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8月26日常年期第廿一主日证道
2018-08-23 13:47:05   来源:网络   评论:0 点击:

2018年8月26日常年期第廿一主日证道常年期第廿一主日房志荣神父,是耶稣会士默想:上个主日有一些堂区和团体庆祝圣母蒙召升天节,没有庆祝常年期第二十主日。第二十主日的福音是若6:51-58,这八节经句正是生命之...

2018826常年期第廿一主日证道

 

常年期第廿一主日

房志荣神父,是耶稣会士

默想:

上个主日有一些堂区和团体庆祝圣母蒙召升天节,没有庆祝常年期第二十主日。第二十主日的福音是若6:51-58,这八节经句正是生命之粮言论的结论。51节重复了第十九主日福音的最后几句话:「我就是从天上降下来的生命之粮;谁吃了这食粮,必要活到永远。我所要赐给的食粮,就是我的肉,是为世人的生命而赐给的。」52节中,犹太人的诘难不再是质疑耶稣是从天上来的,而是问「这个人怎能把他的肉给我们吃呢?」53-56这四节是耶稣的答话:「我实实在在告诉你们:如果你们不吃人子的肉,不喝人子的血,在你们内便没有生命。谁吃我的肉,喝我的血,必有永远的生命,在末日,我要使他复活;因为我的肉是真正的食品,我的血是真正的饮料。谁吃我的肉,喝我的血,便住在我内,我也住在他内。」

 

57-58这两节,耶稣进一步把领受生命之粮的人与祂的关系,比做祂与父的关系:「就如那生活的父派遣了我,我因父而生活;照样,那吃我肉的人,也要因我而生活。」(57)父派遣子到世上来,子因父而生活;人吃耶稣的肉,则因耶稣而生活;这两种关系的关连,在于耶稣按父的旨意生活,基督徒按耶稣的旨意生活。「这就是从天上降下来的食粮,不像你们的祖先吃过玛纳,仍然死了;谁吃了这食粮,必要活到永远。」(58)永生的父,永生的子,生出永生的基督徒,其路线就是子被派遣,为承行父的旨意而生活;基督徒领受生命之粮——基督圣体,在日常生活中,常以圣体为念,耶稣曾保证「必要活到永远」。

 

现在来看本主日的福音,若6:60- 69。被省略的59节是一句过门:「这些话是耶稣在葛法翁会堂教训人时说的」。接下来的十节经句(60-69)是生命之粮(包括圣言和圣体)言论的回响。前半段(60-65)写道:「耶稣的门徒中有许多人听了,便说:『这些话太生硬了,谁听得下去?』耶稣看出祂的门徒在私下批评这事,便对他们说:『这些话使你们反感吗?如果你们看见人子上升到祂原来的地方,你们又会怎样?人活着是由于神,肉体无济于事。我对你们所说的话就是神,就是生命。但你们中有些人不信。』耶稣从起初就知道哪些人不信,也知道谁会出卖祂。所以祂又说:『因此我对你们说过,除非是父的恩赐,无人能够到我这里来。』」(《四福音》,乐仁出版社。以下均同)

 

「从此,很多门徒退出了,不再跟随祂。」(66)二字、七字、五字构成的短短三句话,为那些退出的门徒是可悲的,为耶稣来说却是悲壮的。祂看着一些门徒离开,没有收回自己的话,「却对那十二人说:『你们也要离开吗?』西满伯多禄答说:『主!我们要投奔谁呢?唯独祢有永生的话。现在我们信,也知道祢是天主的圣者。』」(67-69)这是伯多禄——教会磐石的宣信。今天的福音鼓励我们与伯多禄一同向耶稣说出这句宽慰祂圣心的话。不过耶稣另有隐忧:「我不是拣选了你们十二人吗?但你们中有一个是魔鬼。耶稣这话指的是依斯加略人、西满的儿子犹达斯,他是十二人之一,后来出卖了耶稣。」(70-71)

 

反省与行动:

1、耶稣的话语和人的话语有何不同?我如何体会圣言改变人心的力量?

2、上主是基督徒最深的依靠。我时时刻刻倚靠上主,惟独事奉祂吗?

3、我常询问上主,以顺从祂的心意来生活吗?

祷文:

请为天主子民祈祷。主耶稣有永生的话,是基督徒真正的依靠。祈求仁慈的上主恩赐每一位基督徒,忠实地追随、事奉基督,以圣善的生活见证,吸引更多人投奔祂的怀抱。

 

使人生活的是神

张春申神父 (若六61~70

今天的福音记述耶稣在行了五饼二鱼奇迹之后,继续发挥深长的道理。这篇道理当然与圣体圣事密切相关,耶稣同时再三强调自己的来源:祂是自天降下的,祂的来源是天主父。圣体圣事在若望福音中的确非常重要,而有关耶稣的来源,更是整个若望福音的主题,贯穿了整部福音。

 

   圣经学家这样注解若望福音:这部福音应用了许多对立的名词来表达人类面对耶稣的态度。比如说信与不信、生命与死亡、光明与黑暗、精神与肉体、真理与说谎等等。耶稣基督是永恒的天主圣言,祂降生成人,祂来启示天主父,祂是天主亲临人间。谁接受祂,便是信、真理、光明……;谁拒绝祂,便是不信、说谎、黑暗……。在整部福音中,耶稣显露祂的身分与来源;在整部福音中,也可以显示出人们因接受或拒绝祂而有的对立。

 

   经过这样的说明,我们可以发现,今天聆听的这段福音所描写的,只是耶稣在显露自己是自天降下的食粮之后,遭受到对立的反应而已。

 

   一方面,连门徒中,都有许多人在面对耶稣的话时,因听不下去而窃窃私议,表达不信而后离开,甚至在他们中间有人要出卖祂;另一方面,有十二门徒和他们的代表西满伯多禄,相信耶稣的话,投奔祂,公开承认祂的来源:祂是天主的圣者。

 

   不过这段福音似乎也为我们解释了为什么在耶稣面前,会有这样的对立。这倒值得我们详细研究一下。至少在耶稣的解释中,在祂面前的对立,是属神与属肉的对立:「使人生活的是肉,肉一无所用」。所谓「神」,基本上可说是天主圣神,是天主的力量,使人自由地进入真理,是天主的氛围。所谓「肉」,基本上可说是软弱的人性,陷入于罪恶,是世俗的氛围。

 

   谁接受耶稣呢?是属神的人。耶稣自己无限量地充满圣神,所以祂的话是神。那些属神的人,受到圣神的教诲:他们相信祂是永生的天主子,祂自天降下,因此他们也能得到永生。谁拒绝耶稣呢?是属肉的人,生活在罪恶奴役中的人。他们窃窃私议、离开,因此得不到永生。他们既然对耶稣在地上所声明的,自己是从天上降下的话语感到反感,怎么会信祂是永恒的天主圣言呢?

 

   不过耶稣继续解释为什么有人属神,有人属肉;说到末了,那是因为「除非蒙受父的恩赐,谁也不能到我这里来」。一切都归诸天主圣父。这里我们必须根据教会的道理,继续补充一些解释。的确,得到永生,是天主父的恩赐;不过并不否定人也自由参与在其中。人自由地接受恩赐,相信耶稣,得到永生。

 

   最后,我们还能够按照教会的道理,继续补充:由于天父愿意所有的人都得救,并得以认识真理,因此广施恩赐。假如有人拒绝,实在是令人难以完全清楚明了的事。

 

   无论如何,我们听了今天的福音,怎么能够不感谢天父的恩赐呢?祂吸引我们,赏赐给我们天主圣神,使我们能相信耶稣基督。让我们随同伯多禄在感恩礼中向耶稣说:「主!惟你有永生的话,我们去投奔谁呢?我们相信,而且已经知道你是天主的圣者。」

 

反省与行动:

1、我相信耶稣是圣言,是自天降下的食粮,来自天主父吗?

2、在属神与属肉的对立中,我倾向于何者?我是否愿意被圣神改变?

3、我是否常因着天父的恩赐,衷心感谢并赞美祂?

祷文:

请为天主子民祈祷。圣神使我们相信耶稣是从天降下的天主子,使我们踏上了永生之路。祈求仁慈的上主降下丰沛的圣宠,使不信的人获得信仰,使信从的人圣德日进。

 

 难道你们也要走吗?

薛恩博枢机 着 丁颖达教授 

默想:若望福音 60~69

相当多的人在那时离开了,不但包括「有兴趣的旁观者」,还有祂最忠实的听众。很多门徒当时听了耶稣的话就窃窃私议:「祂说的话真叫人受不了;谁能听得下去呢?」为数不少的门徒从此不再跟祂行走四方。

 

   一个多么离奇的峰回路转!是不是只有在当时的情况下才会变得那样子呢?仅仅在几天之前,耶稣的声望吸引了数千群众前来:祂治愈病患、驱除邪魔、行各种奇迹,祂甚至可能解除罗马侵略者奴役犹太人的轭。人们的希望一度如燎原烈火,不过顷刻变得灰飞烟灭;他们悻悻然地离去。他们无法接受、更无法容忍祂所说的:他们应该去吃祂的肉、喝祂的血?这种话实在太疯狂了,「谁能听得下去呢?」

 

   众人为甚么变卦呢?他们先是欢欣鼓舞,甚至要拥戴耶稣为王;但转眼之间变成彻底拒绝,怒火万丈地离开,群情激愤地高呼:「钉死祂!」怎么会有如此两极的情绪转换呢?

 

   在我童年时代,圣堂的人多到挤不下;今天,参与主日弥撒的人常常寥寥无几。大家为甚么变卦了呢?是谁的错呢?

 

   是不是教会的错,因为教会不(再)吸引人了?是不是时代变迁,人们的生活方式变了?还是耶稣本身错了?人们是否已经对祂的话、祂要给的东西,不感兴趣了?祂的话是否已经在现代社会里变得不合时宜了?甚至或者无法容忍了呢?人们离开教会,是不是因为祂的教训已经变得索然无味了?现代人是不是也出于意气用事,而不再踏进圣堂了呢?

 

   当我读到耶稣当年在葛法翁会堂的遭遇时,脑海里不禁映出上述一连串的问题。或许现今正在重演当年的一切?无论是当时,还是今天,有件事是可以确定的:耶稣完全尊重我们的自由意志。教会在历史进程中曾有一而再地动用压力和强迫的记录,但耶稣绝对从未用过它们。「难道你们也要走吗?」至今耶稣仍然会问这个问题,而答案只能基于自由意志,出自每个人的内心。

 

   伯多禄在当年曾经脱口答道:「主!惟祢有永生的话!我们去投奔谁呢?」这话听起来也许非常阿谀奉承,但却发自肺腑。他的坦诚回答令人为之动容:我们不知道要去哪里,我们只有转向祢!

 

   伯多禄不是正好说中了我们心里的感受吗?「其实,祢所说的许多话我都听不懂,或者还没有办法听懂。我们要吃祢的肉、喝祢的血,我真的无法理解这句话的寓意。不管怎样,我不会、也不能离弃祢,因为我们从未遇到过第二个像祢一样的人;没有人像祢一样跟我们讲话。虽然我对祢所说的、所做的还有很多搞不懂的地方,但是我确实知道:祢是天主的圣者!」

 

   祢,惟有祢!这种经验促使伯多禄和其他几个人留下来陪伴耶稣到底。他们相信祂、信赖祂、爱祂。直到今天,那仍旧是一个关键性的决定。所有下定决心跟随耶稣的人,从未后悔过。

 

反省与行动:

1、我被召选为基督徒,真是天大的福气!但是今天的我,和领洗时的我,一样热诚吗?还是,我的信仰也日趋冷淡?

2、当耶稣充分尊重我的自由意志时,我是如何回应他对我的爱与教诲?

3、我真的认为唯有基督有永生的话吗?我是如何听从且跟随耶稣所说的永生的话?

祷文:

请为所有愿意跟随耶稣的人祈祷。唯耶稣有永生的话,祈求天主帮助我们,无论时代如何变迁,都能分辨、聆听耶稣的话,并且努力生活出来!

 

常年期第廿一主日:伯多禄的宣认

吴智勋神父,是耶稣会士
默想24:1-2,15-17,185:21-326:60-68

一连五个主日,若望福音的读经都围绕着「生命食粮」这个主题,今天是总结,重点在伯多禄宣认耶稣的话上:「主啊!唯独你有永生的话,我们还投奔谁呢?我们信,而且确实知道你是天主的圣者。」这是若望福音中记载伯多禄说的第一句话,作者往往把重要人物的第一句话凸显其启示性,如耶稣的第一句话是问两位门徒:「你们找甚么?」(若1:38)让我们知道信仰不是找东西,而是找耶稣,与祂同住在一起。圣母在若望福音的第一句话是:「他们没有酒了」(若2:3),显示出圣母时时关注别人的需要,把耶稣带到别人的生活中。伯多禄宣认耶稣的话,就是今天我们反省的重点。

 

伯多禄这句话的背景并非在增饼奇迹那一天,增饼后是群情汹涌的,大家兴奋得要拥立耶稣为王,伯多禄不难承认耶稣的身份。事情却发生在增饼的后一天,耶稣为澄清群众的动机,不断说些令群众莫名其妙的话,如「食祂的肉」、「喝祂的血」、「自天而降」等等。门徒的热情冷却了,觉得说话太「生硬」,像吃没有煮熟的饭那般难下咽。五千个男人再加上他们的家属一个一个的走了,好像剩下十多个,是个冷清清,令人丧气的情况。就像面对「四面楚歌」的楚军,已无心恋战,别人走自己也想走,注定项羽非失败不可。伯多禄之可贵处,就是此刻挺身而出,宣认信仰,激励其他门徒。

 

从伯多禄的说话,我们可分析他有率直、硬朗的性格,有强烈的道德勇气,有「虽千万人,吾往矣」的慷慨激昂。话中的意思可综合为:「我信你,我没有其他人可信了」,「我信的,其他十一人都会相信」。一方面有稳定军心的豪情,但豪情的后面隐藏了当领袖的威胁性,强拉别人壮胆:「我们还投奔谁呢?」其实,伯多禄大概仍未理解生命食粮的言论,只因为耶稣这样说,他就这样信了。

 

当然,为信仰基督,这种宣认是重要的。但完备的信仰,祗靠阳刚式的宣认是不够的,伯多禄还要不断受培育。他阳刚型的信仰亦见于他向耶稣慷慨陈词:「即使众人都为你的缘故跌倒,我决不会跌倒」,「即使我该同你一起死,我也决不会不认你」(玛26:33,35)。山园中耶稣被捕时,只有他拔剑护主,有张飞喝断长板桥的豪气。耶稣让他知道单靠阳刚型的宣认是不足的,圣经的记载暴露了他的弱点。争大小,三次背主都显出他的信仰不够深度,缺乏谦逊、包容与柔情,缺乏认识自己的有限性和了解别人的明智。直到经历耶稣的苦难、死亡、复活后,他才脱胎换骨,作信仰的跨越。当耶稣问他:「你比他们更爱我吗?」他既肯定又谦虚的说:「主,是的,你知道我爱你」(若21:15),显出一种没有夸口,没有喧哗,一切尽在不言中的心灵感应。主耶稣已生活在他内,此时的主,才真正是他生命的食粮,他生命中不能缺少的东西。可见对耶稣的信仰,不是剎那的豪情,而是持久的坚忍。

 

今日,每个基督徒都会在生活中遇到信仰的挑战,特别是不断有人离开教会,而离开的比留下的多时,我们正遇到伯多禄的情况,耶稣会挑战我们:「难道你们也愿意离去吗?」愿我们有伯多禄抗拒潮流的豪情:「主,唯你有永生的话」,但同时有一份谦逊,一份包容,承认自己多么需要基督,祂是自己生命中不能缺少的东西。一刻的宣认、一剎那的决志,不足以做基督徒。真正的基督徒必须谦虚地、静静地、持久地跟在耶稣后面,用行动去表示耶稣是自己生命的食粮,是生命中不能缺少的东西。

 

反省与实践

1、原本有五千人跟随着耶稣,后来却一个一个的走了,为什么呢?今天不断有人离开教会,我们可以反省一下:做一个愿意持久地跟随耶稣的人要避免那些危险?

2、福音的记载帮助我们了解伯多禄的信仰历程,他是如何从一个血气方刚的人转变为一个内在信仰坚忍成熟的宗徒?我们要如何以行动来表示耶稣是自己生命的食粮?

信友祷词

1、请为我们的堂区祈祷。祈求天主不断地圣化我们,使我们的堂区能成为光耀的教会;求祢降福我们的神父,使他充满基督的恩宠,带领教友们能怀着敬畏基督的心互相顺从,在爱德中共同建造基督的身体。

2、请祈祷每一位信友拥有福传的热火。福音中提到,许多人听到分食耶稣的体血,一个个都走了。他们心眼未开,尚未了解耶稣的救恩与天国的福音。但此时的伯多禄明言了耶稣是由天主而来的圣者。愿我们每一个人也能像伯多禄一样,向身旁的人勇敢承认耶稣是永生的主,传布天主的好消息。

 

常年期第廿一主日

天国驿站

蔡惠民神父

昔日的群众听了耶稣生命之粮的言论,觉得「这话生硬,谁能听得下去呢!」(若660)其实,圣经中生硬的说话,何止这章节,保禄在厄弗所人书有关婚姻生活的教导,今天很多人听起来同样也不是味道。「你们作妻子的,应当服从自己的丈夫,如同服从主一样,因为丈夫是妻子的头,如同基督是教会的头,他又是这身体的救主。教会怎样服从基督,作妻子的也应怎样事事服从丈夫。」(弗522-24

 

首先,有人会觉得「服从」这两个字很刺耳。今天民主社会的基调是开放自由、平等正义,服从好像给人背道而驰的感觉,也令人勾起昔日封建社会或家庭的尊权跋扈。如果时下父母子女相处之道,已不强调服从和责罚,更何况是夫妻间的相处?再者,纵使服从仍有可取之处,为甚么保禄只要求妻子服从丈夫,而不要求丈夫也服从妻子?难怪有一对新人预备婚礼的时侯,女方婉转地建议,以另一篇读经取代这篇厄弗所人书。

 

要正确了解保禄这番话的意思,我们要注意厄弗所人书的文化背景。保禄将基督比作丈夫,教会比作妻子;男是头,女是身体,是当时封建社会男女角色的反映。不过,角色不同,并不表示头比身体来得重要,也没有男尊女卑之意。保禄整番说话的重点其实是夫妻间应彼此相爱,就如基督怎样爱了教会,教会也怎样爱了基督。

 

保禄劝勉妻子要服从丈夫,并不是因为尊卑;反之,服从是爱的表达,为获得尊重。服从使人将对方放在自己之先,自己只像对方的侍婢随从于后。保禄虽然没有言明丈夫也要服从妻子,但他要求作丈夫的,「应该爱妻子,如同基督爱了教会,并为她舍弃了自己……。作丈夫的也应当如此爱自己的妻子,如同爱自己的身体一样。」(弗525-28)可见保禄是要求夫妇彼此服从,在当时的封建社会来说,其实是一把另类声音。引用今天的术语,他是一个不折不扣的男女平等倡议者。作丈夫的如果明白了保禄所讲的服从,应好好检讨自己的大男人作风。如果仍有人打着厄弗所人书的旗号,合理化男尊女卑的思想,或一切不尊重妻子的态度,那便是曲解了保禄。

 

为保禄来说,夫妇在婚姻生活中并无甚么特定角色扮演,但他强调男女双方都要以互谅互让的态度,彼此爱护。就如故事中的男孩,当他说:「我要揍你!」空谷传回来的也是:「我要揍你!」当他说:「我爱你!」听到的也是「我爱你!」我们说基督徒的婚姻是一件圣事,正因为这种互相为对方的牺牲,彰显了基督甘愿为朋友舍掉性命的一生,(若1513-14)也满全了耶稣对门徒彼此服务的要求。(谷1043-45

 

「你们作妻子的应当服从自己的丈夫,如同服从主一样。」这句话如果基督徒听起来生硬,理由不是男尊女卑的问题,而是我们不容易消化保禄对婚姻的崇高要求。或许我们会彼此说:「夫妻间彼此服从,实在谈何容易!」不过,以色列人的经验告诉我们,服从的能力不是出于我们,而是首先来自天主对我们的服从。

 

当以色列人进入福地后,在舍根地方申明了敬畏上主,诚心敬意地事奉祂的决心,这实在是一个不简单的承诺。在往后的日子,以色列人虽然曾经跌倒,背离天主,事奉其他的神;但每一次,藉着重温天主对他们的服从,他们都再次得到力量,履行承诺。为此,他们经常覆述出谷的经验互相鼓舞:「上主是我们的天主,是他领我们和我们的祖先出离了埃及地,为奴之家,在我们眼前行了那些绝大的神迹,在我们所经过的一切民族中,始终保护了我们。」(苏24:17

 

今天,出谷的经验已转化为基督的逾越。当我们在感恩祭中听到「这就是我的身体,你们大家拿去吃;这就是我的血,你们大家拿去喝」时,我们会觉得这些话生硬,抑或是一份爱的力量和催迫?

 

 

以主为基


道亦有道,阎德龙神父

天主透过以色列人的领袖若苏厄,邀请以色列人做一个选择:承认或拒绝天主作他们的救主、他们的天主。其实每一位基督徒在生命中也要做这样的选择。如果我们真的愿意选择天主作我们的主的话,今日福音中伯多禄的说话正好给我们一份宝贵的提醒:「主!惟你有永生的话,我们去投奔谁呢?」每一位基督徒,要明白整个教会的核心,是耶稣基督,我们所做的一切,都是为祂而做。 

在这世纪开始的时候,香港教区召开教区会议,检讨过去、为未来要面对的种种挑战作出检讨和策划,实在是天主的一份恩赐。 

教区会议所讨论的七个题目与我们息息相关,因为我们在教会内扮演着不同的角色,但我们可有关心整个教区会议的进展?我们不妨反省一下: 

第一:我们知道教区会议举行的目的吗? 

第二:教区会议整个过程所发生的事,都详载于公教报,我们有没有关心和阅读? 

第三:公开咨询会议在新界、九龙都举行了,我们有没有参加?如果没有,还有一次机会,于本周六,在铜锣湾圣保禄学校召开第三次咨询会议。不要说这事我不懂,或与我无关。正如今日第一篇读经若苏厄告诉以色列子民:你们要选择天主,然后要侍奉祂。 

侍奉天主有很多方式,其中一个最积极又有效的方法就是主动参与教区内一切事务,因为将来教会变成怎样,就视乎我们今次在这个会议讨论的结果及所作的跟进。大家虽不是草拟咨询文件的二百个代表,不用经常开会、研讨,但我们仍然可以以不同的方式,使这教区会议在圣神内得以完成,让天主教教会在香港面向廿一世纪的时候,能够真正做主的工作。我们对公开咨询会议的参与、关心、祈祷,是侍奉天主的一个很重要的行动。 

既然天主给了我们不同的职务,就让我们好好地发挥,让每一位教友明白:教会、堂区每一件事都与我们息息相关;如果我们抱着不闻不问、不理不睬的态度,我们怎能实践天主作为我们的主的选择呢?让我们一起祈求上主继续带领、帮助,使我们都能像伯多禄一样自心底呼喊:「主啊!惟你有永生的话,我们去投奔谁呢?」 

 

 

难道你们也愿意离去吗?


朝夕相随,陈日君主教

圣若望从增饼奇迹开始,一步一步带我们进入圣子降生和救赎的奥迹:这个若瑟的儿子,纳匝肋的耶稣,就是「从天上降下的食粮,为赐给世界生命。」「我要赐给的食粮就是我的肉」,先是在十字架上为我们牺牲的身体,然后在圣体中供我们食用。 

这些话太生硬了。加利肋亚人听不入耳;他们本想捧耶稣为王,祂使他们失望了。已做了祂门徒的人中也有许多离开了祂,不再与祂同行。祂对十二人说:「难道你们也愿意离去吗?」多么心酸的话!热情的伯多禄马上安慰师傅说:「主啊!唯独?有永生的话。我们还投奔谁呢?」 

读经一提示我们,今天我们也要作出一个抉择:究竟我们信的是谁?是那在耶稣身上显示了自己的天主,还是别的邪神、偶像?信仰的抉择不能一劳永逸,我们每天面对挑战。 

在这大禧年的机会上,我们充满决心地踏入了圣门,毫不后悔的愿做耶稣的门徒,与祂同行。因天父的吸引,降生救赎的奥迹为我们不但不生硬,且是喜乐的信息,人生旅途上的明灯;但邪神偶像还是到处都有,它们向我们挥手。这些邪神、偶像可能是我们自己的私欲偏情,我们在世不能摆脱它们;这些邪神、偶像也可能是外来的诱惑、社会上的风气。 

一年前胡枢机在「天主是爱」牧函里,维护了港人内地子女的居港权,因为(一)家庭团聚是基本人权;(二)按《基本法》,终审庭有全权解释关于香港自治范围内的条款;(三)在过去香港人毫无保留地开门迎接从大陆涌来的同胞,齐心合力建设了今日的香港,今天的困难一定也能被克服。 

可惜政府要求人大常委重新解释了《基本法》,推翻了终审庭的判决:(一)宣传集体自私,引发香港人对内地人的抗拒;(二)严重损害了本港的法治精神,使「一国两制,高度自治」成了问号。 

一年来,一些有爱心、有正义感的人,为一些争取居港权的人士奔波。在不能推翻人大释法的情形下,仍抱着信心,和平地依法进行诉讼。可是我们大有为政府的律政司、保安司决心要全赢;特首和其他高官也像把香港交给他们管了;酌情权、同情心似乎从本港的字典中消失了。甚至一些本港最有声誉的大律师被指为滋事者……我们只有无奈,争取居港权者只有绝望。 

一些失了理性的绝望者终于引火自焚,以死抗议。但自杀时愚蠢地伤害了不少无辜的、尽职的政府职员。悲剧发生了。有理性的人该帮助大家冷静下来,但有不负责任的人火上加油,甚至有高官也说煽动性的话,把矛头指向协助争居权者的人士。有人打电话来教区说,会焚烧我们的教堂,杀死我们的甘神父…… 

是时候我们再次作出抉择:我们想退缩吗?我们也愿意离去吗? 

这不是政治问题,这是信仰问题!教宗在这次世青日的文告中说:「青年们!天主要你们做祂福音的勇敢使者,并要你们去建设一个新的人类。」 

你们怎能说,你们相信天主降生成人,而不旗帜鲜明地反对破坏人和家庭的一切? 

如果你们相信耶稣显示了天父如何爱每一个人,你们怎能不决心努力去建设一个以爱及宽恕为基础的新世界?在这新世界内要消除一切不正义、一切肉体的磨难、良心及精神上的压迫,要使政治、经济、文化及科技都为人服务,推进全人的发展。」 

「主!唯独有永生的话。」 

相关热词搜索:年期

上一篇:2018年8月19日常年期第二十主日证道
下一篇:最后一页

分享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