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载】确有奇迹—信心的挑战
2016-10-18 16:11:05   来源:网络   评论:0 点击:

有些人或许以为司铎职分最大的需要就是改变教会对神父独身的限制,我则以为深且活的信心才是司铎职分最大的需要。 我愿鼓励神父回应其圣召以:更大的信心,更大的盼望及爱。 非但神父,我也期勉平信徒,因为经
有些人或许以为司铎职分最大的需要就是改变教会对神父独身的限制,我则以为深且活的信心才是司铎职分最大的需要。 
     
我愿鼓励神父回应其圣召以:更大的信心,更大的盼望及爱。 
     
非但神父,我也期勉平信徒,因为经由洗礼,我们全有分于基督尊贵祭司的职分。圣伯铎称我们是祭司(伯前二5-9),我们互相需要平们徒及神父,我们需要彼此勉励为教会工作在信友祭司及司铎祭司两方面。 
     
本质上,神父也是相信耶稣基督的人。当主耶稣第一次召叫门徒时,他召叫他们并请其跟随他,在他与门徒相处的三年中,他将门徒以世界为中心的心转变为以他的心为中心,他要他们相信对他没有什么事是不可能的。他给他们机会,利用不可能的环境激励他们的信心成长,例如五饼二鱼喂饱成千群众,在水上行走、医病及赶鬼。 
     
今天的世界,神父面临同样的考验,神父必须要坚信不移。神父的责任不是为主耶稣辩护,或为他找寻借口:而是宣讲他。我常告诉神父们,当商人推销产品时,他必须先对自己的产品有信心,否则别人不会买;福传亦复如此,如果神父不相信福音,别人也不会相信。 
     
我认识的一位神父曾去拉丁美洲,热心帮助穷人,他非常热心。他以物质方法减轻当地人们的饥饿与贫穷。他一去那里,就着手建立诊所及学校,十年后,他注意到有许多他的教友跑去其它福音派教会。 
     
有一天,他对一位老年人抱怨,这位老人非常热心,总是在教堂里进进出出帮助神父;当神父抱怨时,这位老人含着泪水望着他,说:「神父,我不想伤害你,但我必须告诉你,他们需要的是主耶稣。」 
     
神父说:「我很惭愧,以往我只知道供应他们身体的需要。我也想为他们做弥撒。为他们讲道,且我太忙了,我不做弥撒,我是一个整天工作的神父,我没有时间。我以为喂养教友是很重要的,不忍看到他们饥饿。然而天主告诉我,教友们所需要的远甚于一些物质的东西。」 

  从那时起,天主带领他离开了拉丁美洲,回到他自己的国家,他参加一次祈祷会,听到一位矮小的老姊妹分享了一个教导,他的生命因此而改变。 
     
她引述主耶稣的话说:「人不能单靠食物维生,还要依靠出自天主口中的每一句话。」(玛四4)当神父听到这里时,他开始明白他的责任就是建立天主的国度。物质生活固然重要,但神父不能变成社工或政客,他不能依赖属人的资源,他的资源必须是主耶稣基督。当他属灵的盲点被除去之后,这神父说:「修女,我曾丧失信心,我也曾为遭剥削的穷人愤怒,其它什么事我都看不见了。」那位神父又再度回到拉丁美洲,但已经脱胎换骨了,他已与永活的主耶稣相遇过了,他开始明白他必须做的首要之务即宣讲福音。 
     
我在拉丁美洲及在世界其它各地都做过工作,我常告诉神父们把主耶稣带来祭台是他们可以做的最美的事情。我问他们:「你真的相信由于你的祝圣,你就有将永生的天主带到世界的能力吗?你有圣母玛利亚那样的信心吗? 
     
当圣母玛利亚说(是)时,她对藉其怀胎,献其全身、全人使主耶稣诞生说(是)。那确属不易,因为她终须一死,回归斯土;她必须一死,让天主完成其须透过她而完成的旨意,她也须像天主一样,眼看它的旨意借着主耶稣完成。 
     
神父亦然,当他对司铎职分说(是)时,他自己原有的为所欲为的「我」必须死;以自己方式解决问题的(我)必须死;老想改变压迫、压迫者的(我)必须死:他必须使自己死,而让主耶稣,借着他成为所有问题的答案。他须明白,他使主耶稣临在,像圣母玛利亚,他可以透过圣体圣事把主耶稣带袷我们。 
     
我们需要社工帮助穷人,我们需要教友、传教士及修女,伹我们不该忘记,我们对生命食粮的需要远甚于其它一切。我们必须有主耶稣在我们中间。穷人及受压迫者必须与富人及自由国家的人们有一样的机会接受主耶稣,否定前者就像对天主攻击一样,然而这是天主赐给他们的恩宠。 
     
这就是为什么信心那么重要的原因,当神父感到无助时,他可以这么说:「它必兴盛,我必衰亡。」  (若三30),这一点十分要紧。他必须了解,靠自己啥事也不能成就。正如圣保禄宗徒所说:「它能照他在我们身上所发挥的德能,成就一切,远超过我们所求所想的。」(弗三20 
     
那位神父信心获得更新,如同新造的人,再度回到拉丁美洲。他开始明白主耶稣当年对门徒所说的一段话,这段话今天在他耳边响起:「在我来说没有任何事是不可能的。」他透过信心的眼睛,看见他的圣召对司铎职分的重要性,而他也明白依赖天主的必要,也知道必要透过祈祷获得完成圣召的力量。 
     
这位神父想起列品圣人帕克·席涵于二十世纪交替时,在一次演讲中对爱尔兰青年说过的一段话。圣人席涵是柯克县人,一位堂区神父及成就非凡的属灵作家。他说:「当你看到人寻求自己的方法及兴趣时,爱谨慎,因为你会被诱惑而忘记或否定你学得之神圣的原则。你会受诱惑而相信你神圣的职分不是任务及圣召,不过是个职业罢了,故你可随意把属世的语言,习俗及原则带进圣堂。须知圣堂仅供认识及接受圣经训言。」 
     
我每天都感谢主耶稣赐给我们司铎职分,领圣体前,我也会坐在教堂里感谢它,为所有对其圣召有回应者。 
    
与大家分享有关信心及司铎服务的最后一个想法。正如我以前所说,神父于神品事中从天主处获得权柄,也从在祈祷中向其说话,及经由教会向其说话的圣神处获得权柄。他的权柄源于经由祈祷与天主的联合。神学研究及学位并不能给他权柄。研究神学是要紧,我们也需要神学与学者,但知识永不能取代信心,也不能取代经由祈祷及对主全面依靠下的与主合一。 
     
转变、改变人是耶稣基督的权柄,上述拉丁美洲神父的故事,及全世界许多类似的故事,巳足支持此点。 
   
「奥尔斯的本堂神父」是单单倚靠天主权柄的好典范。圣若翰·卫雅神父,当他还是修士时几乎被拒绝晋铎,因为他成绩非常差,可是,一旦祝圣晋铎即充满司铎职分之能力,他在宣教方面的智能及对牧灵之卓见举世驰名,全世界各地都有人来法国的奥尔斯市,向其告解,请他祷告。 
     
神父不应因为未获博士学位或傲人的学历而自觉不足,一且祝圣晋铎,他将透过圣事而获得服务教会所需的一切恩典。 

相关热词搜索:信心 奇迹

上一篇:【连载】确有奇迹—治疗与奉召
下一篇:【连载】确有奇迹—独身制的价值

分享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