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筑大师--大圣若瑟
2015-04-21 23:19:05   来源:网络   评论:0 点击:

建筑大师建筑大师--大圣若瑟人不可能做到的事,对超自然、超生理的天使而言是可能的。──约瑟夫.格兰维尔十九世纪中,一小群勇敢的天主教修女从肯他基洲的圣大飞市建立学校。当时她们的新环境是一片荒芜,那儿

建筑大师

 

 

建筑大师--大圣若瑟

 

 
 

 

 
人不可能做到的事,对超自然、超生理的天使而言是可能的。──约瑟夫.格兰维尔
十九世纪中,一小群勇敢的天主教修女从肯他基洲的圣大飞市建立学校。当时她们的新环境是一片荒芜,那儿住的人大部份是印第安人及黑西哥人,这群罗列多教会的修女一面学习西班牙文、适应环境,一面住在一个小小的土房里。随着时间的过去,黑西哥木匠帮她们盖了一个大修道院、一间学校及一个砖造的教堂。
后来小教堂不敷使用,挤不下社区中的农民,所以从一八七三年开始盖建一间较大的石头建筑,为了纪念主教的法国背景,罗列多教堂呈密西西比以西第一幢哥德式建筑。从美国西南部的标准来看,这幢建筑相当大,二十五英呎宽,七十五英呎长,而高度则达到八十五英呎,内殿后方还有一个唱诗班的厢楼。
建筑工程一直很顺利的在进行,直到快完成的时候,修女们才发现有一项难以克服的错误:他们没有预留由地面爬上唱诗班厢楼的空间,设计中没有把楼梯放进去。主事的麦格尔大伦修女请教了几个木匠专家,他们的判断一致:不可能再加楼梯,因为厢楼很高,所以要加一个信道的话,会占用太多空间;这种情形只有两个选择:一是从木架梯爬上去,几乎所有修女都不认为她们会这么做;二是把所有阳台拆掉重盖,但是如此一来,财务上无法负担。
修女们按照坚信上帝会指示的一贯方式,决定不采取立即行动,而去祈祷与等待。她们一连九天向圣若瑟──木匠之守护者──祈祷,希望他指引一条可行而又不昂贵的解决之道。
九日祈祷的最后一天,一个满头灰白头发的人来到修院,他牵了一头驴子,带了一个工具箱。
「我听说妳们的教堂有问题。」他对麦格大伦修女说:「妳让我来盖一个楼梯好不好?」
「好的,好的。」麦格大伦修女回答道。她可能也在想不知道他要怎么做。按照后来的报导,此人只有一把钉锤、一把锯子及一把T型量尺,同时也没有证据显示他曾订购任何木材,但是有人看见有几块板泡在几个水桶里面。
施工期到底有多长,各种报导也不一致──有些人说六至八个月,总之,完工后此人就消失了。麦格大伦修女要付钱给他,但是发现找不到他。当地的木材场完全不知道曾有这项工程在进行,当然也就没有任何材料的帐单。至今没有任何记录显示曾付款。
但是来看看这项工程的成果!当修女巡查教堂工程时,她们发现一座非常优雅的螺旋梯,连接厢楼与地下楼,它的设计非常巧妙,只用了非常小的空间,整个楼梯用木钉组成──一根铁钉也没有,每一阶梯都用数块木板合成,每一块木板都以最恰当的弧度与另一块衔接;整座梯以两个全三百六十度旋转设计而成,中间没有柱子当支柱,似乎这种设计早该坍垮了的样子。专家们无法认定所用的木材是什么木材,只知道绝非新黑西哥州地区的产品,这个木匠从何处得来这些木材的呢?除了后来再加上一些修饰及栏杆之外,这座百年多前完成的楼梯至今仍然好好的站在那儿,成为许多到那儿去参观的建筑师、工程师及工程专家所认定无法解释的设计奇迹。
当然,修女们对这位木匠是谁一直保持沉默的态度,使大家最多只能猜测。总之,他挽救了一个神圣的地方,而社区的人永远感谢他。
******************************************
另外一件类似的事件发生在肯他州的康芬顿市。墨里斯.科尔士牧师及他的太太到圣地去朝拜的时候,对于考证证实的耶稣墓地有一种特别感动之情,所以科尔士牧师决定有一天他要在美国建造一个复制的冢,给所有不能去圣地参观的各方信仰人士参观。
一九五零年代中期,科尔士牧师是康芬顿巿浸信会的牧师,他在一次教会的聚会中向大家表露了他的梦想,这项计划得到了大家热烈的支持,于是科尔士牧师找到了一处完美的地点,那是一个美丽的山坡地区,前面还可以眺望到俄亥俄河。开始时,那块土地的主人不肯出售他的产业,后来他终于同意了。康芬顿巿的巿民热烈的捐献,使得计划扩大,包括再建一个按照一世纪背景和木匠店铺、一间教堂及一家书店。科尔士将之命名为「希望之园」。
墓冢及园地完成了──在墓冢进口的教堂也开始进行纪念的仪式,这时问题来了:一九五八年冬,山坡开始坍陷,使所有花费不赀的庭园建筑、道路及内庭都开始向下滑。「次年夏天,教会借了四万元建造钢筋水泥桩柱,并在山坡地基下倾入好多吨水泥。」一位长期在教区的牧师回忆当时的情形说。工人重建了内庭,并用了更多水泥来固定地基。
但是当年冬天,整个地方,包括内庭,又向下陷。许多工程专家来评估了教堂的困境,但是大家的判断是一致的:「希望之园」无法安全的造在这块土地上。不过,教会已经没有经费另外觅地再造了。「当时真是叫人心碎,」墨里斯.科尔士的遗孀今日回想起来说:「希望之园是墨里斯梦想的实现,而眼看梦就要幻灭。」
一九五九年一个酷热的八月天,一些教堂的人在园里心情沉重的估量情况。他们能怎么办呢?多砍几棵树?重建?再多倒一些水泥到山坡的地基去?还是放弃这项计划?
没有人注意到这时有一个陌生人向墓园走来,直到他站在大家面前说:「我要见科尔士牧师。」
大家看着这个人。他是大个子,超过三百磅重,穿著连身工作裤。一个人赶忙去请来牧师。
「我听说你们这儿有土地滑陷的问题。」大个子说。
「是的。」科尔士牧师回答道:「虽然土地下面填了水泥和钢筋,但是都不顶用,山坡上的建筑还是一直滑陷。」
「请带我看看好吗?」这个人说。
科尔士牧师被这个大个子庄严及有信心的态度所感,照做了。其它的人仍然在讨论,不知怎么办。但是等牧师简略的带那个人探查一圈回来之后,他很兴奋的告诉大家那个穿连身工作裤的人似乎是个有建造铁路经验的工程师,他对西部的山区地质特别有经验,「他叫我把所有的应对方法写下来,我照做了。」科尔士牧师摇着一叠纸,说:「很显然的,我们需要找工人来造一堵墙,像铁塔需要的那样,以便保持山坡……。」科尔士牧师的热诚与欢喜之心被重新燃起了。没有人注意到那个穿连身工作裤的人什么时候已经不见了。
他们雇来了工人,水土保持的墙超前进度造好了,问题是这堵墙能不能顶得住?
冬天来了,那是一个肯基州少有的酷寒冬天,每天都在冰冻及解冻的循环之中,肯芬顿巿全民屏息静待着,那堵水土保持的墙遭受再也没有比这个气候更严厉的考验,但是不论风雨霜雪如何打击,土地没有再滑陷一分。
今日康芬顿山坡成为一个受欢迎的朝拜景点,教堂里为婚礼、礼拜及各种课程活动忙碌着;在木匠店铺所陈列的工具都是好几世纪的古董,由前以色列总理大卫.宾古里安所捐赠。一块哭墙上的石头,一面埃及来的旗子,以及耶稣基督在做「山上宝训」时那个山边的石块,混在各教会组织致赠的彩绘玻璃及圣像之中。这个计划的确属于全基督教会的。
可能几乎没有什么访客注意到这座水土保持的墙,但是偶尔有些工程师会为它的奇特结构与设计感到惊奇,不过没有人能够解释到底谁是负责的人,因为这位工程师从未寄帐单给教会,同时他也不是任何工程组织的成员,他不在美国有照工程师的名录上。那个地区之内,再也没有人看见他那独特的外型。
但是,就像教堂的螺旋梯一样,这座墙沉默却有力的诉说一些看不见的事物。 

\

相关热词搜索:若瑟 大师

上一篇:贾夫纳露德圣母像流血落泪
下一篇:金块显现圣母抱耶稣

分享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