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救 生 员
2015-04-22 23:13:25   来源:网络   评论:0 点击:

救 生 员天使啊!如果你不以「天使」为名,那么你就是人间至美的化身!──莎士比亚「辛伯来」奥哈玛巿的珍.韩南.安得拉塞克是最早回我信的人,在一九五八年发生在她身上的故事是她这么多年来一直珍藏的记忆
救 生 员
天使啊!
如果你不以「天使」为名,
那么你就是人间至美的化身!──莎士比亚「辛伯来」
奥哈玛巿的珍.韩南.安得拉塞克是最早回我信的人,在一九五八年发生在她身上的故事是她这么多年来一直珍藏的记忆:
珍和她的妹妹派特及两位女性的朋友在一个周末一起到欧撒克斯湖区避暑胜地去享受阳光及户外活动。因为珍是那一群人中唯一会游泳的一个,所以她星期六一早决定下湖去游泳,而其它的同伙则留在岸上,享受日光浴。珍回想道:「虽然当然另外也有别的游客,但是没有一个人在我附近,岸滩上也没有救生员。据我所知,我是唯一在湖里游泳的人。」
太阳暖暖的,湖水凉凉的,而时间──及距离──比珍设想的过得还要快,离岸也比她想象得还要远──不知不觉间,她已游到湖水颇深的地方,更糟的是忽然她觉得累得喘不过气来,她哪有力气游回岸上去呢?这个发现叫她心惊胆颤。
她向岸上的同伴大声叫喊,拼命招手,但是完全没有引起远处沙滩上那些小身影的注意,没有一个人向她这边望。珍越来越害怕,她想自己就要淹死了。「神啊!请帮助我!」她向天大叫。
突然,她看到在左侧方有什么东西漂在水面上:是一条小船!看起来是一条老旧的独木舟。如果她能游到那边,坐上船,就可以划回去……所以她用尽最后的力气,奋力游到船边。可是当她看到那是一条又旧──这还不打紧──又没有桨的船,而且已下了锚,铁链直坠湖底的时候,她的心也跟着沉下去了。顶多她可以抓住船舷一会儿,让她喘口气,当然在这种时刻这也是一种助益,但是终究这只是个暂时的喘息机会,解决不了问题。
在派特及其它同伴发现她久泳不归之前,她还能撑多久呢?她们会不会认为她已经游到湖的另一边而上了岸,因此也就不再警觉到有什么不对呢?当太阳光晒痛了她的皮肤,或者她口干舌燥,或者她那抓住滑溜的船舷的双臂开始疲累无力,那又该怎么办呢?假如小船吃不住她的重量而翻掉,那又怎么办呢?珍开始哭起来,接着又再叫:「救命!救命!」
突然,珍听到她右后方有溅水的声音,她转头一看,一个比她大上几岁的男子轻松的游过来,一下子就到了她面前,「嗨!」他向她打个招呼,好象从她这儿经过是件再自然也不过的事情,接着他又问:「有什么问题吗?」
「我──我没有力气了,游不回去了!」她一面回答,一面觉得紧张的情绪迅速在溶解:「你从什么地方游过来的?我怎么没看见有人在游泳?现在我的确需要别人帮我一把!」
年轻人很轻松的耸耸肩,说:「我是个救生员,我的工作就是在必要的时候从水里救人。你能游回岸上去吗?」
「不能!」珍摇摇头地说:「我累坏了!」
「可以啦!你可以游回去的。」年轻人很有信心的微笑着说:「我全程陪你游怎么样?如果妳有问题,我马上帮你。」
「嗯……」珍考虑着:他看起来充满信心的样子,也许她可以做到吧!反正如果她有问题,他会帮她。
于是珍鼓足力气向岸边游去。救生员不再多说,调整自己的速度配合她,并且依言注意她的状况。珍终于跌跌撞撞却成功的爬上沙滩。派特和其它的同伴懒洋洋的或坐或躺在毯子上,看见她走上来,派特问:「妳怎么搞的?游了那么久!」
「我差点淹死!」珍喘着回答,她拖着疲惫的脚步向他们走过去:「如果不是救生员……」
「什么救生员?」派特向珍身后望去。
「和我一起游回来的救生员。」珍回头想指救生员给他们看。
但是她身后没半个人影,同时也看不见有人在湖里游泳的身影。在沙滩上左右两个方向都没有人,其它的同伴也没有看见有人和珍一同上岸。
珍再也没见过这位救生员。后来她还发现那个湖区避暑胜地完全没有雇用「救生员」。可能他是另外一种「救生员」吧!

相关热词搜索:

上一篇:无名英雄小传-毕尔乔治
下一篇:​抚慰之援手

分享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