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十年来我终于自由了”———母腹中的伤害得医治
2015-04-21 20:45:05   来源:网络   评论:0 点击:

三十年来我终于自由了,这是我零七年在河北边村参加神操避静时的一个切身经验。零七年我虚岁三十岁,这本是一个充满朝气、充满理想、充满爱和喜乐的年龄,然而我却因为身体的虚弱,精神的压力和忧闷,非常的消沉
 “三十年来我终于自由了”,这是我零七年在河北边村参加神操避静时的一个切身经验。
     零七年我虚岁三十岁,这本是一个充满朝气、充满理想、充满爱和喜乐的年龄,然而我却因为身体的虚弱,精神的压力和忧闷,非常的消沉。由于晚上常做恶梦,睡眠不足,又因为受惊太多,使我的身、心、灵都变的非常的憔悴。
        这年的九月二十六日早上四点多一点,我一下子从睡眠中醒来,当听到屋里的声音我很紧张害怕,但我还是走到门口开了电灯,这时一条比大姆手指还粗的蛇出现在我的眼前,我无法形容当时的恐慌,整个人在打颤,我想打电话找人,可这么早打给谁呢?这时我想起在堂里租房子的教友,情急中我冲出房间下楼跑向他们,他们因为要做生意已经起来,听到我说“有蛇在房间”他们两个男教友上楼到我房间,那蛇竟然还在那儿“等他们”,他们就把蛇抓住打死丢到堂外河里去了。我因为害怕不敢在房间里,到堂里去祈祷了。就这样本来藉着吃药刚好一点的身体,又被击跨了。
        由于受惊太大晚上不能入睡,害怕睡觉,常担心再有同样的事发生,而且白天走路在地上看到绳子我也会紧张的惊一下子,甚或跳起来。这一切的发生使我心非常迷茫,生活没有一点希望,生命中没有亮光满是黑暗,我甚至想我这辈子都不会再有喜乐和幸福了。零七年九月二十七日,也就是房间出现蛇这件事发生后的第二天,神父修女一起学习,听姐妹说起去河北边村避静的事,我就报了名,因为我觉的这样的生活太痛苦了,这样的痛苦境域,我不知自己还能承受多长时间,所以我想不管什么样的祈祷方式,只要能把我救出来就好;怀着一线希望,我等待着……。
        十一月九日我和另外三位姐妹,踏上了北去河北边村的旅途。来到河北边村,说不出的感动,听到那些身残心不残的孩子的歌声,我们流下激动的泪水。晚上入静了,听辅导讲,整个避静都是个人默想有点慌,因为第一次这样避静,但我还是全然交托,一切随主的指引吧! 感谢主,入静后感受到圣神的引领,慢慢也放下了那颗悬着的心。
        虽然,每次的默想都有主丰盛的恩宠,但十一月十四日却是我刻骨铭心的日子,那天上午默想圣经圣母领报,“圣神要临于你”这句话使我感受到内里非常害怕圣神,而同时也感受到自己又非常渴望圣神;而认不清哪是来自圣神的作为是我这种矛盾心里的根源。下午,默想的是福音耶稣步行水面,在默想中我把自己矛盾、彷徨的心理告诉耶稣,而耶稣这时说:“把你的手给我,”这时我感受到我的手很重拿不起,我给主说:“我拿不动”一会儿我发现我的手慢慢的拿起来,伸向前方,并且好像被抓住了,我也像是握住了一只手,这时我说:“主,你抓我,我也做不到信你。”这时我的手好像被推着来到我的胸前,然后,停留在这里并抚摸着我的心灵;我在想我的手什么时候能放下去,因为,这时我感受有一种不是我的力量在掌管这只手。不知过了多久,这手才慢慢放下,这时我内心有声音说:“这就好了吗?”内心又有个声音说:“这次不一样,这次是主。”在堂里我并没感到有什么特别的,出了堂由于天黑了我有点怕,这时一个思想进入我内,说:“我为什么要害怕魔鬼呢?我有主耶稣,它应怕我才对呀!”我生平第一次有这样的感悟,以前别人也给我说过,可那却不能成为我的思想,我虽不知道主怎样做的,我却感受到了“我的不一样”。晚上睡梦中“三十年来,我终于自由了”这句话把我从睡梦叫醒,我不明白是怎么回事,虽然我也看过王敬弘神父写的心灵医治的书,知道有人是在母腹中受伤的,但我却不敢相信自己就是母腹中受伤者之一,不过不管怎样,我相信这是主的恩典。
        整个避静恩典都非常丰盛,但主还想给我更多,偶然的机会我们遇到了为人做医治祈祷的神父,神父虽然刚动了手术,可还是愿和几个修女为我祈祷,祈祷中有个修女有图像,看到一个胎儿在妈妈腹中非常的惊恐害怕,而我们并没有向修女说起过我的情况,这使我相信是来自主的,后来神父让我祈求圣母母爱给我安全,医治祈祷使我得到很大释放。我不会再因一个意外的声音而受惊,晚上睡觉也不会像以前会突然受惊跳起而醒来。在我心口压了多年的“石头”被除去了,我喜乐了,也不再害怕,我内里有很深的得释放得自由的感受。在这之前我不知道我是一个“被囚”的人,是一个不自由的人;我以为害怕是我的性格,我以为害怕是“天主造就”的这样的我,我还为此抱怨主为什么给我一个胆小的性格;直到主他以他的手来牵我,并把他的手放在我的胸口来医治我,使我得自由、得释放,我才知道,我的害怕不是出于主的创造,而是生命受到伤害后的结果。
         在苏州张老师那里,当为我做母腹中医治的时候,由我发出的小婴儿的哭声,使我更加确信自己曾在母腹中受了伤害。当神父为我做医治母腹中受伤的祈祷时,我除了经验到小婴儿那无奈痛苦的哭声外,还经验到在母腹中的安全、宁静和母爱。是啊,三十年来我终于自由了,主谢谢你让我体会到在你内的自由、喜乐、安全和爱!
        亲爱的朋友们,母腹中的一个伤害使我被“囚禁”在害怕的牢笼里三十年,今天说起这些更多的是感恩,因为主已藉着很多人帮助了我,释放了我;但是有多少的人不知道,自己是在母腹中受了伤害,而仍然生活在痛苦中,所以也请看了这篇文章的朋友,告诉你周围的人善待母腹中的宝宝,爱他们给他们一个安全、喜乐和爱的环境,也愿所有还在母腹中的宝宝,蒙受主丰盛的祝福!

\

相关热词搜索:母腹 年来

上一篇:新的五旬节
下一篇:刻骨铭心的医治经历

分享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