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10月21日常年期第廿九主日证道
2018-10-18 14:06:17   来源:网络   评论:0 点击:

2018年10月21日常年期第廿九主日证道(传教节)房志荣神父,耶稣会士默想:本主日的福音选读,继续上主日的《马尔谷福音》第十章,但跳过了32-34节(耶稣第三次预言受难和复活),即刻讲载伯德二子的要求(35-45节...

20181021常年期第廿九主日证道 
(传教节)

房志荣神父,耶稣会士

默想:

本主日的福音选读,继续上主日的《马尔谷福音》第十章,但跳过了32-34节(耶稣第三次预言受难和复活),即刻讲载伯德二子的要求(35-45节)。不过,为了解这一对弟兄的要求是如何不合理,必须回顾耶稣这三次预言所引起的反应。马尔谷把三次预言均衡地放在第八、九、十这三章中。第一次是伯铎要阻止耶稣受苦受难,第二次是门徒们不明白耶稣说的话,又不敢问祂,原来他们在路上彼此争论谁最大。今天的福音所描述的雅格、若望兄弟二人,请求耶稣允许他们在祂的光荣中,坐在祂左右两边的席位上,好似听懂了耶稣在受苦受难之后,将建立光荣的国度。他们弟兄两人一开始就大方地追随了耶稣,这位老师应该不会辜负他们,特别又因为另一对弟兄,安德和伯铎,是他们最在意的对手。耶稣如何摆平他们?这为祂是一个考验。

 

耶稣回答的第一句话:「你们不晓得你们求的是什么」,不在于他们请求的对象,而是指祈求的程序。只想登上光荣的高位,却不先估量应付的代价,和该受的痛苦,那不过只是美梦幻想而已。由十字架到光荣(Per Crucem ad Lucem),由艰辛到明星(Per aspera ad Astra),是耶稣三次预言苦难和复活的救恩之路,没有其他捷径。所以耶稣接着说:「你们能喝我喝的杯吗?或者,你们能受我将要受的洗吗?」这明显指三次预言的实现或结局,一如耶稣在山园祈祷时表现的服从:如果父不肯移去这苦杯,顺命的儿子便要一饮而尽,领受舍生致命的血洗——被钉十字架。「他们回答:『我们能。』」也许,二人作此许诺,一时还不知其分量,但日后的确做到了:雅格第一个为主殉道(参阅宗12:2),垫底的若望,晚年也遭受过迫害。

 

最后,耶稣这样回答两兄弟的要求:「我喝的杯,你们要喝;我受的洗,你们也要受。但我左右的位子,不是由我来决定,而是为那些被选定的人所准备的。」(49-50节)这两句话,和盘托出了耶稣在世的使命。祂以自己的生活榜样,教人走牺牲吃苦的路,天天背起各自的十字架,跟在耶稣后面,走这条十字苦路。

 

走到加尔瓦略山巅,为主奉献了生命之后,自有复活的新生命出现,使人进入基督的永生国度。至于在这王国里,地位的高低和职务的分配,不是基督的事,而是按照父的旨意来处理,基督自己也听从天父的命令。「是为那些被选定的人所准备的」这句话的主词,是指天父,就像福音书中许多地方一样。

 

今天福音的最后一段话(41-45),一方面是一个总结,另一方面也说出居高位是为了服务,而不是为了自己的利益。「你们当中谁要居高位,就要作大家的仆人;你们中谁要成为首领,就要作众人的奴仆。」最后,耶稣表明自己的作风,要让门徒们学习:「因为人子不是来受人服侍,而是来服侍人,并且牺牲祂的生命,为众人作赎价。」在玛窦的平行文里,最后这两句话的说法是:「正如人子来不是来受人服侍,而是来为人服务,并交出祂的性命来救赎众人。」(玛20:29)初期教会三个多世纪的罗马教宗,为天主子民热心服务,当中也有多位殉道,为后代留下了肖似基督的榜样。

 

反省与行动:

1、我明白今天福音中,耶稣回应雅格和若望两兄弟所说的话吗?

2、耶稣经历了苦难、圣死,才进入祂的光荣,这如何启发了我?

3、我愿意学习基督,成为众人的仆役,热心服务他人吗?

祷文:

请为基督徒祈祷。主耶稣牺牲自己的性命,作众人的奴仆。祈求仁慈的上主恩赐每一位基督徒,都能效法耶稣乐于牺牲的精神,在谦卑的服务中,走向永生的光荣。

 

 

不是来受服事,而是服事人

(谷十42~45)

张春申神父

耶稣基督在由祂开启的新时代中,对人生最基本的问题,提出新要求。比如,关于婚姻,祂要求白首偕老,不可拆散;关于财富,祂要求不受迷惑,救济贫穷;此外,人生还有一件更为重要的宝物,那就是人自身的力量了。更具体地说,就是人天生的能力,或是在团体中获得的权力。今天福音中,耶稣同样地指示了,在天国临近的新时代中,跟随祂的人应该怎样应用自己的力量。

 

   耶稣的一切要求,都是以天父对祂的要求作标准。关于力量的应用,究竟天父怎样要求祂呢?耶稣清楚地指出,祂的力量是为服务人群,或是为服事他人的人;这的确在耶稣公开生活中可以见出。祂的能力,不论是精神的,或者肉体的,都是为了向人宣讲天国临近了。在马尔谷福音中,我们可以举出好些例子:比如,群众聚集在祂四周,以致祂连饭都不能吃;比如,祂率领门徒,私下到荒野去休息一会儿,但是群众又找到了他们;总之,祂的能力完全为了别人而消耗。其次,耶稣在自己的团体中,是师傅,自然也拥有权力,不过祂怎样应用自己的权力呢?不是受门徒的服事,而是服事他们。祂生命最后的力量,在十字架上完全交付出来;被钉十字架是祂宣讲天国临近喜讯导致的后果。耶稣的力量是为服事人,最能表达这态度的要算是在最后晚餐中,祂说的话:「你们拿去吃罢!这是我的身体」;「这是我的血……为大众所流出来的。」这表示祂整个生命、一切的力量,是为了服务人群。

 

   耶稣便是根据这个标准,按照天父要求祂的,要求跟随祂的信徒。首先,在团体中如何运用权力?耶稣为自己的团体,也为后代教会指出了非常不同的方针。在罗马帝国统治天下的时代中,人人都知道帝王怎样应用他们的权力:耀武扬威,作威作福,高居人上,发号施令。面对这样的国家社会,耶稣团体中的权力却是为服务。权力应用,不是为谋取自己的利益,而是为了团体的幸福。耶稣的要求,亦在教会权力当局的言语中表现出来:教会的最高牧人教宗自称为仆役中的仆役,其他的主教司铎自称为仆人。仆役是为服事人的;教会中为首的,如同耶稣一样,不是来受人服事,而是服事人,这是多么革命性的要求!

 

   应用力量,服事别人,对不同团体中的基督信徒来说,都同样是出自耶稣的要求。在圣保禄宗徒致格林多人前书中,已经说得非常清楚了。保禄将教会团体比作人的身体,身上有各种不同的部位;肢体之间应当彼此关照,成为一个教会团体,这便是耶稣指示的为别人服务的要求。

 

   总之,人的力量是天主的恩惠。在天国临近的新时代中,对于力量,耶稣明示了服务别人的新要求。在今天社会中,虽然服务已成了响亮的口号,可是我们基督徒深深地知道,服务对我们自私自利的人类来说,并不是轻而易举的事;尤其是要如同耶稣一样,为大众作赎价,甚至舍弃自己生命,那更是需要莫大的爱情。面对耶稣这样的要求,我们实在需要让祂生活在我们内,才能承担。祂不是说过吗?「离了我,你们什么也不能做」,何况是「不是来受服事,而是服事人」所需要的恩宠呢?

 

反省与行动:

1、我对于基督君王的道理,有怎样的认知?

2、耶稣基督与世俗政治的君王有何不同?

3、我当作些什么,好让耶稣在我的生活和生命中为王?

祷文:

请为基督徒祈祷。耶稣基督是人类和世界的救主,是普世的君王。祈求仁慈的上主恩赐全体基督徒,都能崇奉基督为生命的主宰,在祂内重整信仰生活,并终身不渝地效忠祂、侍奉祂,以期在末日分享复活的光荣。

 

自贬的职业

薛恩博枢机   丁颖达教授 

默想:马尔谷福音 35~45

耶稣说:「谁若愿意在你们中间成为大的,就当做你们的仆役。」这话在加尔各答的真福德蕾莎修女(1910~1997)身上,最能得到清晰真实的印证。我们可以说她为自己设定了一个「自贬的职业」。因为她没有在无止境地向上攀升,而是心甘情愿地不断自贬。她曾在某个修会里有一席受人尊重的职位,是修会办的贵族学校中一名优秀教师;她却放下身段,走进加尔各答街头垂死者的行列,服务贫穷中之最贫穷的人。德蕾莎修女这样做,就是追随耶稣的脚步,因为祂「不是来受服事,而是来服事人,并交出自己的性命,为大众作赎价。」

 

   在基督徒与非基督徒的世界里,大概没有人比这位瘦小的修女更受人欢迎和喜爱的了。她为甚么像磁铁一样吸引人呢?为甚么她的「自贬」之道令无数人倾心陶醉呢?也许因为我们在心中都误以为这一条道路比较好接受,比今天福音中所提的苦爵和牺牲性命更能令人幸福。

 

   十二位宗徒当中蕴酿起一个小危机,但是被耶稣处理得天衣无缝。西满伯多禄和安德肋、雅各伯和若望,这两对在革乃撒勒湖上捕鱼的兄弟,是第一批被耶稣召选的宗徒,所以从人性的角度不难理解,为甚么他们会认为自己比后来被召选的宗徒更优秀、更重要。

 

   耶稣不断地提到祂最后的日子和死亡,门徒们感受到情势日趋严峻,所以觉得自己应该谋求后路,而且愈快愈好。他们猜不透耶稣后来的命运究竟会如何,但是希望祂能建立「天主的王国」,一个凡事又新又好的神奇国度,他们想确定自己会优先得到最好、最有权势的席位。

 

   雅各伯和若望毫不掩饰自己雄心的做法,不免令人同情。而其他十个人被两位同道的野心勃勃所恼怒,也不令人惊奇。这种行为在我们的社会里(甚至很不幸地在教会里)司空见惯。

 

   然而耶稣给他们指出一个不同的、了不起的职业,祂不仅嘴上说、并且身先士卒:「如果你们真要效法我,就要与我同行,走十字架之路;就要与我一同饮苦爵、接受死亡的洗礼。」

 

   非常感人的是,雅各伯和若望不假思索地回答耶稣:「我们愿意。」所有十二位宗徒后来都跟随耶稣的足迹,无私无悔地殉道。

 

   「变成小孩子吧!」耶稣反覆惕励我们:「不要像有权势的人那样,整天想着对他人颐指气使。」只有服务才会使你变得伟大,德蕾莎修女就是最好的一个例子。她曾不停地说(而且以身作则地去做):「真正的爱会痛,所以要爱到自己心痛为止!」

反省与行动:

1、耶稣当年向门徒们提出的挑战,今天也挑战着我们:「人子,不是来受服事,而是来服事人!」身为基督徒的我,追寻的是什么?服务人?受服事?

2、耶稣为了爱,交出自己的性命,为大众作赎价。德肋莎姆姆为了爱,为穷人中的穷人服务,并且说:「真正的爱会痛,所以要爱到自己心痛为止!」我真的爱人爱到自己心痛的地步吗?

3、天国的义理和人间的常情,常常是背道而驰的!我经常敏锐的分辨,正确的选择,并努力的实践吗?

祷文:

请为基督徒祈祷。人子来,不是受服事,而是服事人。祈求上主恩赐每一位基督徒,都能深切体会其中真义,不惜自我牺牲,为了爱,努力服务别人。

 

权力是为服务

吴智勋神父,是耶稣会士

默想:53:10-114:14-1610:33-45

过去几周,我们听到耶稣要求人以新行为配合新时代的来临:耶稣谈到婚姻不可以拆散 和不应让财富綑绑自已,使自己失去自由。这个星期,耶稣论及另一课题──权力是为服务。

 

福音读经说:雅各伯和若望请求耶稣当有一天祂受光荣时,赐他们兄弟二人,一个坐在祂右边,一个在左边。二人本是耶稣的亲信,甚得耶稣的喜爱,但意犹未足,要得到最高权力,不容别人分享。耶稣藉此机会向门徒解释如何处理权力: 「谁若愿意在你们中成为大的,就当作你们的仆役;谁若愿意在你们中间为首,就当作众人的奴仆。」耶稣的意思是:权力只是为了更好的服务。

 

「当你受光荣时」这句话究竟是指什么呢?若是政治性的,他们便是认为耶稣会恢复以色列国,而兄弟俩希望届时可以占王国中最重要的席位。果真是这个意思的话,二人的确乐观,因为耶稣三次预言受难,他们仍相信耶稣会逢凶化吉。若是指光荣进天国,那么即是说他们明白耶稣会受难,而最后会胜利,荣进天国,于是向耶稣表达希望能占天国重要席位的意愿。

 

耶稣问:你们能饮我的杯,受我的洗吗?他们明白是指苦难的杯,痛苦的洗礼,但仍勇敢地说:能够。的确有一份豪气,但兄弟俩希望届时能获得优待,则未免俗气一点了,其 「走后门」的行径更惹人反感。耶稣藉此带出一个革命性的讯息:权力是为服务,属高位者, 更要做大众的仆人。

 

那么,「非以役人,乃役于人」就是这段福音的主要讯息吗?我反省的结果是:可能不是。耶稣来并非要讲一套全新的伦理观,伦理并非是耶稣福音的核心讯息。

 

不恋权,全心为大众服务这思想,其实渗透着古今中国历史:从尧舜退位让贤,伯夷叔齐放弃帝位,孟子讲「民为贵,社稷次之,君为轻」,到孙中山让位以保国家安定和平等,中国人总是爱包青天这一类既清廉而又为人民服务的官。但除了孙中山以外,上述人士完全不受耶稣基督的影响,换句话说,就算没有基督的福音,中国人都有权力是为服务人民这个伦理概念。那么,我们更要问:到底今日的读经给了我们什么启示呢?我想主要的启示在于耶稣给人新的精神、新的力量、新的动机、新的恩宠,使人心底认同的伦理能活出来。经验告诉我们,人不是完全不知该怎样去做,而是由于人性的软弱无力实行,我们的确需要基督的恩宠。

 

耶稣也知我们无力去实行,因此清楚地说:「人子不是来受人服事,而是来服事人, 并且牺牲自已的性命,为大众作赎价」。这才是今日启示的中心。中心不在「为人民服务」的教训,而是贵为天主子的耶稣,身先士卒,不求人服事,降生成人以服事人, 并且为人牺牲生命,为众人带来恩宠。是基督的恩宠使忘我的服务变得有可能,是基督的爱与牺牲,使我们(包括宗徒们)这些软弱的人能有动机、有力量去做崇高、却心有余而力不足的事。的确,当祂从地上被举起来的时候,会吸引所有人归向祂。

 

你可能说:非基督徒也能有忘我的服务。当然,这也是天主的恩宠,可惜人往往以为是自己的力量,不晓得去感恩和赞美。我们的宗教正是软弱人、罪人的宗教,不是强人、超人的宗教。当人承认自己的软弱,转向基督求助时,便会发现基督信仰的力量。

 

让我们感谢基督的恩宠和福音,是祂使我这个软弱的人能有动机、有力量去做忘我的服务,使「非以役人,乃役于人」不光是句美丽的格言,而能成为每个人活生生的经验。

反省与实践:

天主教导我们的话,我们并非完全不知如何去做,而是人性的软弱无力实行。保禄宗徒提醒我们,要来到全能天主座前领受恩宠,作为我们及时的扶助,才能使忘我的服务变为可能。

1、耶稣如何向门徒解释「权力是为服务」?你能举出一个实例吗?

2、当我们服务他人时,我们的能力从何而来?我们能够常常怀着谦逊的心感谢天主的恩宠吗?

信友祷文:

请为各级官员祈祷。中国自古已来也有「公仆」的观念,正好与福音不谋而合。然许多人拥有了权柄之后即大肆滥用,占权霸位的例子层出不穷。请求各级官员以人民福祉及国家利益为重,真正实践「民为贵,社稷次之,君为轻」之言,为子孙留下好榜样。

请为普世教会的传教使命祈祷。亲爱的天主,祢吩咐我们要传扬祢的福音, 直到地极。祈求圣神加增各地方教会福传的心火,无论在还未识基督宗教的地区或教友人数日渐减少的国家,都恳请天主助佑每位传教士,使他们为传教所奉献的心力,都能成为丰硕的果实。

 

天主的大能

天国驿站

蔡惠民神父

很多人不相信天主的存在,因为世界上实在太多苦难与不义。「如果天主存在的话,为什么祂会容许这么多无辜的人受苦?」「如果这个世界有天主的话,为什么祂会容忍罪恶继续发生?」类似的挑战与问题,我们会经常遇到。质疑的背后,似乎假定天主是无所不能、无所不知、无所不爱的。如果天主存在的话,理应是没有痛苦、没有罪恶、没有不义,一切都在祂的爱内完美无暇。

 

同样,很多人接受信仰,也是因为相信天主能人所不能、知人所不知。当人面对挚爱的生离死别,人生的福祸无常时,自然会将自己无法掌握的希望、无法解决的困难,或人生的种种荒谬,交托在这位大能的天主手中。若果事情的发生合乎自己的期望或得到合理的解释,天主的存在当然深信不疑。假若事与愿违,有人便会抱怨、怀疑,甚至背弃这位「无能」或「不公义」的天主;也有人会自我解嘲,认为苦难之所以求而不解,是因为天主要藉此磨炼考验犯了罪的人。由此可见,信仰上虽然我们宣认基督是真人又是真天主;事实上,教友期待的基督,是一位大能的天主,多于一位与我们一样的耶稣。

 

这种想法似乎是人之常情,也符合我们对救恩的理解。如果一个人不是无所不能、无所不知,驾驭一切,使每件事都符合自己的意愿而发生,他怎算是一个自由而不受限制的人。难怪古往今来,不少人都对这种飘飘然的感觉着迷,认为救恩就是使人无拘无束,无所不能。耶稣的两位门徒,雅各伯和若望,也曾要求耶稣说:「赐我们在你的光荣中,一个在你的右边,一个在你的左边。」(谷10:37

 

不过,耶稣的看法跟我们不一样。祂认为天主的大能,不是无所不能、无所不知那么简单。祂能人所不能,正在于祂甘愿让自己的大能成为「无能」、「无知」。就像依撒意亚先知笔下的受苦仆人,他自身无罪,却接受了苦难的折磨,甚至性命的牺牲。在苦难和牺牲后,他却要看见光明和得到满足。(依53:11)希伯来书也强调,基督「不是一位不能同情我们弱点的大司祭,而是一位在各方面与我们相似,受过试探的,只是没有罪过。」(希4:15

 

天主的大能,原来正在于祂甘愿成为「无能」,这样的逻辑,实在叫人摸不着头脑。难怪雅各伯和若望要求耶稣给他们左边和右边的位置时,祂答说:「你们不知道你们所求的是什么;你能饮我饮的爵吗?或者,你们能受我受的洗吗?」(谷10:38)门徒最终明白耶稣是真天主,不是因为祂可以呼风唤雨,起死回生;而是因为祂甘愿虚空自己,舍弃作为天主的一切,接受罪恶所带来的苦难与不义。当祂为此而死在十字架时,百夫长看见便说:「这人真是天主子。」(谷15:39

 

明白了耶稣的天主性是怎样揭露,我们不应期望天国是一个无痛苦、无罪恶、无不义、无忧虑的乌托邦。反之,藉着祂的「无能」,甘心接受罪恶所带来的苦难与不义,祂要指出救恩是由于在罪恶前的不屈服,生命是来自无私的牺牲,喜乐是出于苦难的担待。为此,耶稣教训祂的门徒说:「你们知道:在外邦人中,有尊为首的,主宰他们,有大臣管辖他们;但你们中间,却不可这样,谁若愿意在你们中间为首,就当作众人的奴仆,因为人子来,不是来受服事,而是来服事人,并交出自己的性命,为大众作赎价。」(谷10:42-45

 

神学上有所谓「由上而下」的基督论,主张基督是从高天降下的永生圣言。这种理解的好处是叫人明白自身的有限,承认自己的不足,虚心接受一位大能者的拯救。不过,在耶稣身上,大能者不是一个遥不可及、高高在上,只可以通过祂母亲的转求才可以接触的天主。祂带来的拯救,也不是教我们逃避生命的苦难。

 

「谁若愿意在你们中间为首的,就当作众人的奴仆。」如果天主也不例外,让自己的大能成为无能,我们为何要为生命的低谷而沮丧?苦难的折磨,甚至性命的牺牲,不正是喜乐的原由,生命的绽放吗?面对生命的苦难、无奈,表面我们看似一无所能,只要不逃避、不屈服、不退缩,我们实则无所不能。德兰修女荣列真福圣品在即,她的柔弱,不正是今天福音的有力脚注吗?

 

主 请派遣我


道亦有道
阎德龙神父
传教?不是神父、修女所做的事吗?如果我们仍有这个想法,我们便是生活在六十年代或六十年代以前的教会呢!在二十一世纪的今天,教会清楚告诉我们传教是每一位教友的责任。教友们不单要参与弥撒,领圣事,也肩负传扬福音的使命。回到圣堂参与感恩祭,领受圣事正是要准备好自己在生活中为主作见証。 

很多教友说不懂得传教。或许,这是因为我们的家人太认识我们,觉得我们信了耶稣后,脾气、性格都没有好的转变,甚至比以前差了,他们因而拒绝接受基督的喜讯。 

假如老板计划将公司计算机化,要求员工在三个月内一定要学懂计算机。我们会否对老板说自己对计算机一窍不通,不能在三个月内学晓?为了继续留任,我们必会用尽方法学懂它,因为这是「保饭碗」所必须的,没有选择的余地。但不知何故,我们对传扬福音却缺乏这份冲劲,甚至全不在乎。 

我们的堂区每个主日约有二至三千教友参与弥撒。如果有十份一教友能够努力积极福传,带领未认识基督的人参加慕道班,每年至少有二百位新教友加入教会,但我们仍未能达到这个理想的目标。 

假若我们真的甚么也不懂得做,那么就利用今日传教节,在圣堂门外取一些宣传单张及入场券回家,派给左邻右里、亲戚朋友,邀请他们在一月一日出席政府大球场的聚会。希望今日在场的每一位教友,尝试踏出第一步,开始传教的事工,但愿大家做福传的工作,愈做会愈开心。不懂得怎样传教,可以慢慢学,并要相信是耶稣派遣我们出去宣扬福音,祂必定赐我们恩宠,与我们一起完成工作。如果我们愿意做的话,我们一定会愈做愈好。 

今日是传教节,一个很特别的日子,提醒我们接受信仰,并不是单单为了个人的得救,而是藉着主亲身的要请,由所领受的神恩,按照基督赐恩的限量,为我们所拥有的福份,在日常生活中成为一个活的工具。让我们众口同声,一起向主说:「主,我在这里,请派遣我。」 

 

让效法的表样 可依恃的靠山


朝夕相随
陈日君主教
今天是传教节,但常年期第廿九主日的读经也很适用。 

载伯德的儿子雅各伯和若望对耶稣说:「当你受光荣时,让我们一个坐在祢的右边,一个坐在祢的左边。」 

玛窦福音说是他们的母亲出面的,她说:「祢叫我的这两个儿子,在祢的王国内,一个坐在祢的右边,一个坐在祢的左边。」 

不论在马尔谷或玛窦福音里,这两兄弟的要求都是在耶稣第三次预言受难和复活后,在耶稣医好耶里哥的瞎子前。 

「当祢受光荣时」、「在祢的王国内」是不是指耶稣复活后的事?看来不是。那两兄弟像瞎子一样,完全看不见耶稣所指出的前景,他们所关心的只是现世的光荣,现世的王国。 

其他的宗徒也并不比这两兄弟好。福音说:「那十个听了,就开始恼怒」那两兄弟。是因为他们向耶稣作出的要求不适当吗?看来不是。他们每人都想坐在耶稣的右边和左边! 

宗徒们的迟钝本该使耶稣失望,但祂很有耐心地继续开导他们,这样也给我们留下了宝贵的训诲:「谁若愿意在他人之上,就该做众人的仆人,谁若愿意居首位,就该做大众的奴仆。」 

如果全世界有权势的、做上司的,都明白这道理,那是人类多大的福分!可惜许多做人民公仆的,全无仆人的心态。他们乐于「主宰」他人,「管辖」他人,甚至以公谋私,把自己的利益放在团体的利益之上。 

耶稣的训诲是极有力的,因为祂先以身作则,祂能说:「人子不是来受服侍,而是来服侍人,并交出自己的性命,为大众作赎价。」 

二千年前祂来到我们中间,和我们住在一起。祂屈尊就卑,应验了依撒意亚先知关于「痛苦的仆人」的预言:祂承担了我们的罪过,受过各种试探(读经二),被痛苦折磨,牺牲了性命,作了赎罪祭。 

这二千年来,宗徒和他们的继承人有没有效法师傅耶稣实践这仆人的精神?宗教领袖很容易被神化。愈被神化,「主宰」人的诱惑也愈大。为提醒自己,教宗自称「众仆之仆」。在从前的礼规中,每当教宗主持隆重典礼时,有人在他面前焚烧一小团棉花并说:「圣父,世上的光荣就会这样消逝。」 

现代的天主子民对自己的权利更有意识,这可能更有效地防止教会内「官僚主义」的出现。在牧者中愈来愈多出色的表样。最近被册封为真福的教宗若望廿三,普遍被称为「良美的教宗」,香港末位意籍主教白英奇、澳门末任葡籍主教高秉常都是谦谦君子、好好先生。 

最近中共高调批评教宗宣圣的事,正是因为他们把殉道的传教士和侵略中国的帝国主义者混为一谈。耶稣指出了两者之间的分别:帝国主义者追求的是「主宰」人,传教士对「服务」中国人民充满热忱! 

圣奥斯定曾说:「想起我是主教,有服务天主子民的责任,我很害怕;但想起我也是信徒、天主子民的一分子,我很感安慰。」我们想起耶稣是我们该效法的表样,不免会害怕,做痛苦的仆人,牺牲性命,并不是易事;但想起耶稣也是我们可以依恃的靠山,我们一定充满信心。 

耶稣的赎罪祭使我们--祂的后代,延年益寿。我们因祂的苦难而成义,再次有资格做天父的子女(读经一)。我们知道祂受过各种试探,能够体谅我们,我们可以「怀着依恃的心,走近施恩的天主座前,以获得怜悯,领受恩宠。」(读经二) 

传教、福传也就是把这位伟大的司祭,唯一的救主介绍给众人。人们是多么需要祂! 

 

 

人人平等以服务为先

张德福神父

梵蒂冈台

主内的兄弟姐妹:

今天,耶稣领头走向耶路撒冷。在路上,耶稣第三次预言祂的苦难、死亡和复活,对门徒们说:「看,我们上耶路撒冷去,人子要被交于司祭长和经师;他们要定祂死罪,把祂交给外邦人。这些人要戏弄祂,唾污祂,鞭打祂,杀害祂;但三天以后,祂必要复活」(谷十32-34)。出乎意料之外,雅各伯和若望却在这时来到耶稣跟前,请求耶稣在祂的光荣中,让他们一个坐在祂的右边,一个坐在左边(35-37节)。

 

耶稣也深感意外,但并没有斥责他们,只说他们不知道他们所求的是什麽。耶稣当时正想着自己将面临的苦难和死亡,那可不是好玩的事情。因此,祂问他们能否饮祂的爵,能否受祂受的洗。他们既然坚决要跟随耶稣,那麽耶稣饮的爵,他们固然要饮;耶稣受的洗,他们也必然要受。不过,在耶稣的光荣中坐在祂的左右却是天主的恩赐,是无法赚取、也无法事先被规划的。

 

不少圣经诠释都认为雅各伯和若望真不知道耶稣所要饮的爵和要受的洗指的是什麽;他们之所以爽快地答覆耶稣,是因为他们以为耶稣马上就要复兴以色列。这种政治性默西亚观确实存在,无论是赞同或是反对耶稣的人都持这种观念,况且众人早就想立耶稣为王(参阅:若六15)。然而,雅各伯和若望如同伯多禄那样,一直是耶稣最亲近的门徒。他们最先被耶稣召叫(谷一19),他们见过耶稣光荣的圣容(谷九2-8),他们也将在革责玛尼庄园陪伴耶稣经历惊惧忧苦(谷十四33-34)。他们理当明白耶稣所要饮的爵和要受的洗,指的就是耶稣刚刚预言的苦难和死亡(谷十32-34)。他们唯一的疑问只是该如何理解天主的旨意,为何天主允许祂的圣子耶稣受这麽大的苦难,乃至死亡?难道天主就只有这条拯救的道路吗?

 

在圣经的信仰传统中,「杯爵」内装满的是来自上天的酒酿:可以是天主祝福的酒,即救恩之杯(咏廿三5;一一六13);可以是天主惩罚的酒,即毁灭之爵(则廿三31-33;耶四九12);也可以是天主义愤的酒,即震怒之爵(依五一17-22;耶廿五15-17)。在旧约末期,尤其在默示录文学中,「杯爵」内装满的经常是天主义愤的酒(默十四10;十六19;十八6)。耶稣向雅各伯和若望指明的爵,以及祂在革责玛尼庄园祈求天父给祂免去的杯(谷十四36),就是天主震怒的爵杯。

 

同样在圣经的信仰传统中,「受洗」的原意是经历死亡。洗礼是将整个人浸在水里,表示他死了。倘若他之后还能活生生地从水里上来,那麽也就表明他的一切罪污已被洗净。「受洗」象征透过死亡而获得重生,洗心革面,因此后来也有悔改的延伸意义。

 

耶稣明白天父的旨意是要祂饮尽这樽震怒的爵杯。若祂把装满天主震怒的爵杯喝干,祂就完全消弭了天主的震怒,使人类可以与天主重新和好。如果祂不喝这杯,那麽天主的震怒将满溢而出,淹没整个世界。其含意是这样的:杯是苦杯,受洗是死亡;苦杯加受洗,就是受苦至死。耶稣喝了苦杯,死了;我们只有等着看祂是否活着回来。。。祂确实活着回来了,且进入了祂光荣!

 

雅各伯和若望当时听了耶稣的预言,就坚决相信耶稣必要复活,定要活着回来。他们是有信德的人,明了耶稣的苦杯和受洗,并且愿意忠实地跟随耶稣走到底,喝祂的杯,受祂的洗。然而,他们却是受到特定志向的推动,完全只从与耶稣同享光荣的角度解读祂的苦难和死亡;他们请求能获得耶稣特别的肯定和奖赏,让他们在耶稣身边拥有特殊的地位,处在光荣耶稣的左右。

 

耶稣没有答应他们的请求,反而告诉他们,谁可以坐在祂的左边或右边一概由天父自行决定。那麽,谁可以荣获这些尊位呢?若我们说,他们就是那些可以进入天国的人,我们应该不会出差错。他们就是那些被耶稣降福的小孩,那些在「真福八端」中被耶稣称为有福的人,那些善待了耶稣的最小兄弟的人(玛廿五34-40)。从中我们可以看到耶稣依循的生命准则。

 

于是耶稣叫门徒们过来,劝勉他们做仆役和奴仆,互相服事,彼此尊重:「谁若愿意在你们中间成为大的,就当作你们的仆役;谁若愿意在你们中间为首,就当作众人的奴仆」(谷十43-44)。这劝勉颠覆了一般上对权柄的施行方式。一般上,权柄是由上往下控制的势力,上者为尊,下者为仆(谷十42)。这种方式施行的权柄很容易被滥用,造成残暴不仁、不公不义的行为。耶稣改变了施行权柄的方向,使之成为横向的势力,人人平等,以服务为先,实施服务者为大(谷十43-44)。

 

尤有甚者,耶稣还加以指明自己这位人子「不是来受服事,而是来服事人,并交出自己的性命,为大众作赎价」(谷十45)。这实在是一个非常大胆和突破性的神学,完全刷新了天主的形象。天主常被视为愤怒和严峻的法官,要求人还清所欠的最后一分钱(路十二59),甚至于连本带利取回(玛廿五27);现在,祂却全然慷慨大方,把这笔帐目全权交给人子耶稣处理。耶稣以自己的性命作为众人的赎价,不向人要求一分钱。不但如此,祂还把人看成是堪受祂殷勤服事的对象。

 

我们敢接受这麽大胆和突破性的神学吗?我们敢相信天主确实如此宽待我们吗?我们敢接受耶稣的劝勉而视他人比自己更为重要,并去服事他们吗?最后,我们敢接受这一切真是耶稣以自己的生命向我们宣讲的福音喜讯吗?

 

教会在这主日也庆祝「普世传教节」,呼吁我们走向世界传扬基督的喜讯和福音。基督的喜讯和福音实在就是耶稣自己,天主临在我们中间的慈悲。让我们祈求耶稣渗透我们的生命,在我们的生命中生活,并转化我们,使我们有勇气坚信耶稣和耶稣的福音,互相服事,彼此尊重。    阿们。

 

相关热词搜索:年期

上一篇:2018年10月14日常年期第廿八主日证道
下一篇:最后一页

分享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