治愈婚姻关系
2015-06-17 09:24:28   来源:王敬弘神父   评论:0 点击:

兼论中国男性特有的问题  我在读神学院时,曾上过婚姻辅导方面的课程。教授在开始的第一堂课所讲的话,给我极深的印象。他说:婚姻的问题,主要在于夫妇两人人格的成熟。以后,我帮助夫妇婚姻方面问题的时候,
兼论中国男性特有的问题


  我在读神学院时,曾上过婚姻辅导方面的课程。教授在开始的第一堂课所讲的话,给我极深的印象。他说:“婚姻的问题,主要在于夫妇两人人格的成熟。”以后,我帮助夫妇婚姻方面问题的时候,尽量先帮助双方人格的成长或医治他们心理的创伤。除非双方都有相当平稳的心理,否则,着手医治夫妇的关系,是相当困难的。
  几年来,我所接触的大半是大学生或刚毕业的社会青年。与已婚者的来往,实在不多,而为已婚夫妇作心灵的治愈,更少。但我还是分二部分来分享我个人的一点经验。
  1、为即将走上地毯上另一端的未婚夫妇祈祷
  2、为已婚夫妇祈祷
  一、
  为即将走上地毯上另一端的未婚夫妇祈祷
  我认识不少社会青年中,在决定结婚时,多半请我作证婚人。因此,往往我藉着这个良机,帮助他们预备进入婚姻生活。不论双方是否都是教友,在可能的范围内,我都设法给有信仰的一方作心灵的医治。其实,这种内心的医治与平常来的求祷者所做的没有大的差别。如果双方同意我在为一方作心灵治愈祈祷的时候,希望另一位也在场。当然,这可增加彼此的认识。但,我会完全尊重双方的意见。若一方不愿意对方在场,我还有补救之法,就是先个别作心灵的治愈,然后,再请他们一起作医治彼此关系的祈祷。
  在为他们作预备祈祷时,我会请求祷者先弃绝和切断与对方已有的不正常生理、心理和精神的连结。如果双方已有性行为,必须在耶稣面前认罪。实际上,在随后的祈祷中,他们也会体验这种行为实在带给彼此不好的影响和伤害;也阻碍了和耶稣的关系。我趁机常鼓励未婚夫妇婚前不要再有性行为。婚后,这种关系是蒙主祝福的.
  二、为已婚夫妇祈祷
  在现代社会中夫妇彼此都是教友的,实在非常之少。我想这也是构成婚姻问题之一。有时候,当一位教友的婚姻发生问题时,他常愿求助于神父,但对方却不肯前来,因此,神父成了“一箱情愿”的婚姻辅导;帮助起来有比较多的困难,而且效果不大。由于女教友的比率比男教友高得多,所以,在这种信仰混合婚姻的家庭中,每当婚姻有问题而主要责任在男方的时候,在解决上就有困难。在这种情形中,若求祷者(求助者)是女方,我尽可能在可能的范围内,为她作心灵的治愈;但却不能调整夫妇关系。因此,她外在客观的环境,得不到很大的帮助和改善。但她的心理上能有更大的力量面对自己;我也求耶稣派遣圣神给她特别的智慧和力量,来面对自己实际的困难。其他的我们只有交给耶稣了。
  有许多太太领受心灵医治祈祷后,往往提出一个问题:到底我要如何为我先生祈祷。平常我会给她下列几项劝告:
  1、把自己和在婚姻上的困难,交在耶稣手中。
  2、以耶稣基督之名,束缚在婚姻生活中邪恶的势力(不论来自人或黑暗势力)。
  3、求耶稣派遣圣神到双方身上,按他的旨意随意工作。
  4、在生活中,多赞美、感谢天主。
  许多教友往往不易了解。因为在再三再四的祈祷中,平常我们所注视的焦点,只是困难的本身。其结果是让困难所造成的阴影,把我们整个人笼罩住,使人不易跟耶稣交往,也不容易汲取所需要的智慧和力量。如果以一种赞美、感谢的心情来感谢耶稣基督的仁慈,全能和无限的智慧,然后,把婚姻的困难交托在他手中,我们的心情一定会有所变化。因为这种困难,往往使人无能为力,若以赞美、感谢和发信德的方式,是表示我们相信在这样的困难中,只有仁慈大能的耶稣,才能施行拯救。以赞美、感谢所作的祈祷,往往比不断地求的祈祷来得更有力量,也更为耶稣所悦纳。往往耶稣会对求祷者说:“平安回去吧!你的信德救了你。”
  正如以上所述,当婚姻有问题时,求助者常是女方。即使困难是出于男方,他也会拒绝和女方一起来见神父。这不只发生在有信仰的家庭中,在没有任何信仰的人中也有此现象。最近几年来,我与华明心理辅导中心工作人员相当熟,也曾探询过他们,为无信仰者所作的婚姻辅导中,是否会碰到同样的问题。他们的答案是肯定的。因此,我对为何造成这种现象的原因,发生了兴趣。从我的经验和与别人的交谈,以及思索反省的结果,我愿写一点中国男性特有的问题。这不是学术的研究,只可算是牧灵经验谈。
  要了解中国男性所特有的问题,也许应先从中国家庭的结构谈起。中国社会脱离封建制度并不太久;所以,家庭结构仍受传统封建社会的影响。在中国大多数家庭中,父亲至高无上。在一个特定的家庭中,所有的权力是有限的,假使父亲的权力太大,相对的子女权力就很小。在中国一般家庭中,实际上也是如此。虽然,父母爱子女,供给他们衣食住行和各种教育,但子女在家中,并没有真正的权力和地位。从小的时候开始,就常会听到父母说:“小孩子,你懂什么,听大人的。”即使慢慢长大,小孩子有了独立思考的能力,但父母却不让孩子自己去思考、作决定。我见过一个女孩子,她到了高中毕业,一切的衣服都由母亲购买。至于孩子以后要读什么学校、选择什么科系,更由父母按自己的观点决定,不顾子女的兴趣。以上这种情形,阻止子女的自我成长和发展,也使他们在人格上,很不容易成熟。
  另一方面,中国人传统重视孝顺父母,这本来是一种美德。但有时太过份了,反使子女造成极大的伤害。中国人强调孝是以“顺”来表示,是对父母绝对服从,甚至造出了象“天下无不是的父母”这种极大的谎言,使父母的权威,提高到跟神一样的地位。其后果是子女如果不顺从,就产生很大的罪恶感。其实,这种态度反使子女受到伤害,真是祸延子孙。
  我曾提过因为在传统家庭中,大半是严父慈母。父亲即使爱子女,也不可随便用情感来表现;否则,似乎有损男性形象。因此,子女很不容易体会父亲爱他;在与父亲的关系中,也不能得到他人格的肯定。这也是子女自卑感最大的来源。而自卑感的孪生兄弟,就是人的骄傲与要面子。
  除家庭权力结构的因素外,在台湾更加上联考制度,对成长过程中的子女心理上所造成的影响,至为深远。一般讲来,对男孩的影响较女孩更坏。因为男性在婚后,要作一家之主;所以,他比女孩更需要有独立的人格及思考和判断的能力。简言之,男孩的独立人格要渐渐地培养,其中青春期是一个重要的过度期。男孩在青春期时,需要有一个所谓的“反叛时期”。这时候,为表现他是一个有独立思考和判断能力的人,他对以前生活中的权威,特别是父母和老师,表现出有一种反叛行为。其重点并不在于他们对不对,而是为显示他不再需要在一切事上顺从他们,并肯定自己是一个独立自主的人。如果父母能了解子女有这种情形,可以帮助一个青春期的男孩在这方面的发展;不会再以他某些行为的过于怪异,而予以压制。可是,在联考制度下,男孩的青春期,也正是功课压力最大的时候。他最好做个乖乖的孩子,否则就无法考取理想的学校;也不能在现有的教育制度中,顺利前进。因此,许多男孩的个性就缺乏独立自主的力量。
  以下我要说明,在这种家庭和教育背景下长大的孩子,成年后,受到的影响是什么。
  男孩在家中缺乏权力,而权力却是人的第二强烈的欲望(仅次于性欲)。因此,在潜意识中,他羡慕家中最有权力的人,那就是父亲。他渴望长大后,做个象父亲一般有权力的人。等他长大成人后,在可能的范围内,不论在家中或以外,都尽量想办法夺取权力,来表示自己的伟大。不过,在某一个特定的组织中(无论是家庭、机关、公司或整个的社会中),其权力总是有限的。如果一个人攫取很大的权力,其他组成份子的权力就相形减退。这种夺取权力来肯定自己地位所造成的后果,第一当然是争权夺力,相互不合作。因为如果我跟你合作,一方面是增强你的权力;另一方面表示我向你低头,这太有失面子了。第二是瞒上欺下,如果一个人无法以强力夺取权力的话,那么,只有一方面媚上,获得有权者的欢心;另一方面是欺下,表示自己是有权者。所以,在中国社会中,流行的一句话“不怕官,只怕管。”假若一个人在管一件事,就表示这人对此事有权力。有时,他故意表现这一点,故意找人麻烦,使人向他的权限低头。这实在是他的权力欲在作祟。
  在工商业社会中,因着以上种种因素,造成的结果是情愿自己当一个小公司的老板,也不愿在大公司当会计。大公司的老板,也是由这种环境中长大的,所以,他很喜欢弄权,因而而疏忽自己属下人格的尊敬。此外,为显示自己的成就和地位,他不把应得的权力、酬劳、利益和光荣,合理的分配给属下。凡自己所赚的钱,只供自己使用;对社会公益事业不予捐助。因此,许多男人当然不愿意仰人鼻息,情愿自己作个小老板, 显示一些老板的威风。这种心态扩展到整个社会中,就形成了中国人好似一盘散沙,不能互相合作。
  在家庭中,缺乏表达爱的肯定,是一个自卑感最大的来源之一;再加上现行教育制度所加上的自卑感,更是变本加厉了。男性受到自卑感的趋势,在社会中有许多不正常的表现,其中,最大的要算虚假的面子了。他为获得别人的表面上的赞许和肯定,并掩盖自己无法去除的自卑,许多人不惜牺牲任何代价,形成了死要面子活受罪的情形,真是可怕。这种为面子而自我虐待,就是那无法除去的自卑感,给人生命带来极大的束缚和桎梏。即使在夫妇关系中,这种要面子的心理,也不能完全除去。因此,造成夫妇间有很大的困难和隔阂。
  另一种表现就是,以一种外在的事业成就,来掩饰自己内心无法去除的自卑感。所以,在家庭和事业利益间的取舍中,男人常置家庭于不顾。我听过许多太太,抱怨先生的事业心太重,除了回家睡觉外,其他什么都不顾。这是因为男人事业愈成功,其权力愈大,也愈能给自己一种外在的满足;这却使他更无勇气和力量面对远比外在成功丑陋的真实自我。总之,人在成长过程中,所必须面对的就是他真实的自我。所以,有时男人处理我在事业,比面对与妻子的爱情关系,要容易的多。因而,在家庭和事业中,常常只有让家庭受损了。
  一个男人在事业有所成就后,他能在外面花天酒地,甚至有情妇,这也是安抚自己自卑感的方法之一,因为这是人有权力的表现。中国古代的男性,常在做了官之后,就讨三妻四妾,这是理所当然的事。而这种阴影也在现代男性身上出现。
  有相当自卑感的人,当然不愿求助他人,因为这实在太丢面子了。有许多男人在极大困难和痛苦中,宁愿自己煎熬,不愿坦白承认自己需要帮助,使家庭问题得到正常的解决。
  以上所说,是对中国男性心态很基本的一面所作一般性的描述。每一位具体的人,所受影响的方式和程度,则要看他个人的家庭和教育背景而决定。但很少人能逃避这种一般性的影响。
  我也是生长在中国环境熏陶下的男性一。在我家庭中,有一点是特别值得感谢我父亲的,就是他在我们幼时,就培养我们思考和判断的能力,并尊重我们所作的决定。当我大学毕业服完兵役后,我体会到自己有圣召,决定要进入修会。我父亲本着他的一贯原则,尊重我个人的抉择,没有对我作任何的阻难,甚至给我极大的鼓励。
  但我仍是生长在中国社会中的男人,某些中国男性所有的困难,多少会受到影响。因此,我在与自卑感挣扎的过程中,也受过相当大的痛苦。从我个人的经验来说,只有接受耶稣无条件的爱,才真正肯定了我的自尊,使我慢慢敢面对真正的自我;而让我的自卑感,在耶稣的爱内慢慢减退,使它不再成为控制我生活的桎梏。如此,能得到这种内心比较完全的自由,这不是一天、一个月,也不是一年,而是十几年奋斗的成果。感谢赞美天主,因为耶稣真是人生命唯一的救主。当耶稣使我自由时,我才真正自由了;不再做别人意见或自己欲望的奴隶了。
  我作心灵治愈祈祷的经验中,男性最常问的问题是:“神父,我可以为自己作这种祈祷吗?”这充分表现了以上我所说的中国男性的心态―――不愿求助他人。我的回答是:“完全看你受伤的程度而定。心灵的创伤类似身体的疾病,有些病你可找点药吃,或休息一下就会好;但有些病并非要去看医生不可;另外还有些病,一定要找某一科专家,才能真正解决问题。如果一个人心灵受伤的程度很浅,他可以作重温旧事的祈祷,就会得到很大的帮助。但如果一个心灵受伤到某种程度的人,他必须请有经验的人为他作治愈祈祷,才益见效。
  我们和耶稣的交往,是很重要的,但并非一切恩惠都由直接交往中赐给人;耶稣愿意人彼此帮助。天主的爱常藉另一人进入我们的生命中。例如,没有人传福音,我们怎么会信,又怎么能和耶稣交往呢?假如有人抱着一切的问题,只愿与耶稣直接解决,而不愿向任何人求助的话,有时他根本得不到耶稣任何的帮助。倘使一个人根本不懂适当地接受别人的爱,也不懂得真正把爱给予别人,他和耶稣的关系也受到严重的影响。在一个真实爱的接受和给予中,包含着一种极深的谦逊,而这是中国男性所缺乏的。
  由我个人的的经验中来看,除非中国男性能接受耶稣基督的福音,在耶稣的爱内得到肯定,并让耶稣的价值观深入进到自己生命中,来代替自己原有的价值观,否则,中国男性很不容易从家庭和社会所造成的束缚中释放出来,而这却是耶稣所要作的释放工程。所以,向男性传福音是很重要的工作之一。
  以上是我个人对这个问题所有的看法和感受。我不敢说是绝对正确的,也许会有些夸大和差错之处。但,我认为也有某些基本的真理。在这点上,我很希望得到读者的反应回馈。
  今日社会中,婚姻和家庭问题越来越多。为夫妇作心灵治愈祈祷是一片很广大的园地,等待有更多人尝试研究,找出更有效的方式来促进信友家庭生活的幸福。

 

相关热词搜索:

上一篇:人灵受伤的五种邪灵
下一篇:「全人医治释放」:靠耶稣切断坏的魂结

分享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