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0月22日常年期第廿九主日证道
2017-10-19 13:59:50   来源:网络   评论:0 点击:

2017年10月22日常年期第廿九主日证道普世传教节(传教节)房志荣神父是耶稣会士默想:今天是普世传教节,同时是常年期甲年第29主日。在此根据本主日的的三篇读经,来懂传教节的精神和意义,应该是有趣且有意义的...

20171022日常年期第廿九主日证道

 

普世传教节

(传教节)

房志荣神父 

是耶稣会士

默想:

今天是普世传教节,同时是常年期甲年第29主日。在此根据本主日的的三篇读经,来懂传教节的精神和意义,应该是有趣且有意义的。先从本主日的福音选读开始:玛二二15-21。上主日听过的玛二二1-14「国王办婚宴」的比喻,是耶稣用来答复玛窦的基督徒团体中所发生的一个问题「天国是什么?」比喻分两部分:被邀赴宴的人(1-10)和一位未穿礼服的客人(11-14)。玛二二章接下去的15-46节,则描述当时犹太人争论不休的四个问题:应该给罗马帝国纳税吗?死者复活是真的吗?哪一条诫命是最大的?「基督是达味之子」是指什么说的?今天的福音选读,玛二二1522,是耶稣答复第一个问题:该不该给罗马凯撒纳税?

 

15法利塞人便出去商议,怎样套用耶稣的言论来陷害他。16他们派了一些徒弟和黑落德党的人一起到他那里,说『老师,我们知道祢为人诚实,按照真理传授天主的道路,不偏不倚,因为你不看人的情面。17那么,请告诉我们你对这事的看法:纳税给凯撒,是否合法?』18耶稣识破他们的恶意,就说:『你们这些假善人!为什么试探我?19给我看看纳税的钱币!』他们便拿来一个银币给他。20耶稣对他们说:『这是谁的肖像和名号?21他们说『凯撒的。』他便对他们说:『所以,属于凯撒的,应纳给凯撒;属于天主的,应纳给天主!』22他们听了这话,都很惊奇,只好离开他走了。』(《新约圣经乐仁译本》)

 

耶稣当时所面对的犹太社会相当复杂:撒杜塞党派的人甘愿给凯撒纳税,以讨好罗马人;爱国志士、法利塞人却很不甘心,他们一直想摆脱罗马人的控制;至于热诚派的犹太人,认为罗马帝国的政权降低了、甚至取代了上主对以色列的主权。还有16节所说的黑落德党人,他们是加利肋亚的犹太人,拥护罗马派来的分封侯、黑落德安提帕,因此他们推崇罗马政权。「老师,我们知道你为人诚实…你不看人的情面」是他们奉承耶稣的一番话,却也透露了耶稣的一大特色,即我国传统文化所重视的「诚」,不以貌取人,不看情面。有关这一点,宗徒们有多方面的经验和教导,参阅宗十34,雅二19,罗二11,迦二6,弗六9,哥三25

 

17-19节先说这些人所设的圈套:如果耶稣说该纳税,会引发很多犹太人的反感;如果说不该,耶稣可被告发他挑衅罗马政权。耶稣的响应是首先揭穿他们的伪善,然后运用行动的语言和对策:看看纳税的钱币。20-21节的一问一答,终于解决了一个进退两难的问题,而耶稣的二句名言成了日后世世代代政教和平相处的宝训:凯撒的归凯撒,天主的归天主。这也可用在个人的行动和默观上。

 

读经一,依四五14-6的《牧灵圣经》译文如下:「雅威对祂的被傅油者居鲁士说:『1我牵着你的右手,在你面前征服了列国,解除了君王们的甲冑,在你面前开启了城门,使城门不再关闭。4为了我的仆人雅各布布伯和我拣选的以色列,我已按照你的名召唤了你。虽然你不认识我,但我已把任务交给了你。5我就是雅威,再也没有别的神,除了我,没有其它的真神。你还没有认识我时,我就武装了你,6使所有的人,从日出到日落,都知道:除了我,没有其它的神。我就是雅威,再也没有其它的神。』」雅威向一个不认识祂的外邦君王所说的话,多么亲切!为懂得这些话,可略看第二依撒意亚的历史背景。

 

所谓的第二依撒意亚(依40-55),是主前第8世纪的这位依撒意亚大先知的弟子们,在巴比伦放逐时期(主前587-538)所收集的先知言论。如此才能懂今天读经一的最后二节(5-6),天主为何那样强调,并重复地说:「除了我,没有其它的神。我就是雅威,再也没有其它的神。」巴比伦是信神的国家和文化,他们在宗教方面的敬礼和排场,比起以色列来,有过之、无不及。上述的话是天主透过先知向波斯王居鲁士说的。前面的4-5二节,天主则说,是为了以色列、这天主的选民,天主召选了居鲁士,虽然他还不认识以色列的神、雅威。天主如何选了居鲁士呢?就是第1节所描述的:我牵着你的手,在你面前征服列国,解除君王的武装,开启城门,不再关闭。这是天主在历史中的一贯作风,祂选当地人拯救他们自己的人,天主的这一作风为今天的普世传教节,有多大启发!

 

读经二,得前一1-5a,这是保禄在公元51年亲自写的第一封书信,很可能是基督信仰最早的文献。这短短的问候词就值得仔细体味。保禄按照当时写信的格式,在一开始提到写信人和收信者,而在结尾时祝愿收信人安好。除了这传统的书信格式外,保禄常常加些信仰的内容。尽管发信人有三位,即保禄、息耳瓦诺、和弟茂德,可是作者只有一位,即保禄自己,但这里他不提自己宗徒的名衔。在后来的保禄书信里,为了辩护他的宗徒权威,这个名衔几乎必然出现。收信人是「得撒洛尼人的教会」。在当时的社会中,「教会」是希腊词Ekklesia所指的「首领的集会」。在宗徒时代,这种「公民议会」隶属于皇帝的最高权威之下。

 

  保禄称得撒洛尼的基督徒团体为「教会」,不是那种用来压迫和控制人民的民间集会Ekklesia,而是一个彻底不同的社团,这社团以天主父和主耶稣的「权威」召集并得到支持。在保禄的思想中,「教会」继承了「天主子民的集会」(qahal)。本致候辞结合了希腊和希伯来文化的的祝福:「恩宠」是希腊的问候语,在基督信仰中表达天主透过祂的圣子赐给人的恩惠。「平安」是希伯来的问候语,基督信仰使这一词的意义更加丰富,因为信徒领受的是主耶稣自己的平安(若十四27),完全不同于当时以强势政治和战争平定城邦的「罗马的平安」。(Pax Romana)(以上取材于《新约圣经乐仁译本》,〈得前一110注〉。)

反省与行动:

1. 日常生活中,我遵守人间的法律吗?

2. 我常体会上主的恩宠和平安吗?上主的平安和人间的平安,有何不同?

3. 在天国的律法和人间的法律之间,我如何取得平衡?

祷文:

请为天主子民祈祷。「凯撒的,就应归还凯撒;天主的;就应归还天主」。祈求仁慈的上主恩赐每一位基督徒,善尽公民职责,更热心事主,将上主的平安带给整个世界。

 

 

宗教与政治

 

张春申神父     (玛二二15~21

为了解这段福音,我们必须说明一下耶稣的时代背景。那时罗马帝国统治地中海沿岸所有的地区,耶稣所居的巴勒斯坦,也是罗马皇帝的领土,当然要求犹太人向罗马纳税。福音中的税吏便是担任收税的角色。由于犹太人自认是天主的子民,不是人间帝王的子民,因此对于纳税这件事,即使事实上是忍受奇耻大辱,可是道理上是绝对不妥协地抗拒。也是在这种情况下,法利塞人、黑落德党人联合起来试探耶稣。「纳税给凯撒(即罗马皇帝),可以不可以?」这是一个非常恶毒的问题,若回答:「可以」,那么自认为天主子民的犹太人,一定会说耶稣不爱祖国,甚至会说祂在卖国,再也不去听祂了。假使回答:「不可以」,那么说不定那些与耶稣作对的人会向罗马总督告发耶稣,以叛乱的罪名处罚祂。可是耶稣看清他们的诡计,以一个税币的肖像打发他们走了。

 

   不过耶稣在这个机会上说的一句话:「凯撒的,就应归还凯撒,天主的,就应归还天主」为后代教会实在是一个生活指南,值得提出来讨论。这句话有好多不同的解释,不过最为普遍的一种,是指国家政治与宗教信仰的各自独立,凯撒代表国家政治;天主表示宗教信仰。国家政治在政府运筹下,为了人民的安全、生活富裕、尘世物资以及精神各方面的发展而工作。至于宗教信仰是人类天赋的权利,或者个人或者团体,实践敬奉天主的道德与精神生活,不只是谋求永恒生命,也是在国家与社会中发生化育功能。国家与宗教两者之间各自具活动的领域。信仰自由既是天赋人权,国家政府自当积极尊重,不得干涉与限制,这是所谓「天主的,就应归还天主」。当然如果宗教界有些不法之徒假宗教之名破坏人民福利,国家自可依法干涉。另一方面,国家政府既有职责为国家谋求福利,宗教信仰自当服从法律,这也是圣经的教训。伯多禄说:「你们要为主的缘故,服从人立的一切制度;或者服从帝王为最高元首,或者服从帝王派遣来惩罚作恶者,奖赏行善者的练督……,」这便是所谓「凯撒的,就应归还凯撒」。但若国家政府的命令相反天主,侵犯宗教信仰的权利,那么宗教当然不能相反天主而去服从。所以,宗徒大事录中,当犹太权威禁止伯多禄和若望宣扬耶稣的福音时,他们回答说:「听从你们而不听从天主,在天主前是否合理,你们评断罢!因为我们不得不说我们所见所闻的事。」

 

   事实上,在天主教会历史中,教难的发生,都是为了肯定「天主的,就应归还天主」,许多殉道者不惧流血致命,便是要服从天主的命令,保卫自己的宗教信仰,以及传扬福音的权利。下周教会庆祝传教节,这是耶稣基督的命令:往训万民。我们祈求天主使天国喜讯传遍各地,我们也祈求天主,使有些传教不能自由的地区,早日阻碍消失。原来福音虽然是引导人认识天主,谋求永生,但是也为劝导人群,彼此相爱,为国家与社会谋求福利。国家政府实在没有理由要去阻止传教。

反省与行动:

1. 「凯撒的,就应归还凯撒;天主的,就应归还天主」。在生活中,我遵守人间的律法吗?

2. 在信仰中,我将天主放在首位吗?

3. 我如何在天国的律法和人间的法律间,取得平衡?

祷文:

请为天主子民祈祷。耶稣说:「凯撒的,就应归还凯撒,天主的,就应归还天主」。祈求仁慈的上主帮助我们明智的分辨,如何善尽地球公民的职责,更践履天主子民的使命。

 

天主的,归天主

 

薛恩博枢机  

丁颖达教授 

 

默想: 玛窦福音 廿二15~21

有的话能够改变历史的轨迹,我们今天听到的就是这种话。它决定性地形成了宗教与政治之间、教会与政权之间的关系,它根本性地设定了一种取向,异乎于其它宗教,譬如说伊斯兰教。我们现代的民主国家体制就受到这话的影响,因为耶稣说了:凯撒的,就应归还凯撒;天主的,就应归还天主。

 

耶稣在何地、何时吐露了这句决定性的话呢?地点是耶路撒冷,时间是祂受难前几天,当时多个利益团体正试图以各种方式干掉祂,他们在找一个让祂跌倒的借口。他们为祂设下一个着实进退两难的陷阱:向皇帝(即凯撒大帝)、向罗马占领军纳税的话,就等于承认他们是合法政权。但是犹太人当中的「原教旨主义者」对纳税这回事不屑一顾,他们宁可组织武装反叛,以及刺杀罗马人的攻击行动。

 

万一罗马人擒获他们的话,其下场将是被钉在十字架上,就像与耶稣一起被处死的两名罪犯一样。

 

给耶稣罗织圈套的法利塞党人,则采取折衷的两手策略:为了安宁的缘故,你必须纳税;但当默西亚到来了,祂就会免除罗马人压在祂人民身上的轭。他们盘算着,如果耶稣认为祂自己是默西亚,那么祂必定会拒绝纳税。要是祂拒绝,他们就能把祂当成叛乱份子,解送到罗马人那里;要是祂不拒绝,那么祂就不是预许的解放者。

 

耶稣看透他们的心思,抓住他们的虚伪:拿一个罗马税币给我看!它上面有没有皇帝的肖像和名号呢?犹太人不是不该接触人的肖像吗?那你们手上怎么会握着税币呢?它属于皇帝,那就把它归还皇帝吧!然而最最重要的是,你们要把天主的归还天主。

 

因着这些话,耶稣一劳永逸地划下了政教分界线,为国家服务与为天主服务的分界线。皇帝把自己奉为神明;视听从他的发号施令为天经地义。所有的独裁者不但试图掌控臣民们的钱财,而且掌控他们的心灵。专制者总是想要彻底得到人民的一切。这是希特勒的做法,斯大林也没甚么两样。正因为如此,每个宗教,特别是基督的教会,彷佛是他们肋旁的一根刺。

 

因为在一方面,耶稣教导祂的门徒们要服从世俗统治,即使是像罗马占领军一样的外来政权。但是与此同时,祂言明人只能朝拜天主:天主的,就应该归还天主!纳税的钱币铸着皇帝的肖像和名号,是属于他的,所以就应该归还皇帝。然而你们,在你们的心中刻印着天主的肖像,因为人是依照天主的肖像所创造的。所以,你们要把你们自己、你们的心、你们的生活全部献给它们从属的那一位。

 

只要宗教与政治搅和在一起,那里就没有双赢的局面。我们在奥地利曾经痛苦地学到过这种教训。那么天主和宗教在政治里完全没有立锥之地吗?绝对有的,换言之,虽然贸易、钱财、政治都很重要,都应该妥善经营,但天主和宗教在提醒我们,人比上述的一切更重要。它们仅仅是工具,永远不会是人生的意义和目标。

反省与实践:

1. 宗教与政治该不该切割清楚?为国家服务与为天主服务能不能并行?我们的看法是什么?

2. 耶稣教导门徒们要服从世俗的统治,但祂也言明人只能朝拜天主。反省一下,我们将自己、自己的心、自己的生活全部献给哪一位呢?

3. 缴税是公民的义务,身为天国的子民,我们该用什么方式、何种行动将天主的税币归还给天主呢?

信友祷文:

1. 请为传教士们的福传工作祈祷。传教士们接受天主的召叫,到各地传播福音。祈求天主恩佑他们很快适应不同地区的语言、文化、气候与生活习惯,融入当地人的生活,使他们的福传工作平安顺利进行。

2. 请为所有信仰基督的人祈祷。真诚信仰基督的人常被认为是愚妄的,信德备受考验。祈求天主增强所有信仰基督的人的信德,在苦难中仍能与被钉的耶稣密切结合,全心依靠上主,活出福音精神。

 

 

属于天主的该归还天主

 

和平纶音

吴智勋神父

默想 45146得前 115 221521

今日的福音,常为人津津乐道。其背景是耶稣进入耶路撒冷后,把在圣殿中做买卖的人赶走,并开始对犹太当权者加以责斥。当权的人完全处于被动和捱打的劣势,意识到必须反守为攻,展开对耶稣一浪接一浪的攻击。今日福音记载的,是第一个回合。

 

这回合是由法利塞人策划的。本来按常理,宗教性的法利塞人与政治性的黑落德党人,是不可能合作的。黑落德党人与罗马人合作,替罗马人窥伺犹太人,是罗马人的秘密警察,是民族中的卖国贼,在宗教上是罪人,接近他们也会玷污自己,如今法利塞人为了除去耶稣,心中有了仇恨,甚么原则都不顾了,拉拢政治性人物相帮,但表面上仍保持清高的外貌,只是派门徒出马,与黑落德党人合作,设圈套陷害耶稣。

 

 桥段是政治性的,考虑周详。他们先用赞美的说话套住耶稣,说祂是诚实的、讲真理的、不顾忌人的、不看情面的,然后问:「应该纳税给凯撒吗?」他们不问事实「有没有纳税给凯撒?」事实上人人都要纳税,他们不想提自己也在纳税给凯撒。他们是问原则上「应不应该纳税给凯撒?」这是个非常煽情的问题,可能的答案似乎只有三:「不知道,无可奉告」、「应该纳税」、「不应该纳税」。

 

 若耶稣答「不知道」,会令群众很失望,一个如此伟大的师傅,竟连这个问题也没有主见;没有道德勇气怎能导别人?假如耶稣答「应该」,则会令普通犹太群众很失望,他们一直认为耶稣是带领他们赶走罗马人的领袖;耶稣肯定失去这些草根阶层的支持。如果耶稣答「不应该」,虽令犹太群众高兴,但却构成叛乱罪,黑落德党人自会报告罗马人,由罗马人除去耶稣,不用自己动手,招致群众反对。

 

 他们以为这回合的部署无懈可击,想不到耶稣没中他们的圈套,反以更高明的圈套回敬他们,向他们要一个税币,还假装无知地问肖像和名号是谁的。从他们拿出税币的行动和对耶稣的回答,足以令群众反感。耶稣暗示自己并未拥有这税币,而认为罗马钱币是污秽的法利塞人,却把税币携带在身。耶稣也不回避问题,清楚表明:「凯撒的该归还凯撒。」这是一针见血的话,梅瑟的法律要求:「谁的财物就该归还给谁」。税币既有凯撒的肖像和名号,是属于他的,按梅瑟法律,必须还给凯撒。耶稣的回答,既遵守罗马法律,又符合梅瑟的法律。

 

 以一句有智慧的话就击倒敌人,并不是耶稣的目的,第二句话「天主的该归还天主」,才是福音的讯息。这句话既有警惕性,也有提示性。法利塞人是犹太人的宗教领袖,是属于天主的人,理应把心归向天主。耶稣以这句话扶起他们,把属于天主的心,归还天主,不要再投向邪恶。这句话才是整段福音的精粹所在。

 

 有人把今日的福音看成是政教分离的基础,政治与信仰各不相属,其实这不是主要的意思。法利塞人的心充满邪恶,借用政治去达到除去敌人的目的。耶稣要人内心真诚,心是天主的居所,印上天主的肖像,是属于天主的。这段圣经直指我们的内心,要求我们把「属于天主的归还天主」。

反省与实践

1. 缴税是公民的义务,虽然许多人都不愿意;身为天国子民的你,该不该缴税给天主?而天主国度的「税」指的是什么? 

2. 罗马帝国的银币上印着凯撒的肖像和名号,所以该归还凯撒;那么,印着天主的肖像和名号的是什么?(创一:26)我们该用什么方式、何种行动来将天主的税币归还给祂? 

信友祷词

请为全球各地的传教士祈祷。求主帮助他们适应不同地区的语言、文化、气候与生活习惯,愿他们能够受到当地居民的欢迎与接待,使他们的传教工作能顺利进行。 

 

 

我是谁的

(传教节)

 

天国驿站

蔡惠民神父

  

一天,有一群人在争论。甲说:「这块地是我的,我最有权势。」乙说:「这群孩子是我的,我最好福气。」丙说:「这块金子是我的,所以我最有钱。」丁说:「这堆书是我的,所以我最有知识。」天主说:「愚昧的人,连自己是属于谁的都不知道,拥有这些外在虚有的东西又有何用?」

 

面对政府的不合理施政,基督徒应怎样自处?是高调抗争?抑或是沉默接受?相信很多教友都曾经为这个两难课题而困扰。在罗马人的管治下,耶稣亦曾经身处类似的夹缝,当时罗马人因苛征税款而弄致民怨沸腾,犹太人中有主张与政府合作的黑落德党人和法利塞人,但也有密谋以武力推翻罗马人统治的奋锐党人。在这种政治气氛下,视耶稣为眼中钉的法利塞人,希望借「应否向罗马人缴税」这敏感问题,推耶稣到一个两难的困局,然后借刀杀人,除之而后快。他们盘算,如果耶稣说应该,便会失信于民,因为苛税使社会民不聊生,使天国远离人间。同样,如果耶稣说不应该,便会触犯法纪,随时可以因煽动他人反政府而入罪。耶稣深深意识自己身陷的险境,明智地不置可否。祂只叫人给祂拿一个税币,然后问税币上肖像和名号是谁的。他们答是凯撒的。耶稣便说:「那么,凯撒的,就应归还凯撒;天主的,就应归还天主。」(玛22:21

 

表面上,耶稣的答案很明智,既不得失政府,亦不自打嘴巴,相反自己宣扬的天国。然而,耶稣似乎依然回避问题的核心。究竟那些是属于天主的?那些是属于凯撒的?祂没有进一步解释。

 

其实,面对罗马人的苛税,耶稣并无回避问题之意。祂藉肖像的问题,语带双关地指出,税币上凯撒的肖像,一方面代表了凯撒在罗马帝国统治的权力,另一方面,凯撒也是天主的肖像,像征天主亦有地上的统治权。在耶稣心目中,世界并没有神权和俗权的对立。整个创造,首先是归属天主的名下,人只是被召选去管理万物,治理世界。所以,凯撒的归凯撒,耶稣不否定人间的政权,不过,天主的归天主,人的管治又须符合天主创造的意愿。

 

今天,很多人误会「凯撒的,就应归还凯撒;天主的,就应归还天主」,是指教会与政治的分家。教会是属灵的团体,她固然不应有任何政治的企图或野心;面对不同的政权,也须保持政治的中立。然而,没有野心并不意味漠不关心;中立并不代表没有立场。按耶稣的原则,教会非常清楚自己的社会使命,就是透过关怀与见证,将天主带给凯撒,让他们明白自己是属于天主。因为上主是天主,再没有另一位,除衪以外,没有别的神。(455)

 

为将天主带给凯撒,基督徒不单善尽一般公民的义务,关心社会,热爱公益,他们更希望,将人间建设成一个充满仁爱与正义的国度。当年耶稣没有成为黑落德党人,因为衪不认同天国是一个末世的宗教国度。祂所宣讲的天国,是透过改善民生,接纳弱势社群,不理会恶法而展现于人间。当衪与税吏同桌,无条件宽恕罪妇,安息日治好病人时,就是天主在人间的统治。同样,耶稣也没有成为奋锐党人,衪明白天国的来临无须转朝易代。虽然衪一生为坚持天国而奔波,甚至牺牲自己的性命,但彼拉多由始至终,找不到政治上可以将衪判死的证据。在罗马人眼中,耶稣从来不是一个颠覆国家的危险人物。

 

在黑落德党人与奋锐党人的夹缝中,教会究竟怎样履行她的社会使命?除了耶稣的政治智慧外,我们也需要天国的憧憬和使之实现的勇气。

 

 

天主的,就应归还天主

 

道亦有道

阎德龙神父

 

 

今天的福音记载法利塞人为了除去耶稣,派门徒和黑落德党人合作,设圈套陷害耶稣。他们来到耶稣跟前问:「……给凯撒纳税,可以不可以?」(玛2217 

 

应否给凯撒纳税这问题,我们需要从历史背景作了解。当时的犹太人被罗马人统治,罗马人向犹太人征税。犹太人虽然十分不甘心、不情愿,但也迫于无奈,被迫就范。事实上,当时的犹太人中也有持不同的看法。他们有些相信纳了税,便可以和罗马人和平共处,于是勉为其难纳税;但也有些认为纳税如同背叛民族、国家,于是主张以武力对抗罗马人,企图推翻罗马政权。 

 

面对法利塞人的门徒和黑落德党人那非常煽情的问题,如果耶稣说:「可以纳税!」犹太人便会起来反对祂,认为祂背叛民族,出卖国家!但如果耶稣说:「不可以!」他们便会说耶稣煽动群众,推翻罗马帝国。耶稣将不会有好收场!耶稣早看透提问者的不轨意图,并没有掉进他们的圈套。 

 

耶稣真是聪明之子,祂向提问者要了一个税币,然后问他们:「这肖像和名号是谁的?」(玛2220)他们答说:「凯撒的。」耶稣清楚表明:「凯撒的,就应归还凯撒;」税币既有凯撒的肖像和名号,自然是属于他,归还他。耶稣的回答既遵守罗马法律,也符合梅瑟的教导。耶稣智慧的回答,正好教导我们作为一位公民、一位天主教徒,在这重迭的身份上,如何在生活中履行自己的责任! 

 

很多人说作为宗教信徒,我们不应该谈论政治,或牵涉任何政治问题。但究竟政治是甚么?国父孙中山曾对「政治」一词作出以下的诠释:政就是众人的事,治就是管理,管理众人的事便是政治(民权主义等一讲,1924)。换言之,政治与我们的生活息息相关。在政府的各项政策或事务,我们积极反映意见,表达立场,有人认为这已超越宗教信仰;但如果我们不闻不问,却又没有尽好公民责任。若我们不表态,这不表态也反映了我们的立场。在这情况下,我们该如何作出平衡呢?今日的福音,给了我们一个好答案:学习耶稣的智能。耶稣是真诚的,祂讲论真理;不看人的情面,也不顾忌任何人。这原则正是我们在任何情况下该活学活用的。

 

从福音中,我们见到耶稣处事待人,充满智慧,这智慧源于耶稣深度祈祷生活。换言之,耶稣的生命与天父的生命时常有密切的联系,耶稣不单祈祷--念经、尽本份;祂的心时常记挂着天父要在祂生命所作的事业。 

 

今日圣经中,另一点值得我们反省的是:耶稣指着税币问:「这肖像和名号是谁的?」税币上刻着罗马皇帝凯撒的肖像。我们不妨由此再作反思:我身上刻的是甚么肖像?创世纪第一章清楚告诉我们:「天主于是照自己的肖像造了人,就是照天主的肖像造了人:造了一男一女。」(创127)因此,我们所有人都有天主的肖像,该归于天主。在这大原则下,凯撒也是按照天主肖像所造,所以凯撒也要归还天主。事实上,这世界的一切都应归于天主。

 

在天主奥妙安排之下,人类分担了管理大地的一切责任。可惜我们有时忘记或没有尽好这职责,未有关心世界、社会、以至我们生活的团体的事务。我们既按天主肖像所造,让我们明白我们的思、言、行为都应与天主息息相关。我们抚心自问:我们的生活反映我们归于天主吗? 

 

透过今日的圣言,求主帮助我们明白,我们不能独善其身,只是上圣堂、念经和勤领圣事便心安理得,我们要对世界所发生的一切事情,积极主动的参与、善尽公民职责。愿我们培养自己有一份胸怀世界的心,并怀有基督的心肠,像圣保禄宗徒一样,充满信、望、爱三德,在生活中活出天主的救恩,并以我们所做的一切归光荣于天主。

 

 

信徒在世使命

 

朝夕相随

陈日君主教

 

 

指着税币上的肖像和名号回答试探祂的敌人说:「凯撒的就应归还凯撒」,纯粹显示了耶稣的高度智慧,摆脱了敌人的圈套;他们既不能告祂造反,也不能说祂卖国。这句话并不表示祂赞成给凯撒纳税是公道的。在玛窦第十七章里,当收殿税的人未追税时,耶稣明言自己是天主子,本该免税,但为了「避免使他们疑怪」,还是叫伯多禄在鱼口中拿出一块斯塔特交作殿税。

 

在本主日福音背景中耶稣说:「凯撒的应归还凯撒」,并不是宣布一个大原则,只是作了一个机警的答复。「天主的应归还天主」才是别人没有问而耶稣主动宣布的大原则。就是因为法利塞人忘记了天主,竟勾结亲罗马的黑落德党人来试探耶稣。(这使我想起路加福音第廿三章所载,在耶稣苦难的机会上,本彼此有仇的黑落德和比拉多却成了朋友。也使我想起那发生在我们眼前的奇怪现象:两个本来抱对立「主义」的信徒,竟结下了「毫不神圣的盟约」。) 

 

耶稣来到世上,是为把人类带到回归天父的道路上。世上的遭遇,就算不合理的,祂也会忍受;祂不是来发起社会政治性革命的。 

 

「凯撒的就应归还凯撒」,法利塞人为了陷害耶稣,强迫祂说出了这似乎支持凯撒的话(逼祂做汉奸!?),那是极丑陋可悲的事。但现代教友在这名句中也因而得到启示:如何在政治权威前,采取一个平衡的态度。正如我们两星期前说过:政治权威是社会的需要,社会的安定要求我们服从权威。教宗在一九九六年曾说过:「一个基督徒能在任何政权下度他的信仰生活。」也就是说,只要他能自由地生活出信仰,他能接受任何政权。 

 

本主日第一篇读经里,依撒意亚先知书第四十五章的作者,竟把「受傅者」的名衔,加在一个外邦人波斯王居鲁士身上。虽然他不认识天主,但他在天主手中成了好工具,让以民得到解放,返回祖国,建筑圣殿,重温出谷喜乐。 

 

当然,皇帝好不好,政府好不好,宗教自由不是唯一批判的标准,还有更全面的伦理标准:谋求公益、尊重人民权利,这才是好皇帝、好政府,我们才乐意服从。为了社会稳定,不好的皇帝、不好的政府我们也要容忍,但对于他们不谋公益、不尊重人民权利的行为,我们绝不苟同,甚至要严正批评。 

 

梵二大公会议「教会在现代世界牧职宪章」第四十三节说:「信友不独是天国子民,亦是此世的国民。固然,在此世我们并没有永久的国土,而寻求来生的国土。但如果信友认为可以因此而忽略此世任务,不明白信德更要他们各依其使命满全此世任务,则是远离真理。」 

 

信德也要求我们负起此世的使命。每人按自己的身分去满全,做官的、老百姓;平信徒、神父、主教,大家都负起自己的一份。有时要服从,有时要批评;批评不比服从容易,因为忠言逆耳,照良心讲话的人没有好日子过。 

 

今天的读经二是得撒洛尼书的开场白。保禄得到弟茂德从得撒洛尼带回来的好消息,赞扬那些信友「因信德所作的工作,因爱德所受的劳苦,因盼望我们的主耶稣基督所有的坚忍。」

 

信徒的一切行动都该归纳于信、望、爱三德。以爱德实践信德。但在某些情况下,最需要的是那来自望德的坚忍。望德使我们举目望天;那只打眼前算盘的人,迟早会负卖自己的良心。 

 

 

天主的就该归还天主

梵蒂冈电台

张德福神父

 

主内的兄弟姐妹:

在今天的福音中,耶稣被问及:「可以给凯撒,也就是给政府纳税吗?」如果这是真诚的请教,它的确是一个很具体的问题,因为我们必须依据福音的精神在世界上生活,见证天主是一切的主宰(参阅:编上廿九11-12)。然而,圣史玛窦从一开始就告诉我们说,法利塞人和黑落德党人居心不良,他们是为了给耶稣设下一个圈套,在言谈中陷害祂,所以才向耶稣提出这个问题。换句话说,他们自己心里有数,早已做了各自的决定。

 

纳税在此指的是人口税,实际上相等于土地税,是当时非罗马公民得缴纳给凯撒(罗马)的居民税。在此指的不是所得税。罗马公民无需缴纳土地税,但他们需要缴纳所得税。非罗马公民的犹太人得给凯撒缴纳土地税,凯撒不向他们征收所得税,但按当时的宗教规定,他们必须把一切收入的十分之一捐献给圣殿(什一税)。因此,为那些有土地和有收入的犹太人来说,他们得缴纳双重的税,实在是一个不容易负荷的重担(参阅:路十一42)。

 

法利塞人反对给凯撒缴纳土地税,因为他们认为那是上主世世代代赐给他们的神圣土地,而给凯撒纳税就是承认凯撒对那片土地的主权,有违他们祖先的信仰。因此,那些为罗马收税的税吏都被视为叛教者,背叛自己的民族,是公开的罪人。黑落德党人是指分封侯黒落德的支持者。黑落德当时统治北以色列加里肋亚自治区,罗马授权他管理该地区的民事和军事;但在耶路撒冷和南犹大则由罗马代表直接管理,当时的总督是般雀比拉多。黑落德依循罗马的政治制度,认为也有权在他的自治区内征收土地税。在此所说的黑落德党人并不是加里肋亚自治区的居民,而是那些渴望耶路撒冷和南犹大也能像加里肋亚一样成为自治区的人。他们赞同征收土地税,但不是给罗马纳税,而是给自己在耶路撒冷和南犹大的政治斗争提供经费。

 

法利塞人和黑落德党人各持相反的政治理念。法利塞人反对任何形式的土地税,而黑落德党人则赞同为自己的民族征收土地税。因此,无论耶稣答可以或不可以给凯撒纳税,他都会成为敌对的对象,倍受指责。答可以,他就否认天主的主权,把凯撒置于天主之上;答不可以,他就与罗马对抗,成了造反者。法利塞人原认定耶稣必会作出否定的答复,因为耶稣绝不会改变自己的原则,他不看任何人的情面,不看法利塞人或黑落德党人的情面,同样也不看凯撒的情面。这样,他们不需要动用一根指头,就可以把耶稣除掉。

 

耶稣没落入他们的圈套,回答说:「凯撒的就该归还凯撒」,也就是应该纳税;但是,耶稣立刻又加上一句:「天主的就该归还天主」(玛廿二21)。耶稣不是直接答复法利塞人的提问,祂给我们答复了另一个更恰当且真诚的提问:我们该怎样看待现世生活,怎样成为现世国家的好公民,如何在众人面前常保持良好的品行,好使他们因见到我们的善行,而归光荣于天主呢?

 

对此,圣伯多禄加以解释和劝勉我们说:「你们要为主的缘故,服从人立的一切制度,或是服从帝王为最高的元首,或是服从帝王派遣来惩罚作恶者,奖赏行善者的总督,因为这原是天主的旨意:要你们行善,使那些愚蒙无知的人,闭口无言。你们要做自由的人,却不可做以自由为掩饰邪恶的人,但该做天主的仆人;要尊敬众人,友爱弟兄,敬畏天主,尊敬君王」(伯前二13-17)。对于世俗权柄和纳税义务的观点,宗徒们始终意见一致,所以圣保禄也说:「每人要服从上级有权柄的人,因为没有权柄不是从天主来的,所有的权柄都是由天主规定的。所以谁反抗权柄,就是反抗天主的规定,而反抗的人就是自取处罚。为此,你们也该完粮,因为他们是天主的差役,是专为尽这义务的。凡人应得的,你们要付清;该给谁完粮,就完粮;该给谁纳税,就纳税;该敬畏的,就敬畏;该尊敬的,就尊敬」(罗十三1-26-7)。

 

所有合法权柄都必须受到尊敬和遵从,因为没有权柄不是从天主来的。因此,权柄也必须正当地行使:该说的话不说,该说话时不说,是一种失职;不该说的话却说,不该说话时却说,是一种越权。权柄不是用来讨好人,秉持好人主义做个太平官,得过且过、明哲保身,谁也不招、谁也不惹。权柄也不是用来谋求私利,倚势挟权,一边笼络权贵显要,一边欺负弱小。权柄是用来服务的,为公义、为真理服务,做天主的受敷者仆人,如同今天第一篇读经中的受傅者居鲁士那样。天主对居鲁士说:「我提着你的名召叫了你,给你起了这个称号,纵然你还不认识我。我是上主,再没有另一位;除我以外,没有别的神;虽然你还不认识我,我却武装了你,为叫从日出到日落之地的人都知道:除我之外,再没有另一位。我是上主,再没有另一位」(依四五4-6)。

 

「凯撒的就该归还凯撒,天主的就该归还天主。」耶稣对于世界并不持自我封闭的态度,把世界排拒在外,与之敌对。祂要我们以真诚的生活来表达信仰,让别人看出我们是基督徒;而不是利用信仰来谋取私利,给别人立下恶表。追根究底,我们完全是属于天主的,我们整个的存在和存有都是属于天主的,因为我们都是被天主召叫才存在、被天主拣选才存有的。因此,我们必须把自己全部归还给天主。只有当我们把自己全部归还给天主时,我们才能是成全的,才能满全耶稣的命令:「你们应当是成全的,如同你们的天父是成全的一样」(玛五48)。    阿们。

 

相关热词搜索:年期

上一篇:甲年常年期第廿八主日:穿上真诚去赴天国婚宴
下一篇:最后一页

分享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