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出十诫的真自由》通往自由人生的路标13
2017-12-16 11:28:12   来源:网络   评论:0 点击:

不可作假证陷害人——我要诚实一把刀还比一句话更好一点,刀可能是钝的,它经常刺不中人的心。话却不然。——杜敏(Hilde Domin)在告解者来忏悔的秘密中,犯了第八条诫命常常是跟说谎有关系。这根本的问题就是...

不可作假证陷害人——我要诚实

 

一把刀还比一句话更好一点,刀可能是钝的,它经常刺不中人的心。话却不然。

                             ——杜敏(Hilde Domin

 

在告解者来忏悔的秘密中,犯了第八条诫命常常是跟“说谎”有关系。这根本的问题就是,我是不是说谎?或者我是不是说了实话?道德神学里探讨了许多关于“什么时候我一定要说实话?”、“什么时候我可以视特定的情况,没有说出不真实的话,但也不必说出实情!”的问题。医生应该将病情一五一十地告诉病人吗?且到底什么才叫做说出实情?公司的老板应该都要说出合约为什么一直还没达成的真正原因吗?礼貌性的谎言超真的也不可以吗?这些问题一直困扰着很多来告解的人。这些的确都是我们必须去思考的问题,但事实上并不是第八条诫命所要处理的问题。

 

伪证人可能会毁掉一个人

林贝克曾提到,在古时候的以色列,每个村庄都有自己的法庭,只要是自由身,并拥有土著人地的男人都是其中的成员。每当有争议的问题发生,所有的成员就会集合到城门去,针对那个事件讨论,然后做出共同的裁决。在当时的以色列并没有检察官,“原告其实必须‘在城门那里’受那些人调查,成为一桩不正当行为的证人。”

他甚至有义务为了维护制度而提出控诉。大家都知道,只有在大家都相信证人所说的都是真话的情况下,才能进行判决。伪证人可能会毁掉一个人。当耶稣在受审的时候,就是出现了伪证人,他们甚至受到控诉者的鼓动作了假见证。列王纪上卷用充满厌恶的语调,叙述依则贝耳为了她的丈夫阿哈布王想要得到纳波特的葡萄园,所做的恶行。她叫两个流氓当众作假见证,控告纳波特。“众人便将他拉出城外,用石头砸死了。”(列上2113)接着阿哈布起身“到依次勒耳人纳波特的葡萄园,霸占了那葡萄园国。”(列上2116

以色列民族明白,一个证人捏造的证词可能会使另一个人陷入不幸,甚至死亡的境地。因此天主要保护每个人的尊严和权利,抵挡越来越多曲解法令和假证词的情况。所以出谷纪里,天主与以色列人所立的约中就提到:“不可传播谣言;不可与恶人携手作假见证。不可随从多数以附和的恶事;在争讼的事上,不可随从多数说歪曲正义的话。在争讼的事上,也不可偏袒弱小。”(出231-3

 

“名誉谋杀”

在此,即使我们以原来的意涵来理解第八诫,也丝毫不会失去它的现实意义。现在有很多作假证的人,散播对政治对手或是想法不同的神学家不利的谣言。有人被指控私库通国库,大发不义之财;有人被指控做假账。圆满解决是这些的报章媒体上刊登的控诉,就足以断送一个政治人物的政治生命。纵使后来透过法律途径判定这些指控毫无依据,也难以起死回生了。判决无罪的消息会在某个时候以几乎没人会注意到的小篇幅报道出来,因为他已经不再是重要的人物了。但当初的控告却是以头版头条的消息刊登在报纸上的。

我认识一些深受“名誉谋杀”之害的人。曾经有个市长广受市民所喜爱,在选举前夕,他的竞争对手散播出一则关于他的谣言,他几乎没有时间对这个谣言提出反驳。这个对手用捏造的说辞制造出一种氛围,让这个市长在选举中失利。后来大家都觉得奇怪,怎么会选那个能力较差的对手当市长呢?

在现今的社会,若有人公开说或做一些让另一个人不高兴的事,这个人就可能会遭受不实的斥责和指控。有神父被谴责性侵辅祭,遗憾的是,这样的事件真的发生过。这样的事应该要揭发出来,以保护受害者,并避免同样的事继续发生。不过,事实上也有些指控是因为神学的看法不同,或是无法认同某位神父在教区里的带领方式生的。

有位十五岁的女孩透过她的母亲,跟主教说她被一位神父性侵。主教鼓励她公开地对这位神父提出控诉,将事情调查清楚。隔天,这位母亲打电话跟主教说,她的女儿说的是谎话,她只是因为对那位神父不满,想用这种方式对他报复。这样的行为就是第八诫所要处理的。因为不实的证词会彻底毁掉一个人,使这个人完全失去保护。若被指控者认为对方的指控毫无根据、根本就站不住脚,而没有出面反驳的话,大家就会觉得被指控者真的做了这样的事情,犯了这样的罪;若他站出来为自己说话,又有人会说,他何必那么急着为自己辩驳呢?

谣言具有一种毁灭的力量。而有些人却真的很爱到处散播谣言,他们引述从别人那儿听来的话,因此大家也无法对他们追究责任。他们从某处听来一些事,再去说给别人听。但是谣言会使人的尊严扫地,当事人得避免出现在公共场合,免得被责骂。

我曾经陪伴有过这种遭遇的人,深深知道不实的指证会造成多大的不幸。有些人不开诚布公地与人讨论,而到处散布流言蜚语。隐藏在这些流言背后的诡秘和阴险便会破坏人与人的关系。当有人心怀嫉妒或是意见不同,他只需要传出一个对对方不利的谣言,对方就会受到伤害,而他还是照样过他的原来生活,之后他还是那个完全无辜的人,因为他只是把他从别人那里听来的话告诉另一个人而已,但是对方就会因此公开受到折磨。

 

检视我们说出来的话

第八诫引导我们要检视我们说出来的话。思考我们的话是不是伤害了什么人?有跟事实不符的地方吗?记者马吉路斯(Georg Magirus)就认为:“‘话语并不重要’的人实在过于天真,它的影响力事实上比很快就消失的声音还深远。”为了强调语言可能带来的危险性,他还引述了杜敏(Hilde Domin)的一首诗作为佐证:

一把刀还比一句话更好一点,

刀可能是钝的,

它经常刺不中人的心。

话却不然。

 

在这个通讯发达的社会里,话语能够在几秒内就传到世界另一端的某个人耳中,因此更需要第八诫来作为督促的力量,帮助大家多多注意自己说出来的话;让我们所说的都是真话,而不是谎言;让我们口中所出的话是鼓励人的话,而不是压制人的话。第八诫要使我们更敏于去察觉,我们在哪些地方容易落入扭曲真相的危险,容易说一些与事实不符但却会让别人感兴趣,引起别人好感的话。

这牵涉到的并不只是谎言或是实话的问题而已,更应该要思考的是:我们说出来的话是不是刺伤了别人?话语可以鼓励人、安慰人,可以成为人与人间联系的桥梁,带给人温暖,但也可能会伤害人、侮辱人。伤了我们尊严的话语即使过了好几年,还是会深深刻印在我们心里,成为无法抹灭的伤痕,而说这些话的人可能早就忘了他曾说过这些话了。

此外,除了对个人不实的证词之外,第八诫所谴责的还包括公开宣传的谎言。我们只需要注意去看美国对伊拉克战争和战争爆发原因的报道,就会看到一个官方刻意散布的谎言,用谎话来合理化这场战争。那些政客们派了一个又一个的调查团进驻伊拉克。这让我们看到他们是如何公开践踏事实的真相,破坏了政治上人与人之间的信任。

第八诫当然也跟我们早期在告解室所学到的要说实话、不应该说谎的教导有关。不过在这一点上,我的谎言是否伤害了一个人的尊严,才是决定性的衡量准则。当有人一直纠缠不休地打电话来,我告诉他现在我有另一个会要开或是约了人谈话,没时间跟他继续谈下去,那么这经常是个正当的防卫方式。当然,这时候或许我说实话会更好,但有些人并无法忍受这样的实话。无论如何,这个谎言并没有伤害到他,而我却能藉此保护我自己摆脱他的纠缠。

我若用过于轻忽的态度去处理这种必要的谎言时,反而会对自己造成伤害。这样的谎言就会象一层肮脏的薄膜覆盖住我的心灵,且在我还未察觉的时候,我的内在已经扭曲了。奥斯定认为,这样的扭曲变形就是最典型的“犯罪”征兆。赛贝尔(Virus seibel)描述这种为了在别人面前表现出比较好的形象,而“修饰”真相的意图:“人将事情稍微美化,好让它看起来没那么丑陋;掩饰部分的真相,好让我们不至于过于丢脸,或是为了让我们的亲朋好友、上司、孩子会因此对我们有较佳的评价。边一切都是为了要让我们自己看起来比我们实际上还要好。”这些意图会让事情更加模糊,伤害我们的精神和灵魂,感觉自己不再坦白,不再真诚,而是扭曲与龌龊,这对我们一点也不好。勇于重现事实真相,不美化真相、也不会塑造自己特殊的光彩,这才能创造出信任与清晰。

 

实话和真诚

另一个问题是面对病人时的实话(Wahrheit)和真诚(Wahrhaftigkeit)的问题。医生应该将病情对病人据实以告,还是应该保护病人,不使他受到刺激?只有当我以真诚的态度面对他时,才能将病情诚诚实实地告诉他,不过前提是,我必须跟他有良好的关系。如果我无情地直接告诉他,他可能只能再活三个礼拜的时间,这样做会深深地刺伤他;但如果我告诉他一切都很好,出同样会伤害他,因为这样做会剥夺他的机会,去深入了解他疾病的严重性及做面对死亡的准备,而且对家属来说也是欺骗。

要将事情的真相传达给别人知道,不只需要一种谨慎的态度,还需要技巧,既告诉他实话,又不会让他失去希望。只有这样,真相才能使他自由,并振作起来。“希望”并不意味着他会恢复健康,而是把握天主给他的时间,积极地生活,在他心里产生新的力量。只有当我准备好跟他一同面对真相,支持他、陪伴他的时候,我才能告诉他真相。

对此,去探究真相到底是什么意思,是很有帮助的。“aletheia”这个希腊字的意思是“未遮盖的、不加掩饰的”。当我深入/彻底地去看一件事物,那就是“真相”。这所牵涉到的,从来就不只是字句的传达,而是还要阐明那件事物的本质。我的病情真相必须跟我人性存在的真相连结在一起。

圣经将事情的真相跟可信、可靠连结在一起。只有当我跟某个人有可靠的关系,我才可能跟他说真相。在德语里,“Wahrheit”(真相、事实)这个字跟“信任”很有关系。团龄相就是那些值得信任的事物。医生首先必须跟病人建立信任的关系,才能告诉病人他真正的状况。

 

真诚地面对自己跟他人

第八条诫命提醒我们要诚实。一个不说谎的人,我们称他是诚实的人。诚实(chrlich)这个字原来有另一个意思:明白说出别人正真的行为,并对自己的荣誉和别人的尊严都具有敏感度的人,他就是诚实的人。诚实的人会尊敬别人,不会散播谣言,人们会信任他,在他的周遭会觉得自己受到尊重,感觉自己是个有价值的人。而且诚实的人清白正直,不会扭曲事实的真相,会坦率说出内心的想法,不会暗地里论人是非。他会营造出一种坦诚开放的气氛,并让人自然而然地产生信任,进而使人也成为一个诚实的人。只有在这种诚实无伪、坦诚开放、充满信任与自尊的氛围中,人与人之间才能和谐相处。

“诚实”并不只是指与人谈话时诚实说出自己的意见或直率真诚、据实描述事情的真相而已,我也必须诚实地面对自己。如果我过于强求自己要达到心目中理想的自我形象,而一直对自己不满意,那么我就是一个无法诚实面对自己的人。若我一直贬低自己,总是遗憾自己什么都不是、什么都不会时,我也并不诚实,因为这可能成为一个借口,让我不努力去经营自己的生活。

与“诚实”相对的就是“虚伪”。假装自己关心、具有同理心,却完全不照顾别人;内心充满愤怒,却假装自己很友善。这样的伪装对自己、对别人都没有好处。当我真能不加美化地看自己的本相,接受自己的优点和缺点,并停止对自己的高度要求时,我才是诚实地面对自己。除此之外,还要尊重自己、不轻视自己的名誉、排除不必要的自卑心理。

“诚实面对自己”是我能否诚实面对别人、不欺骗别人的前提。若能彼此真诚相处,信赖、宽容、自在和可靠自然能够形成。诚实不只保护自己的生命,也能保护别人的生命。而保护生命、保护自由是十诫的终极目标,天主要指示我们如何能自由自在地生活在一起。只有诚实和真诚,才可能有真正的自由。耶稣说:“真理必会使你们获得自由式。”(若832

只有当我们身处在真理之中,真诚地面对眼他人,才能经历耶稣用祂的生命和福音所要带领我们进入的自由。

 

管教我们口出的言语

第八诫也提醒我们要管教我们口出的言语。反省我们在谈论自己和别人时,是不是经常会用一些不确切的用语,或是用空洞的言语来应付别人。只有当我们在我们的话语中表现出我们自己,并说出事物的本相时,这些话语才是真实的。耶稣看到了管教我们口出的话语的重要性,祂在山中圣训中对“发誓”持反对的立场。因为发誓首要条件就是,我对我说的话非常认真。只有当我以郑重的态度发誓,别人才能相信我所说话,否则他们一定会想着,在我的话语里是不是有些许的偏差,不合乎事物的真相。

“你死我活又一向听过对古人说:‘不可发虚誓,要向上主偿还你的誓愿!’我却对你们说:你们总不可发誓:不可指天,因为天是天主的宝座;不可指地,因为地是祂的脚凳;不可指耶路撒冷,因为她是大王的城市;也不可指你的头发誓,因为你不能使一根头发变白或变黑。你死我活的话该当是:是就说是,非就说非;其他多余的便是出于邪恶。”(玛533-37

我们的谈话要清楚明白,只有这样才能给人明确、信任和可靠的感觉。言语诚实对我们的谈话是一种挑战,而且我们必须一再地重新面对这样的挑战,因为在我们的谈话中,必定会不断出现不准确、不真实、不清楚的情况。耶稣要求我们要说清楚明白及可靠的话,这是人与人之间和谐相处的基础。

 

相关热词搜索:路标 人生

上一篇:《活出十诫的真自由》通往自由人生的路标12
下一篇:最后一页

分享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