人常常在困难的环境中,他要坚持到底,他不会轻易屈服。这位老先生在车祸受伤时,颈项受伤,令他整个神经受影响,两条腿痳痹,做过两次手术后,才能像现在这样可以勉强走路。后来我就说:「因为你从小在比较困难的环境中长大,比较顽固,颈子比较硬;颈子硬的人在车祸中摇动时,它的弹性便没有这么大,颈子就容易受伤。」
后来我为他一步一步的医治,差不多做了四十分钟的祈祷后,他便可以比较好地走路。所以有时当你们得到一种知识语言,你要小心运用,如果这位老先生一来,我便说他是一个老顽固,也是因为这个原因而令他在车祸中颈子受伤,他便会觉得很不舒服。但经过慢慢解释,他逐步承认,以后的结果便可以完全不同。
后来我说:「你这样顽固,你的脾气一定很大。」他说:「对。」我说:「你脾气这么大,最常向谁发脾气?」他说:「当然是我的太太。」我便问他要不要向他的太太道歉,他就向他的太太道歉;一个七十几岁的人,向太太道歉,结果两人都哭了。
怎样使用神恩(二)
王敬弘神父  口述
黄凤屏  笔录
 
 
 
 
只有知识语言是不够的,有时候还需要有智能的语言。什么是智能语言?智能语言就是我们应该用什么方式来解决求祷者的问题,又或者应该用什么方式让求祷者了解他的问题。我们可以求耶稣给我们不同的神恩来帮助我们,为了使人得到医治。
图像也是一样,图像是一种象征,它并不像文字那样清楚,也不像说话那样清楚,你要是看到一个图像,也不一定知道是什么意思。当你看到图像时,可以把所看到的讲出来,问求祷者觉得这可能代表什么意思。有时候,求祷者虽然没有图像,但当他听到你讲出来的图像时,他可能会了解、明白一些事情,最好的解释图像的人,便是求祷者自己。
如果一个人看到图像,但他自己不明白,你可以教他求耶稣告诉他这个图像有什么意思,这样他会比较容易相信。尽管有些时候耶稣是不讲话的,但他可能会有个思想,并不是他看到或听到耶稣讲话,而是觉得这个图像有什么意思。不管是求祷者自己或是代祷者,你们一定要把看到的图像讲出来,然后找出这个图像到底是什么意思,再按照图像的指引为求祷者祈祷,这样他才会觉得被了解,而且这样祈祷好像是由耶稣基督或圣神引导,求祷者也会因此对这个祈祷比较有信心。
在舌音方面,舌音祈祷的方式基本上有两种,就是讲舌音和唱舌音。我第一次得到舌音是由一位牧师为我祈祷时开始,后来我还可以唱舌音。我刚开始讲的舌音节奏很快,舌头也动得很快,像这种舌音是没办法唱起来的,所以我便跟耶稣说:「这种舌音不能唱,你能不能赐给我另外一种可以唱的舌音。」后来我便有了可以唱的舌音。开始时好像是一首歌,一下唱完了,重复又重复,大概二、三十秒,我唱完了又唱,不断地重复,后来我便跟耶稣说:「耶稣你给我的舌音太单调,唱完了二十秒又唱一次,别人听起来也不舒服,你可以给我一个变化多点的唱舌音吗?」后来我便得到现在唱的舌音,现在这个唱的舌音还是有重复的,不过比较长,唱几分钟也可以是不一样的。
怎样使用神恩(三)
王敬弘神父  口述
黄凤屏  笔录
     如果一个人小的时候常被妈妈打,我用插十字架的祈祷方法,请耶稣把他的十字架,插到这个人小时候每一次被妈妈打的记忆中,然后用耶稣的宝血,通过十字架的管道,流到他小时候的受伤记忆中,洗净他的记忆为他带来的痛苦、伤害和困扰。当用宝血洗净后,就用舌音,因为舌音是一种赞美的祈祷,当我用这个赞美的祈祷时,就好像是耶稣在工作。
我是怎样开始用舌音的?我最开始是做身体医治的祈祷,一次,我为一个鼻子敏感不通的人祈祷,我求耶稣治好他鼻子的敏感,然后我会问他鼻子通了没有,他说没有,我便再说:「耶稣,请你派遣圣神降到他身上,让圣神医治他的鼻子,使他恢复正常…。」然后我再问他通了没有,他说没有;我便继续一次又一次重复地做这样的祈祷,但效果不大。后来,有一次,一个牧师看到我这样祈祷,他说我这样祈祷的方式不对,他说我可以先讲一次:「耶稣,请你派遣圣神降到他身上,治好他鼻子的敏感。耶稣,我赞美你,感谢你。」然后便用舌音祈祷,常常在使用舌音感谢和赞美时,我们刚刚的祈祷就会得到答复。所以我现在会说:「耶稣,请你让你的宝血流到他小时候被妈妈打的经验中」,然后我就开始用舌音祈祷,那时他的心里就会比较舒服;然后再说:「耶稣,请你用圣神的活水,带着你对他的爱,圣母对他的母爱,若瑟对他的父爱,通过十字架的管道,流到他小时候被妈妈打的经验中,通过你们三个人的爱,医治他这些经验,让他体会到他是妈妈所爱的小孩。」
这种祈祷,前面用耶稣的宝血是一个清洗,后面我用舌音求圣神的活水,带着耶稣的爱、圣母的母爱、若瑟的父爱,流到受伤的经验则是一种医治。有时候一些人的受伤经验实在很多,我唱完舌音后,便会再讲舌音,来回两、三次后,那人便会觉得比较舒服。
在医治祈祷大会时,每次我们念完了一段祈祷经文,便会安排几个人一起唱舌音,这个唱舌音,听起来好像跟佛教的人念经一样,好像是一些梵文的经文,我也还不知道,可是我在开始唱舌音时,就会有人跟我说,他听到我唱舌音就觉得心里很舒服,我慢慢体会到我唱的舌音可以让人得到心灵的安慰和医治。所以每次做大规模的祈祷,你们也可以试念一段祈祷经文后,便唱舌音,唱的时候,也可以几个人一起唱,用米高峰唱,让大家都可以听到;很多时候这样就已经可以让人得到医治,所以唱舌音和讲舌音都可以在医治祈祷服务中使用,这是舌音神恩的运用。 (待续)
 
 
 

相关热词搜索:

上一篇:神恩复兴与神类分辨
下一篇:认识天主圣神

分享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