确有奇迹—后记
2016-10-30 11:33:39   来源:网络   评论:0 点击:

后记当我在一九七四年第一次听说麦璞蕊修女的事迹时,我心生疑。不过,身为《佛州天主教会》(The Florida Catholic)的编辑,我有很多机会阅读有关她的故事;《佛州天主教会》是涵盖佛三十七个教区的周刊。

后记

当我在一九七四年第一次听说麦璞蕊修女的事迹时,我心生疑。不过,身为《佛州天主教会》(The Florida Catholic)的编辑,我有很多机会阅读有关她的故事;《佛州天主教会》是涵盖佛三十七个教区的周刊。

一九七六年夏天,那年我四十二岁,周刊的一位记者写了一篇有关璞蕊修女服务的报导,我深受感动,于是去函请其代祷。

同年,我正面临生命中几个重要的问题;我开始省思自己到底相不相信主耶稣,相不相信主耶稣是永活的并且真正关心发生在我身上的事情。我在教会出版界服务十七年,主日也常望弥撒,我也教过儿童道理班,在一般人眼中,我是所谓的“好教友”。

可是我不快乐,而且开始渐渐罹患酒精中毒。

我看过很多教会成员的生命藉祈祷而更新,也有人提到奇迹及医病的种种。我常纳闷儿,如果今天的教会与门徒时代的教会是同一个教会,为什么现在看不到奇迹。

受记者那篇报导的感动,我去函璞蕊修女,告诉她我感觉自己有《内障》,致无法真正认识天主。她回信应允为我祈祷。

之后不久,我打电话给他,她与我一起祈祷;只有祈祷,没有奇迹。我也并未感觉更亲近天主,我依然酗酒,这一点我对她有所隐瞒。我极需一个奇迹。为什么别人都得到奇迹,偏我没有?

虽然我只是个平信徒,我却代表周刊在主日弥撒中讲道。一九七六年十月三十至三十一日,我在唐帕市有一次讲道。我打电话给璞蕊修女,她答应见我--她说话算话,她在教堂为我做了一段个别祈祷。

主日早晨,在十点半的弥撒中讲完道,我步出教堂并首次与璞蕊修女见面。她看起来非常普通,身着一袭蓝色的现代制服,面带轻松的笑容,整个人散发着某种程度的平安。我们进了教堂后面的一间房间,我再次告诉她我真的很想爱天主,把自己献给他。

我记得很清楚,我也写了很多次,我在佛州、美国很多地方、巴西及秘鲁也都分享过。璞蕊修女执起我的双手说:“亨瑞,最难的事就是相信。”

她解释说我们甚至连看见的人都不相信,接着说:“亨瑞,要你去相信一从未谋面的天主何其困难。”

她为我及妻佩格、我们的婚姻及教会做了美好的祷告,她请求天主赐给我们《美丽的祈祷礼物》。

我开始感到一股平安流注我心,她接着说:“亨瑞,我看见你独自与主一起,他以圣心的异象出现,他对你说:‘我的孩子,你们夫妇俩一直担心并为之祈祷的孩子,不必为他担心;我的臂膀正保护他,他一切安好。’”

我开始饮泣,我并未告诉璞蕊修女我们的儿子正面临困难。

她继续祈祷后又说:“亨瑞,我再次看见你单独与主一起,他的臂膀环绕着你对你说:‘我的孩子,你家中那个离弃家庭、教会,伤你至深的成员,不要为他担心,我的臂膀正环绕他,他一切安好。’”

再次,我也没告诉她有关与我一位亲戚的事情。

我感觉似乎有一道既亮又柔的光充满着全身,我知道天主了解我、爱我,他知道我何处受伤;他借璞蕊修女彰显自己,也藉着一个美好的顿悟之礼--《知音之言》或《预言》--随便你怎么称呼。这是真实的--是对受创者、患病者、追寻者及垂死者的一种祝福。

然后璞蕊修女又看见另一个异象:“我看见你在一座山顶,你与主一起,山脚下有很多人,他们都想爬上山与主一起。我看见你叫他们,但他们很害怕,跑到岩石后面、岩缝中、阴影下躲起来。亨瑞,天主正为一件重大的工作召唤你。”

此时我真正感受到主耶稣的同在,我的生命中拥有许多祝福:好父母、贤妻、可爱的孩子,我相信天主,且是个受操练中的天主教友,但在此之前我从未明白受洗之后的灵魂所有的权柄,也不清楚我们天主的温柔及属性。

我饮酒依然。一九七七年夏天,我打电话给我的朋友,璞蕊修女,我们那时已形同好友,我说:“璞蕊我从未向你坦白我有酗酒问题。”

她立刻开始祈祷,且看见另一异象;其时,我宁可她没有看见那个异象。她说:“亨瑞,我看见你走在一条长路上,路上有个又大又深的洞,我看见你掉进洞中,你尝试爬出来,可是洞实在太深了,你的手破了,正在流血;你实在累了,站不住了;你跌倒,滚在地上。我看见你用最后一分力量,举手朝天,向天主伸援--我看见天主伸手向你,救你脱离大洞。”

细节在此不赘。我只想说,在一九七七年九月二日,我喝完最后一口酒,参加九月四日的匿名酗酒者会议。当天晚上我在床上从昏睡中突然一跃而起大叫:“亨瑞,我,痊愈了!”佩格说:“是的!我知道。”

活在主耶稣的灵中是好得无比的经验。佩格与我更加亲近,我们参加了为期四年的训练(1982-1986)。一九八六年五月十八日,圣神降临主日,我被任命为执事。

那天,除了一个孩子外,我全家都到了,佩格家人也来了几位,我九十高龄的老爸也来了,璞蕊也在,就坐在佩格旁边。

人类历史区分为主前(B.C)及主后(A.D),而我区分自己的生命为《璞前》(B.B)及《璞后》(A.B)--认识璞蕊之前及之后。

没有任何事比协助她出书更光荣。《确有奇迹》

 

相关热词搜索:后记 奇迹

上一篇:确有奇迹—引人归主的路标
下一篇:确有奇迹—此书发表后各界人士的回响

分享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