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约中的圣母》第二部份,玛窦,路加著作
2017-12-06 11:10:55   来源:网络   评论:0 点击:

第二部份,玛窦,路加著作玛与路福音本身比谷长,这也许是因为玛与路对耶稣本人的言,行较有兴趣;因此不仅增加了有关耶稣的材料,而且对这些材料也有不一样的安排。同时对玛利亚的记载也较为丰富,处理的态度也较为积极...

第二部份,玛窦,路加著作

玛与路福音本身比谷长,这也许是因为玛与路对耶稣本人的言,行较有兴趣;因此不仅增加了有关耶稣的材料,而且对这些材料也有不一样的安排。同时对玛利亚的记载也较为丰富,处理的态度也较为积极。

壹,玛窦福音

玛的材料有两种类型:一者是一,二章的童年福音;另一是与谷的平行记载。本文先由童年福音的材料着手研究,以便能掌握那些共有材料的修改原因。

一,族谱中的玛利亚,玛一1~17

在第一世纪的犹太宗教中并没有把女人列于族谱中的习惯,而玛不但在族谱中提到了玛利亚,而且还打破了这世代家系记载的格式:「雅各布伯生若瑟,玛利亚的丈夫,玛利亚生耶稣,他称为基督」(玛一16)。事实上,在族谱中除玛利亚外,尚有四位妇女出现;现在我们来看看这些妇女的共同点是什么 她们如何能准备耶稣的诞生 以及第五位玛利亚的出现。

对于这些妇女的出现,有各种不同的解释。有人认为在玛利亚之前的四位妇女都是选自外邦人,藉此显示天主救恩的普世性(但巴特舍巴令人怀疑)。尽管如此,这一点外邦人的特性却是玛利亚所没有的,所以这种解释并不足以说明什么。另一解释认为这四名妇女都是罪人,藉此显示耶稣诞生的救恩特性——他与有罪的人同在。但这种说法仍无法令人满意,因为在此四妇女中,只有巴特舍巴的事件是很明显的罪,而辣哈布只是曾经是罪人;至于塔玛尔,特别是卢德,圣经及第一世纪的犹太宗教对他们也都没有非议之处,甚至于还给予他们公道;连巴特舍巴也给予了公道,因为她生了撒罗满。

另有主张认为:这四位妇女都有一段不寻常的婚姻,他们的婚姻本身不是罪恶,但因不寻常的结合却会引起人的非议——塔玛尔和犹大,卢德和波阿次(自然包含着巴特舍巴和达味);至于对辣哈布和撒耳孟的婚姻我们则不知情,但是娶一个妓女为妻,也是件不寻常的事。在这些情况中,犹太人认为女人是英雄;无论如何,天主藉此实行其救恩计划:有塔玛尔,犹太人才得以繁殖默西亚的后代;有辣哈布,以民方得以进入福地;有卢德,波哈次方能成为达味的祖父;有巴特舍巴,才生下了撒罗满并继承为王。这个解释使我们了解为何玛用了这四个女人,而没有用本来较有名的圣祖之妻:撒拉,黎贝加,辣黑耳。这个解释的另一个好处是不包含任何圣经以外(犹太传统以外)的材料,反而比较清楚表现出重要的讯息,卽天主的选择。(在玛的族谱中每一次改变格式时,都是强调天主的选择,阅一3,5,6,11)。

如此,对母性的肯定以及天主拣选的幅度,使前面所说的概念更加的丰富。

二,玛利亚怀孕耶稣,玛一18~25

玛强调童贞怀孕,所以族谱的记载到了若瑟便改变了格式,是「玛利亚生耶稣」而非若瑟生耶稣。玛利亚进入若瑟家以前已经怀孕了,这因素使他们的婚姻较为特别。若瑟对这件事情有他的反应。因此,玛利亚与前面四位妇女相连,并与她们一样成为天主救恩的工具。但是不提到玛利亚自己的态度,因为在玛的记载中若瑟是主角——是他照顾母亲及婴孩。

叙述的重点在强调玛利亚一直到生产时都是童贞,旧约依撒意亚先知的预示,在此处达于高峰。福音所载:直到玛利亚生耶稣,若瑟都没有认识她,这不应该被懂成生耶稣以后,若瑟也没有认识玛利亚;只提到生产前没有认识玛利亚,至于生产后的情况则不应做任何推论。至于有人会推想到生产后玛利亚是否童贞的问题,乃是因为谷中以及其平行处提到了耶稣的兄弟姊妹。但这问题不属于我们的章节范围中,置后讨论。

三,耶稣公开生活中的玛利亚

谷对玛利亚的立场较为中立,所以没有多说什么;而玛则是在与谷共有的材料中表达了新的看法。所以对玛利亚的叙述较为积极。
亲属寻找耶稣的一幕,在玛与谷中很相似,但有不同的氛围。玛不强调生理上的家人与末世家人的对立,反而是藉生理上的家人来介绍末世的家人。最重要的是玛不提耶稣的家人认为他发疯了,所以出来要抓他。在玛的童年史中,玛利亚亲临童贞怀孕的奥迹,并看到孩子出生几年后的情况。当然,玛不会提到玛利亚参加家人反对耶稣的事;所以也就很自然的根本不提到这一段。

耶稣在家乡受排斥的事件中,耶稣所说的那句话则没有像谷般的发挥。只提到:「先知除了在本乡本家外,没有不受尊敬的」,省略「本族」,显示耶稣的家人并没有不接受他。另一改变是玛直接称耶稣为木匠的儿子,而不是如谷般称耶稣为「木匠,玛利亚的儿子」,在这一幕里强化了耶稣童年的叙述,耶稣是若瑟的养子,透过若瑟成为达味的后裔。而且在该叙述中玛利亚的角色相当清晰,无须多加赘言。

玛在第一,二章所描述的图像中已着上了积极的色彩,这积极的色彩也光照了以后将出现的几幕。

贰,路加著作

路加作品拥有全部新约中最丰富的玛利亚的资料;特别是童年叙述更是路加所独有的,在公开生中也影射到耶稣的母亲,部份资料是与玛,谷所共有的,部份资料则是路专有的。在此我们按福音的次序先由童年叙述出发,依序来看路中的玛利亚。我们如此研究,并不假定童年史是先写成的;而是因为现在的福音是如此的次序,且读者也受到这次序的影响。所以我们按这次序来研究路对玛利亚的描述。

一,童年福音

此处暂不讨论路一,二的结构,因为这两章耶稣与若翰的平行,笔者认为不是最重要的;倒是没有平行的另外三幕:往见表姊,献耶稣于圣殿,找到孩子是极为重要的圣母论。曾经有人推论玛利亚是路独有史料的来源之一;她能是序言中所说的目击证人之一,也是唯一能在人的层面上得知领报时所发生的事。但事实上,在路一,二章的叙述中有些不符事实,所以有困难说是出于玛利亚。而且严格说来,作者提到关于在我们中间所完成的事迹之证人,更好是指公开生活阶段时的证人(「自始」路一2 11「由若翰施洗起」宗一22)。关于对玛利亚是目击证人的说法,我们缺乏事实的证明。如果我们不假定记载的每一个字都有历史性,那也就不需要有目击证人了。

1、 玛利亚领报,路一26~38
路中玛利亚领报的记载与圣经中其他人领报的记载很相似,有一个相当明确的文学类型。将圣母领报与匝加利亚的领报相比较,将更深的肯定童贞受孕是圣母领报的原始要素,而不是以后加上的材料。因为耶稣的超凡身份要求他在成胎上克服一个比洗者若翰更大的障碍,卽比匝加利亚晚年得子更大的困难。在玛利亚领报,描写耶稣的话,就是教会在耶稣复活后所用的格式。在别的福音里,谷把这一段话用在耶稣受洗时;玛及路则提早置于耶稣降孕时。当然,这并不是说玛与路假定或否定基督的先存。

路一34:「这事怎能成就 因为我不认识男人」。这是领报类型的反问格式,藉此反问可使领报者有一更清楚的解释,也常由其中得到一个记号。所以不应在这反问句里对玛利亚的心理或灵修有过分的解说。另一方面,路也可能藉此反问来肯定童贞;我们能肯定这是出自福音的传统,而不是对依七14反省后的效果。批判者不能超过这一点来肯定这事件的历史性;同样的也不能否定它。因此,我们应说这不是一个能证明的事实;但如此的解释却最能解释新约中的一切材料。

最能表达路对玛利亚的观点应是:「看!上主的婢女,愿照你的话成就于我罢!」(一38)。因为在32,33,35节这几句话都是复活对基督信仰的肯定,而玛利亚的答复则显示了她是第一位福音的听者,卽理想的宗徒应是倾听天主的话并加以实行的人。天使给玛利亚一个记号:「且看你的亲戚依撒伯尔,她虽在老年却怀了男胎……」;玛利亚在还没有印证这记号以前,已经宣报了她对天主的话的服从与信德。

开端辞中天使的致意极为重要,特别是「充满恩宠者」一语,按福音的说法包括恩宠的圆满意义,此恩惠就是玛利亚怀孕天主子之事。「充满恩宠者」原文为一动词,应译为「特别,被接纳,被看重,或受欢迎」之意。但在译成拉丁文时却变成一个动词和一个对象,因此「恩宠」成为对象能被绝对化,客体化;也因此「恩宠」也就引起了许多的解释。所以「万福」应与「充满恩宠者」连接,否则「恩宠」则可能脱离其上下文,有一超越经文的独立诠释。

2、 玛利亚往见依撒伯尔,路一39~56

访亲事件是急速成行的,按路的结构这也是玛利亚实行她自己的话的第一个例子,也是一个启示与诗歌赞扬的机会。依撒伯尔对玛利亚的赞美祝语,曾应用于其他被天主作为拯救其子民的妇女身上;所以在此特别肯定玛利亚是天主计划的一部份。另一方面,就是因为曾经用在别人身上,所以失去了其独特性;依撒伯尔的祝福不只是因为玛利亚是耶稣的母亲,也是因为她相信了。因为玛利亚相信了,所以她是第一个真福者,第一个门徒;如此的祝福完全符合福音中发生的,正如耶稣对那妇女的祝语的答话:「那听了天主的话而遵行的人,更是有福的」(路十一28)。

谢主曲虽是由玛利亚的口中道出,但不容易想象是出自玛利亚本人所作;也更不可能想象是玛利亚临时灵感的效果;也很可能作者不是路加。因为有些事情与玛利亚当时的历史不符,如当时并没有有权势者从高座上被推下。谢主曲应该是由当时基督徒诗歌所改编而成的,路加藉此来传达他对玛利亚的看法:玛利亚不但是第一个接受福音的门徒,也是第一个福音传播者并预报推翻权势的事实。在谢主曲中所看到的是福音所描写的情况被推翻,在路中此权势的改变是特别的尖锐。例:富翁纳匝肋的比喻,糊涂的富人的比喻(十二16,20),以及真福的格式(六20)……这些就是谢主曲中所说的。玛利亚已经被称为有福的,且后代也要如此称呼她。现在她已成为这革新的发言人。同时这首诗歌延续了「雅威的贫穷者」(Anawim)卽那些只寄望于天主的人(圣咏的传统精神)。自童年叙述中的人物:匝加利亚,依撒伯尔,牧童,西默盎,亚纳等,直到耶路撒冷的第一个基督徒团体都有这种依靠天主的态度。玛利亚上承这种犹太式的虔诚,使之延及初期的基督徒,卽圣神降临后宗所描述的团体。在路的救恩史上自以色列经耶稣基督至教会时代,玛利亚在救恩史中占有一划时代的角色:自童年叙述贯通耶稣的公开生活到初期教会。

3、 玛利亚和耶稣诞生,路二1~20

在耶稣的诞生,受割损及牧童的朝拜事件上,对于玛利亚并不多加什么。福音有关耶稣诞生的材料是相当轻描淡写的,这是为剔除太多有关圣诞的传说,藉此也帮助我们不要对玛利亚有太浪漫的图像。

当牧人传扬天使报告给他们的事时(路二18),以及耶稣在圣殿被找到时(路二49,51),应注意作者重复这两句话,以示其重要。常引人推想玛利亚的行动能带领出一些玛利亚的回忆录,且这些回忆录能作为福音的材料。但是路加上这句话的目的,好似不是提出此材料的来原(如果是为此目的,更好是置于玛利亚领报后)。应注意这句话都是在关于孩子的启示后出现的:牧童描写天使论这个孩子所说的话,或是耶稣自己提出「我应在我父那里」。玛利亚所存留的就是这件事及这些话。「反复思想」这句话只是在第一次(二19)有记录;这词的原文意义以及在旧约中的用法使我们想:玛利亚试图了解此事,并努力抓住其中的意义;虽然玛利亚没有完全了解所发生的事,但是让这件事深深的进入记忆中,以设法了解之。玛利亚的努力,是人面对天主启示反应的高峰:牧童讲有关此孩童的事,并光荣着天主回去;听牧童的人感到惊讶;最后玛利亚存留此事并设法了解之。在这段记忆中玛利亚的「反复默思」正如撒种比喻所说的「那些以善良和诚实的心倾听的人,他们把这话保存起来,以坚忍结出果实」(八15。注意八12:「那些听了天主的话而实行的,是我的母亲和弟兄」)。另一方面玛利亚的反复默思正表达她在信仰上有一成长的过程。

路中若瑟与童年叙述中其他突出的人物一样,到了耶稣公开生活时就消失了,所以若瑟没有承担玛利亚在此的角色。在童年叙述里,玛利亚谦和,接受及服从的态度(一33,38,45;二19,51),而在下一段玛利亚所碰到的困难,也是每一位门徒所应面对的。

4、玛利亚和献耶稣于圣殿,路二21~40

这一段叙述的焦点在于西默盎对玛利亚所说的一席话,特别是:「要有一把利剑刺透你的心灵」。这句话常被懂成玛利亚在十字架旁受苦的预报,但是这一景不属于路,因此我们应设法在路中找到这句话的解释(路加不应假定读者会念若来了解自己所写的)。最好的解释应是:玛利亚旣然是以色列的一份子,她也必须面对这孩子做一抉择;这婴孩使以色列中许多人跌倒和复起,玛利亚将因此受判断。正如耶稣所发出的断语:「听了天主的话而实行的,才是我的母亲和兄弟」,玛利亚听了并实行了天主的话,进入了天主的末世家庭中;而「利剑刺透玛利亚的心灵」这图像,很可能路加影射奉行天主旨意者的困难。由以上的叙述中我们不但看到玛利亚通过了服从的考验,而且也经过了困难与痛苦的信仰成长阶段。

5、玛利亚和在圣殿中找到孩子,路二41~52

这一幕开始应验了西默盎的预告。玛利亚痛苦的焦点并不在于失去了孩子;而是在找到孩子时,耶稣所给予的回答——「你们为什么找我:你们不知道我必须在我父那里吗 」(二49),这句话使玛利亚明白了耶稣与天父的关系超越了与家庭的关系。48节的惊讶:「孩子,你为什么这样对待我们 看,你的父亲和我,一直痛苦的找你」,准备了第50节的不明白。玛利亚把这一切默存于心,因为这一切除非是经过耶稣死亡与复活的奥迹,是不可理解的。

童年叙述结束后,亲属的态度和耶稣三次预言苦难后的态度很相似:「这些话他们一点也不懂,这话为他们是隐秘的」(十八34)。但是路加却不让玛利亚停留在这不理解的昏暗中;玛利亚默存所不懂的,并试图给予意义,如此准备了耶稣的公开生活。

二,耶稣公开生活中的玛利亚

耶稣公开生活时,玛利亚反而较少出现。这样的沉默令人纳闷,因为在童年史中路对玛利亚特别感兴趣;而在公开生活中对玛利亚较沉默。其理由路视玛利亚为门徒的典范;故当耶稣孩提时,只有母亲一人在实行门徒的形像,所以出现频繁。但到了公开生活时,已有许多人(门徒)跟随耶稣,所以只有两次提到玛利亚,以突显她继续做门徒的态度。路如此巧妙的经营玛利亚的出现,自然要比谷与玛来得吸引人。

1、 路加的族谱

路的族谱并没有提供些什么,只是对:「人都以他为若瑟的儿子」(三23)这句话,不知应做怎样的解释才合宜!也许是路加将原文修改以配合他前面所讲的童贞怀孕;或者这原来就是原文。而以一26~38来阐明这句话的含意。

2、 纳匝肋的排斥,路四16~30

路在纳匝肋的排斥这一幕,不但除去了本族,而且还除去了本家的因素。这并不表示作者对耶稣的家人有好感,而是如前面所说的:路加不可能将玛利亚与不信者相提并论。虽然在这传统的格式里,玛利亚的名字消失了,连兄弟们也不提;但是这一景并不降低路对玛利亚本来的描写。

3、 耶稣的母亲,兄弟和家人,路八19~21

这一幕在路中较谷来得积极,不但没有里,外家人的对立;甚至超越玛,以血亲家庭之例来说明作门徒的条件:凡听了天主的话而实行的人,才是我的母亲,兄弟。路加并将动词写成现在分词,提示要成为门徒乃是日复一日继续不断的行为。
把路与谷相比,发现其上下文戏剧性的改变;路不但不提任何人以为耶稣发疯了而出来寻找他,而且还把控诉他与具耳则步同道之事延至三章以后才出现。甚至提前叙述撒种的比喻,以「以善良和诚实的心倾听的人,他们把这话保存起来,以坚忍结出果实」作为结语,使听众产生反响——耶稣的母亲及其兄弟成了落在好地里的种子。这一切不但与童年叙述配合得完美无缺,而且也是唯一的一次将耶稣的兄弟与他的母亲相连,视他们为门徒以准备宗一14所提到的信者团体。

4、 祝福耶稣的母亲,路十一27~28

这一幕是路独有的,也可说是前一幕的另一种说法,尤其是在词汇及文法结构上二者都非常相似。我们试将这一幕妇人对玛利亚的祝福与依撒伯尔的祝福相对照,将发现:妇人因玛利亚生了这个孩子而祝福她;而耶稣所强调的则是身为母亲的信德。此二者并不冲突,而是强调因为玛利亚的倾听,相信,服从,保存,反复默思天主的话,且持续不断的实行,所以才称为真福。并肯定玛利亚已达于作门徒的标准(要有一把利剑刺透他的心灵),卽她所预报的:「今后万世万代都要称我有福」。

三,玛利亚在耶路撒冷团体中,宗一14

在路中,玛利亚旣不出现了,继十一人的名单之后:「这些人同一些妇女及耶稣的母亲玛利亚并他的兄弟,都同心合意地专务祈祷」。也许这一段话不是具体的历史事件,但却是路加独有的材料;并在宗中占有结构性的地位,连贯着前后的文学与神学上的关系。

玛利亚之所以在此处出现,因为路加自始便把玛利亚视为门徒及门徒们的典范,所以玛利亚自然出现在耶路撒冷的宗徒团体中。这现象亦出现在若望传统中;由此可知教会对玛利亚的积极态度,并非作者的想象或脱笔而出,应是有事实的基础。

路的目的是介绍不同层面的证人,这十一人是:「主耶稣在我们中间来往的所有时期内,常同我们在一起的人,由若翰施洗起,直到耶稣从我们中被接去的日子止」。这十一人不在耶稣的十字架旁,也不在发现空坟时;事实上,空坟之事妇女们才是目击证人,也是这个缘故路加两次提及妇女。最后,玛利亚是童年事迹的证人,是她将这些事默存于心反复思想。

圣神降临的地点卽是拣选玛弟亚的地方;虽然路加没有明说,但我们可以推想玛利亚也在场。作者愿意在最后提及玛利亚,藉以表达她赞同新生教会的成员。玛利亚与门徒们一同祈祷,卽已表达了教会的特质。也许作者对玛利亚的生活认识得并不多,但他的描写是自报导第一个好消息起至圣神降临,从耶路撒冷起直到地极,玛利亚的态度始终如一,她的答复始终是:「看!上主的婢女,愿照你的话成就于我罢」。

 

 

相关热词搜索:二部 新约 圣母

上一篇:《新约中的圣母》第一部份,最古老的史料
下一篇:最后一页

分享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