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慈母征服凶残》连载九
2017-09-30 13:19:23   来源:网络   评论:0 点击:

十三、山洞以后的情形笔者现在以本人的名义,而不照报导和文件谈论,我述说在三泉所发生的奇异事件时,决意(坚持)服从圣座对这事的一切决定。教会在对私下启示下判断前,始终表现出非常的明智,她避免把大家公

十三、山洞以后的情形

笔者现在以本人的名义,而不照报导和文件谈论,我述说在三泉所发生的奇异事件时,决意(坚持)服从圣座对这事的一切决定。教会在对私下启示下判断前,始终表现出非常的明智,她避免把大家公认的显现宣布成当信的道理。一直到今天,她从未有反对民众在山洞的游行。一九五0年,教会公布圣母升天信端,游行达于高潮,一九五二年十一月一日,为盛大庆祝圣母事件(升天信端两周年),曾有罗马人大规模的游行,游行从圣保禄大教堂出发来到油加利树下的广场上。

一九五三年四月,罗马博览会当局不但把圣母发显的山洞赠与罗马教区,而且又赠送25000平方公尺土地,在上边人们立刻开始了运圭、作石梯,以及各种不同的设备工程。每天的玫瑰经,星期五“讲解”式的苦路,和由星期六到主日“火把祈祷”的守夜,按着整年气候宜人的季节也都组织好了。

一九五六年七月,我(作者)第一次来,跪在下部关锁着的山洞拦杆前祈祷,那时洞里布满鲜花、巨烛以及各种感恩的纪念品。一切还相当粗俗,没有修饰,我便想到地方的原始外貌(未经人工修饰)。我由山洞里的地上,带回一些褐色、细小含砂砾的土,并拿到有限的资料,这资料以法人的身份能够当场获得。我也未曾认识博诺,因为我次日要去比国,搜集资料,来撰写我那一本《希望的钟声》。事后,我对这种忽略非常后悔。当一九五八年十一月初,我又起程去欧洲,在我的脑海里对于“启示贞母”题旨已有明确的计划。我整个冬天都在意大利度过,另外在罗马住的时日不少。我又到山洞。我几乎不知道“置身何方”。有一现代风格的圣堂,正面敞开,包围着大部分空间的山洞,因为有另一个人造山洞在圣母发现山洞的后边被挖掘出来,为储藏朝圣者无数感恩的证物。沿着凝灰岩凹入的墙壁上所安置的大理石板面已数不清了。最有趣的是:方济会司铎的一个小会院被托付管理启示贞母的事业,同一会友也护守亚西西圣方济大堂。他们来到三泉乃在圣母发现后第十年,即是在一九五七年。会长(一九七0年仍在)展第肋-德桑地神父,原籍威尼斯人。会士来代替义工保养山洞、管理档案、组织朝圣者、款待贵宾。总之,诸几带有举世闻名朝圣地之活动特色的事都加以管理。

因为尽管宗教仇人否认圣母,善心人士不完全相信一个资深的基督教派信德,但是圣母的声誉却传遍了全球。有说美国话,说法语,西班牙语,又有说葡萄牙语和德语的,一百六十八位作家,或用书藉,或用期刊的社论,公布了“玛利亚之扫禄”非常动人的故事,这个扫禄(指博诺)被打倒的地方离“外方使徒”被斩首地方不过几公尺。在这些作者的名字中,有两个是我们特别熟悉的,即葛林-哥朗和魏诺斯加-玛利。及至我回到了加拿大,也把我的名字加入作者行列。该事实在加拿大并非陌生,就是人没有机会去深入研究。这些事实使我喜出望外,它们在证明那些流徒在唯物主义旷野中的灵魂,对天主和圣母往往怀有一种确切的渴望,尤其证明这屡次感到自己有妄用自由威胁的羊群,需要指导。当人们多次主张宗教价值均等时(万道归一,门门好),圣母则给博诺发布了直接的命令说:

“你要返回大公、从使徒传下来的、罗马教会的神圣羊栈。”

一旦我把圣母在三泉发显作我演讲的主题,最使我的听众深深受感动的一句话便宜是那个提示博诺皈依的原因的这句话:“你在误入迷途前对圣母所做的‘九月份首占礼六敬礼’救了你,因为我的儿子永远忠于自己的‘承诺’”这种启示除了说明救主安抚人心的仁慈外,又强调整圣母的一贯用心,把人灵领到耶稣前并建立起祂在世的爱情王国。我们记得她在包兰的末次询问:“你爱我吗?你爱我的儿子吗?”在法蒂玛又说:“你们别再得罪我们的主了!”是的,我们恭敬绝不贬低耶稣,没有一个使徒,甚至连狂热的保禄在内,其热诚能够同圣母相比,原因是,她的身液曾循环在降生成人的天主血脉里。

法国后裔的加拿大人用兴奋的心情欢迎“启示贞母”的信息,他们一再要求我把它写出来,特地向民众传述。以后,由于环境的不顺意,我的活动渐渐地受到限制,我认为:圣母一定不再需要我这不重要的工具了,实际上,她只是想,最好先让我睡个觉。

一九六四年九月,在医生的建议下,我又出国,于十月中旬,我又来到罗马。实在说,我是去开会(大公会议),不过,我仍急着想去三泉山洞。有一“壮丽”的惊喜在那里等待我。近处的环境自一九五九年以后,没有改变,展弟肋神父仍然当会长。法郎司哥弟兄说着马马虎虎的法文,招待贵宾,并应付自如。不过,在罗马博览会所让出的土地左边,教友们刚盖起了一座奉献于无原罪圣母的广大圣堂。

这为圣母多么欣慰啊!建筑物长五十公尺,堂皇富丽,有现代传统思想的单纯。工程师乃罗马非常出名的佛西尼教授。外观是棕黄色的瓦,附有“绿色戴帽”的漂亮钟楼,正面装饰着陶瓷圣母像,是连吉尼的作品。内部供有一尊青铜圣母像,身材轻盈,栩栩如生,作升天形态,而俯视着大地,上边有塞尔活教授的签名。祭台面向民众,圣体龛是用美丽高贵的孔雀石作成的。

一九六五年三月七日,公教新礼仪开始,人们便简选了该日为圣堂落成日,这是朝圣者许久以来就期待的,感恩纪念物一直在增多,圣堂的广场沿着方济各小会院伸展,而与其圣堂广场连在一起。

去年十月,圣母的眼睛好似以最沉痛哀恳的神色注视我,我祈祷后,在油加利树下问方济会弟兄说:

“十年以后,在这山洞里还有过去天上的香味吗?”

“不时会嗅到,在几个根本不知道有这回事的特宠灵魂闻到了。”(因为他们不知圣母在此地发显,闻得香气才信了)

“还有奇迹没有?”

比起初少多了,因为在起初应当证明目睹者的真诚,那时人们的信仰也比我们今日大。不过,新近有一奇迹,那是一个小女孩的眼睛在此地痊愈。该注意的是,她的眼睛是由敷抹洞中的土而复明的。

我认为:在三泉的情形同夕来古沙、包兰以及巴诺的情形一样。圣母来,并不是在这些地方建立病人免费诊疗所,而是治愈他们灵魂的麻木不仁。她显奇迹没有其他的目的,只不过时为了罪人与无信者的皈依。一旦她把自己的过境足迹,证明得千真万确,那就轮到我们了:或舍弃,或听从号召加以接受。圣母和教会都不侵犯良心的自由式,人如果不是自愿地拒绝事奉天主,绝不会永远丧亡。

有关登记在三泉档案的事实,教会当局还未曾宣布固定性的判断,也不大可能在证人健在时下定论。在这时,他的案件就同以前朗归肋-本笃之个案一般,事情尚未完了,一切犹在等待,未来可对以往作答复。

 

 

相关热词搜索:慈母

上一篇:《慈母征服凶残》连载八
下一篇:最后一页

分享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