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0月15日常年期第二十八主日证道
2017-10-12 11:48:17   来源:网络   评论:0 点击:

2017年10月15日常年期第二十八主日证道接受邀请是第一步还得有爱德生活的礼服房志荣神父是耶稣会士默想:本主日的福音选读,是在前两主日听过「两个儿子」和「恶农户」的两个比喻以后,今天继续听耶稣讲第三个比...

20171015日常年期第二十八主日证道

 

接受邀请是第一步 还得有爱德生活的礼服

 

房志荣神父 

是耶稣会士

默想:

本主日的福音选读,是在前两主日听过「两个儿子」和「恶农户」的两个比喻以后,今天继续听耶稣讲第三个比喻:「国王举办婚宴」,玛二二1-14。这个比喻回答了圣史玛窦的基督徒团体,当时有的一个问题:「天国是什么?」比喻分二部分:先是被邀请的人,因了权力或财富的追逐,不克来赴宴。有的被邀请者甚至认为国王干扰了他们的经营,竟把派来的仆人也杀了(6)。这些人拒绝了天主的邀请,所以不配进天主的国。然后,有大路口请来的人,良莠不齐。他们起初被排斥在外,现在变为嘉宾,坐满了餐厅。因为他们接受了邀请,欢喜地来赴婚宴,因此,比喻最后一节所说「被请的人多,被选的人少」(14)是指他们说的。

 

比喻第二部分(11-14)添上一个新因素,改变了比喻的视野:国王的到来,暗示参与宴会的人,都要受审判。礼服表示进天国的人应有的装备,即新的生活方式,也就是把进天国的要求,特别是爱德的生活实现出来。不是接受邀请来赴宴的人都是被选的,只有那些在现实生活中,实现爱德的人,才真是被选的(参阅二五31-46)。我们先将乐仁新约圣经译本的这些批注记在心里,再去读它的译文:     

 

1耶稣再次用比喻对他们说:2『天国好像一位国王为自己的儿子举办婚宴。3宾客早已收到邀请,但当国王派仆人叫他们来参加婚宴时,他们却不愿意来。4国王再派一批仆人,说:告诉那些被邀请的宾客:『看,我已预备了酒席,我的公牛和肥畜也已经宰了,一切齐备,来参加婚宴吧!』5但那些人漠不关心地走了,有的去了自己的农庄,有的去做生意去了,6其余的人,竟然抓住国王的仆人,把他们凌辱之后杀了。』

 

7国王于是大怒,派兵消灭了那些杀人的凶手,焚毁了他们的城市。8然后他对仆人们说:『婚宴业已预备好了,但先前受邀请的人实在不配。9所以你们出去,到各大路口,把遇见的人都请来参加婚宴!』10仆人们走到街上,见人就请,不论好坏,都召集来了,婚宴桌上就坐满了宾客。11国王进来与宾客见面,看见其中一人,没有穿戴婚宴的礼服,12就问他说:『朋友,你不穿婚宴礼服,怎能进来呢?』那人无言以对。13国王就命令随从说:『把这人的手脚捆绑起来,丢到外面的黑暗里去,在那里的人要咬牙切齿地哀嚎。』14要知道:受召请的人多,但被选上的人少。」

 

耶稣讲的三个比喻,就此落幕。这些比喻都有正面、有负面,有说、有做,有不同的下场。两个儿子,一个唯唯诺诺,一个今是昨非;恶农户和好佃户说明天主救恩的转移:由旧约的以色列选民,转到新约全人类的天主子民;国王举办婚宴,是天父立圣子耶稣为教会的新郎,由世界各地召请教会的子女。

 

读经一,依二五6-10a,是依撒意亚先知书第2526章诗歌集中的一首诗歌:「天主的盛宴」。在此选读这首古诗,是为与今天福音选读的主旨「国王举办婚宴」配合。依2526章共有四首歌:二五1-5「感恩歌」;6-10「天主的盛宴之歌」;二六1-6「胜利之歌」;7-21「希望之歌」。以上是《牧灵圣经》给这四首诗的标题,现在可读第二首诗的《牧灵圣经》译文:

 

6万军的上主,要在这座山上,为所有的民族设宴,祂准备了丰盛的食物和美酒,肉香酒醇。7祂会在这座山上摧毁盖在所有民族头上的顶篷,摧毁罩在所有国家身上的殓布。8祂要永远消灭死亡。上主天主,将抹去每个人脸上的泪水。祂要在全世界除去祂子民的羞辱,因为雅威已这样说了。9到那一天,人们会说:这是我们期待的天主,祂要来拯救我们,让我们因祂的救赎而喜乐吧。10a雅威的手,停在这山上。」

 

先知的这些话,听在旧约天主子民的耳中,大概是似懂非懂。不过,他们不能不听到一个清晰的讯息:「天主子民」一词意义的无限伸张、扩大。四节半的篇幅中,只有第8节末的「祂子民的羞辱」是指以色列而说,其它各节都指向全人类,全世界:「为所有的民族设宴」(6),「所有民族头上,所有国家身上」(7)「每个人(人人)脸上,在全世界」(8);至于9节的「到那一天,人们会说」的「人们」,已经是全世界的人了。读过福音,再读先知的预言,能有更深的领悟。

 

读经二,斐四12-1419-20,这5节话,是继上主日的劝告后(四1-9),保禄所做的感恩与问候。「12我知道怎样过贫贱的日子,也懂得过丰盛的日子;在任何情况,在一切事上,我都有了秘诀,无论饱食或挨饿,富裕或匮乏。13我在给我力量的基督内,凡事都能做!14虽然如此,你们分担了我的困难,实在做得好。19我的天主必以祂的光荣的丰富,在基督耶稣内满足你们的一切需求。20愿光荣归于天主、我们的父,直到无穷之世。阿门!」(《新约圣经乐仁译本》)乐仁新约圣经译本还为这段保禄的话作了以下的解释:

 

结束这信之前,保禄感谢斐理伯人给他的物质帮助,特别感谢他们派了一位弟兄照顾他坐监的生活。是保禄建立了斐理伯教会,他与这教会关系密切。斐理伯教会一开始就投入保禄的福传工作(一5),提供物资,送到得撒洛尼(四16),厄弗所及格林多(参阅宗十八5,格后十9)。保禄感谢他们,同时给他们见证自己如何面对物质财富:慷慨、自由、不依附钱财,他说,「我依靠那给我力量的主,凡事都能做」(12-13)。我们十分羡慕保禄与斐理伯信友这样坦诚相见,维持这种互信和合作的亲密关系,不过同时也该体认到,这种互信互动的交往在今天也是可能的,因为天主的手并没有缩回,只需我们真心信靠祂和祂的圣神。

反省与行动:

1. 我如何调整自己的生活型态,回应天国婚宴的邀请?

2. 在信仰生活中,我具备了哪些德行?还需要修练哪些德行?

3. 我如何帮助弟兄姊妹,进入天国?

祷文:

请为天主子民祈祷。「被召请的人多,被选上的人少」。祈求仁慈的天父恩赐每一位天主子民,积极回应上主的邀请,修德行善,热忱奔赴天国的宴席。

 

 

婚宴之喻

 

张春申神父 (玛二二1~14

 

今天福音中婚宴的比喻,可以分为两段。第一段是国王请人赴宴;第二段是国王巡视宴席。前后两段,都应当在耶稣与初期教会宣讲天国喜讯的背景中去了解;不过为我们现在聆听比喻的人,也有极重要的意义。

 

   天主遣派圣子耶稣报告天国临近,犹如请世人赴宴;因为接受天国喜讯的人,可以分享天主的垂顾、恩惠,好像在婚宴上的客人,得到主人的友情与招待一般。比喻第一段国王请人赴宴,令人惊奇的是有人拒绝,更令人不可思议的是有人非但拒绝,而且拿住国王的仆人,凌辱后杀死。的确,为今天的教友,不容易明了比喻中所有描写,不过初期教会的信徒相当清楚。原来天国的福音,最初传到耶稣时代的犹太人中,他们是国王首先邀请赴宴的人。可是事实上,他们抗拒耶稣与宗徒的宣讲,甚至迫害处死他们。结果,造成耶路撒冷圣殿的惨遭灾毁。犹太人拒绝了天国的喜讯,耶稣的弟子却继续把祂的讯息传布出去,在犹太境外报告天国福音。这个比喻中国王继续命令仆人到路口去,到大路上召集所有的人赴宴的意义。路口和大路实在表示在犹太境外的外邦地区。所以,比喻第一段国王请人赴宴,说出了耶稣和初期教会传报天国好消息的遭遇,以及教会自犹太人中走向天下万国的情形。

 

   至于比喻第二段国王巡视宴席,引领我们看到初期教会中发生的一些事情。原来教会将天国的好消息传达外邦地区,的确引起许多人兴奋接受,于是领洗进教的人很多。不过当群众蜂涌地加入教会团体之后,产生了不正确的态度,不少人以为只要领受了洗礼,便得到救恩保障,一定能够享受永生,于是在生活方面,仍旧保持进教以前的坏习惯,并不奋发上进,追求跟随基督的理想生活。今天福音中比喻的第二段国王巡视宴席,便是针对这种弊端而说的。虽然婚宴上满了坐席的人,但是没有穿婚宴礼服的人,仍旧被国王驱逐出去。这表示一个接受天国喜讯,而在生活上没有奉行天主旨意而有所改变的人,不能进入天国。

 

   的确,本主日福音中的比喻,充分表达出耶稣基督与初期教会传播天国喜讯所有的遭遇;不过经过解释之后,我们也可以发现今天四周发生的事情,似乎与比喻里的现象有所类同。教会继续向人类传播天国的喜讯,但不是有人忙于工作,忙于生意,而置天国于不顾吗?甚至也有人非但不愿聆听福音,竟然将传报福音的仆人,凌辱杀死。另外一方面,我们看看已经领洗进教的人吧!是否大家都穿上婚宴礼服呢?或者好些人已经毁掉了自己的礼服,不再跟随耶稣基督背十字架了呢?

 

   那么,至少积极而论,让我们聆听婚宴比喻之后,努力跟随宣讲天国的耶稣基督,实践福音的要求。这便是保持领洗时的白色礼服,坐上圣体圣事的宴席。

反省与行动:

1. 我真心接受基督的福音吗?

2. 我活出福音的精神吗?

3. 我如何可以保持洗礼时的洁净,并努力传扬福音?

祷文:

请为天主子民祈祷。耶稣以宴席的比喻,阐释答覆天国的邀请,和保持圣洁生活的重要。祈求仁慈的天主,恩赐每一位天主子民,都能努力跟随宣讲天国的耶稣基督,实践福音的要求:保持领洗时的白色礼服,坐上圣体圣事的宴席。

 

 

被打回票的邀请

 

薛恩博枢机  

丁颖达教授 

 

默想:玛窦福音 廿二1~10(长式:玛 廿二1~14

请试想:有一位东方的国王为他的儿子,即王位的继承人,安排了一个盛大的婚宴。王国内所有位尊显赫之士都被郑重邀请,却没有一个出席。第二个通告又发出,「来吧,全都准备好了!」他们不但不出席,还摆明自己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去做,他们的田地、他们的生意;更过份地,他们痛殴、甚至杀死国王的仆人。

 

那些来自东方的听众一定为这个故事的内容义愤填膺。如此粗鲁地对待国王,如此藐视他的邀请──不仅令人错愕,而且理当受到最严厉的惩罚。当故事讲到那贵族之城被国王化为瓦砾和灰烬时,耶稣相信,祂的听众们确实全神贯注地听了进去。其实,这样的例子在我们的时代里也司空见惯。

 

每当耶稣以这样的故事完全吸引祂的听众时,祂常会紧接着采用连珠炮似的震撼教育:你们行为不端!你们是不可理喻的忘恩负义之辈!你们还有甚么「更重要的」事情要做呢?为了你们,天国的国王全力以赴,已经准备好最丰盛的、独一无二的婚宴!

 

耶稣选在即将要于耶路撒冷受难前,讲了这个与上两个相类似的比喻:你们还搞不懂天主在为你们做甚么吗?你们没有看到祂已经把祂的独生子送给了你们吗?你们为甚么不接受祂的邀请呢?你们为甚么对天主的仁慈这般无动于衷呢?你们为甚么对祂派遣来的那一位,祂的圣子,竟然这般仇视、这般充满憎恨呢?

 

这则比喻的首要点在于耶稣与祂自己民族的人,犹太人的搏斗。就像比喻所叙述的,他们拒绝祂,所以国王进而邀请陌生人、其它民族、异教徒们来参加婚宴。这则比喻最大的意义在于,耶稣对自己的人民,尤其是犹太领袖们,骇人听闻地表达出满腹的痛苦与难过,因为他们不愿意接受祂就是天主预许的默西亚。

 

然而这则比喻也是讲给我们当代人听的,而不只是针对耶稣时代的犹太领袖们。因为天主请众人参加祂圣子婚宴的邀约至今仍然有效,天主为我们领受基督产业的民族准备了奢华并且堆满礼品的宴席,祂的餐桌布置得高贵典雅。基督信仰为我们准备了多么丰厚的财富啊!不幸的是,我们非但没有满怀感激地去赴宴,反而表现得像比喻中被邀请的人一样,不愿意来。天下任何想得到的事情对我们来说都比较重要,我们的生意、我们的空闲时间;我们宁可去悉心钻研别的宗教,在各种密教中寻求满足。与此同时,抨击教会仆人的言行,变成近乎理所当然。

反省与实践:

1. 听到今天福音耶稣所讲的比喻,我们的感想是什么?

2. 对于天主的邀请,我们会怎么答覆?

3. 我们要如何安排日常生活中的优先次序,来回应天主的召叫?

4. 这则比喻不只是针对耶稣时代的犹太领袖们,也是讲给我们当代人听的。福音中的国王想邀请很多人来赴筵席,却老是被人拒绝。我们要如何与天主一起邀请更多的人来认识祂,以同享天国福乐?

信友祷文:

1. 请为普世教会所有的教友们祈祷。感谢天主赐给我们这么伟大的救恩,愿所有教友们能以圣子耶稣及历代圣人圣女为榜样,将我们的生活奉献给天主,并热切等待天主国度的来临。

2. 请为生活在贫穷、飢饿中的人们祈祷。祈求天主以怜悯的心肠,供应他们日常所需的物资,并求主分担他们的忧患与苦楚,让他们能在主慈爱的庇荫之下获得安慰与饱足。

3. 请为所有正在寻找信仰的人祈祷。上主亲近所有呼求祂的人,祈求天主为正在寻找信仰的人们打开通往天国的大门,感化他们体验天主的慈爱宽仁,进而愿意全心皈依天主。

 

 

婚宴的礼服

 

天国驿站

蔡惠民神父

  

有一天,先知厄里亚经过一所豪宅,听到里面传来宴乐之声,便摇身一变,以一个乞丐的模样,走到大门前,跟负责接待的人说:「我是厄里亚先知,刚好路过此地,希望有机会参加今晚的宴会。」接待的人看见他衣衫褴褛,便说:「今晚是大小姐出嫁的婚宴,我们只接待衣着华丽的宾客。」接着便把门大力关上。先知心有不甘,瞬间便换上一套高贵的礼服,再次叩门。接待的人无法认出他就是先前的乞丐,礼貌地把他引到宴会的大厅。当先知看到台上已放满佳肴美酒,便一声不响,突然将食物塞进自己的衣袋里,又将一瓶瓶的红酒往身上的礼服灌,旁边的宾客看见都吓得目瞪口呆。主人上前,不明何解,厄里亚便说:「先前我衣衫褴褛,吃的是闭门羹,当我换上锦衣华服,吃的却是佳肴美酒,所以,有资格享用这些食物的,理应是这套衣服而不是我。你看,它们不是吃得很投入吗?」

 

婚宴是圣经中常用的图像,用来描写天国的临现。依撒意亚先知预言,天主将摆设婚宴,款待万民,席间的食物是精选的,酒是清醇的。在那时刻,再没有悲恸与哀号,也没有泪痕与耻辱,取而代之,只有无尽的喜乐与欢笑。凡参与这婚宴的人,「无论是饱饫的,饥饿的,富裕的或贫乏的」,正如保禄宗徒所言,「都会得到满足,能应付一切。」(斐4:12-14

 

玛窦亦以婚宴比喻天国。(玛22:1-14)比喻开始时,客人为了种种原因而不重视婚宴的邀请,一些甚至拒绝赴宴,干脆把送请柬的仆人都杀掉。于是,主人就派遣仆人到大路上,凡遇到的,无论坏人好人,都邀请到婚宴来。在席间,主人发现其中一个客人,没有穿婚宴的礼服,于是便捆起他的脚和手,丢在外面的黑暗中。

 

玛窦笔下的婚宴,似乎给人一种前后矛盾的感觉。一方面天国的婚宴有别于地上的婚宴,无论富裕或贫乏,所有人都被邀请出席。除非人运用自己的自由拒绝赴宴,否则没有什么理由可以把人拒于门外。另一方面,既然客人已经来到席间,主人为什么因他没穿礼服而把他粗暴地赶出去?难道玛窦理解的天上婚宴,也是先敬罗衣后敬人,与人间的现实没有两样?

 

曾经看过「飞越来生缘」这部电影,发觉女主角的遭遇,就好像一个忘记穿礼服赴宴的客人。故事以一个美满的家庭生活开始,一家四口,夫妻恩爱,子女长进。一天,家中的丈夫和一对子女因车祸丧生,剩下女主角一人,自然痛不欲生。内心的受伤令她终日以泪洗面,灰黯的世界使她失去活下去的动力,甚至了结自己的生命。当她死后,生前的忧伤、沮丧、绝望,便成了她的「礼服」,纵使身处婚宴,也无法改变她的执着。幸好,借着丈夫的耐心开解,她最终重拾昔日内心的希望。就在那一刻,紧紧缠在身上的自叹自怜,怨天尤人,一下子变成喜乐与欢笑,地狱的幽暗顿时化为天堂的美景。

 

所以,比喻中的客人所欠缺的并不是甚么绫纙绸缎,锦衣华服,他只是忘记穿上基督。保禄在迦拉达人书曾经说过,「凡是受了洗归于基督的,就是穿上了基督。」(迦3:17)如果天主愿意我们众人在基督内得救,那么,在信望爱中穿上基督,便成了得救的不二法门。天主愿意每一个人进入祂预备的婚宴,如果人能参与其中,那一定是因为基督,只有借着祂,我们才堪当出席这个盛会。

 

 

信仰有如参加喜宴吗?

 

和平纶音

吴智勋神父

 

 256-10 412-14, 19-20 221-14

 

今日福音中天国的比喻,其实是两个比喻:一个是对犹太人说的,特别是当权的司祭长和民间长老;另一个可说是对我们这些基督徒说的。

 

第一个比喻是说,天国是首先给犹太人的;犹太人先被邀请,这是很清楚的福音讯息。所谓仆人,可以代表历代先知;不同年代天主派遣先知到来召请祂的子民,但他们拒绝了邀请,甚至出手杀害上主的仆人,而招至上主的惩罚。

 

第二个比喻是天主把恩宠给了所有人。国王亲自来巡视被邀请的人,那个没有穿礼服的,可以代表那些仍保持着未入教前各种陋习、生活仍是充满罪恶的人,他们最终仍要被舍弃,这是基督徒应该加以警愓的。我们接受了救恩之后,如果仍然停留在从前的陋习中,结果很可能跟第一批人一样。

 

让我们再将这两个比喻作进一步分析和反省。天国象征天主的救恩,而救恩是一个喜讯,就好像婚宴一样。一个人与新人的关系愈密切,愈能分享他们的喜乐。我们先老实问一问自己:天主的救恩、对基督的信仰,为我来说是否一件喜乐的事?我是喜乐地参与,还是无奈地跟随呢?

 

天国是天主的邀请,没有人可以毛遂自荐。面对着这个邀请时,我们是否觉得荣幸呢?这便视乎我们认为这邀请是否值得参与。假如教宗访问香港,教区安排了一个晚宴,让教宗接见教友领袖,而你被邀参加,你是否会像比喻中人,宁愿去耕田,去做生意,也不接受邀请,毫不珍惜接近教宗的机会?这很明显地反映了:你的财宝在那里,你的心也在那里。

 

耕田、做生意并非一件罪恶的事,那为何比喻中这些人与天国无缘?我们发觉有时并非生活中的罪恶将天主轰走,而是人轻重不分,不懂分办价值的重要,让次要的东西占据了自己的心,反而把最重要的东西放在无足轻重的位置。就像比喻中的人,不晓得救恩的重要性和迫切性。我们不妨自问:我也是优次不分吗?我是否让财富的喜乐、名誉地位的喜乐占据了,而不稀罕来自天主、来自信仰的喜乐呢?

 

我们也应反省:接受了救恩之后,我们有否以生活去回应?这便是故事中没穿礼服的意思。不要为这人呼冤,这人匆忙中被拉去赴宴,那有机会穿礼服?其实,中东的风俗中,主人备有礼服,让客人借穿的。故事中国王质问时,那人无言以对,显示自己理亏。这个比喻,有连消带打的作用,先指斥犹太人拒绝天主的邀请,同时亦警告接受了邀请的基督徒不要自满,被召只是开始,还需在生活上结果实来回应,否则结果还是一样。

 

让我们再一次反躬自问:基督的信仰为我是一件喜乐的事吗?基督的信仰为我是一件重大的事吗?有没有被其它东西遮盖了的危险?接受了基督信仰后,我有哪些地方改变了?

反省与实践

1. 接受基督信仰之后,为我们的生活带来什么影响?在遭遇任何境遇时,我们从信仰中得到了什么秘诀? 

2. 耶稣说:「被召请的人多,被选上的人少。」我要如何安排日常生活中的优先次序,来回应天主的救恩? 

3. 福音中的国王想邀请很多人来赴筵席,却老是被人拒绝,我愿意帮帮天主的忙,邀请更多的人来认识天主以同享天国福乐吗? 

 

 

你怎么到这里来,不穿婚宴礼服

 

道亦有道

阎德龙神父

 

在今日的福音中,耶稣继续讲论天国。耶稣以一个国王为儿子摆设婚宴的比喻为我们阐释天国。整个比喻清楚指出天国首先是给犹太人的。犹太人正是那些最先被邀请的客人,可惜他们拒绝了邀请,「他们却不理:有的往自己的田里去了,有的作自己的生意去了;其余的竟拿住他的仆人,凌辱后杀死了。」(玛2256)最后,国王只好转移邀请其它的人来参加婚宴。

 

整个「婚宴的比喻」让我们明白天主把恩宠给予所有人。在天主圣意内,全人类不论种族、文化、宗教,都被邀请成为天主的大家庭的一份子。

 

奇怪的是在比喻中,后面还有一段小插曲,就是那些后来被邀赴宴的人入席后,国王进来巡视,看见在那里有一个没有穿婚宴礼服的人,便对他说:「朋友,你怎么到这里来,不穿婚宴礼服?那人默然无语。」(玛2212)国王遂吩咐仆人捆起他的手脚,把他丢在外面的黑暗中。

 

当我们听到这段圣经时,也许有点莫名其妙,因为被邀回来的人既是从大街小巷召集回来,当然是没有穿着礼服的。为甚么国王吩咐仆人将他捆绑,抛在外边?更奇怪的是在整个筵席中,只有一个人没有穿礼服!因此,我们不能单从字面了解这段福音,我们当从另一角度探究玛窦所要表达的讯息。

 

在玛窦的记载中,他要强调的是教会内的成员有良莠不齐的现象,并不是每一位信主的人都愿意抛弃旧有的陋习,完全跟随耶稣,按祂的教导生活,成为一个新人。玛窦想特别强调救恩须要从「被邀请」到「接受邀请」。救恩自然有其普遍性,但得救的条件却在于每一位被邀请的人如何答复天主的召叫,度相称的生活。

 

作为基督徒,我们穿上礼服赴宴,正代表我们接受了信仰,脱离罪恶的生活和以往的陋习,在基督内过相称的生活。我们愿意在每日的际遇中,特别是挫折和考验时,持守信仰,坚信天主与我们一起面对困难。正如圣保禄宗徒所言:「我赖加强我力量的那位,能应付一切。」(斐413

 

福音比喻中,被邀请赴婚宴的人,有人拒绝了邀请,有人没有穿婚宴礼服出席。让我们抚心自问:我可有拒绝天主的邀请?我可有珍惜,并积极响应天主的邀请?领洗以后,我是否仍依然故我,容让世俗的一切占据我的心,抑或我有哪些地方改变了?

 

 

富或贫,我都应付得来

 

朝夕相随

陈日君主教

 

读经一中,依撒意亚先知描写的是默西亚时代的大欢宴。天主将如一位君王,与他的忠臣和盟友一起,庆祝他的胜利。福音里耶稣所描写的,也是默西亚时代的盛宴,只是观点稍有分别。

 

依撒意亚遥远望着末世的景象,把它看成「天主的胜利,万民的救恩」。耶稣基督来了,末世已展开在眼前,成了一个有幅度的奥迹;天主的胜利、万民的救恩已完成,但还需要人的信从。这奥迹有它的「已经」,也有它的「尚未」。耶稣把救恩带来了,但祂只是邀请,并不勉强人来参与祂的婚筵,可惜的是,有人不接受祂的邀请。玛窦福音相当强调这否定的层面,这比喻和园户的比喻,也有不少相同的地方。

 

婚筵的比喻指示给我们的,不是末世圆满的境界,而正是末世救恩在旅途中的挑战。末世包括永福,也包括「教会阶段」;在这阶段里,人可以拒绝参与,甚至是被召集的人中,坏人好人也都有(麦子和莠子)。邀请是绝对开放的,但连初步的参与,也并不保证最后的结局。

 

读经二是保禄宗徒给斐理伯教友书信的结束,他感谢他们给了他物质上的资助。就在这几句简单的话里,我们找到一些为旅途中教会非常有用的教训,他说:「我已学会了在所处的环境中常常知足。我也知道受穷,也知道享受……在各样事上和各种境遇中,或饱饫、或饥饿、或富裕、或贫乏,我都得了秘诀」。

 

看来圣保禄并未真正富有过,但在他的传教工作中,一定需要、也接受过一些慷慨的教友的资助,正如这些斐理伯城的教友,知道他在监狱中,就派了厄帕洛狄托送来为他募捐的献仪。耶稣和宗徒们也接受过一班妇女的照顾,耶稣也有朋友接待过祂,在他们家中吃顿便饭、聊聊天(谈论天国!)

 

教会的使命是带人升天堂,但赴天堂的路却在世界。在心上生活,在世上工作,教会当然也需要物资。教会接受教友的捐献,有时也向他们伸手呼吁,这本来无可厚非,但千万要紧记这些捐献是为了教会的使命。如果使徒们贪求个人享受,那就辜负了教友的信赖,对教会肯定会造成创伤。

 

关于权势也是一样。教会被接受、受尊重,也就有了权势;这精神权势有助教会的使命,但如果我们以这权势来谋私利,或贪求社会上的地位,那末我们就与那些耶稣所痛斥的法利塞人无异。

 

圣人们经得起挑战。多少钱财经过了圣若望鲍思高、德肋撒修女的手,但他们两袖清风。全世界都敬他们为活圣人,但他们自认是「一个乡下仔」、「天主手中的一枝铅笔。」

 

其实在富有中神贫,在有权势时谦虚,并不容易。为帮助祂的教会,天主有时让我们贫穷,让我们在社会上失去势力,到那时,我们要感谢祂。香港教区大概将会进入这样的恩慈之年,让我们准备心灵,高兴地去迎接它。

 

教区是一个庞大的办学团体。有人说我们垄断了教育市场,在大有为的政府眼中,教会的势力恐怕太大了一些,恐怕是时候架空这个势力太强大的办学团体了。我们等着瞧吧!

 

 

 

 

有福气领受当不起的福气

 

梵蒂冈电台

张德福神父

 

主内的兄弟姐妹:

耶稣今天设一个婚宴的比喻给我们讲述天国。这是国王为自己的儿子办的婚宴,是盛大的午宴(玛廿二4:希腊文原文“ariston”;拉丁文“prandium”;《思高》通译为「盛宴」),不是温馨的晚宴(路十四16:希腊文原文“deipnon”;拉丁文“coena”;《思高》通译为「盛宴」)。在午间举行的婚宴更加显示出其庄严和隆重,因为午间参礼的人不是在繁忙的一天后,在柔和舒缓的音乐声中,心情放松地聚集一起享用餐点,闲话家常。婚宴并非一般欢庆的社交场合,而是一个见证新郎新娘两人互爱的场合,为他们献上祝福。新郎和新娘因婚姻的结合,在他们内产生一种无可言谕的喜乐,而必须邀请别人来与他们一起庆祝,庆祝他们的福气,也庆祝他们的生命。

 

这等盛大庄严的婚宴绝对不可缺少宾客,否则就场面冷清,欢乐不足。因此,在比喻中,国王两次派遣仆人去召唤受邀的人来赴宴,一次比一次更殷切。第二次召唤的口气甚至还带有恳求的意味:「看,公牛和肥畜都宰了,一切都齐备了,请你们来赴婚宴罢!」但是,国王越谦下,这些受邀的人却越高举自己、越高傲自大。他们起先对国王理都不理,后来更变本加厉,忘恩负义,竟凌辱并杀死了国王的仆人。换句话说,他们丝毫不给国王留点情面,切断了与国王所有的关系。

 

受到国王邀请去赴王子的婚宴原本是何其光采的事,原本是何等机不可失的荣幸。这表示获得国王的重视和宠爱,可以与国王搭上交情,享受国王的保护。在耶稣的比喻中,这位国王并非一般的国王;祂是天国的国王,因此是永生的最高主宰。有人会拒绝这位国王的邀请而不去赴宴,实在是不可思议的事!有人会使用暴力来坚拒这位国王重复的邀请,那岂非自找死路吗?这可真是:「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自来投!」

 

既然先前受邀的人都不愿再与国王保持任何关系,因此彼此间已毫无恩情可言;在国王眼中他们也都成了不配享宴的人。国王派军队去,消灭了那些杀人的凶手,焚毁了他们的城市,另请其他的人来赴宴。这个婚宴最终是座无虚席,充满欢乐气氛。当国王进来向赴宴的人敬酒时,发现有一个客人没有穿婚宴礼服。这真是岂有此理的大煞风景,败坏兴致!国王只好把他丢在外面,让他在那里哀号和切齿。

 

这个婚宴的比喻很容易被当成寓言看待,误用来刻责犹太人、非天主教徒、以及背教的教友。比喻最好是当成比喻来看待,正视比喻本身的要求,不可当成是寓言故事来解释。寓言故事要求我们去问和去想,在故事之外还有什么延伸的意义;但是,比喻只要求我们去问和去想自己该怎么做。所以,我们不能在今天的比喻中询问:第一批和第二批受邀的人是指犹太人和非天主教徒吗?那个没穿婚宴礼服的人又是指背教的教友吗?我们只能自问和反省自己:该怎么做才当得起去赴王子的婚宴?这才是今天婚宴比喻所要强调的重点。

 

耶稣在比喻中所讲的婚宴不是一般王子的婚宴,而是天国的婚宴。这个婚宴也就是《默示录》所说的羔羊的婚宴:「蒙召来赴羔羊婚宴的人,是有福的!」(默十九9)。我们在每一台弥撒,在恭领圣体之前,都要引用这句圣言来提醒自己:我们是多么的有福气;同时,我们又是多么的当不起这福气。换句话说,我们是这么有福气,能够去领受我们当不起的福气。我们实在有福气去领受我们当不起的福气!这句话听起来很玄,但它确实是我们真正的状况。

 

天国的婚宴其实是天国和婚宴两个事实的结合,其衔接点就在于真诚,也就是坦诚相向。我们平时不太容易看到这个天国与婚宴的衔接点,但是耶稣在今天的福音中让我们看清,这个衔接点指向我们心灵的状态和对待生命的气度。因为婚姻是新郎新娘两人坦诚相向的结合,所以婚宴要求宾客真诚地来赴宴,来分享新人的喜乐,而不是来羞辱他们,另他们难堪;同时,婚宴也要求宾客不能假冒别人,却必须以自己真实的身份去赴宴。

 

耶稣在福音中告诉我们,每一个人都受邀参与天国的婚宴,而且我们都会在意想不到的时候接到邀请,所以我们必须随时随地准备好我们的礼服。我们的礼服不外是我们真诚的自我。不管我们真诚的自我是如何的贫穷,如何的软弱,或者充满罪恶,但它却是唯一合适我们的婚宴礼服,也只有穿上这属于自己的礼服,我们才配去赴宴。然而,要坦诚地接受我们真实的自我,却绝对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因为我们很多时候都无法面对自己的贫穷,无法面对自己的软弱和罪过。因此,我们常会被诱惑去戴上假面具,或者去假冒为另一个人,以致到最后连自己都认不出自己了。我们想尽办法去改善自己,努力充实自己,甚至热切地提升自己,

 

但除非我们从真诚的自我开始,我们不但不会变得更好,反而会越来越槽,越来越觉得可怜,最后甚至丧失了自己。

 

承认我们自己真的很贫穷,真的很软弱,也的确充满罪恶,在任何时候都是非常非常痛苦的。因为,若要承认和接受我们真实的自我,我们必须敞开自己,拉下假面具,抛弃虚假的安全感,谦虚地让基督的真理刺透我们的心灵。但是,虽然痛苦,这却是唯一能使我们真正认识自己、唯一能够涤除我们的虚伪的途径,从我们囚禁自己的监狱中把我们释放出来。

 

当我们脱下虚假的自我时,在短时间内我们也许会感到仿徨,不知所措,甚至恐慌;但是,若我们坚持对基督真诚,我们必会找到我们的定向,因为当我们努力真诚地对待自己时,耶稣会亲自来找到我们,亲自来扶持我们,让我们享有祂的恩宠。耶稣基督不能拯救假的人,假人救不了;祂只能拯救真的人,所以祂必会以祂的忠诚来回应我们的坦诚。这样我们就能穿上真诚的自我,喜乐地去赴基督的天国婚宴了。 阿们。

相关热词搜索:年期 第二十八

上一篇:甲年常年期第廿七主日:耶稣恩典真是一件奇事
下一篇:最后一页

分享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