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洲圣人玛尔定传》第二十九章 服从至死
2017-12-21 11:05:20   来源:网络   评论:0 点击:

第二十九章 服从至死我们可以这样说,玛尔定是因为听命而去世的。这个听命是如此地艰难,它夺取了他的生命。原因是它必须相反自己的谦德。那是激动人心上的一幕。一六三九年秋天的一个下午,玛尔定平生第一次穿...

第二十九章 服从至死

我们可以这样说,玛尔定是因为听命而去世的。这个听命是如此地艰难,它夺取了他的生命。原因是它必须相反自己的谦德。那是激动人心上的一幕。

    一六三九年秋天的一个下午,玛尔定平生第一次穿上了一件新会衣。虽然布料粗糙耐用,但看起来干净利落,新会衣使谦逊的辅理修士成了一个新人。他好像正在为一件大事做准备。

    他的新貌没有逃脱会士们的注意,因为他平时总穿旧的,贴满补丁的会衣。其中一个会士幽默地问候他:

    “喂,玛尔定,你看起来好像在过节日,祝贺你。”

    玛尔定有点惊奇的问道:

    “神父,为什么呢?”

    “因为你所穿的这套新而端雅的会衣。”

    “神父,我将穿着同样的会衣被埋葬。”玛尔定最后说道。

    那就是他迫切等待的节日。因为玛尔定知道自己的日子不多了,在他参加天上的节假曰前,流浪的日子没有几天了。

    他黝黑的脸上充满了笑容。

    十月中旬他得了感冒,这是分手的先兆。他进入了他曾多年照顾其它病人的医务室。他将从此卧病不起。

    不是发烧导致他的去世,而是听命。十一月一日,他要求领受临终圣体,极大的试探也随此而来。

    按照道明会的传统,所有会士都聚在病床前唱“母后万福”。他们都暸解这个黑人修士圣善和忍耐的生活,他所行的奇事和他的圣德……但仍有许多伟大的事不为人所知,而可能和他一起进入坟墓。难道这不是一个很好的机会,让他说出他的秘密,以便使他的圣德光扬吗?

    当时的院长,卡思帕·撒当尼亚这样想。他决定运用权威,他到病床前详问玛尔定,玛尔定面带微笑平静地等着他。

    院长严肃地说道:“玛尔定,以服从愿的名义,我要求你回答。据说,为了效法圣道明你每天晚上三次鞭策自己,这是不是真的?”

    玛尔定脸上的微笑突然消失了;而开始变得苍白,汗流满面。他的眼神表达了他的焦虑和痛苦,院长神父意识到这个命令为玛尔定是如何地艰难。但院长没有收回。

    “以服从愿的名义请回答我。”他坚持道。

    满含眼泪,在静静地的房间中,沮丧的辅理修士用刚能听得到的声音回答说:

    “唉,神父,当天主原意时,一切将会彰显。我的确一天三次为了效法我们的父亲而鞭策自己。但为了天主的爱,请不要问我更多的问题,以免其它的弟兄认为我是圣人,而我是世界上最大的罪人。”

    但伤害已经造成了,从那时起,玛尔定不断变弱,几乎难以维持四十八个小时。

    他生病的消息在利马城传开。每一个人都想和这个圣善的辅理修士说声再见。总督、法庭官员,和城中所有的贵族人员都来他的病床前看望他。还有那些他为他们奉献了一半生命的穷人们。

    他对每一个人都有一个微笑和一句爱的语,他许诺他要在天上记着他们。

    十一月三日下午,玛尔定开始断气。他房间中充满了深沈紧张的宁静。每一双眼睛都盯在那曾经保持欢乐和真诚的黝黑的脸上。

    突然他的脸颤动起来,简陋的床板也随着他身体的颤动而颤动。他的头猛烈地左右摇晃,好像在说“不”一样;他正在浑身冒虚汗。

    照顾他的方济·巴瑞德斯神父想,恶魔正在诱惑他,便在他耳旁小声说道:

    “玛尔定,你要勇敢。不要和恶魔争论,它聪明知道得多。

坚信天主教会的教导,等候基督救赎的圣血。”

    玛尔定睁开眼睛,面带笑容利索地说道:

    “院长神父,辩论是神学家反对敌人谬论的事。但当它对待一个卑微无知的理发师时,撒旦因为它的骄傲是不会运用辩论的。”

就在那刻,铃响了。所有的会士们都赶到了。唱经班开始了“母后万福”。最后的时刻来到了。玛尔定睁开眼睛温和地注视手中的十字架。他笑了一会儿,然后永远对这个世界闭上了双眼。

 

相关热词搜索:玛尔 非洲 圣人

上一篇:《非洲圣人玛尔定传》第二十八章 强迫来的奇迹
下一篇:最后一页

分享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