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月16日圣类斯奥里纳 (St. Louis Orione)
2017-05-14 11:02:27   来源:网络   评论:0 点击:

圣类斯奥里纳(St. Louis Orione)早年生活类斯生于意大利亚历山大(Alessandria)托尔托纳(Tortona)附近的庞特古里安(Pontecurione)。他是维托奥(Vittorio)与卡露莲(Caroline)最年幼的儿子。他母亲是虔诚的天主教...

圣类斯奥里纳 (St. Louis Orione)

 

早年生活

 

类斯生于意大利亚历山大(Alessandria)托尔托纳(Tortona)附近的庞特古里安(Pontecurione)。他是维托奥(Vittorio)与卡露莲(Caroline)最年幼的儿子。他母亲是虔诚的天主教徒,但父亲已背弃了信仰。类斯10岁时,开始与父亲一起作铺路工人,有时甚至要冒着大雨工作。一天,类斯回家时全身湿透,没有拿雨伞。母亲追问下,他说把雨伞给了一个被大雨淋得湿透的老人。类斯对玛窦福音的一段经文印象非常深刻:「我实在告诉你们:凡你们对我这些最小兄弟中的一个所做的,就是对我做的。」(玛25:40)一天,有个跛子走近他,向他讨食物。这个慷慨的青年马上把自己的便当送给他,空着肚子工作半天。他日后亦为最贫穷的人工作,成为他的生活特式。

 

方济会

 

庞特古里安的本堂神父弥额尔卡塔奥神父(Fr. Michel Cattaneo)以爱德着称。他知道类斯热爱耶稣和穷人,故让类斯在冬季铺路工人不用上班时为他工作。他请类斯陪伴左右,带他到穷人和老人居住的小房子,让他亲身接触他们被迫陷入的不幸生活。类斯目睹弥额尔神父为低下阶层人士推行的伟大工作,决定效法他成为神父。

 

可是,奥里纳的家人无法承担幼子的神学院学费。因此,弥额尔神父建议他加入沃盖拉(Voghera)的方济会,他在那里毋须付出任何费用。神父对他说:「那里生活很艰苦。你支持得了吗?」贫穷没有吓怕类斯,他决定成为方济会会士。他一向生活贫穷,也愿意继续贫穷下去。他将会像圣方济?亚西西般接近穷人,并会效法他成为基督的活肖像。

 

这样,他加入沃盖拉的修会,再不能享用家里较舒适的睡床,而要睡在稻草床上。他祈祷、学习和作补赎,但当时的补赎为13岁的孩子而言,实在是太苛刻了。他无法适应半夜起床,跪在冰冷的石地上祈祷。1886年的圣週四,类斯在寒冷的圣堂列队进堂时,倒了下来。他间歇发高热,患了肺炎。在他康复期间,方济会会士尽其所能照顾他。在医生建议下,瓜迪安神父(Fr. Guardian)请他离开方济会回家。类斯哭着收十行装,准备离开。

 

慈幼会学校

 

类斯回家后,弥额尔神父想办法安慰他。数月后,他安排类斯到杜林华道谷鲍思高神父的学校。他非常兴奋。鲍思高神父服务贫苦青年,以圣母进教之佑的名义和降福行了不少奇蹟,名声传遍意大利,甚至远达海外。类斯在1887年抵达华道谷鲍思高神父的会院,听到那里400个青年震耳慾聋的喧哗声,为他有如悦耳的音乐。自此,他展开「生命中最美妙的阶段」。他很快适应青年中心的生活,在短时间内成为最优秀、最乐于助人的学生。鲍思高神父完全把他迷住了。这位青年圣人当时已接近72岁,身体有许多病痛,不能常常到操场,但每当他来到操场,便立即给青年围着,希望与他说说话,或只是看看他的微笑。一天,类斯挤到人群前方。鲍思高神父微笑看他,开玩笑地问他说,庞特古里安的月亮是否与杜林的一样圆,逗得类斯大笑起来。

 

一天,类斯希望向鲍圣办告解,但没有找到机会,因为鲍思高神父只为较年长的青年和修士听告解。奥里纳已下定决心,终于成功在告解名单上写上自己的名字。他用心作好准备,认真省察良心。为免遗忘任何细节,他用了三本笔记簿记下他的罪,然后紧张激动地等待,终于轮到他跪到鲍思高神父旁边。鲍思高神父满意地看着他,对他说:「类斯,把你的罪交给我!」类斯从口袋里掏出一本笔记簿,交给鲍思高神父。鲍思高神父把笔记簿撕成碎片,然后微笑说:「把其他的也交给我。」他把另外两本笔记簿也撕碎了。鲍思高神父说:「你已办妥告解了。别再想你所写的东西,但要记得我俩永远是朋友。」

 

为鲍思高神父奉献一生

 

鲍思高神父是奥里纳的慈父、慈母和生活模范,而奥里纳也像子女般孝爱鲍思高神父。18881月,鲍圣病重,似乎快要离世了。青年中心有些青年没法接受失去这位父亲,宁愿代替他死。120日,青年中心主保圣方济沙雷氏的瞻礼日,几个青年在纸上写道:「至圣圣体中的耶稣、圣母进教之佑、我们的主保圣方济沙雷氏,以下署名人愿意把生命献给天主,代替他们的慈父和长上鲍思高神父:多迪纳伯多禄(Dondina Pietro)、类斯奥里纳(Orione Luigi)、玛定若望(Martinasso Giovanni)、罗思(Rossi)、若瑟(Giuseppe)、艾梅托加俾额尔(Aimerito Gabriele)、贝达尼奥斯托(Bertazzoni Augusto)、雅敬贝托神父(Fr. Giachino Berto)。上主,求你俯听我们的祈祷,接纳我们的生命,但让他继续活下去。」还有六个青年在祷文上签署,并为同一意向领圣体。全体署名完毕后,在贝托神父为鲍思高神父举行感恩祭时,祷文放在圣亚纳祭台(St. Anne)的九摺布下。辅祭是类斯奥里纳。天主有其奥秘的计划,没有答允他们热切呈上的祈求。鲍思高神父在131日逝世。

 

食指奇蹟康复

 

21日,鲍思高神父的遗体隆重下葬于圣母进教之佑堂。当时,奥里纳和几个青年负责协助虔敬的信友,把他们的物品碰触鲍圣的遗体。这时他突发奇想,想到用面包碰触鲍思高神父的遗体,日后当作药丸,呼求鲍圣的转祷医治各种疾病。类斯跑到食堂,找到几条面包。他把面包切开时,忙乱间切伤了右手食指(他惯用左手),但他并不担忧痛楚和流血,而是忧虑这可能妨碍他成为司铎。他用布包着几乎遭切断的食指,跑到圣堂用受伤的手指碰鲍思高神父的遗体,伤口便立即痊癒了。

 

教区司铎

 

类斯奥里纳以优秀成绩完成高中课程,但他在数年前,还只是个贫穷的铺路工人呢。这时,他要面对人生抉择,既渴望加入教区神学院,但同时热爱鲍思高神父,希望效法他,还认为加入教区神学院的想法是魔鬼的诱惑。长上认为他是理想的候选人。类斯到瓦沙利切(Valsalice)鲍思高神父的墓地向他求教,在那里进行退省。

 

他在墓前彻夜祈祷,哭过不停。翌日早上,奥里纳挑战天主说:「如果你愿意我进入神学院,请给我三个征兆。第一,我毋须提出申请,便获取录。」此事实现了。他回家后不久,他的本堂神父为他在神学院留了学位,把申请书递给他,但他拒绝填写。本堂神父带他见主教,主教听毕他的故事后,取录了他,毋须他提交申请书!他向天主要求的第二个征兆,就是毋须量身缝制司铎长袍。他在假期时,为朋友补习,以准备参加补考。那个青年的母亲为答谢他,希望送他一件司铎长袍,但类斯不愿量身。数天后,她送来一件非常合身的长袍。

 

两个征兆出现了,类斯相信天主必会赐他第三个征兆,因此打算在1890年进入托尔托纳的神学院。他要求的第三个征兆,就是父亲悔改。类斯进入神学院当天,他父亲成为实行信仰的教友。他要求的三个征兆,天主如他所愿,全部赐给他了。他开始修读神哲学,意志坚定,准备晋铎。他作神学生时,在主教座堂的祭衣房服务,并邀请贫穷青年到钟楼的小房间聚会,这将成为他的终生工作。

 

类斯奥里纳在1895413日晋铎。此后,他效法鲍思高神父,恭敬耶稣圣体、圣母和教宗。如此,他重演圣若瑟高登伦哥和圣若望鲍思高所行的仁爱奇蹟。

 

创立修会

 

早在托尔托纳神学院读书时,他已开始推行青年使徒工作,并在晋铎后,继续致力解救各种肉体和精神的不幸,藉此传扬基督的爱,引领人们看见耶稣存在于教会、教宗和主教身上。

 

后来,他扩展工作,设立学校、工场、青年中心、医院,并为没有人照顾的青年开办宿舍。他的工作称为「主顾小院舍」(Piccola Opera della Divina Providenza),乃模仿圣若瑟高登伦哥的慈善机构。为达到目标,奥里纳神父创立「主顾男修会」(Sons of Divine Providence)、「仁爱传教女修会」(The Little Missionary Sisters of Charity)、「主顾隐修会」(The Hermits of Divine Providence)、「主顾修士会」(The Brothers of Divine Providence)(遵守团体生活规章的在俗修士)及致力于祈祷的「圣事女修会」。

 

称职的策划人

 

墨西拿(Messina)和马尔西卡(Marsica)分别在1908年和1915年发生地震,奥里纳神父在这期间发挥他的司铎爱德。他指挥重建工作的能力,使墨西拿的总主教印象深刻,因此委任他为其牧区的临时副主教。他尽心尽力地工作,更赢得当时一个共产主义者依纳奇奥席隆(Ignazio Silone)的敬佩,从没有忘记他。维克多艾曼纽三世(Victor Emmanuel III)更授权奥理纳使用他的私人座驾和王室火车,以协助地震的灾民。

 

事业扩展

 

奥里纳神父的会院在意大利、其他欧洲地区和美洲不断倍增。1964年,奥里纳约有4,000个追随者,遍佈五大洲。

 

一次,他乘船横渡大西洋探望他的神子,船上的乘客之一为帕切利枢机(Cardinal Eugenio Pacelli),即日后的教宗碧岳十二世。他当时是教廷国务卿及布宜诺斯艾利斯(Buenos Aires)圣体大会的教宗代表。有些乘客请枢机降福,但枢机却请奥里纳降福他,因为这位教宗代表视奥里纳为真正的圣人。

 

奥里纳神父为恭敬圣母,在托尔托纳他母亲的房子旁边,兴建「守护之母堂」(La Madonna della Guardia)。教堂顶端放置一尊镀金圣母像,从数哩外也可看见。他说:「所有路过的人必会看见这圣像,或许会向圣母祈祷。为许多人而言,这是他们得救的途径。」

 

敬仰鲍思高神父和慈幼会会士

 

每当经过杜林,他也探望慈幼会会士,并到圣母进教之佑堂,怀缅往昔与鲍思高神父相处的日子。193441日,复活主日,奥里纳神父在罗马出席鲍思高神父这位导师与良友的封圣典礼。三日后,他获教宗接见。当时教廷一位显贵指着奥里纳神父,对基里诺神父(Fr. Chiavarino)说:「这位就是现代的鲍思高神父!」封圣典礼一週后,在48日,这位可敬的长者奥理纳神父再次来到杜林,捧着圣若望?鲍思高的圣髑在城内遊行。民众惊歎说:「圣人与圣人在一起啊!」多年后,他在开办首个青年中心时说:「如果鲍思高神父在这里,即使要我走过燃烧的火炭,我也要再见他,向他道谢。」

 

若瑟普卡林神父(Fr. Joseph Puthenkalam)忆述,约在17年前,他在罗马一个公车站,遇上一位神父,属于真福奥里纳的修会(俗称奥里纳会)。当这个神父知道与他谈话的,就是来自印度的慈幼会会士,对方立即拥抱他,并说:「我们的会祖吩咐我们,要恭敬鲍思高神父,还要与慈幼会会士保持友爱关系啊!」

 

与世长辞,光荣列品

 

1940312日,奥里纳神父在圣雷莫(San Remo)逝世。他就像前人圣云先、圣若望高登伦哥和圣若望鲍思高,因推行慈善工作而耗尽体力。他的遗体下葬于托尔托纳。类斯奥里纳的真福列品程序于1956年展开,在19801026日荣列真福品,在20045月荣列圣品。

 

 

 

圣吴巴多(St. Ubald)古比奥主教

 

吴巴多出身意大利古比奥城的贵族,幼年失去父母,由叔父抚养成人。他叔父是古比奥城主教,所以吴巴多自幼接受良好的道德训练。晋升铎品后,由教会当局委派,任主教府祭司团团员,协助治理教务。

 

过了几年,吴巴多想辞职,独居隐修。他同一位有灵修经验的神父商议,神父不赞成这计划,劝他照常供职,为大家服务。吴巴多在主教府照常工作。一一二六年,他当选比鲁日主教,亲往罗马,面谒教宗,提出辞职。教宗批准他的请求,可是两年后,教宗又颁诏,指定吴巴多任古比奥城主教。

 

吴巴多忠勤尽职,待人和蔼。有一次,工匠闯入主教府的葡萄园,把葡萄踏坏。主教笑嘻嘻跑出去,劝他不要践踏葡萄。工匠不知道他是主教,把他推开,主教一跤跌在石灰浆里,满身都是灰浆。一言不发,笑嘻嘻地回到屋子里。可是信友听到这件事,把工匠解送到法庭,要求法官惩办。吴巴多赶到法庭,表示这个案子的受害人是神职人员,所以应由主教以教会领袖身分审理。他回过头来,与工匠行亲面礼,表示双方和好,当场宣布这人无罪。

 

德皇腓特里兵临古比奥,扬言要把城里的财物掳掠一空。吴巴多亲自到德皇御营,凭着他的三寸不烂之舌,说服腓特里撤军,古比奥得免兵灾。

 

一一六O年耶稣复活节,吴巴多抱病举行弥撒,讲道降福信友后,就晕倒了,人们把他抬到床上。临终前,全城信友湧往主教府,请求他给予最后祝福。吴巴多于五月十六日安逝。死后显有神蹟甚多。

 

 

 

圣毕利奇诺(St. Peregrine)欧瑟主教殉道

 

圣毕利奇诺由教宗西斯督二世祝圣为主教,被派往法国欧瑟传教。欧瑟的大部分居民都被劝化,皈依天主教。

 

欧瑟城西南数公里,有一座罗马神庙。新神庙举行落成典礼的那一天,毕利奇诺到城里去,劝大家不要崇拜偶像。他当场被捕,饱受酷刑,斩首致命。时在二六一年。

 

 

 

圣鲍西杜(St. Possidius)加拉美主教

 

圣鲍西杜是圣奥思定的弟子,原籍非洲。三九七年起,任加拉美主教,协助圣奥思定攻击异端。异端分子非常恨他,一度用暴力袭击他。

 

鲍西杜全力攻斥彼肋日派异端,获得教宗英诺桑一世的讚誉。

 

万达人由西班牙大举进犯北非,加拉美被毁,希波城被包围。鲍西杜和圣奥思定同往别地避难。鲍西杜于四四O年左右逝世。

 

 

 

圣日美利乌(St. Germerius)都鲁士主教

 

圣日美利乌原籍安果拉,三十岁当选为都鲁士主教,在任五十年。

 

法国第一位奉教的国王,格鲁维斯非常尊敬日美利乌,捐送土地银钱,供圣人建造教堂公墓。

 

日美利乌在特克斯建造了一座大堂,奉圣沙多纽为主保。大堂祝圣典礼日,许多病人都获痊癒的神恩。

 

日美利乌于五六O年逝世。

 

 

 

圣伯来登(St. Brendan)克隆福修院院长

 

圣伯来登是爱尔兰着名圣人之一,原籍德来利;晋升铎品后,入隐修院修道。许多人拜他为师,跟随他修务圣德。

 

五五九年,伯来登在克隆福建造了一座修院。相传克隆福修士的数目达三千人之多。

 

五七七年,伯来登探视他的妹妹彼利日。彼利日是度恩修院的院长。他在女修院作完了弥撒,对彼利日说:「请你代我祈祷。」彼利日说:「你怕甚麼?」伯来登答道:「我一想到死了以后,天地万物的真主宰要审判我的一生功过,就觉得非常害怕。」过了几天,伯来登真的生病死了。死后,遗骸运回克隆福安葬。

 

 

 

圣杜诺路(St. Domnolus)雷蒙斯主教

 

圣杜诺路是巴黎某修院的院长,后来升任雷蒙斯主教,在任共廿一年。他治理教务功绩彪炳,建造教堂和贫民收容所。圣额我略称讚他圣德卓越。

 

杜诺路显发了许多神蹟。于五八一年逝世。

 

 

 

圣加郎多(St. Carantoc)院长

 

加郎多是六世纪英国威尔斯某修院的院长。一度在爱尔兰修道,后来在色拿许建造一座修院。他渡海到法国不列颠尼住了一个时期。逝世年份不详。

 

 

 

圣和诺莱塞(St. Honoratus)亚弥盎斯主教

 

圣和诺莱塞是六世纪末法国亚弥盎斯主教。圣德卓越,死后显有神蹟甚多。一O六O年,圣人的遗骸以盛礼迁葬。自此,求他转祷的病人往往获得痊癒,所以圣和诺莱塞的敬礼在法国各地愈传愈广。现在法国巴黎有名的「和诺来区」和「和诺莱路」都取了圣人的名字。

 

法国面包师、糕饼师、面粉商都奉圣和诺莱塞为主保。所以圣人的畫像上,手里拿着一只面包的木杓。

 

 

 

圣西满斯道克(St. Simon Stock

 

圣西满斯道克最初在英国隐修,后来到巴勒斯坦朝圣,就入了当地的加尔默罗会。过了一个时期,加尔默罗会迁到欧洲,斯道克因为圣德卓越,于一二四七年当选该会会长。

 

在斯道克的英明领导下,加尔默罗会会务蒸蒸日上。牛津、剑桥、巴黎、波伦日,是当代欧洲四大学府中心。斯道克在这四个城市创建了分院,吸引青年加入加尔默罗会。斯道克也在英格兰、爱尔兰、苏格兰、西班牙、欧洲大陆各地,创建了分院多座。加尔默罗会的原始会规是根据个人灵修生活而订的。可是到了十三世纪时,会士们致力参加讲道传教的工作,会规必须根据实际环境,略予修改。修正的会规,于一二四七年,获得教宗依诺增爵四世批准。

 

一二五一年七月十六日,圣母显现给斯道克,授以圣衣。从此这会也叫圣衣会。凡佩戴这会衣而特殊孝爱圣母的人,能得善终的特恩。所以,佩戴棕色加尔默罗圣衣的敬礼,普遍流传,历任教宗给佩戴圣衣者颁有各种恩赦。

 

一二六五年,斯道克在法国波尔多逝世。死后显有神蹟甚多。遗体于一九五一年迎往英国根德加尔默罗修院。斯道克至今尚未正式列入圣品,但教廷特准加尔默罗会,英国伯明翰、北桑顿、南桑顿三教区,于本日举行庆祝斯道克的纪念日。

 

 

 

圣若望臬波莫(St. John Nepomucen)殉道

 

圣若望臬波莫原籍波希米亚,生于一三五O年左右,布拉格大学毕业,晋升铎品,先后担任各项重要圣职。后来,升任布拉格副主教。

 

一三七八年,查理四世皇帝逝世,嗣君文策老四世即位,性情暴戾多疑,残酷阴险。文策老的妻子是一位贤淑的女子,可是文策老妒忌成性,怀疑皇後不贞,强迫若望臬波莫透露皇後告解的内容。若望臬波莫严词拒绝,惨遭杀害。他是为了保卫告解秘密而杀身死仁的烈士。若望臬波莫遇难的年分是一三九三年。

 

圣若望臬波莫是波希米亚的主保。每逢水灾发生,或遭人诬陷,以及办妥善告解的人,都求圣人代祷。

 

相关热词搜索:斯奥里

上一篇:5月15日圣伯多禄和圣刁尼霞(SS. Peter and Dionysia)殉道
下一篇:最后一页

分享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