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福若望教宗遗体不朽之谜揭晓
2015-04-21 23:10:58   来源:网络   评论:0 点击:

真福若望教宗遗体不朽之谜揭晓好好若望教宗二十三世于一九六三年六月三日下午过世,次日上午教宗的遗体先在圣伯铎广场上游行,后供在圣伯铎大殿内供信友们拜谒瞻仰,最后葬在大殿地下室一小教堂中。三十七年后(

真福若望教宗遗体不朽之谜揭晓

 

 

好好若望教宗二十三世于一九六三年六月三日下午过世,次日上午教宗的遗体先在圣伯铎广场上游行,后供在圣伯铎大殿内供信友们拜谒瞻仰,最后葬在大殿地下室一小教堂中。三十七年后(二○○○年),已被当今教宗于大禧年九月三日,声明为「真福圣人」。今年四月初在教廷国务卿邵达诺枢机(Card.Angelo Sodano)、圣伯铎大殿主任诺埃枢机(Card.Virgilio Noe)等人物监视之下,开棺验尸,准备供出,以便信友们敬礼祈祷。惊喜发现若望教宗的面貌竟然如生,毫无腐朽之象。这难道是天主所显得的奇迹吗?此也未必。基于真福教宗遗体处理得当而获得奇特的效果。
 当时主持这件艰辛的工作者,是拿坡里籍的医生高利亚教授(Dr.Gennaro Goglia)。下面是他的自述,刊在「天主教家庭」(Famiglia Cristiana),第七十一年廿二期(二○○一年六月三日出版)。
 医生高利亚先生一九二三年生于拿坡里,有一个美满的家庭,今年七十八岁,有孙、外孙十九位;不断地为医学院学生撰写有关医疗的文章。他家距他上班的罗马哲麦利综合医院(Policlinico Gemelli,Roma)不远。话不多,做事认真。正由于他为若望教宗遗体注入了适量的防腐药水,得到理想的功效。高利亚当时四十岁,是罗马哲麦利综合医院院长朗伯迪尼(Prof.Lambertini)的助手,三年前才退休。高氏从壁橱盒中找出往日教廷国务卿吉高尼亚尼枢机(Card.Gaetano Cicogniani)给他的谢函。记得清楚国务卿问他「酬劳金」是多少?「什么也不需要」他回答道。「那夜是我永远不会忘怀的」高利亚教授这样回忆说。
 教宗选好自己的墓地,就是圣伯铎大殿地下室一小教堂内,对面是教宗碧岳十一的墓穴,这里后被若望保禄一世所占;而若望教宗暂时安息之所,是在另一较大、较体面的小堂里。若望教宗在他去世数天前,用一书写的文件,附有其签名交给马卓尼教授(Prof.Mazzoni),要他负责监视他遗体的保存。由于教宗对此有点焦虑,因为他对他的前任教宗碧岳十二世的遗体保存有不良的记录,该教宗是仿一八七八年意大利首任国王威多里奥.伊玛纽耳二世(Vittorio Emanuele II)遗体处理办法。该教宗生前与死后,皆由教宗私人医生李西教授(Prof.Galeazzi lisi)负全责;并在教宗死后,把教宗的患病经过以高价售给某科学杂志(该无耻医生后被意大利医生公会除名),曾轻描淡写地叙述处理教宗的遗体,但不曾详细地记录;尤其大不敬地连教宗的大名也懒得、或不愿提出。
 「教宗的私人医生是瓦耳道尼教授(Prof.Valdoni),为罗马翁柏尔陶综合医院(Policlinico Umberto,Roma)一般外科主任。当时天主教哲麦利医学系在罗马刚才成立,尚未建立医院。他有一位能干的助手马卓尼教授为麻醉师(那时麻醉工作尚未独立)。」
教宗要医生在他死亡来临时务必提醒他
教宗患有胃癌,瓦耳道尼由于事忙,要其助手马卓尼教授照顾教宗的健康。马氏自三月起,便在教宗寝室侧的房间里睡觉,以便在夜间也能照顾教宗的病情。他原是位无信仰者,基于多日目睹教宗的忍耐与和蔼感动了他,又重拾回他童年的信德,几年前死于车祸。
 教宗也要求瓦耳道尼对他的遗体处理费心。由于他不善于此道,便请罗马智能大学医学院院长哲林(Prof.Gerin of Sapienza University)帮忙,后者转请于方成立不久的罗马哲麦利综合医院解剖科主任朗柏迪尼(Prof.Lambertini),而后者则推荐其助理高利亚教授。
 「我在拿坡里多年已是朗柏迪尼教授的助手,」高利亚教授说「后来(一九六一年)他到罗马服务,同时也把我带到首都来。基于我曾在瑞士洛桑跟著名教授温克列(Prof.Wikler)学习保存尸体的技术。哲林教授也知道我有这个能力,曾向瓦耳道尼推荐,复获得教廷的认可。六月三日下午,我由收音机得到教宗逝世的消息,当晚我和助手加萨诺教授(Prof.Cassano)得到通知,乘专车到达教宗的寝室,教宗侍者古绍兄弟(Brothers Gusso)在门外等候我们的到来,此外一位修女和马卓尼教授站在教宗遗体旁,都累得不成人样。雕刻家芒苏(Giacomo Mansu)正用黏土把教宗的面貌塑出,然后我们才进入。」
 高利亚继续道:「在教宗面上尚有油质,是雕刻家芒苏怕黏土黏在教宗面上而先擦了些油。这时我把盛防腐药水的塑料桶放在三角架上,桶上有一龙头,其上装一长长的塑料管,尾部置一针管,把它剌入教宗的右手腕。我真担心教宗的血会流出,或药水在皮肤内意外地发生阻塞… 因为大家皆视若望教宗为圣人,怎可让他的血外流?感谢天主一切进行非常顺利,至四日凌晨五点,药水进入教宗全身毛细管中,可以预知教宗的遗体不会腐坏下去。我又在教宗肚腹中注入数公升防腐剂,足以驱除癌细胞,复能消灭可能所有的细菌」。
 高利亚教授也恭瞻教宗的更衣工作,以符合应穿十七种不同的教宗衣着的规定。「在我们离开前,有人交给我们特别通行证,以便随后数日多次回到梵蒂冈,监视教宗遗体的保存状况,尤其多次更换展供的地方。」
 他述说时仍非常激动,且有些泪流出。「能重目睹真福教宗的遗体,感觉非常欣慰,我是多么地景仰好好若望教宗啊!」自然我们也不能忘记高利亚教授的苦心呀!
 

\


相关热词搜索:教宗 遗体 福若望

上一篇:瓜大卢比圣母显现
下一篇:五伤毕奥神父雕像疑「泣血」

分享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