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识省察——重要的依纳爵灵修辞典(全书完)
2017-11-03 14:54:04   来源:网络   评论:0 点击:

渴望(Desires)这是圣依纳爵最重要的洞见之一:天主寓居在我们最大的渴望中。与依纳爵同时代的许多灵修巨擘相信,一个基督徒如顺从自己的渴望便是走入歧途,依纳爵却持有不同的见解:跟随自己渴望的基督徒,并不...

渴望(Desires

这是圣依纳爵最重要的洞见之一:天主寓居在我们最大的渴望中。与依纳爵同时代的许多灵修巨擘相信,一个基督徒如顺从自己的渴望便是走入歧途,依纳爵却持有不同的见解:跟随自己渴望的基督徒,并不是走入歧途,不熟悉自己内在最真实的渴望的基督徒,才是走在歧途上。天主创造了灵魂,令其渴望出于信、望、爱的伟大行动。除非受到罪、创伤、恐惧、或失败的阻碍,或因这些因素而分心时,灵魂自己趋向于信、望、爱。即便灵魂受到负面推动的干扰,但在灵魂的深处,始终存在着与天主同在以及出于爱而行动的伟大渴望。因此,基督徒生活的一项关键因素,就在于不去贬抑我的渴望,而是与深藏在自己灵魂深处,且急等实现于思想行为的神圣渴望取得连系。
 

省察时,我可探索一下:“此刻我有哪些重大贡献的渴望”意思是说,即使身处四面梦歌的情况下,我依旧可以这么问:今天那个比较良善的自己,渴望为天主和世界做什么?我梦想去实践哪些信、望、爱的行动?
 

恩宠(Graces

“恩宠”这个字有各种不同的用法,在本书中,我们用它来指称一种“精神性的礼物”(spiritual gift)或是“德行(美德)”(virtues)。我喜欢问自己:“如果我现在可以向天主求一项精神性的礼物(如:勇气、平安、清晰、耐心、力量),我要求什么?”圣依纳爵相信,对“自己目前切望的恩宠”加以留意,这点是非常重要的。也就是要留意此时此刻,你需要或寻求的精神性礼物或美德。举例来说,如果今天早上同事快把我逼疯了,我在中午省察祈祷时或许会需要祈求“耐心”的恩宠。如果今早心爱之人说的话伤了我,也许就要祈求耐心、平安无事或节制的恩宠——任何能防止自己被受创的感觉支配,而采取不当的思考和行动的德行。如果我今早受诱惑或倾向于犯某罪,或许就祈求勇毅、忠实、胆量、平安、或是心神的纪律等恩宠。
 

祈祷式的白日梦(Praydreaming

依纳爵可以说是一位做白日梦的大师。他可以一下子做好几个小时的白日梦。依纳爵是透过白日梦而学会了如何分辨天主对他自己一生的旨意。他从中学到的是:天主藉着人心与灵魂深处源源不断的那些对信、望、爱的伟大渴望(见前文说明),来通传自己的旨意。这么一来,在祈祷的脉络中,藉着做白日梦,得以让那些伟大的渴望浮现。这么一来,不仅天主的旨意得以彰显,同时也点燃内心的热火,让他拥有从事这些伟大事工的热情。
 

因而在省察的时候,我也以祈祷的方式来做白日梦。就是具体地想像:倘若我是天主的手、脚和声音,在接下来的二十四个小时里,将会如何生活。让天主在我内做个梦,梦想我在这个世界充当祂的信、望、爱管道的种种美妙方式。这些祈祷式的白日梦赋予我智慧与热情,让我可以把天主对我的美妙计划,在将要来临的一天中,实践出来。
 

祈祷式的想像(Praufilmagination

那些对于祈祷抱持着怀疑态度或是讥讽态度的人会说:祈祷的人其实并没有听见天主的声音,或是看见天主的容颜。他们说,其实“都只不过是出于人们自己的想像”。听到这样的批评,祈祷者往往又会以这样的话来辩解:“不!那不是我的想像,是天主真的跟我说话!”我们热爱祈祷的人,应该要推翻的,是嘲讽者的整套前提。因其论调是基于这项假设:天主不能藉着我的想像,来跟我们说话。要知道天主是人类想像力这项恩赐的发明者和创造者,而祂喜爱祂所创造的一切。所以,只要我允许天主这样做,祂便会在我的想像中跟我说话,或是显现给我。这事实属当然尔。
 

我用祈祷式的想像一词所要说的是:我允许天主藉着想像力来到我这儿。例如:在我心中的核心之处,深刻地渴望基督回答我一些问题,那我就可以想像基督坐在我身旁,我对着祂看,祂也看着我,并且在我的想像中,祂对我发言。
 

但,是否有可能,是我把自己的话套在耶稣的口中呢?是否可能在我的想像中,我怂恿祂跟我说的,正是我想要听见的话呢?是的,这是有可能的。为此,我并不会把我的祈祷中所知悉的任何事情,照单全收;而是,把它带回祈祷中,在做祈祷日志时加以深思,跟一位有智慧的朋友以及(或是)灵修导师互相讨论。到头来,我信任天主渴望跟我讲话,而且会以任何我所容许的方式来这样做。藉着恒心不懈的祈祷,深思自己祈祷的意义,天主会亲自协助我厘清哪些话语和行动是出于祂的,哪些不是来自于祂的。因为我坚信天主渴望跟我交往,并相信祂有能力帮助我免于自欺,我会以尊重的态度选择忽视批评者的论调,并让我的想像力在祈祷中自由式奔腾。当我与天主的关系日趋紧密、成为亲密的伙伴时,天主和我必将会一起大加善用想像力。
 

心灵自由和不自由(SpiritualFreedom and Unfreedom

当我的心神与情绪处于健康的状态时,我在心灵方面便是自由的。当我的情绪是平衡的,切望成为一个有信、望、爱德行之人,我在心灵方面便是自由的。相反的,当负面的情绪和诱惑在工内占上风,受困于这样的愤怒、悲伤、诱惑,或是太过害怕而无法有效思考时,我在心灵上便处于不自由的状况。当我变得昏沉无感,对于成为一个更具有信、望、爱德行之人兴趣索然时,我在心灵上便是不自由式的。当我感觉不到天主此刻的临在,放任不管周遭的情况或太急于把事情摆平,以至于手忙脚乱时,便是不自由的。
 

所以,在我的省察中,我可能要探究这个问题:“今天早上,什么时刻自己最不自由?”意思是:什么时候我的心情不好?在什么时候,我让内心那非信、非望、非爱的部分占上风?什么时候我让强烈的负面情绪掌控了自己的思想与行动?
 

或许,我也可以探索问这个问题:“今天早上,什么时候我最感到自由?”意思是:何时我的心情良好?何时我那最具有信、望、爱的部分主导全局?何时我的思路清晰且客观,有着良善与慈爱的思想,并且做出良好且具有爱心的决定?

(全书完)

相关热词搜索:辞典

上一篇:意识省察——一些最重要的时刻(省察三十四)
下一篇:最后一页

分享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