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俗团体的由来与灵修
2015-04-14 16:18:34   来源:网络   评论:0 点击:

在俗团体的由来与灵修一、前言梵二后在圣神推动和吹拂下,如雨后春笋有不少的新兴团体诞生,如普世博爱运动(Focolari)、新慕道团(Néo-catéchuménat)、厄玛努尔团体(Emmannuel)、真福

在俗团体的由来与灵修
 
一、前言
 
梵二后在圣神推动和吹拂下,如雨后春笋有不少的新兴团体诞生,如普世博爱运动(Focolari)、新慕道团(Néo-catéchuménat)、厄玛努尔团体(Emmannuel)、真福团(Chemin Neuf Beatitude)、主业会、耶路撒冷兄弟隐修会(Fraternité Monastique de Jerusalem)或新成立的修会,如白冷的小姊妹(Petites sœurs de Bethléem)、圣若望兄弟(Frères de Saint-Jean)、和在俗生命之母团体…等,为教会带来新的气息。在圣神这种无声无息的化工中,可能在俗团体最不为人知。笔者身为生命之母团体的会员已快十三年,在这段时期,常有教会人士或亲朋好友不解的问我,什么是在俗团体?为何称为在俗团体?与修会有何不同?有的神长朋友认为理所当然把她归类在第三会,甚至对我说:「很好啊!妳进入一个半奉献的团体。」笔者心里想,奉献怎么有半奉献的呢?言外之意,这样的团体比较随便宽松,然而重点并不在此。事实上,在俗团体二百多年前已存在,目前已有三万五千男女会员(Pierre Langeron ,《Les Institutes Seculiers》,Paris,Les Editions du Cerf ,2003,p.9),尤其鲜为亚洲人民所认识,又加上在台湾服务的在俗团体相当少,在本地教会宗座正式核定的只有生命之母团体,难怪一般人总是摸不着头绪,希望本文能答复神长、亲朋好友的疑问,并以生命之母团体的灵修为例,最后作一点个人的反省心得,以能抛砖引玉,共襄盛举!
 
二、在俗团体的起源
 
◎先驱们的开拓期
 
a、圣梅利琦(Sainte Angèle Merici 1474-1540)
 
在十六世纪的基督教的国家里,一般的观念认为,只有修道生活才有完美的生活。但在意大利的布西亚(Brescia),圣梅利琦渴望完全奉献她自己的生命给天主,为从事修复和保护悔改和被遗弃的妇女,特别教育年轻的少女。为能接近她们并使她们成为更有用的人,圣梅利琦不愿有传统的修道生活。她和她的同伴找寻如何能完全献身于天主而又能生活在世界中。由于这样的关系,她在一五三五年创立了圣乌苏乐同伴团体。她提议一种真实奉献给天主,而不要按法典发愿的形式,免得必须生活在世界之外的修院里。这个团体的年轻会员住在特有的房子,在家中,像其它的妇女,在主教的保护之下。由于她们当时情境困难的理由,由有经验的妇女支持她们,照顾她们,使其能谨慎、有效率地走往村庄里。
 
这样的革新并没有维持多久,由于天主教的改革,强制她们回归修道生活;又加上创立者的去世,圣乌苏乐同伴团体不得不改为修道生活。首先,圣波洛美(Saint Charlers Borromée)在米兰发起这种理念,接着,在法国。她们的会员改为穿会服和发三愿的修院团体生活。在此期间的四个世纪里,她们在这样的生活形式下,从事教育的使命。廿世纪时,这个源初的圣乌苏乐同伴团体,再重组在圣乌稣乐会的旁边,但在一九五八年,她成为名符其实的在俗团体(pierre Langeron 《Les Institutes Seculiers》,Paris,Les Editions du Cerf ,2003,p.17-18)。
 
保禄六世在一九六六年宣布「圣梅利琦对我们来说,是教会今日愿意传播福音奉献生活的先驱,也就是在俗团体。她是响应时代讯号,并活出社会生活所要求的先驱,她发现了一种基督徒生活的新方式。」
 
b、柯利比神父Le père de la Clorivière(1735-1820)
 
法国大革命的开始和慌乱期间,很快地为教会的未来孕育了一种新的、短暂,类似在俗奉献生活的方式。一七九○年,在圣马洛(Saint-Malo),柯利比神父 (Pierre-Joseph Picot de Clorivière)是一位前耶稣会会士,藉其法国的同伴路易十五世成为本堂神父。他先知性的直觉到一种为大多数人的团体生活方式,即在俗团体的前身。他提议一种成圣和福传的理想,甚至身在当代仇视的情况中:在俗世中,每日活出完全献身于天主的生活,没有会服,也没有共同的生活。由于这样的缘故,他和辛雀(Adélaïde de Cicé)女支派组织玛利之心的协会,「一开始,他们为拯救修道生活,因为此时法国的修道生活遭受到崩溃的威胁,另一方面,从长远来看,为能使新方式的修道生活有更多的效益和恩典,更特别的是,为适应世代,如人心所渴望地真实的服务教会。」在同样的灵感下,「耶稣之友」的未来革新者,在法国为司铎们创立了第二个团体,精神上附属于圣依纳爵:耶稣之心的协会。他们的会员,借着贞洁、贫穷和服从三愿奉献给天主,必须实践他们每日的职务,没有穿会衣,也没有共同的生活。这两个协会是相当的成功(在一七八九年,有二五四位女性支会、七十一位神父为另一个支会。)最先被放逐到英国的一位法国主教批准,后来由庇护十二世在一八○一年认可。
 
很快地,耶稣之心协会遇到了不同的反对,她也失去成为耶稣之心协会重建理由的一部份。在创立者去世后没有新人再进入,这个团体大概在一八四○年消失。由于天意,借着一位巴黎的本堂方腾神父(le père Daniel Fontaine)的居间协调而重生。方神父为那些在俗的神父,找寻一种结合完美生活的方法。一九一八年十月廿九日,在Montmartre,殉道圣爹尼的教堂重新开始耶稣之心协会,借着方神父及其第一批同伴的发愿投入,由罗马批准,在法国,她很快地被认为相当重要的团体。其次,在比利时、意大利、德国、瑞士、西班牙、美国和印度等,在一九五二年的二月,以耶稣之心司铎的头衔建立了在俗团体,直至今日大约有一千七百位堂区神父。
 
关于玛利之心协会的演变有些不同。法国大革命之后,教会的掌权者慢慢地趋向更传统的生活方式,而在一八五七年建立修会宗教团体。当初的这些会员成为真正的修道人;至今这个团体还存在。同时,在俗耶稣之心女性支会也成立了,于一九九九年获得教会正式的认可(pierre Langeron 《Les Institutes Seculiers》,Paris,Les Editions du Cerf ,2003,p.19)。
 
c、地基上的一枝新芽
 
没有与这两个经验的连结,其它的团体不会诞生。在十六世纪末和廿世纪初,同样的灵感想法显得更明确,即他们包含三个不可分的因素:藉福音劝喻的方式完全自我奉献给天主,一种在世界各处平信徒平凡的生活和完全投身于使徒工作。头几个十年,初次显露未来在俗团体的雏型,响应了一些慷慨献身者的直觉和当代新灵修的需要。在开创时期,是很少去商量讨论什么是在俗团体的因素,但以上的看法已很接近了。这都显示出是看不到的圣神在推动着。首先在意大利,各种不同支派在俗团体的诞生;其次,在法国,不少的平信徒团体,渴望在平凡生活的世俗中,整合奉献生活和福传使命。如一八八五年在Orleans,Jeanne Leplatre开始的道明会的在俗团体,在一九○四年由Orleans的主教正式核定。廿世纪初,面对工业物质的起飞,一些妇女敏感于不正义社会带来的悲惨,联合献身于爱天主而服务人群,位于巴黎Notre-Dame du Travail教堂 ,一九一七年教会认可。一九二六年在Tours,在Bessueres神父的帮助下,一群妇女选择借着静观和使命来宣扬耶稣基督,成立了耶稣工作在俗团体。
 
差不多同时代,在马赛也有几位年轻的妇女,渴望在社会上活出加尔默罗精神的灵修。从一九三二年,玛利尤震神父(Fr. Marie-Eugène de L’Enfant-Jésus)圣衣会士创立了生命之母在俗团体,为在当代的世界中,活出厄里亚静观和行动双重精神:站在永生天主的面前,会员在日常平凡的生活中,给予静观重要的地位,并在世俗中作证天主的爱。一九三九年同样在马赛,道明会裴神父(Fr.Perrin)与六位女青年,开始了基督慈爱在俗团体(Caritas Christi),她们愿意在社会上,活出每日平凡的生活,隐藏在耶稣内,以无比的爱为所有的人类,完全献身于基督。
 
圣神不止推动平信徒,也推动司铎们。一八六○年,在里昂已有薛神父(Fr.Chevrier)开始了司铎运动,为留在在俗的圣职,让主教可以派遣他们到被荒废的堂区福传和教道理。一九五九年,他们成为伯多禄在俗团体(L’institut seculier des prêtre du Prado)。同样的改革在一九二○年,一位本堂神父,上文已提过的柯神父所带领的,他们投入献身福音劝喻的道路而不放弃本堂的服务。这次轮到他们来帮助耶稣之心女支派在俗团体的成立,在一九九九年被核定,以及后来他们形成的今日「一个心的家庭」(a Famille Cor Unum)。

相关热词搜索:由来 团体

上一篇:贞洁愿
下一篇:慈幼会简介

分享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