乙年常年期第二十七主日证道
2018-10-06 21:47:18   来源:网络   评论:0 点击:

Fernando Armillini神父的讲道词福音谷10:2-16有些法利塞人来向耶稣丈夫是否可以休妻,来试探祂。祂回答他们说:梅瑟命令你们什么?他们说:梅瑟准许我们写休收休妻。大家主日好。和其它的伦理领域比较,在性伦...

Fernando Armillini神父的讲道词

 

福音谷102-16

有些法利塞人来向耶稣丈夫是否可以休妻,来试探回答他们说:“梅瑟命令你们什么?”

他们说:“梅瑟准许我们写休收休妻。”

大家主日好。

和其它的伦理领域比较,在性伦理的领域中,人们更试图决定他们自己的道德规范。我们从媒体的角度就可以看到这一点。

有人争辩说每个人都有权力活出他或她的性,和他们喜欢的人在一起,只要参与的人同意即可。

通常产生重大道义后果的决定都受情绪、众人的建议、和当前流行的道德规范所驱使,被浸润于都可以的思维所驱使,认为一切都好,一切都是允许的,以致于禁止和罪恶感不关他们的事。他们说这是神父们宣讲的……不要听他们比较好。如果有人试图对此反对,并有所保留,他们立刻就会被贴上不开化者、假圣人、不容忍、中世纪的,等等标签。

但是,让我们问问自己这种对待性的方法是否正确:这将产生什么样的社会?是真正人性化的吗?还是纯粹为了取乐?我们知道性是很伟大的,受天主所爱。

但只有当性满足给人带来喜乐时,它才是好的,美的。如果只是为了享乐,我们就沦落到原始人的层次了。所有的动物都有这种娱乐;但人的特点在于得到好的,令人满足的,使人有人性的娱乐,并在最后充满了喜乐,与他或她自己共融,与受造物共融,与弟兄姐妹,也与天主共融。喜乐只在其中产生。

在今天的福音中,法利塞人给耶稣提了一个婚姻生活的问题。今天,这种问题已经不常见,因为一个决定成家的人知道要花很大的努力,而那种乐趣可以不需要组成家庭就可获得。

今天我们也听到人们讨论:离婚还是不离。甚至在耶稣的时代,人们也为此困惑。休妻是合法的吗?自然,在以色列,甚至今天只有丈夫可以抛弃他们的妻子。

在罗马不是这样。其实,在罗马皇帝Aurelius不得不禁止妇女抛弃她们的丈夫,因为在罗马,她们可以这样做。

这是他们问耶稣的问题,此外,也是我们今天的问题。这是我们今天许多人的问题。我要说的是只有那些同意离婚的人被当前的流行思想认为是对的。但如果人们反对,他或她被认为是落后。

一般来说,人们对这个争论已经有他们自己定义好的理念并且不愿被质疑。为什么结束呢?人们很少谈论:“离婚还是不离”,因为每个人都有他或她自己的理念。

这些事为什么会发生呢?理由就是这个问题:“离婚还是不离”是个错误的问题。首先要澄清,一个人所持的男女关系和性的观念。如果这个不清楚,争论也没用。我们必须澄清参照点,否则,说的是不同的语言。没人愿意质疑已达成的结论。

其实,耶稣没有立刻回答,因为如果我说不能离,什么都不会改变。耶稣必须改变人们对性的关注点并按照天主的计划来看待她。

因为,如果我们没有这样的基础,我们将选择我们所喜欢的,什么是舒适的,什么是大家都做的。

耶稣想让人们进入天主计划,因为只有进入这个计划,人们才能实现天主造人的目的,男人和女人。法利塞人问这个问题,耶稣回答的是另一个问题。祂想让他们说什么是对的,什么是符合“人性”的男人和女人。

我们都是明白人,如果我们深刻反省就会明显看到天主的计划。

耶稣问他们:“梅瑟命令你们什么?”在圣经中写的是什么?记住当时的社会状况,离婚是允许的。

然而,在以色列,没有人会忽视先知玛拉基亚以天主之名谴责离婚的义愤填膺之词。最伟大最好的拉比们会为一个男人竟可以抛弃他自己的妻子而感到困惑。

我要读玛拉基亚先知书中的一段——我们在公元前400年。

玛拉基亚先知对耶路撒冷司祭们的罪恶置以强烈谴责,某个时候了说:其次,你们还行了这件事:你们同上主的祭坛撒尽了眼泪,哭泣呻吟,因为上主不再垂顾你们的祭祀,不再悦纳你们手中的祭品。

而你们还问,“这是为什么?”是因为上主是你与你青年时所娶的妻子之间的证人。她虽是你的伴侣,是你结盟的发妻,你竟对她不信义。上主不是造了他们成为一体,有一个肉身,一个性命吗?为什么要结为一体?是为求得天主的子女。所以,应关心你们的性命,对你青年结发的妻子不要背信。

上主以色列的天主说:我憎恨休妻,休妻使人在自己的衣服上沾满了不义,万民的上主声明说。(拉213-16)。

当利塞人的回答是:“梅瑟准许我们写休书休妻。”他们回应说梅瑟准许写休书。

耶稣问的是别的,不是梅瑟允许的,因为梅瑟什么都没允许……

当男人抛弃他们的妻子却不写休书时,梅瑟遇到了离婚的问题。希伯来文“se-per=“法案”,“ke-ri-tut=“有关离婚的”,而梅瑟要求这种休书,并且这种休书今天仍然存在。

妇女如果没有这种(休书),而决定和别人在一起,她们会被指控为犯奸淫。为了保护妇女,梅瑟规定谁抛弃他的妻子必须给她“seper Karitut”,这样她就是自由人了。在离开妻子之前,他们应该很仔细地考虑。

所以,梅瑟试图为已存在的男人抛弃妻子的事实给出规定。

在背景中,你们可以看到两个“Ketubot”。这些是丈夫和妻子签字的婚姻契约的凭据。这些“Ketubot”很美。它们是生命的真正赞美诗:

花儿,成串的葡萄……甚至画家Chagall,也为夫妇们画了一些“Ketubot”,因为这是无限喜乐的凭据:婚姻之家蒙天主的祝福。一边是“Ketubot”;另一边是“seper Karitut”,即休书。

注意区别:“Ketubot”是一首生命的赞美诗,有花,有成串的葡萄;另一个是冷酷的表格,当人们打算离婚时必须填写。

注意,不是用五书法典中所用的希伯来文来字的,而且以希伯来草书写成的,今天仍然使用。因为神圣的字体不能用作“seper Karitut”(写休书)。注意文中的话有多么冷漠,我要补充一句,我花了很多时间和功夫 才找到它。

离婚,分离是极痛苦的事,是远离天主的计划的。最明智的拉比们说当有分离的时候,即使天主也会哭泣。

那么,遵守梅瑟的命令就够了吗,写封“seper Karitut”就认为与天主对性生活的计划一致了吗?听听耶稣的回答:

但耶稣告诉他们,“是因为你们心硬,梅瑟才给你们写这条命令。但是创世之初,天主造了他们男和女,为此,人要离开父母,与妻子结合,二人成为一体。他们不再是两个人,而是一体了。所以,天主所结合的,人不可拆散。”

梅瑟要求他们写休书是因数这些人的心硬。这个心硬是指什么?指的是不能理解,不能接受造物主对性生活的计划进入自己的生命,耶稣提醒人们天主的计划:“在创世之初,天主造了他们男和女。”

让我们反省这个造物主的计划。天主为什么想要男人和女人?

祂不想创造一个单一的实体:全是男人或全是女人。这是一个生理的现实,我们发现其中的含义;男人和女人是体现人类的两种方式。

这是我们在人类身上发现的伟大的多样性。面对这一点,所有其它的方面都是次要的:漂亮的和丑陋的,更聪明的或不太聪明的,白的或黑的,中国人或欧洲人……

这些都是次要的差异。但在“人”上,我们有一个差异,一个很大的差异。体现人的两种不同方式,做一个男人或做一个女人。这就是天主为男人和女人所计划的。我们问自己:为什么?祂的目的何在?

天主的话告诉我们造物主的这个计划有什么含义。祂不想要一个自我满足的人,而是要互补,这样每个人都承认在另一半身上有自己所需要的。圣经说第一对夫妇——当然,这是神秘学的语言——他们都赤身露体也不害羞。

赤裸在圣经中指的是人类的状况,我们就是这样的出生的。这是天主想要的人类的状况,成为不完整的,这就是人的“赤裸”。人们不以此为损失,他们滑觉得难堪,这就是他们的状况。

成熟的人很高兴自己需要别人,很高兴自己不能自我满足,很高兴自己上于需要被遗失的部分来补足的状况。

天主造的我们很好,祂愿意我们是不完全的,这样我们会遭遇多样性。如果我们自己可以满足,我们将不需要别人。

然而,我们受造是为了给予并接受爱。简单讲,祂愿意我们有性特征是为了逼我们去爱,去和可以丰富我们的人有关联,反过来,我们也可以丰富对方。我们受造是为了爱。如果我们是自己可以自足的,我们将不是为了爱而受造。

因此,我们在创造中看到的第一个不好的事就是人的孤独。人受造就是要有联系。其实,当一个男人——“亚当”的伴侣——女人,受造时,天主说:“单独一个人不好。”

现在让我们不要混淆了性和生育。性是推动我们受异性吸引的一种冲动,为了丰富别人,并丰富自己。这是由性意识而产生的爱。不需要为了生育而满足性。

纳匝肋人耶稣有着完美的性,因为祂为了别人完全奉献了自己;祂爱过也被爱过。生育是在一个非常精确的婚姻之爱背景中完成的,婚姻之家意味着两个人之间对无条件的,不可变更的爱的投城。

从婚姻之爱的本性,耶稣得出了结论:“天主所结合的,人不可拆散。”

在背景中,你们可以再次看到,两个“Ketubots”,你们看到有一个希伯来词出现。这个词只由两个字符组成:gimel a tet。这个希伯来词是“get”,意思是离婚。拉比们注意到,首无这个词“get=离婚,在圣经中没有出现。

不仅如此,在圣经中任何地方都找不到连在一起的这两个字符。从来没有,甚至没有找到一处是一个词以“gimel”结尾,而下一个词以“tet”开头的。

这是拉比们的结论,就是说天主甚至不想听人们谈论离婚。这不是一个永续的问题,被认为是永远阻碍的规则。当求助于戒律时,就是在指控爱失败。这是对爱的亲密及深刻的实相的发现,爱之本性不会死。这是天主对性的计划,也包括生育。这是参与天主的爱,一种可以经得起任何考验的爱。

记得《雅歌》中说的:洪流不能熄灭爱情,江河不能将它冲去(歌87

爱的本质就是无条件的,毫无保留的,毫无怀疑的。它可以用第三方的爱来计算,而不用担心会减少,没有不确定性。这是天主对夫妇生命的计划。

我们今天对爱的构想和天主想要的爱的构想之间有一个很大差别。今天当有人说:“我爱你”时,会被理解为什么呢?被理解为“我爱你”,我“为我自己而爱你”。“我想要你完全为我”,“我需要你才能快乐”。这种想着自己的爱,只是想能得到什么,很多时候别人成了我们享乐的工具。

如果你得不到你想要的爱就结束了。人们说“我们不再彼此相爱了”。“我不再被爱了”。既然他们不再彼此相爱,他们就找别人来满足他们寻欢作乐的需要。

天主想要的爱是不同的。“我爱你”意思是“我愿意做任何事情,甚至放弃我的生命为使你幸福。”这种愿意担心你的幸福的,我向你保证,这种爱将持久到永远,无论发生什么。“婚姻之外的冒险不在天主的计划之内”因为那只是一个冒险,爱的的背叛只地耗尽彼此。

天主的计划远超过简单的共存,也超过婚前性行为,因为缺乏完全明确的投诚,这是圣经所预设的,圣经中说到:“人要与他的妻子结合,二人将成为一体。”

这里用的希腊动词是“Kolaumai”,意思是一个确定的结合,不可拆散的。

从耶稣的这些话中我们可以得出的牧灵性结论不是:性不是一个游戏。按天主的计划建立这种爱,代价是很高的,你必须避免不耐烦,急燥,常导致内在闹剧的紊乱生活,混乱,不稳定的情形,即使当人试图显示表面的幸福。

在生命中实现这种无条件的爱的计划是容易呢还是困难呢?我们得说这是个艰巨的任务。甚至为宗徒们,接受造物主的计划都很难。让我们听听他们的反应:

回到屋里,门徒们又问这事。对他们说:“谁休了妻再娶,就是犯奸淫,辜负了妻子;若妻子离开丈夫再嫁,也是犯奸淫。”

面对主这么清楚的立场,不仅法利塞人,而且门徒们也困惑了,甚至沮丧。耶稣让他们惊讶,因为他们早经从拉比们的教理中得知离婚不仅是合法的,而且在某种情况下还是必需的。比如说,当妇女不孕,生命必须延续,所以,他们必须离婚。

因此当他们回到屋里又问耶稣。耶稣重申了祂所说的。天主的计划不考虑男人离开他的妻子。天国因着耶稣来到了世界上,预言得以应验。人们领受了一颗新的心和新的精神。因为他们的心硬,梅瑟才有了不同的做法,即离婚。

现在给了人们一颗新的心;石头的心被忽略了。这个时刻已经来临,对妥协、对心胸狭隘、对托词说“够了”。你必须以造物主的计划所指示的理想为目标。

耶稣没有强加给我们一个比梅瑟法律更严格的法律。并没有,祂宣布了天主的最初计划:不考虑离婚。现在孩子出现了。他们和耶稣正在面对的争论有关吗?

人们给耶稣带来一些小孩子,让抚摸他们,但门徒们却斥责那些人。耶稣见了就很生气,对门徒们说:“让孩子们到我跟前来,不要禁止他们,因为天主的国正是属于这样的人。我实在对你们说:谁若不像孩子般接受天主的国,绝不能进去。”

然后,耶稣抱起孩子们,给他们覆手,祝福了他们。

让我们现在试着反省当前的情形。人们今天看待性的方式。我们都知道,有些情形是,夫妇双方都这样怀疑,是否值得坚持挽回一种可能一开始就错,并且复杂而无可救药的关系。他们不再需要对方,个性不合,然后不尊重,讲话的时候只是羞辱,甚至孩子们也被卷入他们父母的这些问题当中。

问题是:继续在一起有什么意义?在主要他们永远在一起来真正折磨彼此吗?各走各的路,重新开始生活不是更好吗?为了回答这些问题,人的逻辑会毫不迟疑地回答:比起毁掉你的生命,离婚更好。

面对这种现实,我们都知道,今天的争论比过去更激烈,这争论必须回到这些问题的根源:你们怎么会走到这步。也地这关系就是以一种平庸的对性缺乏尊重的方式开始的;缺乏思考反省。没有勇气计划一个可以持久的夫妇生活。这也许是我们可以做的一个反省。

藉着反省所发生的事,可以很容易得出的另一个结论是:如果有这么多夫妇在几年的婚姻生活之后分开了,一起生活会不会是一个更好的选择?而且,如果结果还是不好,那么一个人可以分开而没有重大问题。

在性伦理的道德领域,人们试图得出他们自己的结论,与其它任何情形相比更多是这样。因此,现在福音作者玛尔谷把小孩带入 场景。

必需变得像小孩子一般才能进主天主的国……不是进入乐园。而是进入耶稣提议的这个新的逻辑。能够理解耶稣制定的艰难而高代价的提议,迎合天主的计划,需要再次变小。

只有觉得自己渺小的人,才能信赖能够引导和启发他或她的人,就如孩子确实信赖他们的父母。我们总是面对亚当的选择:遵循天主的提议或是吃知善恶树的果子,即自己决定什么是对的,什么是错的。在道义的选择上独立,而不依靠天主的计划,甚至不问问天主的计划是什么。

为什么会这样?因为只有当我觉得渺小并觉得受天父所爱时,我才会信赖祂并想知道祂给我建议的是什么。

今天人们说:“我不在乎天主想什么,祂要什么……或祂是否存在”;“做决定的人是我”。这些选择是由自负所主导的道义选择的结果。

这也是为什么孩子的场景被引入了今天的福音中。这是邀请我们感觉到自己渺小并信赖天父,如果我们想建立一个真正的生命,如果我们真的想把性活成是无条件的爱的相互礼物。这个目标肯定很高。人们的步伐不确定,此刻牧灵的方法就要进入。

天主知道每个人的软弱,没有人可以判断弟兄姐妹做的选择。没有人有权责备或指责任何人。面对具体情况,人应该谨慎地陪伴每位弟兄姐妹。帮助他们在所处的状况中做到最好,无论是不是他们的错。弟兄姐妹必须在他们所生活的具体情形中得到陪伴。给予理解、耐心,不是说不讲,福音的要求或顺应现行的道德规范。而是要对处于困难和痛苦中的人们表现出智慧,尤其是爱和关切。

祝大家主日好,并过好新的一周。

相关热词搜索:常年 第二十七

上一篇:2018年10月7日常年期第廿七主日证道
下一篇:最后一页

分享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