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出十诫的真自由》通往自由人生的路标5
2017-11-19 13:04:29   来源:网络   评论:0 点击:

我以外,你不可敬拜别的神明——天主临在但是这些事物、条件和结构对人的影响,却经常超乎其原来该有的重要性,形成一种驾驭我们的力量,一种支配我们的权力,取代了天主在我们心中的地位,成为我们的天主。天主...

我以外,你不可敬拜别的神明——天主临在

 

    “但是这些事物、条件和结构对人的影响,却经常超乎其原来该有的重要性,形成一种驾驭我们的力量,一种支配我们的权力,取代了天主在我们心中的地位,成为我们的天主。”

天主给的第一条证明,除了雅威,当时还有埃及人、迦南人(客纳罕人)和耶布斯人的许多神明存在。例如,对一个希腊人而言,在罗马也祭拜罗马神明,这是伯事所当然的事,但是以色列人的天主却坚持祂是唯一的天主,并不赞同这种多神的信仰。祂要求“唯一性”,这对今天的我们来说,似乎是很陌生的,但却有一股很特别的力量在其中。当我们听到一位伊斯兰教徒呼喊“Allah’u akbar”(天主是唯一的)时,可以感受到有很大的力量从中散发出来。那是一种确信,确信只有一位神,且我所有的心思意念应该只针对这位唯一的真神。这会使人的内在协调、不随便、不会处于内心矛盾分裂的状态,并得以完全。

不过“唯一真神”的呼声也可能会成为对抗、残杀其他信仰的人的呼吁,人可能利用它,将自己置于较高的地位,与宽容这两者我们都需要:“宗教的本质在于提出绝对性的要求。”

 

绝对性的要求

如果一个宗教并不要求其绝对性的话,就不会成为宗教。首先,绝对性的要求就是天主要求我绝对不能逃避祂,要把祂当作我生命中唯一的主;绝不是将我自己置于高人一等的地位。因此,这就需要宗教自由和包容心来平衡。我也承认,我所信仰的这位唯一真神,对别人来说也很重要,都是同一位神,只是每个人设想的形象不同。而且这些形象都无法完整呈现天主的真正样貌,只是让人们参考的形象而已;真正的天主必定不同于犹太教徒、基督教徒、伊斯兰教徒和印度教徒的片面想象,祂是超乎我们所能想像的。但祂要求绝对性,且除祂以外,不可敬拜别的神明,这都是天主的本质。

对以色列人来说,雅威带领祂的子民进入了自由,而第一诫就是护卫这个自由。如果敬拜别的神明,就会使人变得依赖。以色列人的历史一再地告诉他们,如果他们同时也敬拜迦南的神明,也在山头上敬拜巴耳,就会使自己成为奴隶。因为他们必须竖立神像,举行复杂的仪式,且人们所敬拜的其他神明会使人内心产生冲突,最后受制于他们。人们想要做到面面俱到,使每位神明都能满意,但却会落入必须去安抚所有神明的境地,内心失去自由,而且也不甘心乐意。

而以色列人却不需要去安抚他们的天主,这位天主只要他们承认祂是唯一的真神,全心转向祂。这样的承认使得以色列在一个列强环伺的世界中保有了她的认同,信奉唯一真神的信仰给予这个位于巴勒斯坦的小民族一种力量,让世界对他们另眼相看。

 

将天主置于生活的中心

但这条诫命对今天的我们有什么意义呢?对我们而言,现今的神明不叫巴耳,也不叫阿舍辣女神,而是成功、产业、财富、声望、享受或荣誉。如果没有将天主置于生活的中心,其他的神明便会趁虚而入,我们就会变得很在乎别人对我们的看法,非常重视他们的意见,希望能获得他们的赞同,受到他们的关注,内心便不再自由了。

或者我们会很依赖某些特定的方法。就像我们有时会认为如果使用这种或是那种特别的食谱,会觉得精神更好;试试这种慢跑方式,对促进身体健康最有帮助。现今有许多画报、丛书报道各种新方法,宣称能为我们带来幸福,但是很多人的经验告诉我,他们并没有因此变得比较幸福,反而成为另一种新方式的奴隶。如果天主是我生活的中心,我自己才会成为我自己。当我让天主来当天主时,我才能够成为真正的人。天主是我们得到真正自由的保证,偶像却会渐渐奴役人心。

现今有许多基督徒也想要在其他宗教尝试灵修方法,这样是否犯了第一条诫命呢?对此我们不能想得过于狭隘。天主教会在第二次梵蒂冈的宗教会议曾经谈到其他的宗教:“天主教会并不会拒绝这些宗教所认为真实且神圣的事物,大家要真诚地认真看待他们的一些行为及生活方式、规定和教导,尽管他们自认真实并据以教导信徒的内容,在很多方面跟我们不一样,但有时也会反映出真理的亮光,照亮所有人。”(《教会与其他宗教的关系声明》)

 

我们需要一种宗教认同

印度教、佛教和伊斯兰教徒所渴望达到的神圣超自然境界,归结来说,也符合基督教思想中的部分神圣意涵,只不过他们用另一种具神圣性的超自然形象来表达罢了。因此,与其他宗教的对话对促进世界的和平来说,有着迫切的时代性需要。不过这样的对话并不就表示要将所有的宗教途径完全混合在一起,这样反而无法帮助人获得成功的人生,那些信仰根基不稳固的人反而会停滞不前。

史蒂芬斯基(Fulbert Steffensky)曾谈到,有一位来自他课的神学系学生迟到了,因为他才刚在他师傅那里参加完印第安传统洁净礼,而且他也必须提早离开,才不会错过一场关于伊斯兰教苏菲神秘主义(Sufl-Mystik)的专题讨论。对此,史蒂芬斯基认为:“在一个全球化的世界里,人们可以接触到种其他宗教的活动和信仰片段,但要自问,哪里才是我的归属?”

我们需要一种宗教认同,内心要非常清楚哪里是我的归属。虽然在宗教信仰上无家中归,且到处在找个归属的人,也建造了一栋自己的宗教信仰的房子,但这样的房子多半是没有什么承载能力的,他自己在里面可能无法产生家的感觉。在七十年代我经常和杜克海姆伯爵(Graf Durckheim)在一起,他是一位基督徒,但致力于研究忍术。他一直认为:在人确定了自己的认同,有了一个明确的根基之后,才能和其他宗教进行对话,否则即使热烈地谈论许多途径,最后还是不知道自己的归属到底在哪里,而且生命的树将无处扎根。没有了根,我们的树就结不出果实。

所以我们所谈的与其它宗教对话,必须建立在我们已经明了并坚持我们的信仰认同的基础上,对基督教的信仰根基及自身的信仰历程所带给我们的资产充满感谢,而不是钻入其中的困境及自以为是。重要的是,自己的信仰所带给我们的信仰经历。当我们在谈论我们的信仰经历时,就会认识到,不管是印度教徒、佛教徒,还是伊斯兰教徒,也都能在他们的祈祷和静思中获得类似的经历。我们应该要尊重他们的信仰经历,也能从他们身上学习并接受挑战,只不过,我们是用基督教的观点来解释这些经历。这会帮助我们更加清楚自己的信仰。

与其他宗教进行对话,同时也会开启我们的视野,更加认识天主的伟大。天主比任何一种宗教都要伟大,祂是超乎我们所思所想的,因此这样的对话最后会引领我们去体会这位完全不一样的天主、这位至高无上、深爱世人的独一真神和奥秘。

 

不要再为自己套上新的束缚

天主借着“你不可敬拜别的神明”这个指示来保护我们,不要再为自己套上新的束缚。如果我们没有将天主放在我们生命的中心,就会有成千上万的偶像侵入我的的心,占据了天主应有的位置。然后就会有很多想法开始奴役我们,比如:别人是不是比我们带有?他们是不是比我们聪明?或是,他们是不是长得比我们好看?而我们就会成为这个偶像的奴隶,就像意见调查一样,我们就会根据我们受人喜爱的程度来定义自己。这样的人生就失去了自由与尊严,我们会一直生活在恐惧之中,担心别人会怎么看我们。

因此,安全感也会像成绩、进步、权力和兴趣一样成为一种偶象。以下就是赛贝尔(Vitus Seibel)针对这种“偶像”的描述:“通常人们会把那些生活必需的事物和条件,以及认为值得追求的美好组织结构,视为对成功生活具有重要的意义。然而,当人们不再一惦看重这些‘偶像’,且能把它们置于其他更重要的事物之下,使其适得其所时,才能帮助人们开创美好的人生。不过,这些事物、条件和结构对人的影响,却经常超乎其原来该有的重要性,形成一种驾驭我们的力量,一种支配我们的权力,取代了天主在我们心中的地位,成为我们的天主。”

这些偶像都很容易让我们成为他们的俘虏,突然间就觉得自己已经陷在一个打破不了的恶性循环里;追逐权力的欲望宰制了我们的心,让我们无法摆脱。因此,“我以外,你不可敬拜别的神明”这项告诫,真是得着自由人生的一个指引。如果我们听从天主的教导,就不会强迫自己要去听某些人的话,或是极力地要得到某些主流团体的认同。这位以色列所经历过的天主显然是一位带领人走向自由的天主,而其他的偶像则是要人成为他们的奴隶。所以,天主的第一条诫命就是要护卫我们的自由。

 

全心、全灵、全意爱上主——你的天主

在新约里,耶稣将这条诫命引申为一条爱的诫命。当一个法学士来问祂:“法律中哪条诫命是最大的?”的问题时,耶稣回答:“‘你应全心,全灵,全意,爱上主你的天主。’这是最大的也是第一条诫命。”(玛2237-38)耶稣用这些话来解释申命纪所记载的第一条诫命。所有以色列人每天都当说:“以色列!你要听:上主我们的天主,是唯一的上主。”(申64

因为天主向以色列人证明了自己是唯一的真神,所以他们也应该全心全意单单爱祂。“唯一的”在这里并不是出自于优越性或是唯独性的表达方式,而是出自于爱的表达。布劳立克(Georg Braulik)对这段经文的评论是:“‘唯一的’更确切地说是表达爱的惯用语句……只作为以色列天主的雅威是唯一的,而作为以色列单爱的天主则是特别的。”我们应该在我们的心智、情感和理智上,视天主为唯一的真神,不应该把心思放在这世界那些无谓的琐事上。

对我而言,爱天主就是将我内心所有的渴慕、情感上所有的想像,以及所有的心思意念都转向“天主”——这个最终极的目标。内心所有的渴慕都转向祂,情感上所有神圣的想像都指向这位唯一的天主,且我对于终末问题的所有想法全部落在天主身上。我们为祂敞开心中的大门,接受爱的浇灌,所有的希望超越这个世界,进入天主的国度。

 

爱邻人、爱自己

全心全总爱天主并不意洁着要去恨恶这个世界和人类;相反地,耶稣所理解的爱天主,是要从对人的爱表达出来。因此,耶稣在说完第一条诫命之后,紧接着又加上第二条:“第二条与此相似:你应当爱近人如你自己。”(玛2239

我们从爱邻人的行动中表明出爱天主的心意,我们看到,在每个人的脸上都闪耀着天主的面貌,当我们爱自己,好好面对自己,爱我们自己这个天主的受造物时,也就是爱天主;当我们蔑视自己,也就蔑视了那位创造我们的天主。所以不管是当时或是现在,耶稣解释第一条诫命的方式,教跟许多虔敬的人心目中天主的形象大相径庭。我是否爱天主,是表现在我对别人和对自己的爱上,这是对人类自由最强而有力的护卫。对这位独一真神的崇拜其实是对人类自由式的保障。因为要全心全意爱天主,就必须也爱祂的受造物;祂要使祂的受造物受到尊重,为他们的自由负责。若有人破坏了爱神与爱人之间的关联,那他就像耶稣所说的,并不明了第一条诫命的意思这;很容易会陷入将天主矮化为一座偶像,并将自己偶像化的危险之中。敬拜天主为独一真神,为人与人间、人与自己之间建立一种新的关系,不但保障了别人的自由,也帮助自己的内心从这世界所加诸的枷锁中挣脱出来。

 

让天主临在你生命中

第一条诫命积极的思想是:天主临在。天主是你生命中真实的一面。如果你让天主临在你生命中,你的人生就能井然有序,正常运作,摆脱所有想宰制你的偶像。仰望天主!祂并不是模糊的现实,而是一个强而有力、全面性且具决定性的实况。天主在旧约中说到自己:“因为我,上主,你的天主是忌邪的天主。”(出205

天主为我们说话,祂照顾我们、爱我们,因此我们无法对祂视而不见。我们应该要全心、全灵、全意来爱祂,完全与祂连结。我们不能只留一部分的心给天主,另一部分的心却在追逐其他的事物;当然,我们也可以爱人、爱一杯葡萄美酒,但却不能钭人、酒或任何财物看得比天主还要重要,取代了天主在我们心目中的地位。

当天主临到我们里面,且我们所遭遇的一切都是天主的旨意时,我们就能全心全意地爱一个人和一些东西,而天主的地位也不会被取代;我们就不会在我们周遭为自己建造神明,而是爱这个天主所造、所赏赐给我们的现实情况。

“天主临在”也可说是:在我的生命中尊主为大,将祂摆在第一位。只有像以色列人一样经历过天主的人才能了解当中的意涵。天主命令梅瑟将以色列人带到西乃山下,除了梅瑟,天主准任何人上这座山。“到了第三天早晨,山上雷电交作,浓云密布,角声齐鸣,此时在营中的百姓都战战战兢兢。”(出1916

以色列人在雷电中体会到天主的力量与伟大。这个天主不是一个没有脾气的神,祂是一个大有威严、震慑人心的神,在祂面前一切都会颤抖。只有心里真正领悟到天主、让天主触及内心最深处的人,才能了解这第一条诫命实在是通往自由之路。这会使他保持警醒,不会忘却他所经历过的神,而且会一直提醒自己:天主临在。如果这是我最真切的实况时,我的人生自然会上轨道,我就可以松口气,不被世上的一切偶像所捆绑。

 

 

相关热词搜索:路标 人生

上一篇:《活出十诫的真自由》通往自由人生的路标4
下一篇:最后一页

分享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