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17年圣母显现与葡萄牙法蒂玛
2015-04-17 14:51:06   来源:网络   评论:0 点击:

1917年圣母显现与葡萄牙法蒂玛 1917年圣母在葡萄牙法蒂玛显现给露西亚、方济各和贾欣塔。她说如果人们不多祈祷、克苦,世界将发许多问题,共产党会控制世界,结果一些国家真如预言所料。她说如果没有改变,将
1917年圣母显现与葡萄牙法蒂玛


     1917年圣母在葡萄牙法蒂玛显现给露西亚、方济各和贾欣塔。她说如果人们不多祈祷、克苦,世界将发许多问题,共产党会控制世界,结果一些国家真如预言所料。她说如果没有改变,将有大战发生,结果便是第二次世界大战。她要大家多祈祷、克苦以改变世界,但人们没有照做,所以我们的时代愈来愈乱

 

[梵蒂冈电台圣座教义部部长拉青格枢机主教,秘书长贝尔托内总主教,圣座新闻室主任纳瓦罗博士,昨天六月二十六日上午在梵蒂冈新闻室联合举行记者招待会,透过电视向全世界公布八十三年前圣母在葡萄牙法蒂玛向三个小牧童透露的秘密的第三部分,也是全人类、不分教内外人士、都关切和期待早日知晓的内容。这个秘密的内容,今年五月十三日教宗若望保禄二世在法蒂玛朝圣、并宣布三位目睹圣母的小牧童中的两位为真福的时候,已经委托身边的圣座国务卿索达诺枢机主教扼要地揭露了。

现在,我们就把三位小牧童中至今唯一健在的路济亚修女,在一九四四年一月三日受莱里亚教区主教之命,所写下的有关秘密第三部分的回忆全文翻译出来,介绍给各位听众听。全文如下:

「耶稣,玛利亚,若瑟。

一九一七年七月十三日在法蒂玛科瓦-伊里亚所启示的秘密的第三部分。

我写下以示听从您我的天主,您借着莱里亚主教和您的及我的至圣圣母吩咐我这样作。

在我已经陈述过的两部分之后,我们看见圣母右侧较高的地方有位天神,左手持着一把火剑;这把火剑射出闪耀的火焰,似乎要烧毁世界;可是当火焰一接触到圣母右手向天神发出的光芒便熄灭:天神用右手指着大地,高声喊说:补赎,补赎,补赎!接着我们看到巨大的光,那是天主:'有个类似在镜子中看到的在镜前走过的人影',一位身穿白衣的主教,'我们预感到他是教宗'。其它许多主教、神父会士、修女都登上一座陡峭的山,山顶上有一支巨大粗糙的木干十字架,好象是软木和树皮作的;教宗在抵达山顶之前,颠仆地走过一座半成废墟、尚在抖动的城市,他痛苦哀伤,为在路上所遇到的尸体的灵魂祈祷;抵达了山顶,匍匐跪在大十字架脚下时,被一群士兵用枪和箭杀死,其它的主教神父,会士和修女以及各种在俗的人,不同阶层和地位的男男女女,也都接二连三同样地死去。在十字架双臂下有两位天神,每位手中都有一个水晶的浇水桶,水桶盛着致命者的血,他们又用这些血来浇灌接近天主的灵魂。一九四四年一月三日于图伊」。

上面所介绍的是路济亚修女在五十六年前,应当时莱里亚教区的主教的要求而写下的、圣母于一九一七年在法蒂玛显现给她和另外两个在一个半月前由教宗列入真福品的小牧童时,向他们启示的秘密的第三部分。这个秘密的第一和第二部分,根据路济亚修女所写的第三和第四回忆录,早已经公布:第一部分的内容是圣母让他们看到地狱的景像;第二部分的内容是对圣母玛利亚无玷圣心的敬礼,以及在大家不祈祷、不悔改的情形下,俄罗斯将背弃信仰和苏联政治体系所要带来的种种迫害,那就是俄罗斯要摧毁世界各国的灾难。

圣母在八十三年前让三个小孩子看到地狱的景像,着实令他们惊恐痛苦万分,可是当时圣母也给了他们希望,只要世人悔改作补赎,必能得救。从秘密第二部分进入第三部分的文字中,也可以闻到希望的气息,那就是圣母要求把俄罗斯和全世界都奉献给她的无玷圣心,这也就是说,借着对耶稣仁慈的圣心和圣母的无玷圣心的信赖,人类终将获得救援。

教宗遇刺的日子落在法蒂玛圣母瞻礼这一天,这个巧合是个很深奥的谜,令无数的人百思不解。直到去年五月十三日,教宗遇刺二十周年当天,他在法蒂玛圣母朝圣地宣布八十三年前在当地看见圣母显现的三个儿童之间的两位为真福之后,谜一样的事件才真相大白。

一九八一年五月十三日下午五点十九分,教宗若望保禄二世正站在一部白色吉普车上,在梵蒂冈圣伯多禄广场的信道间缓慢行驶,向来自世界各国参与周三公开接见活动的四万多位朝圣人士挥手致意。突然间,广场听到几声左轮枪射击的声音,只见教宗往后跌倒在他私人秘书斯塔尼斯劳?齐维茨蒙席怀中。这一幕立刻由电视传遍全球,没有人敢相信这件事。

这是二十世纪最惊骇人的消息之一,却也是最令人迷茫又充满精神神秘意义的事件,难怪事后教宗自己说:「有一只手开枪,另一只手却使子弹偏离方向」。这就是说:有人要谋杀教宗,可是有个看不见的力量及时介入,阻止子弹击中教宗的要害。行刺教宗事件发生后,十五分钟之内就被送到罗马天主教大学'杰梅利'综合医院急救。但是教宗的伤势非常严重,他的私人秘书已经为他行了终傅圣事。教宗立刻被送进手术房,外科医生克鲁奇蒂教授割开教宗的腹部时,发现腹腔挤满许多血,约有三公升,子弹已经破坏了腹部。

手术历时五小时又二十五分钟,还好教宗的体质坚强,对手术反应良好。教宗在加护病房里面停留了四天,情况逐渐好转。脱离危险期之后,他问医师手术的进行过程等细节。医师告诉他很担心事态不妙,也述说教宗腹部受伤的可怕状况。医师更说子弹击中内脏后,竟然避开了致命的器官:主动脉没被击中,否则教宗一定在抵达医院之前便因流血过度而死亡;脊椎骨和其它主要神经系统也没被击中,否则教宗即使不死,也将瘫痪一生。克鲁奇蒂医师说:那颗子弹似乎是被引导着,以免造成无法挽救的伤害。

医师的那些话一直缭绕在教宗耳边,像是暮鼓晨钟一样。有人告诉教宗出事那一天正是五月十三日,法蒂玛圣母第一次显现纪念日。这时教宗想到在梵蒂冈里面保存着著名的法蒂玛圣母秘密的第三部分,那个秘密至今无人晓得。于是叫人把那封闭的文件拿到医院仔细阅读。教宗被文件中间那一部分所深深击中,因为其中写着:一位身穿白衣的主教在许多致命者的尸体中举步维艰地走向十字架,结果他自己也被火器击中,倒在地上像死人一样。

教宗发现法蒂玛圣母给三位儿童所见的神视中,那位白衣主教指的就是他。于是对文件的内容默想了很久,同时与仍然生活在葡萄牙的露济亚修女取得连络,为澄清一些问题。从此,教宗意识到他的生活从开始就被天主所引导,他的使命就是要走向那支竖立在山巅的十字架,他必须面对种种身心的困难和痛苦,以便使世界得救。

去年公元二千年大禧年的五月十三日,教宗在葡萄牙法蒂玛圣母朝圣地亲自宣布昔日看见圣母显现的三位儿童中的两位为真福,因为另一位就是现今仍然活着的露济亚修女。那一天,教宗委托他的国务卿索达诺枢机主教向全球公布了法蒂玛圣母的第三秘密,也就是有关教宗若望保禄二世的命运的秘密。

 

金色圣心的圣母

一、           圣母显现前的时局

圣母于一九一七年在法蒂玛说:「假如人不停止得罪她的圣子,那末,世界就要遭到战乱、饥荒的惩罚,教会要受迫害。」此灾祸在一九三二年进行着-当时圣母在比国的宝兰(Beauring)作了她三十二次中的头一次发显-原来共产党在苏俄得势,企图把它的无神主义扩散到普世界。墨索里尼出掌意大利政权,迫害教教,追随了一种很快令人遭受灾害的方针。希特勒崛起于德国,在不多的几个月内夺取了整个政权。全世界的商业不景气引起了恐慌。这一切都助长了共产党、法西斯与纳粹。一九三二年终以及一九三三年间开始乃是一个普遍失业、排队领面包、饥饥和流血暴乱的时期。

就在这一不安的世界上,圣母于一九三二年降临了。显然地,那句在法蒂玛:「还有更大不安给人储备着」的警语,已成过去。我们的圣母又以仁慈妈妈的身份来了,她唤起了人们的希望。

宝兰乃是瓦龙县中约二千人的小村,该地居民说法语,系比国的一部份。因此真福贞母发显时说了法语。宝兰在比国京城布鲁塞尔东南六十公里,离第南特城十二公里,离法国边境二三公里。该地区大部分的居民业农,或在附近的采石场以及树林里工作。那些没有耕地的人有广大的田园。一九三二年,商业不景气的影响在宝兰和相同的乡下村落中缓和,因为人民有田园供食粮,他们也有工作可做。

有一时期,该地人民是稳固的公教教友,但是在一九三二年则远离了天主教会。有些人对于公教信仰纯粹无所谓,其它人则探敌视态度。工会会员成了马克斯信徒和相反公教者,在许多选举中占据了地盘。

二、           目睹圣母的孩童

华赞、吉贝德(Gilbert Voisin)是宝兰一个十三岁的女孩,她读修女们所创办的专科学校,在学校是一个半寄宿生。意思是:下午的科目结束,她不像走读生一般地回家,但是她也不像寄宿生,在学校过夜。她在学校用下午餐并自习,而于六点半钟左右回家,吉贝德是一个机警、头脑清楚的女孩,有圆圆红润的双脸,配备两个深酒涡和好淘气的棕色眼睛,她的天性相当虔诚,曾加入圣母军。

既往,吉贝德的爸爸到学校接她回家。最近他派她的弟弟和妹妹接她。这两人喜欢该一「差使」,曾要求爸爸让他们去陪吉贝德。吉贝德的父母华赞.赫特夫妇乃是华伦多人的「典型人物」,他们不照教会的原则生活(不守教规)。许多年他们不参与弥撒,也不领圣事。他们把其它的两个孩子送到政府学校。「只是由于吉贝德的健康,」赫特以后说:「他决定送她到专校。这一个孩子没有食欲,我们知道修女们晓得怎样让孩子们吃饭。」吉贝德曾长久的祈祷,使得她的父母回到教会。

赫特在一九三二年终,臻四十一岁,他有中等身材,黑头发,两撇小胡须,两只锐利的黑色眼睛。他是火车站的一位副站长,用剩余的时间给人油漆房屋。他的妻子露易.玛利,三十八岁,皮肤棕色,相当富态。她善交际,待人友善,是一位好管家、好妈妈。她经常在房前华赞家所开的小店,置办了一批糊壁纸、油漆、油毡和类似的货物出售。

一九三二年十一月二十九日晚,华赞家的斐南德和雅博起身去学校,陪姊姊回家。斐南德有十五岁半,看着很年幼。她身材小,有黄眼珠,黑发和橄榄色的皮肤,她笑颜迎人,禀性温柔。雅博则十一岁。按岁数来说身材也不高,有椭圆形的脸,一双大而闪烁的蓝眼睛,他的双唇似乎常准备着微笑。在他们去专校的路上,斐南德与雅博经过得仁博家,他们轻敲厨房的窗户,不几秒钟有得仁博家的两个女孩出来,与他们一齐去。这两人名叫安德和吉贝德(与华赞家女孩同名)。安德十四岁,看着有十六岁,她的皮肤白、胆怯,说话慢条斯理。吉贝德九岁,有金发和天蓝眼睛,她也特别庄重,又愉快高兴。她是忠诚、率直的女孩,她的一位教师说:「吉贝德并不会撒谎。」

这两个得仁博家的女孩同孀居的母亲,杰美纳(Germaine)以及大姊若翰纳在一起生活。得太太有三十五岁,中等身材,黑发和暗褐色的眸子。她看来硬朗,是健壮的农妇。她同丈夫经营田庄,一直到他死。现在得太太同她的三个女儿在宝兰村庄里有一块小农庄。得太太被认为是一位笃行的公教信徒,纵然她不太显露自己的虔诚,由于她自认为充足的理由,也不犹疑地放弃主日弥撒。这乃是五个孩童和他们的父母,两个女孩叫吉贝德,她俩人都在专校读书,不过得家的吉贝德是走读生,午后即回家。虽然她俩年纪不同,两人却是好朋友,人民为分别她俩人,称华赞家的女孩为「大吉贝德」,称得仁博家的女孩为「小吉贝德」。

 

三、地势与圣母显现

雅博是五人中唯一的男孩,虽然他在这伙人中是第二个最小的,可是,「恶作剧」起来,他是领头的。

那一夜,他在去专校的路上捺了五处的门铃,每一次,女孩们都和他一起逃走。

在四个小孩从得仁博家又走又跑了一程短路,他们来到了一座修院,校址也在那里。恰巧顺着修院,有一铁路高架桥横跨在大街上,铁路的场防也由修院和校园后面经过。当孩子们面向堤防时,修院的校园就在大街的右边,有短墙的铁篱笆,将校园与鹅卵石的大街分开,在校园后边,面对大街乃是大型砖瓦的建筑物,该建筑物包括有修女院和专校。

孩童们由中央大门进入校园,转一小弯去朝拜露德圣母山洞,它就在铁路堤防前边,继而他们走上修院前的碎石小径,爬上至前面房门的几级台阶,然后捺门铃。当他们等待看门的修女开门时,雅博转身向着高架桥方面五十码处观看。他叫喊道:「请妳们来看!真福贞母穿著白礼服,在桥上走动。」

女孩们首先想雅博在表演他通常的恶作剧,但是当她们看到他脸上的惊讶表情,于是也转过身去,在露圣母山洞和高架桥上她们也看到一位穿白衣发光的夫人。她在天空中散步。透过夫人的衣褶,她们能看到她行走时的膝部行动,她的脚则被一簇云彩隐藏着。孩童们惊奇地一直在捺门铃和叩门。华肋利修女打开门,不理会孩子们的骚动。她去叫华赞.吉贝德。继而当她等候吉贝德穿自己的外套时,她由半开的门缝里看到孩子们正在骚动。她逐走去看看发生了什么事。

「修女,妳看,圣母在露德山洞上散步。」

但是修女什么也看不到。华赞.吉贝德来到门口,她也看到了圣母。

「噢!圣母」她喊叫说。

受惊的孩子们跑下校园,到大街的路上,继而跑到得仁博的家中。女主人不相信孩子们看到了圣母。华赞家的三个孩子回到家里,他们的父母也不相信。

 

、圣母继续显现

第二天晚上四个孩子又到学校接吉贝德。他们的父母想孩子们虚构了整个的故事,所以也不管这些事。他们确知孩子们不会看到什么,这事必会结束的。吉贝德来到了学校门口,五个孩子沿着中央小路走向大门(孩子们回家路上)。那时忽然他们又看到圣母,她在铁路的高架上像昨天晚间一般地漫步。

孩子们跑到得仁博家叫喊说:「我们看到了她!那是圣母,她是这样美丽,超过她的圣像。」

得仁博太太很生气。她认为有人在对孩子们做恶作剧,于是决定把那个骗子搞出来。她的丈夫留下她守寡一年了,她觉得自己对女孩子们有双倍的责任。次日晚上是十二月一日,她邀一群朋友和邻居在四个孩子们去修院时,跟随着他们。得仁博太太手中拿粗棍子当武器。

孩子们还在大街上时,他们就看到圣母站在校园的中央小路上。她大概立刻不见了。

得太太什么也看不到,于是送孩童们去叫吉贝德。那时她拿起棍子在灌木中各处乱击乱打,找寻那个对孩子们做恶作剧的人。其它的大人也帮忙寻找。忽然间大人们由孩子们听到「噢!噢!」的喊声。华赞.吉贝德刚刚离开那座建筑物,关好门,那时圣母又发显出来。这次她站在会院房门和露德山洞中间的半路上。她的手合并着,她的眼向天上看,她又低下头来,向孩子们微笑,就消失了。

在孩童们经过大门以前,他们那晚第三次又看见了圣母。这次孩子们散布在大人中间,可是大人却看不到什么。圣母似乎是由灌木中出现在大门和山洞间。她飞往天上,就不见了。

 

五、很多人相信了

得家吉贝德乃是五人中最小的,被圣母发显时的美丽所「征服」,竟被别人抬回家里,大吉贝德陪她,那时其它三个孩子前往修会。这时三个父母陪伴着他们。在孩子们进大门前,他们喊叫说:「她在那儿!」于是他们都跪下,好象膝部被打曲一般。

他们大声地祈祷说:「万福玛利亚,妳充满圣宠,上主与妳同在……」。

他们都注视那棵在校园的山楂树,它离铁篱笆约一丈远,就在中央通路的左边。圣母在一个拼形的树枝下发显出来。

圣母看来年轻,约莫十八或二十岁,她的微笑愈使她的容频秀美。她的眼睛亮丽,呈深蓝色,光芒由她的头上射出。她穿著一袭长白深褶的大衣,而未束腰带,儿童们说:「衣服反射着一种蓝光。她在大多数显现中,把手拿并在一起,好象祈祷一般,只是在她离开以前才把双手打开,(就像神父在弥撒中念「天主与你们同在」一样)」。

该次乃是十二月一日的第四次显现,也是孩童们所看到的第六次神视。这第六次乃未来数次的典型。自今以后圣母要常常发显在那棵山楂树的拱形树枝下。孩童们在圣母显现时都要跪下,也要用大声调祈祷,这与他们自然的声音不同。晚上,两个母亲去同本堂神父商议,他不声不响地听故事,劝告他们不要将该事说给任何人。但是他的劝导无法听从,因为几乎村庄中每一人都在谈论显现。

第二天乃是十二月二日,修会的院长决定扑灭「这出闹剧」,她命人在黄昏时把四周的门户锁好,并在园子里放入两只凶犬。这并没有中止圣母发显给孩童们,因为他们跪在园外的鹅卵石上。

 

六、与圣母开始谈话

雅博自荐做群众的代言人,他询问说:

「妳是无玷童贞母吗?」

圣母微笑,点点头。

「妳要做什么?」雅博问。

那时圣母在宝兰说出了第一句话。

「要常善良(做好孩子)」。

她那天已显现了两次。在第三次显现,她问说:

「你们真正地要常常善良吗?」

「是的!我们要常常善良。」安德答应。

那时贞母便不见了。

十二月三号乃是星期六,孩童们为听修会院长的话,站在校园外。他们非常难过,因为那天他们没有看见圣母。黄昏时,院长出来关锁校园大门时,她发显在大街上有一百五十人。

「你们在此地白费时间。」院长说:「在这里没有什么可看的。」在众人中有一人说:「在这位妇女身上,我们看到了怎样的一个社会主义者(无神思想患者),她比我们还不信这一件事。」

 

七、在校园外并作记录

第二天修会院长稍显温和。她说,因为孩童们听了她,他们能再来到校园外的街上。可是她还继续在黄昏锁上校园。圣母显现继续不断,很多民众每晚等待孩童们。群众一直在增加,甚至有些人从远地而来。

自十二月六、七日开始,在每次发显后,人们就把孩童们领到修女院,和其它人分开,盘问他们,在这些询问中要作多方面的笔记,这些记录成了永久不变的文献。有几次,圣母对孩童说,她愿意他们参与她的无染原罪始孕庆节。因为这一天特别被圣母提起了,在十二月八号比通常人数多。许多人希望在那天有一个大奇迹,一件有兴趣的事发生了,但是没有什么奇迹令众人来观看。

 

八、孩子的父母和医生也来了

孩童们在六点十分来到,有父母护送,并有四个医生作陪。及至孩童们在大街上站好了他们习惯站到的位置,他们就看到了神视,圣母比平常日子更美丽。

有一医生名麦司替奥(Dr. Maistriaux)摸了雅博的脉,他便回过头去看医生,继而他转头来看神视。

小吉贝德哭泣起来,医生问她原故。

她则答道:「因为圣母太美好了。」

几分钟过后,医生又问吉贝德同一问题,但是她没有回答,因为那女孩没有听到。继而医生又摸雅博的脉。这孩子那时目不转睛地看神视,他甚至不感觉医生在那儿。

另一医生把点燃的火柴置在大吉贝德的右手下,一直到烧去一半火柴,她都不感觉。其它的医生搯捏、掌击或用针刺五个孩童,并用闪光灯照他们的眼睛,丝毫得不到反应。

当神视结束后,斐南德说:「我什么也看不到,看不到篱笆,看不到树,也看不到人众,只看到圣洁的贞母向我们微笑。」

医生们检查华赞.吉贝德的手,找不到任何烧伤的痕迹。她说:「爸爸,你只想想那个,他们想法使我相信他们曾刺痛我,曾用火烧我。」

第一阶段的显现在十二月八号结束了。一直到这时,圣母忽然发显给儿童们,不须久等。在十二月八号以后,儿童们应该等待她,有几晚她始终没有来。孩子们在等待时念玫瑰经,继而她发显的剎那,他们则用膝跪在地上。

 

九、圣母说话并发显金心

于十二月十七号,圣母要人盖一「小圣堂」。

四天后她说:「她是无玷的贞母。」

十二月二十三日,斐南德问说:「妳为什么到这里。」我们的圣母答道:「好使人民来这里朝圣。」

十二月二十八日她说:「不久,我要在末次显一奇迹。」

十二月二十九日,圣母以普通辞别的方式打开自己的双手。当她打开双手时,斐南德看见在圣母的胸部有一颗金色的心,它的周围有闪烁的光芒。这次,其它的孩童没有看到这样的心。第三天,二个孩童都看到了金色的心。除斐南德外,大吉贝德和安德都看到了这样的心。

在该次,圣母对斐南德说: 「祈祷!多多祈祷!」

在这一年最后的一日,也就是一九三二年十二月三十一日,所有的五个孩童都看到圣母的金色心。这样的心在余后的一切发显中他们都看到了。这颗心在宝兰圣母发显中乃是一种最不同的特色,那自然是圣母无玷的心,它与法蒂玛发显明显地连结,在那儿圣母无玷圣心也是一重要的特色。对于后者,我们还要多谈。

十二月三十日,圣母除显示她的心给三个小孩童之外,又说:「祈祷!多多祈祷。」

于元月一日她对华赞.吉贝德说:「常常祈祷。」

 

十、告诉秘密与末次显现

元月二号,圣母说:「明天我要个别地对你们每一人谈话。」

一九三三年元月三日,许多人来看圣母最末次发显。在念到玫瑰经第二十个珠以后,四个儿童高兴地大声谈话,并用膝跪在地上。斐南德啜泣,因为她看不到圣母。

圣母发显给四个儿童时所发的光比平日更强烈。

她首先对小吉贝德说话。她向前俯身对这女孩说:「这是在你我之间的事,那要求你不要说给任何人。继而她交给吉贝德始终未曾泄露的秘密。」以后她说:「再见。」吉贝德哭了,因为她知道今生总不能再见圣母了。

其次,圣母对大吉贝德说话。圣母对她说出了那被认是宝兰最大的应许:「我要使罪人回头。」

她给雅博一个秘密以后说:「再见。」

对安德圣母则说:「我是天主之母,天朝的皇后,要常常祈祷。」之后,她给大吉贝德一个秘密,又说:「再见!」

她隐避着四个孩童对安德说:「再见。」当她离去时,显示出自己的金色心。

当圣母发显过去,斐南德因为没看到圣母,非常悲伤,在其它小孩到修院接受盘问时,她仍然跪着,忽然间,她听到一个大声音,像雷声贯耳,在山楂榼上有一火球。许多民众也听到这声音,看见了火。

那时斐南德看到了圣母。

因为圣母保留着给斐南德的消息,一直到最后,又因为这消息用惊人的方式提出,那时圣母似乎愿意强调这些话:

「妳爱慕我的儿子吗?」圣母问。

「是的,我爱慕。」

「妳爱我吗?」

「是,我爱慕。」

「那末,妳为我牺牲妳自己吧!」

斐南德想问问题:她应该做什么样的牺牲,她应该进修会吗?但是贞母却没有给她发问的机会。她发光比以前更明亮,展开她的双手,作辞别的姿势。当她做出姿势时,显示出她的金色心,在隐没时又说:「再见。」

斐南德知道这是美丽的圣母末次的显现,于是哭泣着倒在地上,有强力的人手把她拉起来,扶她去修院里。

 

十一、不信与相信

在先前几个阶段的显现里,宝兰的人民以很大的怀疑心态接受了这事实。他们认为似乎不可能真福圣母发显在他们的村庄,发显给五个这样「平凡」的孩童。        有些村民说:「这些孩子诚实,不过受了骗」。其它的人则说:「他们是骗子,他们得到人们的注意就高兴。」父母在开始就不相信这事,他们吃了很多苦头,因为他们成了乡镇中的笑柄。

华赞夫妇是第一批相信圣母发显的人。时光不断地前进,越来越多的村民在圣母发显时看到孩童们,他们的怀疑几乎消失了。显然地,孩童实在看到了圣母发显。得仁博太太在最后的发显时相信了。修女院院长和本堂神父最后都非常坚定地相信了。其至最顽强的社会主义者也相信了其中有些回头皈依教会。

 

十二、轰动与奇迹

发显的事迹在整个欧洲造成了很大的轰动。一九三三年和一九三四年间宝兰的事迹「曝光」成了时髦问题,人们为此目的写出了许多书籍和杂志以及社论。

有些攻击乃是教会的敌人发起的,因为他们不相信任何超性的显现。有些则是天主教诚实的信徒写出的,他们认为这五个孩童受愚弄或是骗子。虽然有这表面的敌对,可是一般比利时的公教教友从开始就相信圣母发显。两百万朝圣者于一九三三年来到山楂树下朝圣,最后被证明看得对的人乃是一般的人民,而不是批评者。慢慢地怀疑和犹豫都消失了。因为故事的事实显明了,效果也被检察出来了。

孩童们在宝兰住了一些时候,在这种情形下尽可能度一种接近正常的生活。他们每天去到山楂树下念玫瑰经。在经济方面他们总未从圣母发显得到任何利益,事实上,家庭倒为此受了经济方面的损失。朝圣的人众和追随好奇的人践踏了得仁博的家的园子,他们被迫关掉华赞家所经营的小店。两家都以惊奇的忍耐承受了这样的考验。从一开始就有在发显地发生惊奇的病愈报导。有些报导不可能遭到否认,它们助人平息了对宝兰的攻击。

王来尔玛利亚(Maria Van Laer of Turnhout)的病情便是一例,她住在比利时北部,是圣家方济会修女所开设的医院中的病人,在她三十六岁中曾有十六年成了无能为力的残障者,她的病情属结核症,她的脊柱变了形,一只腿不健全,她还生着肿瘤,变成崩溃的烂瘫。医生们说,动手术也是凶多吉少,他们对她的痊愈不抱希望。

王来尔小姐于一九三三年六月廿三日被抬到宝兰。我们应予注意,这是在圣母末次发现后不到半年。她的担架被抬到山楂树下,在那里待了一些时候。继而她要求去看五个孩童中的一人,于是被抬到得仁博家,在那里她同得太太与吉贝德谈了话。以后她又回到山楂树下,在她第二次回来,她发觉自己这些年中第一次能转动。在回家的路上,她睡在救护车上。当她回到了家乡,半夜后不多时醒来,发现自己病愈。痛楚消失了,肿瘤和烂瘫也没有了,脊柱的畸形也整治过来。今天,王来尔小姐作了圣家方济会的修女,在会院当传达,并作访问家庭的妇女。一如我们以后要看到,她的痊愈被教会声明为奇迹。

 

十三、罪人回头

圣母说给五个孩童:「她要使罪人回头」她现在实现她的许诺。在早期回头的人有华赞夫妇。当圣母显现正在进行时,夫人就去领圣事,并且在圣母前作了宏伟的许诺。丈夫在一九三三年复活节回到教会,我们可以想到吉贝德看到她的父母参与弥撒、领圣体是如何高兴。她的祈祷被垂允了。

在最出名的回头者中有一个年轻人,他曾放弃了自己的信仰,成了共产党员。他是比利时共产党新闻「红旗」的总编辑。于二次世界大战中在德军占领比利时时,他被德军逮捕,有生命危险。当他在监狱中,忆起了圣母,他许下假如他得到自由,他要皈依天主。他被释放了,但是他没有实践诺言,他再被监禁,再得自由,但是他一直不肯回头重获自己的信仰。

一九四五年九月,这个年轻人一昧想着他应当去宝兰朝圣。他不知道这思想从那里来,他想办法驱逐这种思想。但是这思想没有逐退。虽然他连最微弱信德也没有,但是他似乎相反自己的意愿,来到了宝兰。忽然间他被推倒在地。「我试图立稳以免跌倒,」他说:「我居然倒了下去,手中还抓着椅子的靠背。很久的时间我看不到什么,只看到在山楂树中的圣母像。那时在我内心起了整个的变化。我对于过去的生活痛哭起来。但是我也高兴地哭,知道有什么新的(神恩)进到我的灵魂内。」

第二天,这个以前作共产党编辑的人去办告解并领圣体。他现在每天领圣体,作了圣道明第三会的热心会员,圣母军也借着他的手在比利时建立起来。许多其它的皈依事迹从许多不同的国家,在人民中流传。这些皈依素称为宝兰看不见的伟大宝藏。

 

十四、调查与承认

一九三五年,宝兰所在教区的主教指定了一个委员会,来调查这事。主教死后,调查还仍在他的承继人的权下继续着。一九四三年二月二日主教批准了「宝兰圣母」的公开敬礼。继而在一九四九年七月二日主教发表了两通有关宝兰的文件:一通是主教的公告,公布宝兰圣母所显许多病愈中的两个病例,乃是真正的奇迹。其一、乃是王来尔玛利亚的病愈。另一个乃是阿佳太太(Mrs. Acar),她于一九三三年七月三十日治愈了子宫瘤。另一通一九四九年七月二日的文件是主教寄给全教区神职界的公函。主教说:「我们能够爽朗而明智地肯定:在一九三二至一九三三年之间的冬季,天堂母后发显给宝兰的孩童们,另外是要以她那慈母的心肠显示给我们,她急切的希望我们祈祷,并许给我们她那大能的中保力量赏赐罪人悔改。」

比利时的热心教友高兴起来。他们一直肯定圣母发显给宝兰的五个孩童。现在他们获得了关于该事实的正式认可。

在主教于一九四三年批准敬礼后,朝圣地便开始发展起来。主教于一九四六年八月二十二日圣母无玷圣心庆节,祝圣了宝兰圣母巨大的塑像,该像安放在「圣母显身的山楂树下。」于一九四七年,圣母无玷圣心庆节,圣母所要求的圣堂放上了第一块奠基石(破土典礼),并于一九五四年八月二十一日祝圣了圣堂。该圣堂设备了许多告解亭,给予圣母召唤罪人悔改的机会。山楂树周围做起了铜栏杆,用来当作一个志愿献蜡的巨型架。在以前露德山洞所占的地方,搭起一座露天祭台。昔日的修院和学校都改成患病朝圣者的收容所。

 

十五、圣地扩充与孩童们的结局

有一处老旧封建时代的城堡,以及它周围的土地都被买下来,用作朝圣地的副属建筑物。一旦,昔日的修院不敷众人应用时,礼节则在那里举行。堡垒现正用作退省院,美轮美奂的大教堂建筑在基地上。圣母在宝兰发显的事实很快地传遍整个欧洲,许多人都来这里朝圣,现在每年朝圣者有百万人。慢慢地,发显事迹在其它自由世界变成家喻户晓。第一批正式的朝圣者于一九五三年九月从美国来到宝兰。

*********************************************************

这五个宝兰儿童结果怎样?这五人全都结婚了,现在拥有儿女。

得仁博.安德始终未离开宝兰。她的丈夫是一位苗圃主人,他由于健康不佳,不能全部时间经营他的生意。为能补点家中的收入,安德在房子前开了一所圣物店,她生有三个孩子。她不拘冬夏每晚六点半都在山楂树下领导人念玫瑰经。

华赞.吉贝德的丈夫是政府警察,丈夫于一九五三年一次不幸事件中被杀害身亡,她即回到宝兰,跟前有两个孩子。

得仁博.吉贝德住在布鲁塞尔,生有两个孩子。华赞.斐南德住在那慕尔(Namur),有五个孩子,雅博有三个孩子,他在比属刚果训练当地的教师。

所有的这些人对真福贞母有很大的热忱。他们也教导子女们对圣母要热心。他们五人都躲避人们的注目,他们说自己不重要,而纯粹是圣母借用的工具,来传报消息于世界,在宝兰真福贞母才是最重要的。

 

十六、答复问题

有的人表示惊讶这些孩童们都结了婚,而没有进修会,不过,孩童们完全追随他们所信的天主送来的圣召。有一位教会的首长说:「按着我们看圣德的方式,这些孩子应当在很小的年龄入会,在二十二岁上患病早死。大概真福贞母有一个不同看事的方式。」本笃会士德老聂.胡智神父(Dom. Hughes Delogne O. S. B.)也说道:「实际,真福贞母也是结婚的,她在婚宴中求得自己的儿子显了第一个奇迹,她也为结婚的人得到了奇迹。基督自己把婚姻提升到圣事的高位。可能是天主之母认为在我们的时代,最重要的乃是要人立一个真正基督家庭的榜样。」

有些人抱怨,真福贞母在宝兰发显三十三次,却说话很少。现在,她所的话是最重要的,她的消息由那超过言语的东西所构成。例如,她没有谈起她的无玷圣心,但是她把那金色的圣心显示出来,这种行动比言语更有说服力,有关宝兰消息最显明的注释乃是它重复并强调法蒂玛之消息。我们来研讨它的第一特征,继而我们要调查那令宝兰的消息各别的特征。

假如我们把圣母在法蒂玛发显作简要,那么我们就发觉她有三项主要的要求。(一)祈祷:另外念玫瑰经。(二)作牺牲。(三)对圣母无玷圣心的敬礼。  

所有的这些消息都包括在宝兰的信息中:「祈祷,多多祈祷!」「常常祈祷。」玫瑰经在宝兰没有像在法蒂玛特别报告得多。在圣母末次显现时,她在脖中挂着玫瑰念珠,在孩童念玫瑰经时,她发显了。她要求人作牺牲:「妳为我牺牲自己吧!」她特别报导自己的圣心,以至于此,宝兰的圣母屡次被称为「金色圣心」的贞母。八月二十二日的玛利亚无玷之心庆节的正式庆节。在所有的这些事上,宝兰圣母似乎在说:「我在法蒂玛给了你们一个非常重要的消息,现在我再重复那消息,请你们照消息而行。」

 

十七、强调名称与特恩

但是宝兰的圣母决不停留在这里,她还向前强调她几样最重要的名称与特恩……

她在宝兰说:「我是无玷的贞女。」在露德她曾说:「我乃始孕无玷者」这意思是说:她始孕母胎未染原罪。在宝兰的话甚至范围更大,使得我们忆起她那无罪的生命以及她从未犯一小罪的事实。这种言论也提醒我们她那奉献给天主的童贞。

「我乃天主之母。」在这里玛利亚用那最重要的名衔称呼自己。凡是她的其它名衔,一切特恩,都完全由于「她是天主之母」而来。

「我是……天国之后」她那皇后地位在宝兰发显中,为她头上发出的光芒所强调。在这里,玛利亚使我们想起她所有的大能,她同儿子作王于天上,而这位圣子乃是万王之王。在现代、玛利亚母后的道理受到最大的注意。一九四九年教宗碧岳第十二说:「耶稣因着自己的天性与胜利(征服)作了永世的君王。玛利亚也借着祂、会同祂、在祂的领导下作了圣宠的皇后,作了天人合一,得胜和特选的皇后。她的王国同她儿子兼天主的王国一样大,因为没有一事件能说出她的管辖的。」于一九五四年,教宗碧岳第十二制定了一个普世教会的新庆节,那即是玛利亚母后庆节。该庆节在每年的五月三十一日举行。

「我要归化罪人」这是宝兰最大的应许,大概也是最大的特色。玛利亚几乎在她过去一百五十年所有的显现中都提到罪恶。她曾为世人的罪而哭泣(像在莎来德),他曾以惩罚罪恶吓阻了世界(像在法蒂玛)。在宝兰她没有哭泣,更没有吓唬。她作了最纯诚的,使人兴奋的许诺:「我要归化罪人。」

在这里没设任何条件,当然,我们知道,如果她有我们的祈祷和牺牲,她能够归化更多的罪人。

玛利亚乃是一个受造物,她怎能说:「我要归化罪人呢?」她不应该说:「我要求得罪人的归化」吗?那唯一的答复似乎是:天主把了不起的大能赐给了圣母,祂不拒绝圣母任何祈求。她乃是「十足意义」的诸惠恩保。我们的一切祈祷和恳求透过玛利亚而天主台前,她分施由天主来的一切恩惠。玛利亚的普济恩保现在还不是教会的信端,但是大部份神学家接受这一观念。最有趣的是我们应知道比利时乃是世界上第一个国家被恩准举行特别敬礼,以光荣玛利亚的中保地位。

「你爱我的儿子吗?你爱我吗?那末你为我牺牲你自己吧!」这些话都在强调耶稣和玛利亚的契合。你爱这一人就是爱那一人,爱慕玛利亚必然要爱耶稣。圣母在结束宝兰的信息时所讲的最后一句话指示给我们悔过与补过的重要。此二者都包括在牺牲的观念内。在宝兰我们看玛秉亚是无玷的贞母,天主之母、天朝的母后、归化罪人的中保。本笃会朗宝.启禄神父(Dom. Cyrill Lanbot O. S. B)说:「在宝兰这些特恩与特权都在它们光荣的情势下发显出来,特是在受光荣的圣母显示她那发光的『黄金色的圣心』的时候。她在攻打撒旦和罪恶的战争中乃是凯旋的贞母。」整个的信息为我们每一人来说,乃是最有安慰的消息。我们在天堂上有一位大能的朋友,那就是母后自己。她以无玷之心爱我们,该心之形成,乃是为把母爱给予天主而人的耶稣,天主不会拒绝圣母所求。几时我们站在她身边,我们没有可怕的。

相关热词搜索:法蒂玛 葡萄牙 圣母

上一篇:1968年圣母在埃及的Zeitun显现
下一篇:1970年圣母显现与乌克兰

分享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