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约中的圣母》第三部份,若望著作
2017-12-10 11:27:08   来源:网络   评论:0 点击:

第三部份,若望著作若望著作包含默示录一书,成书时间较路稍晚。在此只介绍若望著作中的玛利亚,不涉及作者的问题。壹,若望福音虽然假设第四福音有其别于对观福音的传统,且其编辑过程是独立的;但我们不停留在此过程...

第三部份,若望著作

若望著作包含默示录一书,成书时间较路稍晚。在此只介绍若望著作中的玛利亚,不涉及作者的问题。

壹,若望福音

虽然假设第四福音有其别于对观福音的传统,且其编辑过程是独立的;但我们不停留在此过程上,而直接进入有关耶稣母亲的章节。福音中有两幕提及耶稣的母亲,但不提她的名字;以及一些相关的句子,都是我们研讨的对象。

一,可能与童贞怀孕相关的题目

「他们(他)不是由血气,也不是由肉欲,也不是由男欲,而是由天主生的」(若一13)。

虽然希腊手抄本用的是复数,指基督徒;但仍有人试图根据古老的拉丁译文及某些教父的引用语,以单数动词来指童贞怀孕之意。单数动词影射耶稣的成胎,这种说法较难成立;因为按现有的经文是指天主赋予相信耶稣者的生命,其上下文的内含亦是偏向复数——不信者与信者的对比。而且若中没有一处是提及童贞怀孕的思想,卽使要将由肉生与由神生的相对比,无需表示就可连想到由男欲所生(参阅三1~5)。最后我们可以较肯定的说若一13指的是基督徒的信仰状况,而非影射童贞受孕。

另一个可能与童贞怀孕有关的句子是:「这人不是若瑟的儿子吗 」(若六42)。这句话是增饼奇迹之后,耶稣在葛法翁会堂的生命之粮的定论。按若望惯有的「误会」写作技巧以及这句话的上下文看来,「若瑟的儿子」这句话并不是在肯定若瑟的父性,而是对耶稣的来历持异议,论耶稣是出于人或生于神。至于后面所加上的:「他的父亲和母亲,我们都认识」,这话并不是指他们还活着,而是为加强前面的那句话。

关于「耶稣的弟兄们不相信他」(若七1~10)这句话,重点在于不信——在加纳婚宴之后,「耶稣和他的母亲,弟兄及门徒下到葛法翁」(二12),他们就不再出现于福音中,藉以表示他们的不信;相反,在十字下玛利亚重新出现,与耶稣至爱的门徒站在一起,是信德的表达。如果若七1~10这段含有若望对玛利亚的看法,则是强调玛利亚不与不信耶稣者同在。

二,玛利亚在加纳(若二1~11)

玛利亚在加纳的婚宴事件,是最常用来解释玛利亚的,但也是最被滥用的。因此需要好好的解释以掌握原有的意义。

由于第一节玛利亚便已登场,而且她的对话促使了奇迹的实现,所以玛利亚在加纳婚宴里占有重要的角色。但事实上主角是耶稣,属于耶稣的「时刻」的一部份,是他第一次自我显示,是他的标记的开始;显示他的光荣,门徒们因而相信他。一51中门徒们已开始看到这较大的事。

1、「他们没有酒了」

如果这句话是一种请求,那么就是指耶稣的母亲对他有一种信仰(至少是初步的信仰),相信耶稣能行奇迹。而耶稣的答话也肯定了他与没有酒这件事有关系。由于是玛利亚将耶稣与没有酒的事相连,所以耶稣的答复能有两个方向:一是面对事答复玛利亚的请求;另一个是面对讲话的人,回答:你是谁 为何向我提出此问题。

但另一个问题是:在若中是否有任何迹象显示何以耶稣的母亲向他说出这句话!似乎没有任何迹象可寻,就像我们不知道若翰为何说耶稣是天主子的羔羊,纳塔乃耳为何说耶稣是天主子一般!也许是因为在若中耶稣有股神秘的气氛,所以人们会对耶稣有某种反应;尽管有时候是不完全或不清楚的。

2、「女人」

耶稣两次称她的母亲为「女人」,这不是无礼而是福音中对妇女惯有的称呼。这一点我们可以理会是耶稣不愿意强调生理上的母亲。当然,在十字架上以「女人」来称呼自己的母亲,这并不是缺乏爱情的说法;因为在福音中耶稣亦用「女人」来称呼撒玛黎雅妇人及玛达肋纳。

另有一种象征的说法:女人——厄娃。将创世纪的用法与玛利亚在十字架下的一幕相连,而找到连带的关系:厄娃煽动亚当违反天主的命令,母亲煽动耶稣滥用他的奇能异术,但是后来厄娃并没有因此失去得救恩的希望,玛利亚也再度出现在耶稣的死亡上,被接到十二门徒的团体中。教父们曾经一度采用此象征说法,发现若多处影射创。但无论如何笔者认为此种说法较为牵强,且看不出能帮助解释加纳婚宴的这一幕。

3、「我和你有什么关系」

在圣经的闪族格式里经常出现这种在两个对话者之间产生分离作用,甚至相互敌视的效果。但在这一场景中可以被了解成:耶稣企图与玛利亚保持距离。旣然作者强调是耶稣的母亲和他说话,所以保持距离也是适合的。这样的解释与「女人」的称呼相合,而且也与玛利亚的介入没有什么不一致的。

4、 「我的时刻尚未到」

「时刻」一词有不同的解释。若视之为问句,则「时刻」可懂成公开生活;所以可以了解耶稣为何要与玛利亚保持距离(暂停与家庭的关系,父的召叫成为优先)。若视之为肯定句,「时刻」一词则可以被懂成是耶稣苦难后受享光荣的时刻;但一般更是指向耶稣的苦难时刻,在此情形下,则内含玛利亚在苦难的时刻占有一角色。这正是为十字架上耶稣将说的话作准备:「女人,这是你的儿子」。无论如何,耶稣与他的母亲保持距离,是与天父的计划有关。整个句子的意思就好像是路中耶稣十二龄讲道时的问话的回响。

5、「他的母亲给仆役说:『他无论吩咐你们什么,你们就作什么』」

乍看之下这句话似乎与前面一句耶稣所说的——「我和你有什么关系」是相冲突的;但事实上耶稣的话并不是要排除玛利亚对此事的干预,而是愿意在关系上保持距离。从文学立场看,玛利亚的这席话是一连系词,它越过耶稣的话不顾,将没有酒的事件串连起来。玛利亚的这句话也含有附带条件的意味。耶稣面对酒的主题并没有作什么表示,旣没有接受也没有拒绝。所以玛利亚的这句话自然关连着,并非无中生有。因此,不能将这句话解释为免强耶稣作一些本来他所不想作的事(这句话并没有指玛利亚是全能的请求者的观念)。基于同一理由,也不能因此说,因为玛利亚坚持她的要求,所以就表示她不相信。(其实对观福音反而更是赞美恒心的要求者,如:客纳罕妇人的信德,加纳第二奇迹也包含着同样的坚持)。

有些人愿意在这一段中以若中神迹的模棱两可性来看玛利亚在干预上有「误解」。如果真是如此,则我们可以说:玛利亚也属于那一群以纯真的相信,但缺乏深入了解要求神迹的人中之一;但后来得到了坚固的信德。神迹之后,玛利亚尚与耶稣在一起,尤其是她在十字架旁的临在便已证明她已超越要求神迹的限度,进入到坚固的信德中。

6、「下到葛法翁」

加纳婚宴之后,耶稣和他的母亲,兄弟及门徒下到葛法翁。在这一幕里,若瑟已不在(加强他已死的观点)但却出现了前一幕所没有的耶稣的兄弟——母亲与兄弟及门徒分成两组。若我们把若与谷对照将发现,玛利亚只有一次出现在耶稣公开生活中(而且是在葛法翁,公开生活之初)。我们可以假定原有一个传统说:耶稣在公开生活之初移居葛法翁,他的家人来此地找他,发现有一群门徒环绕着他;且耶稣较看重门徒们反而不理会家人,所以他们便回到纳匝肋,耶稣却留在加里肋亚巡回奔波……。

三,玛利亚站在十字架下,若十九25~27

在福音的第二部份耶稣对门徒们的教导及照顾中,安排了玛利亚的出现,强调玛利亚是门徒之一。特别是玛利亚的出现正居十字架事件的中心位置,介于瓜分耶稣的衣服及「我渴」之间。

玛利亚站在十字架下的事件,我们无法找到福音前的先存史料。对观福音记载妇女们只是远远的观看耶稣被钉十字架,不提耶稣的母亲,而且我们也不容易找到史料证明玛利亚与耶稣的爱徒在一起。但若就神学的观点上来看,玛利亚出现在十字架下的这一幕能是出自第四福音作者的神学创作,以强调若望团体中耶稣的母亲占有极重要的角色。以下我们来试看其重要性:

在十字架下这一幕,若望间接的提及两个角色——他所爱的门徒及耶稣的母亲。所爱的门徒,卽指团体的英雄,门徒的模范和稳固团体信仰的见证人。若望不提爱徒的名字,因为重心在于强调这个角色,而非个人。但论及玛利亚时,她的母性角色并不是针对耶稣,因为其母子关系在加纳时已停止。虽然在玛利亚身上用「女人」及「母亲」二词;但母亲不再是耶稣的母亲,而是针对爱徒,为爱徒的母亲。另一方面,玛利亚在十字架下的这一幕是发生在耶稣的「时刻」上,已不再属于公开生活,而是基督受光荣后(若望提前视十字架上的时刻为受光荣)的基督团体时代。如此,在若中耶稣不单是死了,而且在死亡中一起与团体萌芽。这团体在对观福音中是在复活后或圣神降临后(宗)产生的。所以在若中这一幕后,耶稣能说这一切都「完成」了。

在十字架下的这一幕可以看出是由自然的血亲家庭走向末世家庭。在加纳婚宴中否定了人性的家庭:对观福音中以谷讲得最清楚;路则改变了立场,把自然的家庭(特别是指母亲)导向末世家庭。若则融会二者,把时刻与人物都改变了。公开生活之初,是家庭生活的结束;公开生活的结束,建立了新的,门徒的末世家庭。人物的变化,也影响了解释。路顺理成章的把耶稣的亲属(母亲和兄弟)带入末世家庭中,并成为末世家庭的核心与标记。但若只把母亲带入末世家庭,兄弟的地位则由爱徒取代;并由他们与圣母建立了前所未有的母子关系。「母亲」,「儿子」带来了关系上的新因素,超越了对观福音对玛利亚是理想门徒的看法。

以天主教的立场解释:玛利亚是基督徒灵性上的母亲,玛利亚在基督徒身上继续其为爱徒母亲的角色。虽然有些人反对此种解释,认为玛利亚是一个真实的人,而爱徒只是一象征;二者在不同的层面,不能做同一的解释。但笔者认为玛利亚与爱徒在层面上的不同,是基于作用上的不同。母亲的作用因其本质是唯一无二的,因此不能重复;但门徒的作用却是可以增加的。虽然母亲不能成为其他母亲的标记和象征,但门徒却能成为其他门徒的标记和象征;所以在这种情况下,母亲也可以成为其他门徒的母亲。同时要说明的是,爱徒的形象并非纯粹是象征,他也是一个真实的人,卽「爱徒」涵盖其个人忠实地跟随耶稣之意思。也因此,爱徒成为后来跟随者的象征与标记。另有人反驳说:是门徒接纳母亲,而非母亲接纳门徒。这事我们应在实景中来看:一个已成年的儿子,接纳母亲是理所当然的;而非母亲来「照顾」儿子。无论如何,这都不能改变母子之间的关系。唯一能完全否定这解释的可能是将此幕完全看成耶稣垂死前,替他无依无靠的母亲找一个安身之处。难道这样的说法能解释这一幕介于瓜分衣服和「我渴」的事情吗 很难令人置信!

另有一些象征的解释,过分的把象征和所象征的分开,卽把耶稣的母亲玛利亚和她所能有的象征意义分开。例如,把母亲解释为犹太团体的代表,爱徒为基督徒团体的代表;或把母亲解释为犹太基督徒的代表,爱徒为希腊(外邦)基督徒的代表等。甚至于还有人认为若望没有兴趣介绍玛利亚为生默西亚的以色列象征;因为对若而言,所看重的是耶稣是天主子;但另一方面,若望有兴趣表达以色列借着接受信仰和作门徒诞生新的团体——犹太基督徒团体,然后以色列以玛利亚为代表,在这样的犹太基督徒团体中找到了自己的家。以上所提的解释都过分趋向象征性的层面,而忽略了作者所言:「耶稣的母亲」是指一个具体的人,而非象征。这种强调象征的解释;也许是为避免给予一个肯定,但往往却反而给予更强的肯定;卽我们所解释的,耶稣的母亲与爱徒有母子关系,但母亲不生门徒,也不生爱徒;反而在这些象征的解释中却有玛利亚生门徒之意。

 

 

相关热词搜索:

上一篇:《新约中的圣母》第二部份,玛窦,路加著作
下一篇:最后一页

分享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