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洲圣人玛尔定传》第二十二章 天生的大夫
2017-12-12 16:25:12   来源:网络   评论:0 点击:

第二十二章 天生的大夫哲学家说原因与效果必成正比。内科大夫对症下药,外科大夫为患病器官开刀或包扎折断的骨胳,这些都是顺其自然事。但圣人们好象不受这个规律的约束。玛尔定当然也不必。他就是外科大夫。但...

第二十二章 天生的大夫

哲学家说原因与效果必成正比。内科大夫对症下药,外科大夫为患病器官开刀或包扎折断的骨胳,这些都是顺其自然事。

    但圣人们好象不受这个规律的约束。玛尔定当然也不必。他就是外科大夫。但他有自己独特的治愈方法。当然,他的方法与伽林(古希腊名医)的科学没有任何关系。

  这里有一病例。

  一天下午,会院的老鞋匠,足一个黑人,他已从事此工作很多年了,拖着疼痛的双脚来到玛尔定的房间,由于痛苦难忍的风湿,他一只手的手指向上卷曲着。

“玛尔定”他请求道,“你看我的样子,不能工作了。这里就没有治愈我的办法吗?”

    “大爷,这不要紧。”玛尔定同情地笑道。

   “我几乎不可以移动,你怎能说这不要紧呢?”黑人抱怨道,尝试着移动他那几乎麻痹了的手指。

    “我的意思是…”玛尔定回答道。“那很容易治愈。过来,让我看看你的手臂。”

    玛尔定很快地握住他的手,在患病的手指上用唾液画了个十字。

    “你看,这多简单。没事了。”

    “你是在捉弄我,还是怎么着?”生气的鞋匠斥责道。“你就这样照顾病人吗?我将汇报给院长。”

    “大爷,别生气。我没有嘲弄您的意思。你原打算我做什么呢?”

    “我原以为你会为在上面涂些药。”

    “好,现在就做。”

    玛尔定开始在屋里转来转去,好像在准备好多东西。最后,他拿着一些绷带来到鞋匠前。

    “来,把你手臂伸出来。”

    他小心包扎了那手臂,不停地向鞋匠微笑,并安慰他。

    “老人家,没事了。这治愈百分之百管用。明天,你就会痊愈,而且能工作。”

    老人稍微有一点保障地离开了。那天晚上他睡得很好,第二天早晨,他注意到不但疼痛没有了,而且可以移动他的手指和胳膊,浑身颇有返老还童的感觉。

    “这是怎么回事?”在他房间外轻快地散步时他自己琢磨着,  “玛尔定用的那有特殊效果的油膏是什么做的呢?”出于好奇,他揭开了病处的绷带,发现沾在上面的是一块旧鞋的鞋底。

    另一个病例。

    一天,当玛尔定穿过利马城圣拉扎路广场时,听到一个妇女的尖叫和呜咽,声音来附近住户。景象令人可怜心痛。

    一个母亲在腿上抱着一个五岁的孩子,哭啼着向一伙正在含泪聆听的妇女诉说刚才发生的事:这个母亲和她的小男孩刚才在阳台上,孩子离开了母亲的照顾,自己爬上栏杆失去平衡,掉到院子里,两腿好几处骨折。

    “你们看看。”痛苦的母亲指着小孩的腿哭着说,那腿没一点生气地摇摆着,好像棉布做的一样。

    进来之后,玛尔定知道了发生的一切。“妇人,请不要痛哭。”他说着走过来,抚摸着小孩子的腿。“这不要紧。允许受伤的天主,也将给子治愈。”

    有了一点希望,这母亲请求道:“玛尔定,请帮我治愈他——你可以向天主请求到很多。”

    这个辅理修士摸了一会儿折断的小腿。小孩疼得直叫。

    “不要紧,”玛尔定边笑着,边抚摸着孩子说:“明天你就可以玩耍了。”

    然后转过去对那妇女说:“给我拿一些温酒和两条绷带。”

    用酒洗了小腿之后,他小心地用绷带把它们扎好。

    “妇人,不用再哭了。”他离开时告诉那母亲,“感谢天主吧,因为明天你的孩子就痊愈了。”

    真是神奇的治愈!第二天孩子在居民区又能跑又能跳,好象根本没有被摔到那件事。

    第三个病例——更为神奇,因为被治愈的人是一位大夫。

    维拉略亚大夫是玛尔定的好朋友,他病得很是严重。利马所有的大夫都拜访过他,也彼此商议了很多次,诊断结果是严酷的:靠人已无能为力,大夫的时曰也不多了。

    像耶稣对他的朋友拉匝禄那样,玛尔定故意延迟了自己的拜访。最后他赶到时,满屋子人都在悲恸。但他却面带微笑进去了。他走到病床前,握着病人的手,开玩笑说:

    “这是怎样的大夫呢,自己都不能治愈自己?大夫,要有希望,因为你不会因此病而死。”

    然后转向大夫的妻子,她正在床脚好不伤心地哭着,不愿接受安慰,玛尔定说:

    “大夫遭受的病痛只是饥饿而已。给他弄一些杏仁汁。”

    当大夫的妻子端来一杯杏仁汁后,玛尔定接过来,舀了一勺,放在了病人前,高兴地说:

    “朋友,我们生来注定了死亡,但事实是,那不再吃东西的人会死掉。你看我还吃呢。”

    他吞下了那勺杏仁汁。然后,他小心地抬起病人的头,让他喝下所有的杏仁汁。

    离开前,他再次握住病人的手,沈思了片刻之后宣布:

    “让我想想,今天是星期六,如果天主愿意的话,星期一你会到会院拜访我。”

    在星期一,正好是约会的时间,完全痊愈的维拉略亚大夫去了会院回访了他圣善的朋友玛尔定。

    难道我们需要叙述更多的例子吗?在谦逊的混血修士伟大的一生中有成百上千这样的例子。因为对赐人健康的天主,赐人恢复健康的药物又算得什么?

 

 

相关热词搜索:玛尔 非洲 圣人

上一篇:《非洲圣人玛尔定传》第二十一章 有“愿”必应
下一篇:最后一页

分享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