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勇者的画像
2015-04-22 23:04:03   来源:网络   评论:0 点击:

勇者的画像这是发生在北卡罗莱纳州中部一个真实、曲折、动人的故事,曾轰动一时。珍妮佛& 8231;汤普生(Jennifer Thompson)是美丽脱俗,聪明绝顶的白人妇女。她在北卡中部一间学院的时候,就是成绩全A,又甚得
勇者的画像
这是发生在北卡罗莱纳州中部一个真实、曲折、动人的故事,曾轰动一时。
珍妮佛‧汤普生(Jennifer Thompson)是美丽脱俗,聪明绝顶的白人妇女。她在北卡中部一间学院的时候,就是成绩全A,又甚得人缘的杰出女生,前途可说充满了光明及希望。但她的美梦却在她22岁时被一个持刀破门而入的黑人而破碎,变成无限的梦魇。
1984年某一个晚上,珍妮佛独自在公寓里做功课时,一个年轻的黑人破门而入,珍妮佛在尖刀的威迫下,不敢反抗而被奸污了。珍妮佛虽在百般无奈下任其摆布,但她的头脑始终保持冷静,她仔细记下他脸部发线、特征、体型,以便日后能找到他,把他绳之以法。她趁歹徒不备时逃出,并马上报警。警察根据她的描述,不久就找到嫌疑犯,隆纳卡登(Ronald Cotton)。珍妮佛到警察局在一排嫌疑犯中,毫不迟疑地挑出隆纳来。事有凑巧,在她被强暴后一小时,另有一妇女也被强暴,而那妇女也同样一口咬定是隆纳干的。
隆纳马上被送到法院正式被起诉。在法庭上,珍妮佛咬牙切齿,声泪俱下,历历如绘地大力指控隆纳的残暴不仁,让所有在庭上的人动容。警探郭尔定(Michael Gauldin)说,他在任那么多年从未见过任何证人像珍妮佛那样能言善道,气势凌人,让被告几乎无招架之力。
隆纳无法提出完整无缺的不在场证明,虽然他极力高呼他是无辜的。经过二次法院审判,他被判无期徒刑。就这样,隆纳开始他暗无天日的监狱生活。
他当然十分不服,到处诉说他的无辜,但言者谆谆,听者藐藐,不但没人信他,反而惹来不少麻烦,有几次被其它犯人打得半死。此外,有人想性侵犯他,又有人想拿刀子刺他。他每天祷告;求上帝不要把加在他身上的折磨超过他所能容忍的极限。他常把心中的愤怒、挫折藉打沙包来发泄,有时打到拳头都出血了。
隆纳在狱中时,曾偶然听到卜尔(Pooll)在另一狱房里吹嘘他曾一夜强暴两个妇女。卜尔在隆纳被告时,也曾被当嫌疑犯上过庭,但珍妮佛及另一妇女都发誓未见过此人。
隆纳一直怀疑卜尔就是元凶,因此他一直等待机会向他求证。很巧,不久卜尔搬到与隆纳同一栋监房。隆纳于是抓住机会向卜尔求证。没想到,卜尔不但一口否认,而且还奚落他一番。
隆纳一时气绝想要把卜尔杀掉。隆纳把他心中的想法告诉他父亲,他父亲却极力反对。他说:「如果你把卜尔杀掉,你可能出了一口气,但对整个事情没一点好处,反而后患无穷。第一,你可能此生全在狱中渡过不得释放。第二,你冤情可能永无翻案的机会。」
经过深思熟虑后,隆纳觉得他父亲说的有道理,他才愤愤不平打消干掉卜尔的念头。但心里不平衡的怨恨却与日俱僧。他一直想不通,他与珍妮佛素昧平生,也没有怨仇,为什么她要无中生有来陷害他?命运为什么要开他这样残忍的玩笑?
珍妮佛把隆纳送进监狱后,生活都很顺利。1988年她结婚,1989年到欧洲游览,1990年生下三胞胎。亲友都很关心又友善,生活可算很快乐。祇是每次想到隆纳的恶行劣状,她心中就不禁痛苦、怨恨。她与隆纳素昧平生,又无怨无仇,为什么他这样残害她?让她洁白的人生留下永不拭去的污点?
1995年,也就是隆纳在狱中的第11年,轰动全美、甚至全世界的 O.J. Simpson 涉嫌杀妻案发生了。当隆纳看到DNA 在该案发生极关键性作用时,他觉得他翻案的机会到了。他立即聘新律师要求把他的 DNA 与涉案遗留下的精液对比。
对比、鉴定的结果,证明该精液不是他的。接着把卜尔的 DNA 拿去对比,却发现是同一人。卜尔对鉴定的结果哑口无言,也承认他就是当年一晚强暴二妇女的元凶。冤情至此终于「水落石出」了。隆纳案被平反而被释放出来。
当昔日的警探,今日的警长郭尔定通知珍妮佛时,珍妮佛竟惊骇直呼不可能。隆纳是她亲眼看见、亲身碰过、当面控诉的人,除非她神经失常,记忆失真,否则她绝不会认错人。但科学的铁证及卜尔的认罪,使她百口难辩。她曾要求与卜尔对质,但卜尔拒绝,而不久卜尔也因癌症而逝世。
这一下子,珍妮佛的生活全被打乱了。以前在她的恶梦中,她是追打狰狞的隆纳,而现在却反过来,狰狞的隆纳在追打她。她每天陷入悔疚,痛苦的深渊。她内心非常想亲自去向隆纳道歉并求原谅。但她心想,是她自己把人家无端送入监狱,让人家无端损失人生最珍贵的 11 年。她要凭什么企望人家原谅她?当年她是多么趾高气扬,声色俱厉,而今却要低声下气向人求饶,自己面子要往那儿放?万一人家动口又动手,自己岂不自讨苦吃,自取其辱?
恐惧、害羞、尊严、良知一直在她的心中交战,但她始终下不了决心去亲自道歉。她每天祷告,求神给她力量及勇气。
隆纳在1995年出狱时,身无分文,他必须打二个工才慢慢赶上生活最起码的要件。二年后他遇见萝平 (Robbin )并结婚,他们现在有一个两岁的女儿。这段期间,隆纳常听见许多传言说珍妮佛要亲自向他道歉。但二年来,「祇听楼梯响未见人下来」。这使隆纳很感失望。加上,以前办隆纳案的检察官从未向他道歉,法官也未撤销隆纳的社会危害人物的声明,当地的警察仍对他恶言相向,使他不禁怀疑社会的公义何在?人的良知何在?
1997年,珍妮佛受良心的煎熬越来越厉害,每一闭起眼睛就好象看见隆纳在逼视她,嘲笑她。她觉得自己无法再过这样的日子。她必须寻求解脱,而唯一解脱的办法就是要亲自向隆纳道歉,并求原谅。经过家人及好友的鼓励,并经警察局长郭尔定的安排,珍妮佛终于决定要与隆纳及他的夫人萝平见面。地点就是珍妮佛的母校 Elon College的牧师室。  
珍妮佛面对着隆纳及萝平静静坐下来,双手抱着胸,语声擅抖,含泪低声地说:「隆纳,我非常地抱歉。我每天,几乎每分钟都为这件不幸的事感到愧疚。」话刚讲完,隆纳马上说:「O. K. 我不再生妳的气,我原谅妳」,这突如其来,干脆俐落的回答,使珍妮佛一时不知所措。
她没想到结果竟是如此简单。她二年来不断的祷告,忏悔,果然得到上帝的怜悯,令她及时解脱。而昔日的魔鬼今日却成崇高伟大的天使,这个冲击使珍妮佛一时楞住。几秒后她开始抽泣,然后萝平也开始哭,最后隆纳也加入哭的行列,三人终于拥抱哭成一团。这个动人的场面经过报章、电视、电台的传播而轰动了全国。
现在珍妮佛及隆纳两家常碰面相聚,他们之间的友谊越来越深厚,简直变成利害与共的共同体。许多人听到他们的故事都不约而同地问:「那是事实吗?」「真的有胸怀那么大,那么干脆的人吗?」「他是怎么做的?」「原谅对方后,心里真的坦荡荡,不再有点怨气懊悔吗?」珍妮佛及萝平也在说,她们也不知道隆纳是怎样做到的。
但有人问隆纳时,他却回答得很简单:「我原谅她,不纯粹为她,主要是为我自己,因为我如不原谅她,怨恨,伤痛就永远存在我心中,也就永远不能解脱」。
隆纳虽没受过高深的教育,他却说出、做出中外古今不易的大道理来。他还劝珍妮佛原谅卜尔,最重要是原谅她自己。
珍妮佛虽接受他的劝导,而且非常努力去做,也常祷告、哭泣,但事情并不是那么简单,尤其要原谅她自己更是何其难,因为怨恨已根深蒂固,悔疚百挥不去。她花了好几年,在隆纳的鼓励,亲友的协助下,才逐渐原谅卜尔。至于原谅她自己仍在继续努力中。
为了弥补自己的过错及防范司法界再犯同样的过错,珍妮佛一有机会就到处演讲,把自己经验与大众分享。她说,在今日科技发达,社会环境错综复杂的情况下,所谓「眼见为证」已不再是「不易」的真理。
人类对自己的桀傲、无知、偏见、执着等缺点常视而不见,且自以为是,因此造成无数的冤案,今日素质低落的陪审团及司法人员已无法十足公正、客观,无误地审理稍复杂的司法案件。所以,没做错不一定被判无罪;另外一方面,做错的也不一定被判有罪;这是值得警惕、思考的严肃课题。
今年三月十八日,德州休斯敦报纸报导有一男子在1986年被判强奸罪入狱,因被害人指证他的衣着,体型与强暴人相同。他被关了十五年,才于今年因 DNA鉴定而改判无罪出狱。
世上还有多少正直好人蒙受不白之冤而受苦?还有多少坏人混蛋逍遥法外,得意忘形? (李彦贞) 

相关热词搜索:

上一篇:​殉道艰难难于死
下一篇:​天 主 的 手

分享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