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修阅读】天主寻找我
2016-05-20 09:34:52   来源:网络   评论:0 点击:

从人类学所提供的数据中、藉由人类的科学,我们听见在忧伤苦恼中,在寻找何为父爱、母爱的人们身上,并且在寻找何为男女相异之处的人们身上,在丈夫与妻子之间。更确切地说,他们需要源头,需要能够回到源头饮用

从人类学所提供的数据中、藉由人类的科学,我们听见在忧伤苦恼中,在寻找何为父爱、母爱的人们身上,并且在寻找何为男女相异之处的人们身上,在丈夫与妻子之间。更确切地说,他们需要源头,需要能够回到源头饮用泉水,以便在成熟与治愈的道路上成长。童贞玛利亚、婴孩耶稣以及圣若瑟──在治愈家庭创伤上是特选之地。

接下去几天我们将分享由圣路加课程草拟编写而成的《在圣家中得治愈》

这份课程建议提供一种基督徒的治疗方法,以适应现代人的需要。

 

 

 

天主寻找我

 

 

我们都有一份极大的渴望被爱;在某些环境中,我们较敏感地觉察到这一点。比方说,我多么希望别人帮我好好庆祝生日。但是,如果我被众多朋友围绕、如果庆祝太过奢华,突然之间我就会感到不自在,因为他们的情感太丰富了。相反地,如果人们没有注意到我,如果人们忘记庆祝我的生日,我将会有所埋怨,感觉自己被遗弃了。在人身上不是有这样的矛盾吗?有一个人提到自己婚礼上发生的事:

    “我们的婚礼是一场盛大的庆祝会,也是美好幸福的一天。有三百位朋友从法国各地前来与我们一同庆祝,但是令人最难以接受的,就是这些朋友的友善。对我、对我们这么多的情感,让我几乎难以承担。”

重生的第一步在于意识到这一点:天主不停地接近我们,但是因为我们好像赌气的孩子般阻止祂,祂就不能将我们紧抱在祂的双臂中。我们以为在寻找祂,并完成一切必要的努力:我们经常有规律地上教堂、祈祷、读圣经。我们惊讶于治愈的缓慢,以及天主的静默。这难道不是因为,我们终究处于精神上相反于救恩的倾向吗?我们寻找天主,以为祂自己躲藏起来。当然,天主的教导有时会走向自我隐藏,好让我们寻找祂,且更加渴望祂。但我们千万不要忘记,祂是“伟大的爱人”:的确是祂在寻找我们,而我们却躲在花园的树后面。罪人躲避爱,这是为什么他饥渴而死。但是,天主不辞艰辛困苦,前往寻找祂迷失的小羊,好将牠带回爱的花园中。

因此,让我们被天主寻获,被祂的温柔所攫取。

第二个步骤是纪念源头,以便接受根部的汁液,动员自我开放的自由与意志,接纳天主的恩赐。

纪念过往,是让一些一开始并非神圣的事物、某些难以忍受的伤口,对我们而言是痛苦、恐惧、耻辱的源头,成为神圣的。是将这段令我们难受、有罪恶感、不愿再想起的故事成为一项牺牲。

纪念属于回想,意思是使成为活生生的。在圣体圣事中,司铎使一件两千年前发生的事,临现于当下。我们纪念一位无辜者,在十字架折磨的刑具上,以最屈辱的方式殉道。在这场可怕的悲剧上演时,我们让它成为圣体圣事,回忆成了一件光荣的事,一件穿透了玛利亚的心、惊吓了耶稣朋友的不幸历史事件,现在成为一段神圣的历史。生命吞没了死亡,爱战胜了仇恨。这项牺牲为我们赢得的恩宠,并没有被过去占据,而与我们在今日、现在相连。

在意识自己拒绝被爱之后,回想是第二个不可或缺的步骤,以便得到重生。回想让我们的过去成为一项圣体的牺牲。它让耶稣诞生在我们不幸的历史中,特别是在痛苦的时刻,那时天主似乎不见了。它让恩宠突然到来,甚至那些我们在这些事件中未能迎接的恩宠。耶稣以一位我们历史中的真人,临在于当下,也以真天主临在这需要被圣化的历史的一页中。纪念等同是在与圣体奥秘相连之中,庆祝一个事件,好奉献这件事,意思就是在与天主十字架的牺牲相结合中,圣化这事件。我们不幸的历史铭刻在耶稣的牺牲之内。因为它与耶稣的历史相连,所以成为一段神圣的历史,它不仅获得了意义,甚至成为神性、光荣的历史。

如果我们进入这项神性的教导,我们的根将会重新获得生命,活力也会再度循环。我们的源头会重新成为生命的泉源,它向我们揭露我们的身份,并向我们指出要遵循的方向。

 

相关热词搜索:天主

上一篇:原谅,释放的不是别人,而是自己的心
下一篇:祝福是礼物,苦难是包装纸

分享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