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观的新苗》第七章:合一与分裂
2018-01-05 11:23:28   来源:网络   评论:0 点击:

我必须停止做我一直以为自己想做的那个人,才能做回自己;我必须走出自我,才能找到自我;我必须死,才能够活。这是由于我是在自私自利中诞生,所以我自自然然会努力令自己更真实更自我,但是这只会令我更不真实...

我必须停止做我一直以为自己想做的那个人,才能做回自己;我必须走出自我,才能找到自我;我必须死,才能够活。

这是由于我是在自私自利中诞生,所以我自自然然会努力令自己更真实更自我,但是这只会令我更不真实和更不自己,因为这些努力都是环绕着一套谎话转来转去。

        对天主一无所知、生活以自我为中心的人,幻想着只有一条途径能够找到自我,就是与世上其他人斗争,坚持自己的渴求、野心、欲望。他们尝试变得真实,所用方法是硬要别人接纳自己,或擅取供应有限的受造物品,将那些物品据为己有,从而强调自己与其他拥有比自己少或一无所有的人之间的分别。

        他们只能想出一个让自己变得真实的途径:割断与其他人的联系,在自己与别人之间筑起一道屏障,标榜自己与人的对比和差别。他们不晓得,真实必须在合一中寻,而不是往分裂中找,因为我们“互为肢体”。

       活在分裂中的人不是一个人,只是一个“个体”。

       我拥有你所没有的。我是你所不是的,我取得你取不到的,我夺得你永远得不到的。所以你吃亏但我快乐,你被人看不起但我得人称赞,你死但我活;你人微言轻但我举足轻重,而且因为你卑微,所以我更形重要。于是我一生都在欣赏细味你我之间的距离;有时甚至可以帮助我忘记另外一些人,他们拥有我所没有的,他们得到我慢了一步而得不到的,他们夺得我伸手不及的,他们获得我不配得的称赞,而且他们以我的死维生……

       活在分裂中的人是活在死亡当中。他找不到自己,因为他迷失了;他不再实在。他相信自己是怎样一个人,但那只是一个恶梦。他死的时候会发觉,他很久以前已经不存在,因为那位无限实在的、万物在他视线中存在的天主会对他说:“我不认识你。”

    接着我想到的是属灵骄傲这个病症。我想到那入侵圣人心灵、蚕食他们还未成熟的圣洁的奇特幻想。在所有虔诚人心中,这条虫都有一点份量。当他们做了一些他们知道是神眼中看为好的事,通常就会把那事的实在据为己有。他们倾向于声称那些德行是属于自己,并且以属于天主的道德价值作衣裳,穿在他们私下对自己所存的幻觉身上。有谁能逃避这个秘密的渴求,想呼吸一口与其他人不同的空气?有谁可以行善而不求在善行中一尝与世上一般罪人有别的甜蜜滋味?

       这个病看起来真的很谦卑时,正是最危险的时候。骄傲的人自以为谦卑时,简直是无可救药。

       这个人做了很多他的肉体难以接受的事。他身经百战,作工不少,而且靠着天主的恩典,他养成一种坚毅、自我牺牲的习惯,终于,劳动与受苦都变得轻省。他理应问心无愧了。但是,那与天主联合的意志所享有的清纯平安,竟已不知不觉地变成一种恋慕自己的优越之自满。

    他遇到困难的工作却又取得好成绩时,心中的欣悦偷偷赞许他:“我是圣人”。与此同时,其他人似乎也认为他跟他们不一样。他们仰慕他,或者避开他——罪人所表现的一种甜蜜敬意!那欣悦燃烧起来,渐渐变为噬人的烈火。那火的温暖在感觉上与天主的爱十分相似;燃料都同样是那些助长爱的德行之火。他因自我崇拜而火热,心想:“这是天主的爱火。”

    他以为自己的骄傲就是圣神。

    欣悦甜蜜的温暖成为他一切工作的准则。那些令他在自己眼中变得可敬的行为叫他回味无穷,驱使他禁食、祷告、单独隐居、写许多书、兴建医院和教堂,或者创办千百个机构。他得到想到的东西之后,还以为自己感受到的满足就是圣神的傅油。

    而欣悦的秘密声音在他心里歌唱:“Non sum sicut caeteri homines”(我跟其他人不一样)。

    他一踏上这条路,他的自满便会使他无止境地奉天主的名、天主的爱和为了天主的光荣而作恶。他那么喜悦自己,以致再也不能忍受别人的意见——或者上司的指令。若有人反对他的意愿,他会谦虚地将双手紧握,摆出暂时接受的样子,但是心里却在说:“我被属世的人逼迫。他们不能明白天主的圣神引导的人。圣人一向都受到这样的对待。”

    成为殉道者之后,他变得比以前固执十倍。

    如果这种人幻想自己是先知,或是天主的使者,或是身负改造世界的使命……,那将会是一件很可怕的事情。他有能力摧毁宗教,令人憎厌天主的名字。

    我总得设法寻找自己的身份,不仅是在天主里面,也要在其他人里面寻找。

    如果我孤立自己远离其他人,仿佛自己是另一种生物,我就永远都不能找到自己。

 

 

相关热词搜索:新苗 第七章 合一

上一篇:《默观的新苗》第六章:为发现自己而祈祷
下一篇:最后一页

分享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