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出十诫的真自由》通往自由人生的路标10
2017-12-03 12:34:22   来源:网络   评论:0 点击:

不可杀人——我要活着我要活着,意思是:天主所赐给我的一切才能都要活着。……我要与我的黑暗面对谈,发现隐藏在其中的生命。我要将天主所赋予我的丰富生命发挥出来。我要活着,所以我也要让别人活着。我尊重他...

不可杀人——我要活着

 

我要活着,意思是:天主所赐给我的一切才能都要活着。……我要与我的黑暗面对谈,发现隐藏在其中的生命。我要将天主所赋予我的丰富生命发挥出来。我要活着,所以我也要让别人活着。我尊重他的尊严,不对他做任何评价。而且,若他的生命遭受威胁,我会保护他,护卫他的生存权。”

现在当人在谈论死刑或是战争、堕胎、主动安乐死及被动安乐死的话题时,经常会引用“不可杀人”这条诫命。这当然是将旧约时期的诫命赋予现实意义的一种合法尝试,不过第五诫其实只是间接地碰触到这些问题。在探究这条诫命究竟对我们有何意义之前,我们要先了解它最原始的意思。以前,“战争时杀人”在以色列是一件理所当然的事,而且当某个人杀死另一个人时,为表示公平,他甚至也会被杀。

“不可杀人”这条诫命原先指的是“不可谋杀人”。它的意义在于护卫人的性命,尤其是那些毫无抵抗能力的人的性命。马丁-路德曾针对这条诫命提出一个看法:“天主要借着这一条诫命来保护、解救每一个人免受别人的恶行及暴力行为的侵犯,为我们筑起一道城墙,建立一座堡垒,让我们不至于受到别人所加诸的身体上的痛苦与伤害。”

这是这条诫命所带来的护卫与解救作用所交织而成的美丽画面。天主希望我们人类能够脱离受人谋害、致死的威胁,保护我们在世上免受恶行伤害我们的生命。这条诫命反对优势者所占有的权利,为弱势者发声,护卫他们的生存权。

 

不只人的生命受到保护,天主赐给人的权利也受到保护

在古代的以色列,不断有人被杀:杀人的就会被杀。发生战争的时候,不只敌方的男子会被杀,也经常有老弱妇孺丧生。因此,我们要如何理解这条诫命呢?耶稣为我们指出了新的方式,祂的话语指引我们方向,帮助生活在现代社会的我们去阐释这第五条诫命:

耶稣在山中圣训中针对旧约的诫命大唱“反调”,一开祂就说:“你们一向听过给古人说:‘不可杀人!’谁若杀了人,应受裁判。我却对你们说:凡向自己弟兄发怒的,就要受裁判,谁若向自己的弟兄说‘傻子’,就要受议会的裁判;谁若说‘疯子’,就要受火狱的罚。”(玛521-22

耶稣并不是要废止第五条诫命,而是要告诉大家这诫命真正的含意。古伦德曼(Walter Grundmann)认为:“耶稣这样说,让这条诫命除了护卫生存权之外,还有另一个新目的,也就是不只是人的生命受到保护,而是天主赐给这个人的权利也受到保护。”

耶稣这样说并不是诡辩,只是要告诉大家那些骂人的话或剌伤人的感觉,会受到什么样的惩罚,耶稣的话其实更具有保护人身权的意义。愤怒会将人从团体中排除开来,掠夺人在团体中生存立足的根基。愤怒会产生一种敌对及威胁生命的氛围。愤怒是对他人的拒绝和回避。

犹太拉比经常会用“废物”这句骂人的话取笑别人,而取笑人就是对人施展权力的一种小动作。人对“被人取笑”这件事几乎没有什么反击的余地;只要我为自己辩解,那人就会说:“你怎么会那么在意呢?那只不过是个玩笑罢了。”虽然拿“开玩笑”来当挡箭牌,但事实上他就是用这种奸诈的方式来对待别人,让人毫无招架之力。若对方反驳他,他就会说一切都只是玩笑而已,那个被取笑的人显然一点幽默感都没有。即使被取笑者没有反驳,他内心也会觉得自己成了别人玩弄的对象,其他人以自己的出丑为乐。

骂别人“你这个不信天主的蠢东西”,是将人从天主的团契中排除,否认他与天主的关系。用这句话骂人好像是在表明自己是多么的敬虔、敬畏天主,而否定了别人敬拜天主的权利,因为他是个“不信天主的蠢东西”啊!这也就是说:反正他不承认天主,所以天主也不会承认他。然而,我们并没有权利做这样的评断,一个人的内心跟天主的关系如何,我们并无法去评判,而且我也没有权利将人从天主的团契里排除,这完全是天主的事。天主保护并关照每一个人。

 

捍卫生命并维护每个个体的尊严:“安乐死”合乎诫命吗?

我们若以耶稣的观点来阐释第五诫的现代意义时,最主要就是牵涉到捍卫生命及个体尊严的维护,我们必须认真对待每一个人。没有人有权利去伤害另一个人,将人排除在人的团体及与天主的团契之外。没有人有权利以有形或无形的暴力去伤害另一个人。这条诫命绝对跟死刑、战争、堕胎和安乐死这些时代的话题有关系。天主正是要保护弱势者的性命,也就是说,除非情势所逼,出于自卫,否则我们没有权利杀死另一个人。我们没有权利为了图利自己或维护我们的经济利益发动战争,也没有权利杀死毫无自卫能力的未出世的生命。

在这个新世代,第五诫还对一个领域的话题也具有极为重要的意义,那就是“安乐死”。有些人认为,当痛苦已经到了无法忍受的地步,用结束生命来停止痛苦,是符合我们的自由与尊严的。但即使人想要除去痛苦,却仍然无法减轻痛苦。大多数向医生表明要注射致死针的人并不想让他的生命就像目前一样,如此继续下去。他们再也无法忍受身体及精神上的疼痛,但我们应该是要用“减轻痛苦”的方式取代“除去痛苦”的做法。现今止痛医学已经找到方法,透过疼痛治疗,使临死的病人有尊严地过完人生最后的阶段。同时,人们也认识到,这并不只是医生的事,它也是在病人孤独、危急的时候,陪伴在他身旁的神父和心理咨询人员及家属和安宁关怀人员的事。病人希望注射致死针的要求经常透露出,他与周遭的人关系不好的讯息。不但没有一位亲人在身旁陪伴,相反地,人们还逼着他尽快消失,才不用再眼睁睁地看着他受苦,又有省下昂贵的医药费,毕竟他的子孙还需要这笔钱。

如果“不可杀人”这条禁令不再能保护濒临死亡的人,那么未来将会有成千上万的人被亲人逼上死路。他们会觉得自己已经不再受人欢迎,所以人们要像丢不要的东西一样将他们抛弃。在这种情况下,我们感受到“不可杀人”的禁令在我们的时代,仍然深具保护与解救的意涵。

天主的诫命在安乐死的话题上看得出来具有其内在的一致性;第四诫和第五诫之间有很密切的关连。如果我尊敬我年老的父母,即使他们在痛苦和生病的时候,我也一样会尊敬他们。我许多人,他们怀着最大的敬意陪伴他们年老生病的父母,走完临死前的最后阶段。第四诫和第五诫给了他们意想不到的力量,让他们能耐心地照顾父母,而他们也经常能够从中获得益处;突然间家庭里的争端可能都平息、和解了,之前不敢讲的事,现在都可以提出来讨论了。

然而,若病重临终的父母感受到大家只是在等待着他们的死期,而且还积极地想让他们尽快走到这一天,就会觉得自己受到排拒。而且这种充满敌对、攻击的气氛会让他们完全无法再真正地生活下去。临终关怀帮我们现代这个社会,用新的方式严肃地看待“不可杀人”这条诫命。许多安宁关怀人员一再地在病床边经历转变的奇迹。当临死的人知道有人对他的痛苦和死亡毫无惧怕之心,陪伴在他身边时,就能平和地度过生命最后的阶段,整个生命旅程也就能圆满结束。如果从某种程度上来说,是用外来的力量迫使一个人选择死亡,那么可以说,人们也将他内在最深沉的尊严与自由剥夺了。

 

不可杀害自己

不可杀人也有不可杀害自己的意思。这不只牵涉到身体的自杀,还涉及一些不顾内在的心理需求,使得我们内在的一部分变得毫无生气的方式。很多心理疾病就是因为人们扼杀了内在的某些东西所引起的。然而,就在我们觉得度日如年,不想再继续活下去时,我们自身的生命便需要受到保护,需要天主的诫命来让我们的生命重新绽放光彩。

以前有些基督徒对禁欲苦行有着错误的理解,他们并不把禁欲苦行看成是通向内心自由的训练功课,而认为它是一种扼杀,要扼杀反映自身理想形象的东西,因此他们把自己弄成残障,最后却反而触犯了第五条诫命。

不可杀害自己的禁令并不是要阻止那些不再能面对人生、极度沮丧到不知所措的人结束生命,况且我们并没有权力,去论断他们个人和他们的行为。我们并不知道他到底有多无望,在最后的阶段受到多大的捆绑与束缚。我们的生命就跟我们周遭的人的生命一样,掌握在天主手中,不过此时我们也需要那位接纳世人的耶稣的怜悯。

我告诉我自己,绝对不要对任何自杀事件下评断。我相信这是他到天主面前的路,即便我并不认同藉由这样的方式到天主那里去。而且,若有人问我,他是不是可以结束自己的生命,我一定会努力劝他要珍惜生命,并试着向他证明他的生命是天主所赐的礼物,虽然他的人生看起来充满黑暗,但是还是可以在这世上发掘出能使人仍怀抱希望的蛛丝马迹。

 

诫命适用于所有民族

在思考第五诫的时候,我们不该只停留在道德神学层面的讨论;讨论在什么样的情况下可以进行反抗暴政的谋杀,什么样的战争是一场正义的战争,还有,如何从论理层面来评断堕胎的问题。这样的讨论当然重要,不管是我们个人,或者是整个民族都无法回避这些问题。但是,还有一个更重要的具体层面。孔汉思(Hans Kung)曾经试着描写过一种世界伦理,他认为这十条诫命适用于所有民族,而且也应该将诫命具体化:

例如,对于现今那些拥有核武器的国家来说,第五条诫命对他们的政策具有什么意义?这条诫命是表示要完全裁撤军备吗?国家要如何保护自己,免受那些丝毫不在意诫命的人、恐怖分子或者犯罪集团的攻击呢?现在每个民族的伦理学家都对这些重要的问题提出自己的想法,他们需要找到共同的答案。若没有办法对这些问题找到共同的答案,世界共同体是形成不了的。

 

对个人生活的阐释

不过对我而言,第五诫对我具体生活的阐释更加重要。它让我能够更敏锐地察觉,我是不是施加暴力在别人身上,我是不是让别人没有机会展现他个人的特质。在现代社会里,有很多公司都发生“拥挤”事件(Mobbing),让个人没有生存的空间。此外,还有毁谤名誉的情形,就这点来说,我们直接就会想到媒体。要损害另一个人的名誉其实很容易,我只要向别人说这个人的坏话,或是散播道听途说、未经证实的传言就行了。

这条诫命向我提出质疑,我是否曾取笑别人,没有认真对待别人,是否在他们的眼中看来,我是在贬抑他们,以至于让他们无法得到别人的尊重。这条诫命也在警告我,不要轻蔑地去议论别人跟天主的关系。许多非常虔诚的人经常会做出这种事,他们对谁相信天主,谁不信,谁确实是一个基督徒,而谁不是,知道得非常清楚。我们自以为能够去评判别人跟天主的关系,且往往将他们排拒在外,阻断他们与天主交通。我们看到他们并不像我们一样“热心”寻求天主,因此认为,他们对天主也一无所知。我们将天主“纳为己有”,将那些不能分享我们的想法和敬虔的人排拒在天主的团契之外。

 

我要活着

这条诫命跟我切身的关系就是:我要活着。没有人能使我缄默,没有能将我排拒在人与神的团契之外。我要活着,意思是:天主所赐给我的一切才能都要活着。我要让我里面的一切都保有发展的空间,不会扼杀任何一样。即使有些并不合我的意,不符合我理想中的形象,但我还是接受,我要与我的黑暗面对谈,发现隐藏在其中的生命。我要将天主所赋予我的丰富生命发挥出来。我要活着,所以我也要让别人活着。我尊重他的尊严,不对他做任何评价。而且,若他的生命遭受威胁,我会保护他,护卫他的生存权。

耶稣所提出“要爱仇敌”的诫命,将“我要活着,也要让别人活着”这个原则的精神发挥到极致。祂提到了“以眼还眼,以牙还牙”这句报复的话,事实上,这句话是要为报复的行为设限,不能够过度地伤害别人;我带给他人的伤害,不能超过他带给我的伤害。但是耶稣也反驳了这句话。祂认为,我不应该采取报复的手段,而应该努力让那位伤害我的人改变对我的看法,转而支持我。我不应该像那位想要侮辱人一样,侮辱他。我更应该在他身上看到,其实他把低落的自尊反射到我身上,因此,他想要藉由伤害我,跟这种自我贬低的感觉奋战。

我不用去忍受一切,但应该要了解,为什么别人会这样做。我也不应该受人强迫做同样的反应,相反地,更应该自由地决定自己的行为,且因为意识到自己的尊严,也让他人保有他的尊严,并让他重新受到有尊严的对待。不用同样的方式报复别人,这个原则最后在耶稣的“要爱仇敌”中达到极致。我们要受我们的仇敌,并为他们祈祷,用这种方式效法天主的作为。“因为祂使太阳上升,光照恶人,也光照善人;降雨给义人,也给不义的人。”(玛545)天主让爱的阳光普照世人,即使是心硬的人,祂也给他们机会敞开心门接受祂的爱。天主接纳每一个人,祂给每个人有回转向祂的机会,去相信祂的爱。耶稣在山中圣训中指引了我们,该如何对待仇敌、对待内心破碎的人,如何面对不知足及攻击我们的人,让他们能放下敌意,使他们破碎的心得到医治,攻击的冲动得以平息。这些方法可以让生命受到阻碍的人得到生命,并在他内心开启一扇门,使他能够与内心潜藏的良善相遇。

 

 

相关热词搜索:路标 人生

上一篇:《活出十诫的真自由》通往自由人生的路标9
下一篇:最后一页

分享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