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洲圣人玛尔定传》第二十五章 对逃亡者的预言
2017-12-12 16:28:08   来源:网络   评论:0 点击:

利马城总督的手下正忙做一团。日落前必须支起审判台,审判台上将悬挂吊死罪犯的致命绳索。人们漠不关心地在广场上穿来穿去,他们对这种场景已经习以为常了。一个好奇的妇女来到警察前问道:谁要被吊死?一个军队的...

利马城总督的手下正忙做一团。日落前必须支起审判台,审判台上将悬挂吊死罪犯的致命绳索。

    人们漠不关心地在广场上穿来穿去,他们对这种场景已经习以为常了。一个好奇的妇女来到警察前问道:

  “谁要被吊死?”

  “一个军队的逃犯。”

  “可怜的士兵。”妇女叹息着离开了。

  那是一六三三年三月十六日下午。绞刑要在第二天上午执行,但这次,人的正义将不会发生作用。因为天主的旨意,玛尔定要为受害者干预此事。

    早上,玛尔定去过犯人若望ˉ龚塞略斯的监牢。他是一个22岁的青年,正值年轻力壮朝气蓬勃的时期,而且是个好基督徒,但他有逃离军队的坏注意。现在他要为自己的行为负责。

    “孩子,要勇敢!”玛尔定告诉他。“所有这些很快就过去了,重要的是准备好面对死亡。”

    “玛尔定,请为我祈祷。”不幸的士兵请求道。

    “我会为你祈祷。但在你死前,我愿听听你的故事。”

    “我必须告诉你一件相当有意义的事。但是,修士,我向你保证,如果不是因为心好,我不会落到今天这个地步,而早逍遥自在了。”

    “你这是什么意思?”

    “你好好听着,不久前我在智利王国被列为士兵。在一次行军中,我找到一个逃跑的机会——现在想来我真蠢——我利用了这个机会。当注意到我离开后,我们连队的军官方济·奴内斯,带领几个士兵追击我。一天,军官终于遇到了我,他命令我投降,但我拒绝了。我们进行了激烈的战斗,最会他败在我的脚下。

    当我举起七首要刺杀他时,他哭着请求:看在童贞圣母的份上,请饶我不死。因为我犯有大罪。玛尔定,因为对圣母的爱,我免他不死,本来我可以永远结束他对我的追击的。我对那行为也不后悔。然而,他却以怨报德。他没有放弃对我的追击,最后他成功地抓住了我,将我带到利马受审。”

    当士兵叙述自己的故事时,玛尔定在那里坐着陷入沉思中,好象出了神一样。士兵讲完后,看到玛尔定在笑。然后来到士兵前,把手放到他头上,预言说:

    “孩子,不要失望。你不会死于绞刑架。”

    “为什么?难道我被赦免了吗?”

    不幸的士兵探究着玛尔定的眼睛,一丝希望的火光在他全身燃烧起来,而不久前他还是那样地沮丧和悲哀。

    “修士,你知道一些什么吗?”他问道。

    玛尔定回避了问题,对他说:

    “孩子,要怀有希望。虽然你看到一些事情在和你做对,但不要失望。你会有救得。”

    但几个小时过去之后,在士兵中心燃起的希望之火开始熄灭了。找人免除士兵死刑的尝试都失败了。总督,金泉的伯爵,固执地驳回了所有的请求,一定坚持“伸张正义”。

    已经是17曰早晨了,传令员宣布刑法之后,不幸的若望·龚塞略斯在总督侍卫的看守下被带到广场。他苍白可怕的脸和蹒跚的脚步表明了他面对死亡的恐惧,和对玛尔定预言的失望。

    但离这里不远,玛尔定正在圣道明会院满怀信心地祈求天主。在人们的意识之外,总督的固执和谦逊的辅理修士的祈祷展开了一场决斗。

    被判定的犯人已到了绞刑架下。绞刑吏不耐烦地等着。总督府的窗户关闭的森严,固执对抗着怜悯与仁慈。不幸的士兵兼逃犯怔怔地盯着窗户,希望奇迹会在最后一刻发生。

    他慢慢地,慢慢地,向可怕的绞刑架挪动着脚步,眼睛直勾勾地盯在悬在空中的吓人的绳套。一步,两步,三步。他仍想着玛尔定。他的预言会实现吗?别人不都说他是个圣人吗?他要在何时才实行他的奇迹呢?四步,五步……士兵憔悴沮丧的脸,将他的失望表现得淋漓尽致。

    但这个不幸的士兵怎么也想不到隐藏在总督府后的一幕。忽然无数的人为士兵求情,此使总督感到非常震惊;一个小小的士兵怎能有这么大的影响?但总督没有放弃他原来的决定。

    这时他的妻子领他刚满四岁的小儿子来了。夫人的请求和其它的人一样:赦免那被判绞刑的士兵。这到底是怎么会儿事?总督思索着。一个与他的命令作对的阴谋?但不管如何,自己的命令绝对不可收回。一定要实现正义。

    总督的妻子没有就此放弃,她命令小儿子跪在严厉苛刻的父亲脚前。

    “儿子,向你的父亲请求。”她说。“他不会拒绝你。”

    小孩子非常听话地照做了,请求道:

    “爸爸,请宽免他吧!请宽免他吧!这是天主的旨意。”

    习惯于将自己的意旨强加于别人的骄傲总督,几乎到了翻脸的地步。但他意识到一个比自己更强的意愿已强加于他的脑海中。他屈服了。

    他拥抱着自己的儿子,命令道:

    “停止执行,孩子你赢了。”

    警卫长被叫来。

    “长宫,有何吩咐?”警卫长施礼问道。

    “去取赦免状。”

    正当总督签署赦免令时,广场上发生了一件奇特的事情。不幸的士兵上到绞刑架的第五阶时,停住了,好象在等什么东西似的。刽子手大喊让他前行。群众们同样对执行等的也不耐烦了。每个人都在猜测:这是怎么了?

    突然,总督府主楼的窗户打开了,总督在怀中抱着自己的小儿子出现了。他举起一只手:这是停止执行的记号。然后传令员走到绞刑架宣读了赦免令。群众中一片惊喜,满怀喜悦散开了。

    一切过去之后,士兵兼逃犯的若望·龚塞略斯非常感动,他走下那可怕的五个台阶。只有他一个人明白刚才广场上发生的奇迹。

他高兴地跑到圣道明会院,告诉玛尔定尽管发生的一切,他的奇迹应验了。

 

相关热词搜索:玛尔 逃亡者 非洲

上一篇:《非洲圣人玛尔定传》第二十四章 听命还是爱德?
下一篇:最后一页

分享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