乙年常年期第三十二主日证道
2018-11-10 16:49:14   来源:网络   评论:0 点击:

Fernando Armellini神父的讲道词福音谷12:38-44耶稣在教导中说:你们要提防经师,他们喜欢穿着长袍走路,让众人在街市向他们问安,占会堂的上座和筵席的首席。他们甚至吞吐没寡妇的房产,假装长久的祈祷作为掩...

Fernando Armellini神父的讲道词

 

福音 1238-44

耶稣在教导中说:“你们要提防经师,他们喜欢穿着长袍走路,让众人在街市向他们问安,占会堂的上座和筵席的首席。他们甚至吞吐没寡妇的房产,假装长久的祈祷作为掩饰。这些人要受严厉的处罚。”

耶稣坐在圣殿献仪箱的对面,看群众怎样把钱投进去。许多富人投了大笔数目。一个穷寡妇也来了,只投进两个小钱,值一文钱的四分之一。

耶稣便叫过门徒们来,对他们说:“我实在告诉你们,这个穷寡妇所投的,比所有人往献仪箱里投的都多。因为众人都是献他们多余的,但这个寡妇从自己的匮乏中把所有的一切,所有的生活费都投进去了。”

弟兄姐妹们,主日好。

这个礼仪年里我们听了马尔谷福音,我们已经走到福音作者给我们讲述的这个旅程的终点。

耶稣离开了加里肋亚,到了耶路撒冷。上周讲耶稣的公开生活,祂刚到了耶路撒冷,祂与法利塞人、撒杜塞人,以及黑落德党人起了一系列的争论。

今天福音中的争论是第七个,最后一个。耶稣在抨击经师们。

上周,耶稣和许多人争论,祂在辩论中用的语言不寻常,不是耶稣通常用的语言,为了抨击经师,祂用了反语和讽刺,祂嘲弄他们。这让我们明白,祂非常担心这些人的行为也会渗透到祂门徒的团体中。

祂采用反语,因为很微妙的,非常隐蔽的东西很危险;我们应该知道并认出它来,因为单纯的人们甚至会认为他们的某些行为是彰显天主的爱,对宗教的赞赏。

让我们想想,比如,当我们听到人们遇到一个司祭、一个主教、一个红衣主教、教宗时,他们必须表现出更大的尊敬。这不是真的,我们必须尊重所有人,没有更多或更少的尊重。为什么?

“教宗和在桥下生活的穷鬼受到的尊重必须不一样……”不是的。他是天主的孩子,所以,必须同等地尊重所有人。为什么应该有更多或更少的尊重呢?这种态度,这种行为必须被察觉,因为我们需要小心。

我们狭隘地认为这是基督徒生活的一个边角……不重要。我们说不应该把它放在心上,如果在基督徒团体中的任何人有荣誉头衔,他们应受偏爱,尤其是问候,如果这个人吹嘘以不同的着装来突显他自己……我们不要大惊小怪,这些事不重要。

然而,耶稣和经师们说起这段话,起了争议,祂清楚地向门徒建议,所以,也是为我们所有人的。“提防”……当心,因为在这些行为背后有很严重的威胁,它碰触到基督徒讯息的中心。门徒不是要被看见,而是要被隐藏起来;在第一行没有出现,但在最后的位置。所以,在这里要看是否要选择作一个门徒。

因此,耶稣非常关心,因为这些行为很微妙而且可以骗人。耶稣想“开启”我们的眼睛。

这些经师是谁?总的说来,最初在中东的所有城市中都有经师;他们负责各种法庭的文件,法老、皇帝或统治者的文件。这是经师的工作,在以色列也有经师,在充军马比伦之后,在以色列从充军之地返回之后,这些经师起了很重要的作用,因为,在巴比伦,法律五书由被充军的司祭所写。

当他们从马比伦返回时,(他们)带回去我们今天能看到的圣经卷:即法律五书。经师们成为这些圣书的官方的解释人。因为他们懂法律,所以,他们在法庭上宣读判决。他们的话就是天主的话,因为只有他们知道并好好研究过法律。

法律五书是基本法律,在所有的司法案件中,经师们都参与对天主的话作出真实的解释。

《训道篇》第38章花了很大篇幅赞美经师们的活动,他们从事默想至高者的法律五书:他们在伟人中受尊荣,受所有人尊重。不是耶稣不赞赏法律书的研究及其正确解释。而是担忧存在于这些经师中的一种态度。祂担心,因为这会影响祂的门徒。

耶稣开始说:“要提防”,在希腊文中,ВλεΠετε-blepete,是现在祈使语气。意义非常强烈,因为意思是要“不断观察”,“非常专注,把你的眼睛睁大”,因为这类人研究圣经,但他们也有一种很危险的行为态度。

祂指出它们来,这样我们能认出这些行为,不致于再犯,因为耶稣担心这些行为态度会进入祂门徒的团体。

第一个让耶稣不安的态度是:“他们喜欢穿着长袍走路。”他们不喜欢和别人穿着一样。为耶稣这很滑稽。当这些人想被人看到他们是在普通人之上的,他们穿上宗教服饰以区别于其他人,他们这样穿着是为了被看到,让人看出他们不愿意和人们混起来,和无知的人们。耶稣不喜欢这一点。

在背景中,你们看到大司祭,被仰慕者包围,因为当大司祭穿着这衣服进入圣所时,所有人都着迷了。据说当人们看到大司祭这样穿着时,他们确信他是天主在世的代表。我将详细描述这些长袍。

这些长袍甚至被保存在Antonia楼塔中,因为当大司祭穿着这些衣服时,他将穿过圣殿广场并出现在圣所中受所有人的注视。人们甚至确信他们看到了天主的代表。

让我们看看他是如何穿着的。他戴着胸牌(现在是发光的)。在胸牌上镶嵌着十二块宝石,上面写着以色列十二支派的名字。当他走路的时候,这些宝石随着太阳闪闪发光。

然后,你们可以看到著名的围裙,“厄弗得”。在衣服边上缀着铃铛。当他走路时,这些铃铛就会响起来以吸引人的注意,因为天主在世的代表正在经过。其中一个铃铛在水从圣殿流出的地方被找到了,这水可以流到Siloe池。我们不知道为什么会流到那里,但我们知道,在耶路撒冷被包围期间,直到公元70Titus和罗马军队进攻为止,据Josephus Flavius说,城里很多人都在耶路撒冷的地下隧道里避难。这让我们了解到大司祭也在这些隧道里避难,他掉了一个用来吸引人注意的铃铛。尤其是司祭头上的带的权冠,在权冠上用希伯来文写着“Kadosle Adonai”,意思是天主的圣人。

司祭和经师们(低调一些,但也包括在内)这样显示他们自己。这是我们多次见到的:人体模型,里面什么都没有。但衣服使其外表看起来很可爱。不仅是遮掩人体模型的外在服饰,还有荣耀头衔也遮着人体模型。它们可以掩盖藏在里面的人的贫穷。

还有经师们和其他人穿着不一样,因为制服在这样的表演,这样的闹剧中起着一个重要作用。

我们想知道耶稣是如何看待这种虚荣的炫耀。也许,我们觉得不该注意这些东西,但耶稣非常担心。所以我们必须留意。如果祂担心,说明有担心的理由。

祂说:“要提防”,“当心”。这些人寻求仰慕,他们想被看见,被注意到。如果你停下来注视他们,其实,那就是他们想要的。如果你继续注视,这个宗教闹剧就会继续。但如果看客们失去了兴趣,喜剧演员们一定会中断表演。所以,不要注意他们,这样戏剧就结束了。

耶稣很担心:“要提防”。耶稣的第二个建议(第一个是常遮掩人体模型的衣服):“让众人在街市上向他们问安”。这是什么意思?

在公共场所问安,意味着送礼、鞠躬、行礼、表示尊敬,以及人人们对这些人的许多其它关心。人们在路上看到他们时会给他们让路;当他们因着他们的着装被认出来时,他们在街市上得到更好的服务,在别人之前得到服务……他们不用排队。不能只是以简单的“shalom”来问候他们,你必须行整个礼仪。当他们没有得到这些尊重时,他们就生气。

还有:“在会堂中的上座”。这里,我放了一张我在葛法翁会堂里拍的照片。我故意这样坐着为了让我所陪伴的以色列学习之旅的人们看到,葛法翁会堂的上座在哪里。这不是耶稣时代的会堂。耶稣时代的会堂在下面。这是在第四世纪时建的。

坐会堂中的上座,一个人可以靠着右胳膊因而能看到会众。谁才能坐这个位置呢?如果一个大经师出席,为他提供会堂的上座很正常。还有那些为穷人捐了一大笔钱的人,会堂长会邀请他们坐在我在照片中坐的位置。

然而,这些人占“筵席的首席”。耶稣极力讽刺他们。宴席的首席是给家主的,他先得到比别人更好的服务。

为耶稣来说,所有这些都是非常滑稽的闹剧,祂不能忍受,因为祂讨厌所有的划分(divisions)因为,正如词源学所描述的divisions(划分)来自于动词“divide”,即“分开”。

他们创造了一个想比别人优越的阶层。这不是一些不重要的事,因为耶稣不想祂的门徒把他们自己放在别人之上,让别人知道他们;而是想让他们谦卑自下。不是在他们爱的服务中让别人看见他们的掌控,把自己的意愿强加给别人。不是的。

门徒们必须放下自己,所以,耶稣不支持这些行为。祂想嘲笑这些人。这不是一个小罪。

然后,还有更严重的罪:“他们吞没寡妇的房产”。这很严重,因为寡妇、孤儿、外方人,都是受同一天主的保护,祂是“孤儿的父亲,寡妇的护卫者”。

这些经师们做了什么?他们可能用了计谋,或利用了这些人的需要,这些单纯而无防卫的女人的需要;他们利用施舍,或者他们索取太高的法律咨询费。他们指派自己为这些寡妇的导师,然后吞没了他们的财产。

然后,耶稣又说:“他们假装长久的祈祷作为掩饰”。这真可怕。他们利用这些穷人之后又开始祈祷。这伪善也是到一定高度了。他们表演了一个喜剧。他们毫无瑕疵地实践宗教敬礼,他们表现了极大的虔诚来说服人们天主和他们在一起。耶稣对这些行为很严厉。意思是祂很担心。

其实,结尾时祂说:“这些人要受严厉的处罚。”这是耶稣唯一一次指责人;指责的不是一个在生命中犯错的人,而是来自有权势的宗教阶层的“好”人。

不奇怪,一周后,几天后,他们找办法要除掉废除所有被世人所尊崇的伟大标准的耶稣。耶稣不只是改变什么东西,祂完全颠覆了价值观。

现在是福音的第二部分。如果第一部分是黑暗面,现在是以美好的一面来结束今天的福音。

一个寡妇出现了,一个妇人。耶稣坐在圣殿献仪箱的对面。在圣殿里,有几个房间存放所有的献仪。在古代,圣殿被用作银行。了耶路撒冷的圣殿也是这样。

《玛加伯下》第三章说耶路撒冷的圣殿存着巨额财富数目之大无法计算。当耶路撒冷圣殿被毁时,在叙利亚省的黄金价格大减,只有一半的价格,因为圣殿有巨额财富。

耶稣坐在献仪箱对面。祂在妇女们的院子里。

在背景中,你们可以看到妇女的庭院。妇女不能进入为男人预备的地方,那里面对着圣所。沿着这个妇女庭院的墙壁有13个储蓄箱,上面写着奉献的意向。它们是“shofar”——喇叭、号角,其实它们是嗽形状的东西,是铜质的。当人把钱币投进去时,就会发出声音。耶稣说:“当你施舍的时候,不可在你前面吹号。”(玛62)在这个13个“shofar”中,有12个指明施舍的目的,可以是为盐,为木头,为羔羊,为油,为香……但第十三个没有指明,是为一般用途的。

在十二个献仪箱上指明施舍的目的,人们不是直接把钱放进去,人们把钱放在一个司祭或一个肋未人手中,他们再把钱放到收集箱里。这说明耶稣正看着一个寡妇把她的钱币投到第十三个献仪箱里。以一种隐秘的方式,甚至不被司祭看到,因为,通常,当奉献者去一个司祭那里时,意味着奉献物很多,司祭会感激地接受。

寡妇没有去那里,没有去司祭那里,她独自去把她的献仪投到第十三个箱子里。

耶稣观察人们把钱币投到献仪箱里;有钱人投很多他们使“shofar”发出很响亮的声音。现在这个穷寡妇出现了。

让我们注意这些人物:她是一个穷寡妇,无助的,因为她没有丈夫保护她;是天主在保护寡妇。她很穷,她甚至没有生活所需。

注意这个入场的人没有钱币。让我们注意多样性,注意在让耶稣愤慨的一种行为和现在一个穷妇人的美好形象之间的区别。她来圣殿奉献——正如我们将看到的——不是一个小的奉献,而是她全部的生命。她没有穿制服,也没有行一些宗教礼仪。没有说她祈祷,她跪下……没有。

让我们再加一点,她也不是基督徒。只是一个穷寡妇。这个妇人在做什么?她投了两个小钱。希伯来文是“perutot”。“perutot”是希伯来的铜钱。你们可以在背景中看到……那里有很多。找到了大量这样的“perutot”。为什么?因为这些是只能在圣殿里用的铜钱,在市场上没有价值。但在圣殿里奉献需要用这些没有国王头像的钱币。

所以,专门换钱的人拿到了可以在耶路撒冷市场上使用的有效钱币。这些钱币可以在整个罗马帝国通用。这些钱币被换成只能在圣殿里使用的perutot

在出土文物中发现很多这样的perutot,因为它们没有价值,当它们落在地上,人们甚至不会劳驾去捡。他们在圣殿广场周围找到了很多这样的钱币。

因为《马尔谷福音》是针对罗马人写的所以解释了这两个perutot钱币的价值,说它们只值勤一文钱的四分之一。在那里你可以看到一个罗马的一文钱的四分之一的正反面。那是罗马使用的钱币中最不值钱的。用四分之一文钱,你可以买一口面包。

但以我的观点,马尔谷是夸张地说两个perutot等于一个四分之一文钱……你用两个perutot买不到一片面包。

这个寡妇很穷,耶稣做了什么?耶稣叫门徒们过来,祂想让门徒观察真正的伟大,不是有类似人体模型的外表,而是真正的伟大,在天主前有所值的伟大。祂对门徒们说:“我实在告诉你们,这个穷寡妇所投的,比所有人往献仪箱里投的都多。”

首先,让我们注意一个细节,这个寡妇没有吸引任何人的注意。那些穿制服的人却不同,因为他们想被看见,想被注意到,他们奉献是为了让“shafarot”发出响声。但这个妇人没有吸引任何的注意。这是真正的门徒。真正的门徒是不被注意到的。

这妇人还没有遇见耶稣……她还没有“受洗”。她还没有听到耶稣的教训。她没有像门徒一样回应一个圣召。然而,她是一个真正的门徒,充满基督的精神,咽为她的行为方式是传福音的,正如耶稣想让祂的门徒所表现的。

首先,门徒不应该是炫耀的人,不想炫耀自己比别人优秀。耶稣解释说:“因为众人都是献他们多余的,但这人寡妇自己贫乏,却把所有的一切,所有的生活费都投进去了。”

希腊文本说:“εβαλεν,óλοντον βǐοαǘτηζ=ebalen holon ton bion autes 。这是什么意思?是说她投入自己所有的生命。

爱必须完全的。如果在离开教堂时,我们问参与弥撒的人:他们在奉献礼中献了什么,他们将觉得自己没准备好……也许他们做了一大笔捐献。这为做一个门徒是不够的。为了做一个门徒,你知心朋友像这个寡妇一样:她投入了她整个的生命。因为门徒不是捐献一些东西的人,而是那些不让自己被注意到,但却为了天主的计划把他们整个的生命都投进去的人们,天主的计划就是爱弟兄姐妹。寡妇没有给天主一些东西,她给天主的是她整个的生命。

参与弥撒后离开的人应该说:“当我去领受圣体时,我将自己的生命与基督的生命联合,因此,我整个的生命成为弟兄姐妹的爱的礼物。”

没有读过任何福音章节,这个妇人顺服于圣神的推动,顺服于真正的福音生活。

这不是第一次一个妇人出现在《马尔谷福音》中。出现在《马尔谷福音》中的妇女都是极好的人。他们是真实门徒的形象。

耶稣总是以同情和赞美之情来看她们,注意到这个区别,在今天福音的第一部分和我们现在反省的这个妇人的形象之间的区别。我想要就《马尔谷福音》中出现的这些妇女们提几点。

我们记得很清楚,首先是伯多禄的岳母,这个妇人的特征是什么?当她被耶稣的手触摸之后,当她被主触摸之后——门徒的图像,即被基督的福音触碰之后,这女人做了什么?她变成了一个仆人:“她服侍他们”。这是第一个女人。

第二个是患血漏病的妇人,耶稣告诉摸祂衣服的妇人:“女人,你的信德救了你”。她是一个信德的模范,第一个,伯多禄的岳母,是爱的模范,服务弟兄姐妹。

第二个是向所有人表达了她的信德,即她触碰了耶稣其人,为我们来说就是“以信德触碰福音”。

当我们以信德触碰福音,我们不会失去生命。失血意思是失去生命。如果以前我们在丧失生命,当我们触碰福音时,我们就不再失去生命。“触碰”意思是让我们自己被包裹在耶稣的提议中成为一个新人。

第三个妇女,是Siri-Phoenician。这个妇人也是一个信德的模范,如此大的信德以致让耶稣惊讶:“妇人,你的信德如此大。”

第四个妇女就是今天福音中的这个寡妇。

但在《马尔谷福音》第十四章中还有另外一个妇女,她用非常珍贵的真甘松的香膏敷抹了耶稣的头。她是一个无限之爱的标记。

有五个妇女,两个是信德的模范:一个是患血漏病,另一个是Siri-Phoenician。其她三个是爱的模范。门徒是信从基督的人,他/她信赖祂,把他/她的生命完全地投进去。这些妇女以她们的生命诠释了门徒应该是什么样的。

面对今天福音第一部分表现的拉比们的“伟大”,他们挺胸表现他们的伟大,与这五位妇女(两个是信德的模范)的渺小作对比。

让我们注意细节:两个讲话,因为他们必须讲话,宣示他们的信仰,他们需要讲话。

但另外三个,她们是爱、奉献、大公无私的模范,她们没有说一句话,她们是沉默的,因为真门徒的服务是不会叫着喊着去做的,是不被人看见的。这真美。在《马尔谷福音》中的五个女人,那些因为爱而默默无闻地奉献他们全部生命的人;在暗处,他们完全奉献他们的生命。

祝大家主日好,并过好新的一周。

 

 

相关热词搜索:

上一篇:2018年11月11日常年期第三十二主日证道
下一篇:最后一页

分享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