常年期第十二主日证道Fernando Armellini神父讲道词
2018-06-30 13:07:05   来源:网络   评论:0 点击:

常年期第十二主日证道谷4:35—41平息风浪Fernando Armellini神父讲道词福音在当天晚上,耶稣对门徒说:「我们渡海到对岸去罢!」他们遂离开群众,就照他在船上的原状,带他走了;与他一起的还有别的小船。 忽然...

常年期第十二主日证道

43541  平息风浪

Fernando Armellini神父讲道词

福音

在当天晚上,耶稣对门徒说:「我们渡海到对岸去罢!」他们遂离开群众,就照他在船上的原状,带他走了;与他一起的还有别的小船。 忽然,狂风大作,波浪打进船内,以致小船已满了水。耶稣却在船尾依枕而睡。他们叫醒他,给他说:「师傅!我们要丧亡了,你不管吗 耶稣醒来,叱责了风,并向海说:「不要作声,平定了罢!」风就停止了,遂大为平静。耶稣对他们说:「为什么你们这样胆怯你们怎么还没有信德呢」他们非常惊惧,彼此说:「这人到底是谁连风和海也听从他!」

 

证道

我们都非常熟悉平息风浪的故事;耶稣平息了由暴风雨引起的海中的风浪。这件事可以被认为是记录耶稣证明他的神力,行非凡奇迹的事实。把这件事当作一个奇迹,听我们分享的非信徒,肯定会非常迷惑。但信徒们也难以接受这个故事,因为有不容易回答的问题。思考这些问题很重要,因为它们帮助我们理解叙述的文学体裁,然后理解唯一让我们感兴趣的讯息。让我们试着提这些问题。我要从文中提及的时间开始:

 

“夜幕来临时”。耶稣一整天人群中,用比喻宣讲天主的国,他和他的门徒们肯定累了,因为他们一整天在湖边,最合理的就是他们回家吃晚饭。我们可以想象他们在葛法翁,反省所发生的事……人们的反应是什么……耶稣问他的门徒们,“你们觉得人们理解我给他们讲论的事吗?你们明白我给你们讲的比喻吗?你们有话要讲吗……有问题吗?”

 

那一天应该这样结束。然后,耶稣命令门徒们渡到对岸去。这很奇怪。我们知道,之后很快几乎是晚上了。耶稣从未到过东部。他不认识那里的任何人。很奇怪,他们晚上渡到对岸去。他们还没有吃饭,他们不认识对岸的任何人。“夜幕来临时”,这个细节看似不重要。我们想知道,福音作者马尔谷是否想要用我们常在圣经中看到的“夜晚”的象征意义来表达重要的讯息。

 

第二个问题:暴风雨。这在提庇黎雅湖是很奇怪的事。这个湖很小……你们可以在我的左边看到。这是一个卫星图片。提庇黎雅湖很美,因为它就像在群山中央的一个温床。它很小:有21千米长,最宽的地方只有11千米。马尔谷称之为“海”,但它不是海,而是一个湖。所以,在那里不可能有大风。另一方面,门徒们非常熟悉这个湖,他们知道如何预测暴风雨。他们不可能毫无准备,他们是当地人,他们住在湖附近,所以,他们为狂风所惊讶有点罕见。

 

注意葛法翁和他们要去的Gerasa之间的距离非常近。即使暴风雨来了,也只花一点时间就到岸了。然后,我们再问,是真的有暴风雨吗?或者福音作者指的是另一个,险些要把门徒们乘坐的船沉下去的暴风雨。我们非常清楚,船总是代表基督徒团体。这船会因为暴风雨而沉没。

 

信徒们问的第四个问题:据说在旅行中耶稣在睡觉,而门徒们却独自绝望地抵抗风浪。这有点不真实。耶稣如何能安静地在一个七八米长的船里休息,在船上有12个门徒,而且船因为风浪充满了水。耶稣怎能安静地睡在枕头上?这是在船尾,是舵手所在这处……又一个问题,马尔谷在记述十二人的不幸遭遇吗?或者在说别的事?让我学着聪明点。

 

最后一个问题:门徒们去求主救他们,所以,他们表示相信他,但耶稣责斥他们,因为他们没有信德。所有这些问题都是告诉我们不要以记事来看这段福音,而是将其看作由圣经图像组成的一个比喻。

 

我已经提到船,它代表门徒的团体。让我们从那里开始。我们在今天的教会团体中看到了什么?信徒们生活的情况是怎样的?我想我们都认同:“基督徒的社会”……越来越远大家都去参与弥撒……那些不去参与弥撒的人不多见。今天又如何呢?教堂里的基督徒越来越少,我们变老了,我们不再说基督徒的社会,而是“后基督徒的社会”。感觉像是在说教会,将永远只有更少的人,更少的人聆听。我们意识到发生了什么,我们尽力改革某些过时的结构。我们正在净化我们幼稚的信仰,这信仰长久 以来被认为是真正的信仰,甚至在我们今天的教会中也部分存在,还有为非信徒来说很可笑的幼稚的信仰。我们更开放于对话。我们对某些意识形态说“够了”,但我们在俗世的许多方面所做努力被认为是无用的,并被认为是不愿受冷落的教会最后的呐喊。这是我们教会在经历的晚风雨。那些有这种态度的人,认为教会终将消失的人,不知道历史,因为比起我们今天所经历的,教会过去经历了更多巨大的暴风雨,经历过暴风雨之后的教会变得更纯洁,更有活力。这使我想起枢机主教Consalvi对拿破仑说的著名的答案。拿破仑说:“我将毁灭教会。”枢机主教Consalvi回答说:“陛下,我们司铎们,主教们,红衣主教和教宗们都没有办到,几百年来我们努力要败落教会……你肯定也毁灭不了教会。你不能使她败落……就如我们没有成功一样。”我们为什么不应该担心风暴雨会使教会的船沉下去呢?

 

今天的福音,凌晨中我们将找到答案,这是基督托付给他的团体的使命的一个比喻。这是一个教会把基督带到新海岸时会遇到的困难的比喻,基督的讯息和福音还不曾到达那新海岸。我们在福音中也会看到一个去理解并面对我们生命中的暴风雨的讯息,我们迟早都会面对的暴风雨:似乎一切都在对我们微笑时突生的一个疾病,一些重大而不能预见的情形,一个经济问题,又或许是到孩子们的一个分离……所以,如何度过我们生命中的这些暴风雨时刻呢?当这些事发生时,基督给予提任何建议了吗?

 

信徒们在最需要他的话和他的帮助时有忘记他的危险。让我们尽力将这段福音作为我们的生命和教会生命的一个比喻来读。

 

我已经提过,已经是傍晚,夜幕来临时。在圣经中,沉重的黑暗,总是有一种负面的含义。期待天主救赎的惊人时刻。

 

记得《智慧篇》中的著名篇章纪录了天主在埃及的黑暗中拯救以色列人,他的人民在那里受到压迫,当黑暗更沉重时……他半夜来拯救他们,“万籁俱寂,黑夜已奔驰一半路程时,你全能的圣言从天下降来拯救人民。”(智1814-15

 

我们听到的第一节中已经说出了目的地。目的地是东部,在湖的另一边,外邦人在那里居住。耶稣让门徒们到对岸去。带他到他还没去过的地方,到福音还没去过的地方。这是耶稣委托给他的门徒的船的使命的图像。“他们必须带我到对岸去。”在背景中,你们可以看到提庇黎雅湖的另一边。这是这个外邦土著人地的图像,是今天关外邦世界的图像。

 

一个遵循非人的原则和价值观的世界:权力、金钱、名誉、追求自我享乐。把福音带到这个半外邦人的世界不容易,因为有飓风;在这个外邦的世界也有暴风雨,这些暴风雨难免会在基督的讯息来临这前爆发。很难把福音带到这样的一个社会中。暴风雨会出现,不要害怕把救恩的圣言带到这样的世界上来是很重要的。我们蒙召在这个半外邦人的世界上作证。但“外邦主义”在教会也存在,这必须不断地从福音的讯息开始做改革。我们也必须把基督带来,暴风雨也是难免会有的。

 

福音中继续说,门徒们上了耶稣坐着的船,照他在船上的原状,带他走了。“照他在船上的原状”是什么意思?福音没有说他们只是带着耶稣走了,没有别的了。不是的,有一个小的细节:“照他在船上的原状,带他走了”。马尔谷谈的是旅程,是耶稣的生命。一个致力于宣讲天国的生命。在这个尘世旅程结束的时候,耶稣邀请门徒们去对岸,而门徒们“就照他在船上的原状”——睡觉,带他走了。我们将在后面谈论睡觉的含义。

 

然后,他说那里还有其余的船只。马尔谷描述门徒们在风浪中的旅程,那里不只一只船,有很多……就如基督徒团体那样多。当马尔谷写这部福音时,在罗马帝国内已经诞生了很多基督徒团体。让我们想在风浪中行进的教会的船发生了什么:“狂风怒吼,海浪冲破了船,船几乎要淹没了。耶稣却在船尾,靠着枕头睡觉。”门徒们遵守了主的命令到对岸去:“如我所是,把我带去外邦人的地方……,在那里人们过着非人的生活……把我……把福音带到这块土地上去。”在旅途中,海上起了风,似乎在反对这次旅程,阻止把福音传到外邦人的地方。

 

在古代中东的象征手法中,海是混乱力量的标记,是鬼怪居住的地方,宇宙的敌人住在那里,生命秩序的敌人住在那里。这海是不可屈服的。注意到在古代中东的象征手法中,马尔谷如何不得不把小湖变成了海,因为他描述的是当门徒遵守主传福音的命令,带他到非人的世界时,门徒团体发生的事的比喻。

 

在旧约中,没人能控制海。只有天主展开了天空在海上行走。记得在《出谷纪》中记述了梅瑟靠天主的力量控制了海。还有圣咏第89篇:“祢统治汹涌的海啸,祢平抑翻腾的波涛。”(咏8910

 

只有天主能控制这些混乱的力量。海上起了巨浪来反对正在执行主托付的使命的门徒。这是所有反对圣言在世界上的旅程的非人力量的标记。

 

这是我们教会的历史,也许还没考虑过当穿过海时,她必须面对几乎要淹没她的风浪。在我们的生活中,在我们的家庭里,在夫妇生活中,在团体的生活中也意外地爆发暴风雨,这样的时刻我们更需要意识到基督与我们同在,甚至信徒也有忘记他的危险。我们设法解决问题,似乎他不在那里。我们不记得他就在我们身边,我们想,他“睡着了”,他在睡觉,他忘了我们。

 

福音继续说:“耶稣却在船尾,靠着枕头睡觉”。有三个重要的细节:睡觉,船尾和枕头。首先,耶稣在睡觉?在圣经中,睡觉是用来指死亡的图像。记得在德训篇中当谈到死亡时说:“那是永远的安睡”。约伯也这样想像死亡。不相信另一个生命的约伯,他说:“人不会再从睡眠中醒来”。耶稣也用了睡眠的比喻,当他说:“我们的朋友拉匝禄睡着了。”还有,就如我们下周将听到的福音,“女孩子没有死,她睡着了”。基督徒保留了这些图像。当保禄写信给得撒洛尼人时:“弟兄们,关于亡者,我们不愿意你们不知道”。基督徒不死,而是睡着了为醒来看到新的一天,新的光明。基督徒甚至用了相同的词,表示已被葬入“坟墓”中的弟兄的死亡“Koimeterion”由“kaoimai=麻木,衍生而来。这里我们看到,耶稣在他旅程的最后打盹了。比喻的讯息非常清楚:门徒的团体看到耶稣在船里,他是活着的,但却在睡觉。这是在他旅程的终点死亡的睡眠。现在他活着的,他永远和门徒们在一起,但却是以一种新的状况。门徒们不应该忘记耶稣和他们在一起,不应该害怕暴风雨。

 

枕头:在那一片混乱中,非常奇怪地,我们在耶稣头下面看到一个枕头。很奇怪,也不可能。枕头不令人惊讶。所用的希腊词是:Prostifalaion”。指的是在死者头下放的枕头。这样耶稣睡觉的含义就得清楚了。这里指的是他的死亡,这个故事的神学价值现在就可以理解了。耶稣在“船尾”,那是舵手的位置。在极其危险的情形下一个导航员无动于衷,对发生的事没有反应,自然会受到责难,门徒们“叫醒他说:老师,我们要丧亡了,你不管吗”(不是“你”而是我们丧亡……)?

 

这是基督团体向似乎对门徒们面临的问题无动于衷的基督所呈上的祈祷。

 

最后,门徒们记起耶稣和他们在一起,尽管他看起来对世界上发生的事无动于衷。

 

“老师,我们要丧亡了,你不管吗?”耶稣醒过来,呵斥了风,对海说:“安静!不要作声!”风立刻停了,海上大为平静,耶稣便对他们说:“你们为什么这样胆怯?你们还没有信德吗?”他们却非常惊骇,彼此说:“他究竟是谁?连风和海都听从他!”

 

当我们在生命中受到这引起暴风雨打击时,我们也觉得他似乎不在,师傅想让一切继续。然后我们问自己:天主在哪里?基督在哪里?他为什么不以大能的力量……以他的奇迹帮助我们?就像圣咏作者的祈祷(咏44

 

他说:“醒来!我主,祢为什么依旧沉睡?”(咏4424)。这是我们所说的“天主的沉默”。

 

似乎天主让一切事情发生,就如他睡着了。圣咏13篇开始就有这样的祈祷:“上主,祢把我全然遗忘,要到何时?上主,祢掩面不顾我,要到何时?我的心情终日惆怅,要到何时?我的仇敌我上,要到何时?”(咏132-3

 

这些是我们的黑夜,我们在生命中经验过很多次:孤独的夜,我们无法挽救的不正义的夜,被抛弃的夜,疾病的夜,没有原因的痛的夜。在这样的夜里,我们问自己:“真的有一个天主吗?如果他存在,他为什么不做点事?”

 

耶稣显示他自己是一个睡觉的天主,就让事情如其所然,面对相反生命力量的肆虐没有什么可怕的。他不害怕对局势失去控制。他是一个任由人去做的天主;允许嫉妒、竞争、谎言、不正义。他允许让事情发生并按着 们自己的轨迹为。我们愿意有一个任由我们支配的天主,他按照我们建议的介入,为我们服务。耶稣也可能在我们内睡觉。他自己,他的福音可能失去了效力,不再影响我们的抉择。这个耶稣在我们内被唤醒了,否则暴风雨将威胁我们,而且我们会不考虑他的福音,他的临在而做出选择。我们让他在我们心沉睡,因为当我们已经做了决定时,我们不想让他难过。我们愿意自己解决生命中的暴风雨。如果我们不铭记他的临在就会做出愚蠢的抉择。

 

现在,一旦醒来,耶稣平息了风浪:“安静!不要作声!”这里用的动词和耶稣对使人变得没有人性的魔鬼说话时用的词一样。这让它沉默,他不让他讲话,否则,它会使我们做错误的选择。这恶魔必须被阻止。就是他的圣言驱逐了世界上和在我们内的恶魔。当我们唤醒我们心中基督的福音,让他讲话时,他就会这样做,我们让他来决定。他责备:“他对门徒们说,你们为什么这样胆怯?你们还没有信德吗?”害怕沉没根源于缺乏信德。对那些在船外的人来说很正常地认为教会注定要沉没和消亡。我们理解非信徒认为教会会沉没。但如果门徒们这样认为,这意味着他们没有信德,他们没有记住不是他们或他们的能力使船在海浪中漂浮,而是以他的力量临在的复活的主。如果在船里的门徒们认为他们不能履行他们的使命,这个团体最后就沉到海底了,这意味着他们没有信德。非信徒可以这样认为,因为只靠人的力量,受暴风雨袭击的团体不能漂浮。如果信徒真的有信德并相信,基督临在于这个团体中,他或她就不会这样认为。当我们知道自己不能平息风浪时就会害怕。

 

复活的主和他们在一起,耶稣和他们在一起,但却一种不同的方式,因为他带着死亡的梦睡着了。

 

在耶稣责备他们之后,“他们彼此说:他究竟是谁?连风和海都听从他!”这里我们必须参照旧约,在旧约中只有天主有能力制服少引的风浪……隐喻性的海,是混乱的风浪,非人的风浪。只有天主能平息海中的风浪。所以,门徒们问的问题有什么含义呢?他究竟是谁?如果因为他在,我们的船才不会沉没,这意味着天主的力量与我们同在。马尔谷福音中的这种表达,是早期团体对基督神性的信仰宣示。

 

在解读了我们讲论的福音的圣经语言之后,我们可以理解文学体裁。这不是讲述一个非凡的奇迹。我们按照比喻来读的这段福音具有神学性,她邀请我们对善战胜恶持有希望,这样我们将可以使复活的主托付给我们的使命结出果实。

相关热词搜索:神父 常年 第十二

上一篇:2018年7月1日常年期第十三主日证道
下一篇:最后一页

分享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