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日君枢机:民主选举主教?
2016-11-13 10:23:51   来源:天亚社   评论:0 点击:

关于中梵谈判的内容,被蒙在鼓里的我们祇能提心吊胆地在新闻里找一点线索。前一阵得知任命主教由地上主教团,也就是由政府提名。本人在上篇文章里提出了一些理由,证明那是不能接受的。  最近又有新闻说新主教
关于中梵谈判的内容,被蒙在鼓里的我们祇能提心吊胆地在新闻里找一点线索。前一阵得知任命主教由地上主教团,也就是由政府提名。本人在上篇文章里提出了一些理由,证明那是不能接受的。
  最近又有新闻说新主教是由神职人员选出来的。如果这属实的话,看起来教廷准备接受现在地上教会的做法,把它合法化,也就是先有选举,选举的结果由主教团通过。不过将来的做法比目下所行的民主选举会好一些,因为至今所行的民主选举不祇有神职人员,也有修女、教友参与,也不知道照什么比例。那末将来把选举的权限于神职人员,使选举这办法可以接受了吗?
  让我们逐步来分析:
  (一)首先在国内能有真选举吗?人们不是说国内选举的特点是所有选举的结果都预先知道的吗?政府已控制教会的运作,操纵选举绝不是什么难题。
  (二)全球天主教里由选举提名主教的做法已绝无仅有,而是某教区「红衣神父」传下来的特权,他们在教区内是德高望重的一群。
  (三)如果采用选举方法,问题会多不胜数:选举者和被选者的年龄、资格,监票人,什么多数选出、怎么解决僵局……都需要详细准确规定。
  (四)但更大的问题是:选举就是把任命主教的事限制在一个教区里。有些教区祇有五、六个神父;有些教区先天不足,不易找出称职的人选;在别的教区里却可能有很多、更称职的人选。如果由教廷提名那末全国的人选可以全国公用。事实上就算在意大利,每个教区都有不少出色的神父,仍然有南方的神职人员去北方做主教,北方的去南方做主教,是惯常发生的事。
  (五) 中国人特别紧张「面子」。如果教廷经咨询而任命主教,大家都容易接受从上而来的安排。但如果有选举,那末神父兄弟之间就会有分派,落选的人会感到失面,会介意「原来兄弟们看得起他,看不起我」。一位本来热心工作的神父,会从此退避三舍,变为消极份子。
  (六)讲到国内选举主教的实况,我还需要答复义峰最近提出的一些意见(见「天主教在线」网上2016-11-01「在数十年的疏远后,中梵考虑任命主教立场协议」,那篇文章的评论,第十一楼2016-11-02)
  惯看「天主教在线」的网友都知道义峰是怎么样的一个人,他不是「我们的」人,但他神通广大,资料丰富,这次逼得我不能不来讲穿他那似是而非的评论。
  他大概说的是:「如果梵蒂冈让国内地上教会用选举方法来提命主教看来是让步,其实是它在大赢,因为事实上政府会授意选举团,选出教宗早已秘密认可的主教人选,根本是假选举。」
  我首先要同意的是:政府多次这样做了,原因是政府也不敢过分侵犯地上神职和教友的爱教感,如果教宗批准的候选人也是政府可以接受的,政府就接受了。
  另一方面教廷也会主动迁就政府,不一定任命自己心目中的最佳人选,而主动任命政府心目中喜欢的,但教廷也以为称职的人选。
  这是在没有协议下的彼此妥协,任何一边也不便承认作了这样的让步。但这做法绝不保险,政府并「不常常」这样做,所以还是有非法的祝圣发生。
  现在讨论的是签署协议,白纸黑字。不是你脑里以为的,而是纸上写成的才有效。那末前面说的「不常常」很容易变成「几乎常常不」。当政府坚持按协议真正安排选举它的候选人,而教廷以为并不称职,教廷要面对「坚持否决」的尴尬处境,甚至政府会责怪教廷没有诚意而擅自进行非法祝圣。教廷敢坚持到底吗?
  不要让义峰骗了。现在是中共政府有时用假选举来作出妥协;签了协议后他就可以名正言顺地真正用选举的方法,推进他操纵的假选举,信友们也会因为这是教廷给了政府的权,「安心」去顺从了。
【完】

相关热词搜索:枢机 主教 陈日君

上一篇:长治教区丁令斌神父晋牧,李山主教主礼,四主教襄礼
下一篇:陈日君枢机为蔚和平神父举行逝世一周年追思弥撒

分享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