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督的化身
2015-04-22 23:20:26   来源:网络   评论:0 点击:

基督的化身若石神父没有丰功伟业,他只是一位「普通」的随军司铎,但从他的同事戴雷中尉以下的叙述里,我们发现若石神父真的堪称为基督的化身。若石神父的全名是爱弥& 8231;若石贾保恒。他自愿到北韩俘虏营里当随
基督的化身
若石神父没有丰功伟业,他只是一位「普通」的随军司铎,但从他的同事戴雷中尉以下的叙述里,我们发现若石神父真的堪称为基督的化身。
若石神父的全名是爱弥‧若石贾保恒。他自愿到北韩俘虏营里当随营司铎。因为俘虏中有不少人信奉天主教、基督新教和犹太教。大家都简单的称呼他「神父」。他的出现常能带给受苦的人勇气和希望,虽然只是几句鼓励的话,一些微薄的食物,或是对病人、受伤者一道温煦的眼神,就能让我们有力量忍受在中国的幽禁。
若石神父是个非常虔诚的人,但外表上看不出他与一般的大兵有什么不同。在他成为俘虏前,已经是部队里的传奇人物。那时,他服务的单位—骑兵第一师第八连在那童(地名)作战,他从一个被弃置的果园摘取一大袋蔬果和桃子,并将它们磨成粉,送给连队使用,大家都吃得很高兴。平常他常骑着一部老旧的脚踏车,飞驰于崎岖的岩石或田间小径间,为的是到前线的防御工事里安慰、鼓励战士们。他弯着身子说着笑话,将一枚桃子放在士兵的手中,然后和他一起诵念一段经文。
他常与战斗士兵在一起,一个担架上放着两个小箱子,做为祭台使用,他在敌人炮火中举行弥撒,并分送圣体、接受和好圣事。他不知道什么叫做害怕,战争从公松(译音)开始,马上有人受伤,担架队距离火线太远,无法救伤兵,若石神父知道了,便请一位士官陪他一起攀缘前进,冒死将伤患安全救下。敌人的炮火持续规律地发射着,一颗子弹分毫不差地打在士兵口中所衔的烟斗上,人却毫发未伤!
若石神父原本可以逃走,但他想为伤兵服务而留在红十字会的医生旁照顾伤患,并为弥留状态下的士兵祈祷、赦罪。不久,他被中共士兵俘虏了。他们禁止他深入野战医院,因为怕天主教的神父传播福音,会对他们以无神主义来麻醉人们心灵的行动不利。可是若石神父却做了一个非常危险的决定:在不被岗哨发现的情形下,穿过荆棘及一些灌木丛,攀缘进入所谓的伤兵医院,带出满是浓血的绷带,洗净后再拿回去为伤兵们扎缚。他也为伤兵们除去虱子,他使用塞满棉花叶子的烟斗为他们消毒,或以热气喷在肿胀处,或吸出创伤深处的毒液…他最大的贡献是鼓励伤患,使他们有勇气活下去:他同伤兵嬉戏,逗他们笑,也为他们祈祷,在他们发烧时,把他们抱在怀里。他总是想办法,让生活变得可以忍受:他将手表换了一条棉被,让脚冻伤的伙伴保持脚的暖活;他拄着木手杖,涉足在冰封、陡峭的小径上,只是为寻找清水供大家使用。一个伤兵或病人眼看要饿死了,他抚慰着他们,往往使他们因而得救,就好象耶稣一样,他能发出力量让病人痊愈。
若石神父竭尽全力为伤兵服务,他协助埋葬亡者,为临终者施行圣事,他总是鼓励大家「不可失望!」他常劝诫我们,不要与共产党做无谓的争辩。他引用圣经的话说:不要怕只能伤害肉体的人。共产主义是专门戕害不死不灭的灵魂的,因此他要大家特别注意。
我们愈是困倦疲惫,中国红军的政工人员愈加紧宣传,希望能为我们「洗脑」,我们必须接受他们的再教育。负责这工作的是一位孙姓青年,他强烈反对西方资本主义的腐败,因此坚持我们得附和他的看法,可惜我们很少认同。其中常有一些冒失鬼,带着绝望的勇气说出他们的意见,结果不是被关入冰冻的洞窟内冻死,就是遭受其它的折磨而丧命!
对付孙姓青年,随军司铎有他的做法。他以温和的声音,给予一个无懈可击的答复,让孙姓青年气急败坏、疯狂乱跳,好似一只猴子。然而令人无法理解的是,他们从不处罚神父,仅仅恐吓或警告他。而其它两位神父的士官朋友则遭受拷打,双手被捆绑在背后吊起,直到手腕脱臼,才将他们带到广场,强迫他们在众人前控告神父。想不到若石神父一看见他们便马上向前问候,他注视着他们受伤的手,跟他们说:「你们本不该为了保护我,而受这样的折磨。」这些「赤色」人物向来对神父心存疑虑,因为感觉到神父身上好象有股不能击倒的力量。
一九五一年复活节,若石神父公开挑战禁止举行弥撒的命令,在被焚毁的教堂前的广场上,他奉献了弥撒,并在黎明中诵念日课,在顺利完成任务后,他被俘虏了。他丢失了他的手提圣堂,脖子上挂的红色领带是他神父身分的唯一标记。他还有一个金制的圣爵、一些成圣体用的面饼、一点酒、一小瓶终傅圣油,以及一枚大木制十字架和一条由倒刺的铁丝做成的念珠。
他早已憔悴不堪,几个月来,他将自己微薄的配给食物分送给病人和临终者,长期的饥饿使他罹患了骨炎。在夜阑人静时,有的病患因疼痛而哭喊,甚至以拳头猛打地面。若石神父为他们难过,在复活节弥撒念完读经后,他仍肯定地说:「我们的信德,会带给世界胜利。」但是刚说完话,他就晕倒了。
他那用破烂制服包裹着的肿胀右腿,开始溃烂。几天后,又并发严重的肺炎,当病情稍有好转时,他就坐起来吃点东西,和大家说些笑话。但当哨兵抬来一付担架时,我们便知道他将永远离我们而去!因为对于无人照顾的病人,总是被丢在冰冷、污秽的野地,静候死神的到来。
若石神父任凭他们安排,他手中握着他的小圣龛,其中有已祝圣的圣体。他注视着我们,微笑的叮嘱:「回到美国,您们要告诉人们,我死得很幸福!」在他被安放在担架上时,他对值班的中尉说:「您认识一些神父,拉飞!以后您要告诉他们。」又对一位和妻子不睦的士官说:「回到美国,记得要办妥您的婚姻圣事!」
最后,他对我说:「您不必难过,我要去我愿意去的地方,我会为您们全体祈祷。」当他被抬走时,我一直望着他,只是哭着,一句话也说不出。几天后,他就离开了这个世界。
在若石神父逝世周年,那德拉中尉要求中国共产党许可他们举行若石神父的纪念祈祷会,但被拒绝了。显然,他们仍然怕他,即使他的肉体已被埋葬,他们仍然害怕,因为他是个象征—他那自由而无法驯服的精神,只承认天主这个真神。
杂志上也刊载了杜威中尉对若石神父的赞美,他说:有很多人所以能活命,是因为若石神父的鼓励和抚慰。他是一位我从未见过的奇人,在岁月的流逝中,他愈来愈像一位圣者。他愈来愈像基督,他的神态举止是苦修的象征,他的长发、他那未修剪的胡须,深红的色调,实在是基督的化身!在被俘虏的人群中,不时有人不自觉地喊出:「神父,您很像…」。
ont-family:"Times New Roman"'>我这才想起这位先生一定是一位记者,他要赶回去,使全世界报纸都会登到这一照片,老鹰在等着小孩过世。
明天早上,你们在吃丰盛早饭的时候,就会在报纸上看到我的照片,我不是很希望能上报吗?这次果真如了愿。
你们看到的是一个瘦得皮包骨的小孩,已经不能动了。可是我过去曾是个快乐、漂亮而又强壮的小男孩,我曾经也有父母亲随时陪在我的身旁,使老鹰不敢接近我。我曾经全身充满了精力,每天在河里游泳。
现在,我只有一个愿望,在老鹰来啄我的时候,我已不会感到痛。(全文完)

相关热词搜索:

上一篇:​我只有八岁
下一篇:病发心跳停止三次 还魂预见自己墓碑

分享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