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月13日十月十三日圣母在花地玛最后一次显现
2017-10-12 11:20:46   来源:网络   评论:0 点击:

十月十三日圣母在花地玛最后一次显现(Our Lady of Fatima)一九一七年五月十三日,在吞噬八百万人类生命的第一次世界大战的第三年,在崇拜物质否认天主存在的毒焰从另一方面袭击着人类的时候,天主之母在葡萄...
十月十三日圣母在花地玛最后一次显现(Our Lady of Fatima)

一九一七年五月十三日,在吞噬八百万人类生命的第一次世界大战的第三年,在崇拜物质否认天主存在的毒焰从另一方面袭击着人类的时候,天主之母在葡萄牙的一个小城市花地玛,竟屈尊就卑降临人世,显现六次。显现给三个小孩子(其中方济各和雅琴达已列入真福品),通过他们做好最后的一次显现,让我们这个崇拜物质而被战争撕碎了的世界提高警惕。

「你们愿意把自己奉献给天主,接受他赏给你的一切苦难,为使罪人悔改,为赔补天主因罪恶所受的凌辱,为赔补童贞玛利亚无玷圣心所受的污辱吗?」「要热心念玫瑰经,为了世界和平,常常念,天天念。在十个『万福』和『光荣颂』之后,要加念:『吾主耶稣,请宽恕我们的罪过,助我们免地狱永火,求你把众人的灵魂,特别是那些需要你怜悯的灵魂,领到天国里去。』」

在十月十三日,圣母又说:「我是至圣玫瑰之後,我来是为叫全人类都做补赎,求天主宽恕他们的罪过。再不要犯罪了,特别是不洁的罪,这无数的罪恶已经使他够难受的了。」

当日是1917年显现系列的最后一次。约7万人,包括报纸记者和摄影师,聚集在牧地,因为牧童们此前称当日会发生奇蹟「让所有人相信」。当天下大雨,但是许多当时在场的人称云突然列开,显露出形似一个在天上旋转的盘子的太阳,向周围发射各种颜色的光,然后这个太阳突然从天上落下,蛇行冲向地面,最后又回到它原来的位置,而人们本来湿的衣服完全干了。这个事件被称为「太阳奇蹟」。

报纸 O Século(葡萄牙当时最有影响的报纸,它比较倾向政府政策,反对教会)记者阿维利诺报道说:「聚集的人群按照圣经的教训光着头,不戴帽子,热切地搜索天空,他们惊讶地看到太阳开始发抖,它违反者所有宇宙规则突然开始不可思议地运动—按照众人典型的印象它『跳舞』。」给报纸Ordem写作的眼科专家多明哥·平托·科埃尔和(Domingos Pinto Coelho)报道说:「太阳一会被红色的火焰围绕,一会被黄色和深紫色的火焰围绕。似乎在迅速旋转,突然它好像从天空中脱落,迅速向地面靠近,发出强烈的热。」里斯本日报O Dia关于1917年10月17日的特殊报道说:「……银色的太阳被同样刺眼灰色的光包围,好像在旋转,在裂开的云里转动……光转化成美丽的蓝色,好像是通过大教堂里着色的玻璃窗,照向跪下,伸出手的人群……人群哭泣,光头祈祷,面向着他们等候的奇蹟。秒好像成为小时,它是如此生动。」

当时其他科学家没有记录到任何太阳的运动或者其它现象。据其它报道直到40千米以外可以看到这个太阳的异常现象。那三个牧童除了看到这些现象外还说看到了一个巨大的显圣,包括耶稣、圣母玛利亚和圣若瑟祝福人群。本笃会科学史学家斯坦利·杰基(Stanley Jaki)神父认为人群看到的太阳运动是大气逆转造成的幻觉,但是牧童会预知这个现象显然是奇蹟的迹象。



真福亚历姗玛利亚达高斯达(Bl. Alessandrina Maria da Costa)

亚历姗玛利亚达高斯达在其个人日记的开端写道:「我在一九O四年三月三十日生于葡萄牙奥波多港(Oporto)的巴拉撒(Balazar)。当日是圣周三。我在四月二日圣周六领洗,即复活节的八日庆期内。」她的一生可分为两个阶段:十九年无忧无虑、充满喜乐的「亚肋路亚」,以及三十二年的苦难岁月,陪伴耶稣走上加尔瓦略山,喜乐地背负她的十字架。

家庭生活

巴拉撒是个朝气勃勃的郊外地区,约有一千名居民散居当地。他们住在松树荫下的石屋,房子几乎给葡萄树藤架遮敝。堂区圣堂位于山脚。几百米外的山谷有一座古老质朴的小圣堂,旁边的空地竖立了一个巨大的十字架。在这小圣堂附近称为卡瓦里奥(Calvario)的高原,就是亚历姗生活了五十一年的地方。她在晚年被称为「被钉十字架者」或「巴拉撒的病人」。她一生不曾远行,只在少女时代到过十五公里以外俯瞰大西洋的波瓦迪瓦尔津(Povoa do Vergini),绵延有力的波涛把这小女孩迷住了。

她像村里其他孩子一样,六岁开始参加要理班,七岁初领圣体。她喜欢到圣堂「注视圣人的雕像」。其中,挂面饰物的玫瑰圣母和圣若瑟像尤其吸引她。她日后写道:「或许这显示我的虚荣……我并非注意圣人或圣德,或许那是一个贫苦女孩的美梦,是瘦削憔悴的灰姑娘梦想王子和城堡!」

童年教育

亚历姗很喜欢她的姊姊迪莲达(Diolinda)。母亲从早到晚忙于以微薄的收入管理家务,还要管教亚历姗。亚历姗不像迪莲达,她的性格非常活泼,母亲常说:「她像头小山羊,到处乱跑,看见甚麼可抓着的便攀爬上去。」她也喜欢恶作剧,例如躲在墙后,向那些盖着黑面纱、刚刚听道回来的虔诚妇女掷石子。这个顽皮的小女孩非常讨厌絮絮不休的妇人,她在一次长篇的讲道期间,灵巧地把她们的头巾流苏成对的结在一起。最后,在一片混乱中,她逃出圣堂,以免忍不住大笑起来。

亚历姗充满喜乐,但并非自私的人。她与其他女青年一样,在家里工作。她唱着喜欢的歌曲,一边劈柴生火。如果她不在家里,就一定是在溪边洗衣服。亚历姗喜爱整洁,常说:「我无法想像耶稣不是个整洁的人。我一直希望成为圣人,但如果要我脏脏的成圣,为我是极大的牺牲。然而,我认为上主不喜欢肮脏,不管是身体或灵魂。」

亚历姗十二岁时,像其他葡萄牙青年一样,到邻居的家里工作。那是个农民家庭,主人是个无情的人,要求这个小女孩作一些超越她能力的事,还以猥亵的态度与她说话和相处。她忆述说:「他经常无缘无故在所有人面前奚落我。我很年青,生性喜乐,但也感到委屈。」不够五个月,亚历姗已无法忍受这个处境,因此决定离开那里。然而,她不愿成为家里的负担,因此在农田努力干活。十三岁时,所赚取的工资已和母亲相同。她可以像成年人般抬起一袋谷物,也曾掌掴一个对她说话无礼的有妇之夫;即使富有的青年在晚上等她下班,要与她交朋友,也会遭她叱责。

亚历姗十四岁时,已长得亭亭玉立。在她十二岁时僱用她的地主心肠歹毒,迷上了她,决定与两个流氓闯入她家里。亚历姗忆述说:「我正和姊姊一起,还有个比我年长的女孩在家织毛衣。这时,有三个男人走近我们。迪莲达对我说:『关门!』我关门后,他们拍门,要我们把门打开。迪莲达喊道:『这里没有你们的事,我们不会开门!』接着,我们听到棍棒重击在门上,门给撞开了。迪莲达和另一个女孩给两个流氓制伏,而我则逃脱了。我四周观看,看见有个打开的窗子,便立即纵身跳了出去。我站起来后,在葡萄园抓起一支木棒,回去救我姊姊和她的朋友。我挥棒打下去,吼叫说:『禽兽,离开这里!』他们走了。虽然我们筋疲力竭,但也继续工作。不久,我感到非常痛楚,要在床上休息一段长时间。」

起初,亚历姗难以接受自己病了,想尽办法要把病治好。她怀着极大希望,踏上漫长疲累的旅程,到多个城市的医院求医,顺从地接受医生建议的所有治疗。然后,她投靠天主,立誓如果可以痊癒,她便会一生穿丧服(她是个讲究衣着的人)。她的母亲、姊妹和表兄弟姊妹全部为她献九日敬礼,也为她的痊癒作出特别的许诺。然而,她的体力逐渐衰退。

奥波多港的若望迪艾美达医生(Giovanni di Almeida)明确地对她的母亲说:「她将一生瘫痪。」亚历姗自十九岁起,三十年来一直瘫痪在床,由姊姊照顾。亚历姗日后的神师恩贝托帕斯乐神父(Fr. Umberto Pasquale)曾与那个企图向她施暴的男子交谈。帕斯乐神父写道:「一天,他流着泪对我说:『她是个圣人,因着我的错,她才要在床上受苦。』」亚历姗的身躯本来活泼敏捷,母亲曾说她像头小山羊,现在却成了动弹不得的无用躯壳。她日益感到需要祈祷,渴望与耶稣结合。她渐渐不再期望康复,而日渐热爱陷于丧亡危机的人灵。这时她只关心天主。

分享基督的苦难

就在此时,天主奥秘的恩宠开始在亚历姗身上运作。祂把她无用的躯壳转化为奥秘的祭品,置于被钉十字架的耶稣旁边,为罪人的得救而奉献。那是冗长乏味的旅程。她起初不愿接受患病的事实,然后逐渐懂得为罪人悔改和世界和平,把生命献给基督。她写道:「我没有其他目标,只希望光荣天主,为祂拯救灵魂。」耶稣教导她如何爱、受苦和作补赎。一九三六年,她听到耶稣的邀请:「请帮助我拯救人类。」翌年四月,亚历姗的病况严重恶化,本堂神父决定每天给她送圣体,由乔雅娜迪西瓦女士(Mrs. Gioachina de Silva)照顾她的物质需要。一九三八年十月三日,她首次经验基督的苦难,这经验每周五也会出现,直至一九四二年。教宗审慎地派卡马韦拉神父(Canon Cama Emmanuel Vilar)调查这个案,奥波多港亦有多位医生为她检验。一九三九年一月二十日、一月十三日及六月廿八日,耶稣向她预言第二次世界大战将会发生,作为罪恶的惩罚,而大战真的在九月一日爆发。她为和平奉献自己作为祭品,四年来(一九三八年至一九四二年),她每周五也经验主的苦难,为时三小时。

一九四二年四月三日,亚历姗的病情恶化。她领受临终圣事后,经历痛苦的神秘经验,感到身体像遭摧毁。自此以后,直至她在一九五五年十月十三日逝世,她只依赖圣体维生。她请求教宗碧岳十二世把世界奉献给圣母无玷之心,教宗在一九四二年十月三十一日作此奉献。

一九四四年六月廿一日,她与慈幼会会士恩贝托帕斯乐神父见面。帕斯乐神父一直担任她的神师,直至她逝世。她称他为:「我生命最困难时刻(一九四四年至一九四八年)的基勒乃人西满。(参阅谷15:21)」他收集她的珍贵日记,汇集大量有关「亚历姗个案」的文件,全都是亚历姗向姊姊、神师或巴拉撒一位女教师口授的。他花了十一年时间,把这些文件浓缩为五千页,用录音带记录。里斯本(Lisbon)宗主教厄玛奴耳卡杰拉枢机(Cardinal Emmanuel Carejeira)像慈父般体谅她,给她精神支持。他的名字与亚历姗有所连系,使他非常高兴。

慈幼协进会会员

亚历姗成为慈幼协进会会员。一九四五年,恩贝托帕斯乐神父把会员证带给她。他写道:「向她颁发会员证,是为使她联同慈幼会会士拯救人灵,尤其是青少年的灵魂,并为世界各地协进会会员的成圣祈祷和受苦。她要把会员证放在她可时常看见的地方。」她说:「我深切感到与慈幼会会士和世界各地的协进会会员团结一起。我多次定睛注视协进会会员证,联同他们所有人,为青年的得救献上我的痛苦。我爱这个修会,我是这样爱它,不管在天上或地下,也不会忘记它。」

除了协进会会员的证书外,亚历姗也保存了一幅莫高佛雷斯(Mogofores)慈幼会初学院的大型照片,藉此在心神上参与团体的所有祈祷活动。如此,她为慈幼会初学生受苦,协助这些初学生为延续鲍思高神父在世上的使命而接受培育。虽然她与他们素未谋面,但她写信给他们说:「我心里惦记你们。保持信心吧!耶稣总是与你们同在。你们可在地上和天上依靠我,我将在天上等待你们。请怀着爱德为我祈祷。」

神修家

一九五三年圣若瑟纪念日,聚集在亚历姗床边的朝圣者约有五七O人,五月九日有二千人,六月五日有五千人,六月十日有六千人。巴拉撒的街道和狭窄的广场挤满汽车。神父写道:「许多肩负宗徒使命的奥秘灵魂很自然获大众拥戴,但他们本身不想这样。我们难以明白他们所受的痛苦。」

临终生活

一九五四年四月九日,亚历姗单靠圣体维生已十二年了。医生小心翼翼地控制她这种严厉的禁食,有时甚至有点不近人情。她的视力日渐衰退,由于无法忍受丝毫日光,因此她经常要在黑暗中生活。她称自己的房间为「黑暗的牢房」。她邀请罪人悔改,对他们说:「我为你遭受摧残啊!」一九五五年五月六日,圣母对她说:「我不久便会来接你。」这时刻在十月十三日来临。有一群人围在她床边,她低声说:「不要犯罪,世界不算得甚麼。要勤领圣体,每天诵念玫瑰经。再见了,我们会在天上再会。」她在晚上逝世,临终时说:「我去天堂了。」巴拉撒现已成为人潮挤拥的朝圣地。

布拉加(Braga)的教区法院在一九六七年一月十四日为亚历姗展开列品程序。她在一九九五年十二月廿一日荣列真福品。



圣爱德华(St. Edward the Confessor)国王

圣爱德华是英国依瑟律王的儿子。丹麦人常往英国骚扰,爱德华随胞兄亚法烈赴法国避难。一O三六年,亚法烈回到英国,被高丈伯爵逮捕,惨遭杀害,所以爱德华继续留居法国。到了四十岁时,他继承王位才回到英国。

爱德华非常热心,治理国政,处处以人民的利益为中心,所以深得民心。他将国库捐税收入的盈餘全部拨充善举,全力辅助修院的发展,对穷人和外乡人非常慷慨。爱德华很爱打猎,可是他出门打猎,每天早晨仍准时参与弥撒。

爱德华在法国流亡时期,曾许下一个愿,假如将来国运好转,会往罗马伯多禄陵墓朝圣。登极后,召集大臣,宣布拟往罗马还愿。众大臣表示:假如国王出门,一些不良分子可能发动内战颠复王位。爱德华觉得他们的话也很有理由,就上书教宗圣良九世,请教宗决定。教宗审视情况,宣布爱德华王免除执行圣愿的义务,但应将朝圣旅行所需的费用,拨充善举,并建造修院一所,奉圣伯多禄为主保。爱德华就在伦敦附近拟定一个修院,予以重建。这修院取名西敏斯(一称西敏寺),以示与伦敦东部的圣保禄大堂有别。现在的西敏斯大堂,就建在爱德华那座修院的原址,是十三世纪建成的。

一O六五年诸圣婴孩瞻礼,西敏斯修院唱诗班举行隆重的典礼。那时候,爱德华病势沉,不能亲自出席参加。一星期后(一O六六年一月五日)逝世,遗体葬在西敏斯修院内。

一一六一年,爱德华荣列圣品。两年后,发掘棺柩,遗体尚未腐烂,由圣多默伯克迎往圣龛。那一天是十月十三日,所以教会定该日为圣人的瞻礼日期。自一六八九年起,普世教会,庆祝圣爱德华的瞻礼。



圣福斯督、圣雅纳略、圣马歇尔(SS. Faustus, Januarius and Martial)殉道

福斯督、雅纳略、马歇尔是西班牙高多华人。三O四年因信奉天主教被捕,悬挂在刑架上,饱受种种酷刑。法官命他们向邪神献祭,福斯督高呼:「天主是创世的真神。」法官大怒,下令将福斯督的耳、鼻、眼皮割去。刑吏每次割一块肉,福斯督就高声感谢天主。雅纳略也遭受同样的刑罚。那时候,马歇尔还悬在刑架上,虔诚地求上主赏赐他神勇神力,坚持到底。法官命他背教,马歇尔高呼:「耶稣基督是我的安慰,愿光荣归于天主圣父、圣子及圣神。」

三位志士被判以烈火焚死,慷慨就义,时在三O四年。



圣高根(St. Comgan)院长

圣高根是杜斯特的亲王,治理国政功绩卓越。敌人攻袭,高根战败,带了胞妹,逃往苏格兰。在洛加建了一座修院,弃家修道,有七个随从也同时弃家修道。

高根勤操苦行,修务圣德,死后葬在洛加。



圣吉拉(St. Gerald of Aurillac)

圣吉拉生于八五五年。青年时,生了一场重病,在家里休养,一天到晚祈祷读书。父亲去世,吉拉晋封伯爵,将大部分家产分施给穷人,穿的是朴素的衣服,吃的是最简单的食物。每夜二时起床念日课,念完日课到圣堂参与弥撒,每天部分时间念经祈祷,部分时间读书。

吉拉赴罗马朝圣回来,建造了一座圣堂、一座修院,这修院后来非常出名。吉拉自己也有意弃俗修道,可是加沃主教圣格肋孟劝他不必出家,因为按照他的环境,在世俗生活中更能多作荣主救灵的工作,修德成圣。

吉拉晚年双目失明,九O九年逝世。



圣古罗孟(St. Coloman)

圣古罗孟是苏格兰人(一说爱尔兰人),一O一二年赴罗马朝圣,道经奥地利,那时候,奥地利、摩拉维亚、波希米亚各小邦发生战争。古罗孟经过斯多格路城(在维也纳附近)时,被军队逮捕,他不谙当地方言,人们以为他是间谍,施以酷刑,七月十三日执行绞刑。死后显有神蹟甚多,遗体久不腐烂。

古罗孟是牛马疾病的主保。每年他的瞻礼,在福恩望举行祝福马类的典礼。



圣玛利斯(St. Maurice of Carnoet)院长

圣玛利斯是法国不列颠尼人。年青时,受了良好的教育,可是他深感假如不能善用世俗学问,反而有危险,就弃家修道,入郎果纳西斯德修院。那时候,西斯德会初次推行改革,会务发展奇速。玛利斯发圣愿后三年,因圣德卓着,当选院长。

高南公爵在加纳建造西斯德修院一座,由玛利斯任院长,在任十五年,一一九一年九月廿九日逝世。



福女玛达肋纳巴纳弟亚(Bl. Magdalen Panattieri)童贞

福女玛达肋纳巴纳弟亚原籍意大利。年青时,发愿守贞,入多明我第三会,和若干寡妇贞女共操敬主爱人的善功。

福女热心照顾贫童,显了许多神蹟,劝化罪人改过。她常为罪人念经、作补赎,特别为高利贷的罪作补赎善功。

玛达肋纳口才奇佳,常向妇女孩童讲道。不久,人们都知道她是一位杰出的讲道员。司铎、修士、教友都来参加听讲。

米兰参议员滥用权力压迫多明我会,被教廷开除教籍,迁怒玛达肋纳。参议员的助手,当众打她的面颊。玛达肋纳转过脸来,请他再打一下。那人更加火上添油,咆哮如雷。一年内,参议员和他的助手都暴毙,玛达肋纳非常悲伤,常为二人祈祷。

玛达肋纳自知快将离世,召集多明我第三会女会员来病室,作最后一次会晤。她表示将来一定为她们祈祷,并劝她们多行善功,修务圣德。当送终的人念到第三节圣咏时,玛达肋纳瞑目安逝,时在一五O三年十月十三日。

玛达肋纳巴纳弟亚由教宗良十二世列入真福品。

相关热词搜索:花地 十三日 圣母

上一篇:10月12日圣马西米良(St. Maximilian)洛奇主教殉道
下一篇:最后一页

分享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