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观的新苗》第六章:为发现自己而祈祷
2018-01-03 11:13:38   来源:网络   评论:0 点击:

有一处地方,让我能够会见天主,可以真实地、经验性地接触到祂无限的实在。这是天主的地方,祂的圣所——是我的非本质生命(contingent being)靠赖祂的爱而存在的地方。在我自己里面隐然有一个存在的顶峰,在那里...

有一处地方,让我能够会见天主,可以真实地、经验性地接触到祂无限的实在。这是天主的“地方”,祂的圣所——是我的非本质生命(contingent being)靠赖祂的爱而存在的地方。在我自己里面隐然有一个存在的顶峰,在那里,我在我创造主的支撑下存在。

天主口中说出我,有如说出一个包含祂自己部分思想的字词。

字词永远不能理解那把吐出它的声音。

然而倘若我忠于天主在我里面所说出的概念,倘若我忠于那要我具体化的、有关天主的思想,我就满有祂的实在,并在自己身上处处都见到祂,但是一点也看不见自己。我会在天主里面迷失:即是说,我会找到自己,我会“得救”。

可惜得很,基督宗教那个美丽的比喻——“救恩”,实在被人用得太多太滥,以致受到鄙视。还成了“虔敬”一个乏味的同义词——甚至连一个真正的道德观念也不是。但“救恩”远超过道德体统。这个词包含了一份对人基本形而上的实在的深深尊重。它反映天主对人的无限关心、天主对人内心的爱护和眷顾,天主对人、祂的儿子,心内完全属于祂的一切的爱。天主的怜悯要“拯救”的不仅是人的本性,最重要的是拯救那有人性的人。拯救的目标是那独特的、不可代替的、不能传达的——那就是我自己。这个真正内在的我必须像海底明珠一样被捞上来,从混乱中,从暧昧不明中,从沉浸于平平凡凡、不三不四、细眉细眼、邋邋遢遢、瞬即消逝之中,拯救出来。

我们必须得到拯救,不要再沉浸在那叫做“世界”的谎话与激情的海洋里。而最要紧的是,我们要得到拯救脱离那混乱与荒谬的深渊,也就是我们属世的自我。人(person)需要从个体(individual)中拯救出来。天主自由的儿子必须得到拯救,不再做盲目顺从幻想、激情和习俗的奴隶。内在神秘而富创意的我必须从那挥霍无度、爱好逸乐、只懂破坏的自我中释放出来;自我所求的总是为自己涂脂抹粉、弄虚作假。

“失落”就是让那必然会消散的如烟的我(smoke-self)——那非本质的自我(contigentego)的任性与虚伪主宰一切。“得救”就是归回自己神圣永恒的实在,并且住在天主里面。

你们中间那个能够进入自己内心而找到那位说出他来的天主,是怎样一个人呢?

“寻找天主”的意思不仅是弃绝一切不是天主的事物,并把心中一切意象和欲望倒空。

如果你真的能够把每个意念、每个欲望都从思想中驱除,你或许真的已经退到自己的中心,将自己里面的一切都集中于你幻想中那一点上面,就是你的生命从天主涌流而出之处:然而,你仍然不会真的找到天主。出乎本性的操练不能带你进入与天主有生命的接触。除非祂在你里面说出自己,在你心灵的中心说出自己的名字,否则你对天主的认识不会多过一块固定的石头对自己躺在其上的泥土的认识。

我们发现天主,在某种程度上,其实是天主发现我们。我们不能到天堂去找祂,因为我们没法知道天堂在哪里,或者天堂是怎样的。祂从天上下来寻找我们。祂从自己无处不在、无限实在的深处察看我们;而祂看我们就给予我们一个新的存在和新的心意,而我们也在其中发现祂。我们能够认识祂多少,就要看祂认识我们多少,而我们对天主的默观则是参与天主对祂自己的默观。

天主在我们里面发现祂自己的时候,我们就成为默观者。

那一刻,我们与祂的接触点向外打开,我们穿过自己的虚无,进入无限的实在,在那里我们以真我的身份苏醒过来。

天主在现存的一切中认出祂自己,这是真的。祂看见它们;而正因为祂看见它们,所以它们存在。因为祂爱它们,所以它们是好的。祂在它们里面的爱就是它们内在本质的美善。祂在它们里面看见的价值就是它们的价值。只要祂看见万物、爱万物、万物就映照祂。

然而,虽然天主透过祂的知识、祂的爱、祂的权能、祂的关顾存在于万物之中,但万物却不一定体会祂、认识祂。祂将一份对自己的认识和爱无条件的赐予一些人,只有这些人才能够认识和爱祂。

为求按着天主的本性认识和爱祂,我们必须让天主以新的姿态居住在我们心内;不单以祂的创造能力,也以他的怜悯;不单以祂的伟大,也以祂的微小——祂倒空自己,降到我们中间,在我们的虚空中被倒空,从而在祂的丰足中充满我们。祂于在世的一生中履行种种超自然的使命,让天主弥合祂自己与那些被造去爱祂的圣神之间那无尽的距离。天父居住在万物的深处,也住在我心深处,把祂的圣言和祂的圣神传送给我。我接受了之后,就被吸引祂自己的生命里,在祂自己的大爱中认识祂,在祂的儿子里与祂合而为一。

在这些使命中,我开始发现自己的身份,而这个发现也渐臻完全,因为我身份的秘密藏在天主内,而天主在这些使命中开始活在我里面,不单是以我的创造主的身份,更是作为另一个和真正的我活着。Vivo, iam non ego, vivit vero in meChristus(我生活已不是我生活,而是基督在我内生活。[迦二20]

虽然这些使命在洗礼时展开,但在我们的属灵生命里却未能发挥什么实际意义,直至我们能够有意识地作出爱的行动。从那时起,天主在我们里面特殊的临在与我们凭自己意思作出的抉择就能相称。从那时起,我们的生活便成了一连串选择,拣选我们用虚幻激情和自私欲望喂养的假我所捏造的谎言,还是深情地领受天主纯然无偿的怜悯。

天主的旨意和怜悯在日常生活中“临到”我、感染我的内心、唤醒我的信心,如果我也和应的话,我就能戳破那形成我惯常看世界和自己的视野的肤浅外表,并发觉自己正处于那隐藏的威严的临在之中。我或许会觉得这威严和临在是客观的,“在我自己外面”的。事实上,早期的圣人和先知曾在异象中看见这神圣的临在,所见的是光、是天使、是人、是燃烧的火,或者是革鲁宾高举的辉煌辉煌荣耀。只有这样,他们的心思才能忠实地记忆起他们所经历的至高无上的实在。然而,这是个我们不能用眼看见的威严,而且全部都在我们里面。这威严实在我们心灵深处,天父赐予的圣言和圣神的使命。这是天主授予我们、与我们共享的威严,让我们整个人都充满天赐的光荣,并以敬拜作回应。

这是天主藉秘密使命向我们启示的“怜悯”;祂将自己赐给我们,唤醒我们作为祂国度的儿女和后裔的身份。这是我们心内的天主的国度;我们每次念“我们的天父”这祈祷文时,就是祈求这个国度降临。在怜悯与威严的启示里面,我们隐约由直觉知道自己的私人秘密,自己真正的身份。在我们向内住的属天位格(Divine Persons)说“好!”那感恩的一刻,瞬间一闪,我们里面的自我便苏醒过来。我们全心同意“接受”天主的光荣进入自己里面时,才是真正的自己。因此,那个无条件的、欢欢喜喜地接受使命的我,就是我们的真我;而那时没就是天主赐给祂的儿女至高无上的礼物。任何其他的“我”都只是幻象而已。

只要我仍活在世上,我的思想和意志就或多或少会拒绝让天主的圣言和圣神的使命渗透,我不会轻易接受祂的亮光。

即使我的本性本身是善良的,我本能的欲望的每一个动作都会想法设法使我里面的幻觉不会死亡,而那幻觉与活在我心内的天主的实在是敌对的。即使我本能的行动是善良的,但当它们都只是本能,它们就会倾向于将我的官能都专注在那个不是我也不可能是我的人、那个我里面的假我、那个天主不认识的人物身上。因为我是从自私中诞生的。我生来就以自我为中心,而这就是原罪。

即使是我想讨天主喜悦的时候,我也会倾向取悦自己的野心,亦即祂的敌人。即使是热爱极致的完美,甚至渴慕德行、圣洁时,都会有不完全之处。甚至对默观的渴慕也可以是不纯洁的,倘若我们忘记了真正的默观意味着摧毁一切都自私——最清纯的贫穷和心灵的澄明。

虽然天主住在对祂毫无意识到人的灵魂里,但是如果我从没有认识祂或想到祂,从没有对祂发生于兴趣或寻求祂或期望祂临在心灵中,我又怎可以说我找到祂并发掘自己在祂里面呢?向祂念几篇正式的祷文,然后掉转头把自己所有的心思意志献给受造之物,只求一些远远及不上祂的目标,那又有什么益处呢?虽然我的灵魂或许得以成义,但是如果我的思想不属于祂,那么我也不会属于祂。如果我的爱不是向着祂伸展,而是散播于祂的创造中,那是因为我已把祂在我里面的生命贬低到一个只讲形式的层次,不容许它以真正充满活力的影响推动我。

上主啊!求袮叫我的灵魂得以释罪,但也从袮的泉源取火充满我的意志。求袮照亮我的心思,虽然这或许意味着“我体验到是幽暗”,但求袮以袮伟大的生命占据我的心。不要让我的眼睛看到世上的事物,只要看见袮的光荣;也不要让我的手触摸不是为袮作工的事物。不要让我的舌头尝不到不能给我力量赞美你极大的怜悯的饭食。我会听见袮的声音,也会听见袮所创造的一切和声,高唱袮的诗歌,羊毛和田野的棉花会给我足够的温暖,以致我可以活在你的事工中;我会将剩余的送给袮的贫穷人。让我使用万物时,为的只有一个理由:将光荣归于袮时找到我的喜乐。

因此求袮,最重要的是,保守我不犯罪。保守我,不让我沾染天谴大罪的死亡,因为那罪将地狱放进我的心灵。保守我,不让我遭那蒙蔽荼毒我心底欲望杀害。保守我脱离那些以不可抗拒的火蚕食人身直至将人吞没的罪。保守我不要爱金钱,因为金钱里面有仇恨。保守我不要存贪婪奢望的心,那会窒息我的生命。保守我不要作沽名钓誉、吃力不讨好的工作;为此,艺术家因为骄傲、钱财、名声而自毁,圣人在自己排山倒海的迫切热诚下透不过气来。求袮为我里面贪婪恶臭的伤口,和不断流血、令我精力枯竭的欲望止血。求袮根绝那用毒药刺伤爱、灭绝喜乐的阴险的嫉妒。

    求袮解开绑着我双手的结,帮助我的心脱离怠惰。求袮释放我,让我不再在不用做什么的时候到处假装忙忙碌碌来隐藏自己的懒惰,不再为了逃避牺牲而做一些不须自己做的事去平服胆怯的心。

但是求袮赐我力量,静默平和地等候袮。赐我谦和的心,因为只有在谦和之中才能找到休息。求袮将我从骄傲中释放出来,因为骄傲是最重的担子。求袮以爱的单纯全然占据我的心灵。占据我整个生命,让我一生思想和渴慕的都只是爱,以致我不为记功、不为达到完美、不为德行、不为圣洁,却是单单是为了袮而爱。

因为只有一样东西可以满足爱,并带来回报,那就是——袮。

因此,这就是完全地寻求天主的意思:脱离幻觉和欢愉,脱离属世的焦虑和欲望,脱离天主不喜悦的工作,脱离只夸示人的荣誉;保守我的心思不致紊乱,好让我的自由能常常任由祂的旨意差遣;我的心要容纳静默,并聆听天主的声音;培养一种不受被造物的形象捆绑的思想自由,以便能够获得在隐藏的爱里与天主神秘地接触;像爱自己一样爱所有人;安于谦卑,也不与其他人冲突竞争,从而找到平安;避开争论,放下论断、审查、批判的重担,以及一大堆我没有义务背负的舆论包袱;拥有一种随时随地都愿意把自己收起来的意志,并从心灵最深处支取所有心力,安然地静静期待天主的来临,安静而毫不费力地专注于自己依靠天主的那一点上面;聚合自己的一切,以及将所有自己可以忍受的、可以做到的,可以成为的,全部都交给天主,听命于对天主完全的爱。不凭眼见的信心、单纯的信靠,行祂的旨意。

然后安静地、虚己地、忘却一切地等候。

Bonum est praestolari cum silentio salutareDei(默默等候上主的拯救实在是好的)。

 

 

相关热词搜索:新苗 第六章

上一篇:《默观的新苗》第五章:各从其分
下一篇:最后一页

分享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