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洲圣人玛尔定传》第十四章 天赐高烧
2017-11-27 13:50:51   来源:网络   评论:0 点击:

第十四章 天赐高烧门铃响了。巴拉甘弟兄前去开门,他是个高大的人,做士兵从西班牙厄斯特马杜拉省来到利马,如今在玫瑰圣母会院人道明会作了辅理修士。他做会院的守门人已经好几年了,了解城中的一切。门外是方...

第十四章 天赐高烧

    门铃响了。巴拉甘弟兄前去开门,他是个高大的人,做士兵从西班牙厄斯特马杜拉省来到利马,如今在玫瑰圣母会院人道明会作了辅理修士。他做会院的守门人已经好几年了,了解城中的一切。

    门外是方济罗培兹·卡拉班得斯,他是驻利马西班牙王室的总财务长。仅仅一个月前他的大儿子入会院作了初学生。卡拉班得斯先生那时已批准了儿子入修会,但现在看来有些后悔和生气。但巴拉甘弟兄没有注意到这点。

    “早上好!卡拉班得斯先生。”

    “早安修士。我可以见我的儿子吗?”

    “请稍等,我去通知院长神父。”

    卡拉班得斯先生在客厅转来转去,他有些紧张。他来这里的目的是想把儿子带走,甚至用暴力。但首先他想用说服力。他的儿子将如何反应?

   当孩子出来之后,先是亲爱的打招呼,尔后,卡拉班得斯先生把儿子带到一边的沙发。

   “坐下,我的孩子。”他首先说道,“我们必须认真谈一谈。”

   “怎么啦!父亲?”

    这个初学生的眼睛焦急地看着父亲不安的眼睛,他不敢直视孩子的眼睛,紧张地玩弄着手中的手杖。最后,他突然开始了话题:

   “我真是有点疯狂,答应你入修会做传教士。我不知道我在做什么。你的未来将是怎样的呢?简直就是没有未来。你只能做一个一文不值,默默无名的传教士。出于做父亲的骄傲,我不允许那样。另外,这里的生活对你来说太苦了,是不是那样?”

“是的父亲!有一点苦。但现在做决定有点太早了。我在这里刚刚一个月而已。”初学生回答道,

   “就像这个月,你以后在这里的生活将会更糟。”父亲宣布道:“我来这里是为了你光明的未来,当然要在你的同意下。”

    “是的,但是我的圣召呢?”

    “别提什么圣召,你现在还太年轻去知道自己是否有圣召。”

    “但院长神父说…”

    “别管他,听你父亲的。”

    辩论好像让初学生信服。与院长神父相比他更了解他的父亲。孩子暗想自己以前是不是做错了选择。他想,自己入修会做道明会士的圣召只是一个善意的倾向或者还带一点同情。

    “然而…”他父亲开始试探着说,“就如我刚才说的,我来是为了你有一个更美好的未来。看!”

    慢慢地,他把一卷纸展开。那是一张西班牙君王的法令。父亲将法令展放在惊奇的儿子眼前。

    “你知道这是什么吗?读一读,是为了你。我请求君王斐利普在我死后指名你做我的继承人,做利马城的总财务长,国王已经答应了。孩子你认为怎样?”

     这已经是最的结论了。

    “真的吗?”初学生急切地问道。

   “你拿去看一看;读一下你就相信了。”

    那孩子贪婪般地读完了那漂亮的法令状……这结束了他犹豫不决的疑惑。他的结论是,自己没有圣召。

    为使他坚持自己的决定,又为了不让别人怀疑是他的父亲想把它从会院中带走,他们计划了一幕:同一天晚上,待整个团体都在睡梦中时,那初学生要越墙出去,他的父亲会在外面等着带他回家。

    但他们骗不过天主——也骗不了玛尔定。

    下午那初学生非常忙,兴奋地准备着逃走。娱乐时间,他遇到辅理修士,他好象开玩笑似的向他耳语:

    “年轻人啊!你在计划远离天主的宫殿,去做国王的总财务长。别那样做。服务天主是更好的。”

    那孩子远离了他,又讨厌又气愤。管别人的事干什么?他已经想好了要做的一切,他要执行计划。但玛尔定可以看透他的思想,因而再次找到他,面带微笑告诉他:

    “如果你不因爱而行,你将因怕而从。”

    但那初学生坚持己见,不理会他的提醒。就在那天晚上,晚饭吃了一半,他突然病倒了。高烧缠身,他立刻被抬到床上。

    几乎是黎明时刻,皇家总财务长方济先生放弃了等在会院外的希望,返回了家。他的儿子失约了。怎么回事?难道在最后时刻他改变了主意?

    他得以再次看望儿子时,已经一个月过去了。那初学生来到了会客厅,高烧夺取了他的力量,现仍处于恢复阶段,巴拉甘弟兄感到有必要代他向他父亲解释一下:

    “太可怕了,没人会相信发高烧会持续这么长的时间。而且来得也非常突然。方济先生,你也看到了,那天他本来是挺好的。但突然在饭厅中他病倒了并且……,你们爷俩在这儿聊一聊。”

    “谢谢你修士。我儿子会告诉我一切。”

     给父亲叙述了所发生的事情之后,那初学生补充道:

    “混血儿玛尔定曾警告过我,如果我离开将会遇到不幸。”

    “他老黑鬼懂什么?听父亲的,我是为了你的好处。我需要你,我要你和我一起走。”

    这个王家总财务长这次不需要费多大努力来说服儿子。一如以前他们达成协议,晚上当其它人都入睡之后,他的逃离将会成功。他父亲将再一次在会院墙外等候。

    恼怒气愤的方济先生在数小时的空等之后,见没有儿子的踪影,又一个人独自返回了。因为就在那初学生准备离开会院的时刻,那奇怪的高烧再次临到他身上,比上次还严重。

    玛尔定是会院的病人护理,他以父母般的关心照顾着他。虽然他从未捉到过所发生的一切,但有时他却神秘地向那孩子微笑。

    在心情低落的时候,那初学生问道:

    “玛尔定,我会不会死于这个疾病?”

    “孩子,别怕。”玛尔定总是友爱地回答,“这不是致命的疾病,而是为了你的得救。”

    但挫折已使这个高傲的西班牙总财务长恼羞成怒,从会院把儿子带出也成了他的骄傲。

    但第三次他强迫儿子同意,又在会院外空等之后,他认识到自己的失败。儿子第三次被高烧打倒,此高烧保住了他的圣召。

感谢玛尔定为他的祈祷,使他没有成为西班牙君王的财务长,而成了天上君王的司祭和修会的伟大光荣。

 

相关热词搜索:玛尔 非洲 高烧

上一篇:《非洲圣人玛尔定传》第十三章 失窃的硬
下一篇:最后一页

分享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