甲年常年期第廿二主日:上主,祢引诱了我!
2017-09-02 12:12:50   来源:梵蒂冈台   评论:0 点击:

上主,祢引诱了我!张德福神父梵蒂冈台主内的兄弟姐妹:爱是不可理喻的,没有讨论的余地。我们可以给出诸多理由来诉说何以会爱恋某人,但没有任何一个理由,甚或所有理由加起来,足以解释爱;即使当这些理由全都...
上主,祢引诱了我!

张德福神父
梵蒂冈台

主内的兄弟姐妹:

爱是不可理喻的,没有讨论的余地。我们可以给出诸多理由来诉说何以会爱恋某人,但没有任何一个理由,甚或所有理由加起来,足以解释爱;即使当这些理由全都消失後,爱还依然存在。信仰天主也是一样,甚至更是如此。为什麽会爱上一个人?为何会信仰天主?耶肋米亚先知说得好:「上主,祢引诱了我,我让自己受了祢的引诱;祢确实比我强,祢战胜了我」(读经一:耶二十7)。这份爱和信仰如今成了我们心灵中最深切的渴慕和思念:「上主,祢是我的天主,我急切寻觅祢;我的灵魂渴慕祢,我的肉身切望祢,有如一块乾涸无水的田地!」(咏六三2)

的确,当天主向我们显示祂的温柔,让我们享受祂的爱时,我们又怎能抗拒祂呢?我们必会如同耶肋米亚先知,如同圣保禄、圣奥斯定,还有很多圣人们那样,向天主献上我们全部的生命、整个的人。我们也会强烈地想要讨天主喜欢,终我们一生,以爱来朝拜天主。这是爱上了天主的人必然的行为,不能自已的举止;这是天主自己先爱了我们的鲜明结果。「爱就在於此:不是我们爱了天主,而是祂爱了我们。我们应该爱,因为天主先爱了我们。」(一若四10,19)

在耶肋米亚与天主的爱的关系上,我们清楚看到是天主先对他说:「我还没有在母腹内形成你以前,我已认识了你;在你还没有出离母胎以前,我已祝圣了你,选定了你作万民的先知」(耶一5)。因此,即使耶肋米亚必须面对很多的迫害和困苦,他也不得不承认:「假使我说:我不再想念祂,不再以祂的名发言,在我心中就像有火在焚烧,蕴藏在我的骨髓内;我竭力抑制,亦不可能」(耶二十9)。耶肋米亚与天主的爱的关系,在我们每个基督徒,每个爱天主的人身上都具有深切的现实意义。

世上的一切国度及其荣华富贵都无法满足爱天主的人(参阅:玛四9;十六26)。他在世界上总是不能安闲,因为他所追求的实在是天主自己,为赚取天主「正义的冠冕」(弟後四8)。对他而言,获得整个世界都比不上能够「朝拜上主天主,唯独事奉祂!」(玛四10)。耶稣基督就是这个最卓越的爱天主的人,而我们每个基督门徒都必须向耶稣学习如何成为更爱天主的人。耶稣基督教导我们,爱天主和事奉天主的道路只有一条,就是十字架的道路。

上个主日,伯多禄宣认耶稣是「默西亚,永生天主之子」(玛十六16-17);耶稣坦然受之,并且称伯多禄是有福的,因为是天父自己启示了他。这主日,默西亚耶稣犹如跨越了一个生命的分水岭,向门徒们宣布祂的救恩使命:「祂必须上耶路撒冷去,在那里受许多苦,并将被杀;但第三天要复活」(玛十六21)。伯多禄还没听清楚耶稣所说的复活,更没听懂复活的意思,立刻便拉耶稣到一边,谏责祂不可去受苦,更不可去受死。我们不要太快责怪伯多禄,他只是说出了所有门徒的心声。在伯多禄和门徒们的意识中,默西亚与苦难毫不相称,永生与死亡也绝不相容,不可同日而言。的确,这位向我们展示了大能,给我们行了奇事,又以权威教导过我们的默西亚耶稣要在受尽侮辱後,如此卑微地死去,叫我们如何能接受呢? 

然而,耶稣是默西亚并非因为祂在人前行了奇迹异事,施展大能,受人拥戴和赞颂,而是因为天父自己锺爱祂,并拣选了祂。在耶稣受洗时,天父由天上发出声音宣布说:「这是我的爱子,我所喜悦的」(玛三17;谷一11;路三22)。当耶稣在山上显圣容时,天父再次证实耶稣是祂的锺爱之子,并且还吩咐门徒们要听从耶稣:「这是我的爱子,我所喜悦的;你们要听从祂!」(玛十七5;谷九7;路九35)。只有听从耶稣,我们才能明白为何祂必须经过十字架的苦难才获享复活的光荣。只有听从耶稣,我们才能信仰耶稣。只有信仰耶稣,我们才能看到,死亡绝对不会是爱天主和天主所锺爱的人最终的结局。

爱天主的人必定只为天主而活,除天主以外别无选择。对他而言,全然地生活就是全心地投入天主的旨意,经过十字架的道路来保全自己的生命。这条道路确实是一条苦路,但更是一条希望之路;若忠贞不二、专心致志地在这条道路上行走,它的轭将是柔和的,它的担子也是轻省的,并且必要找到灵魂的安息(参阅:玛十一28-30)。因着基督的复活,这条十字架苦路已成了确切的复活光荣之路。我们跟随基督的人,爱天主的人,就如同耶稣基督一样,实在并非为了受苦而受苦,而是为了做天主的事而受苦,为了光荣天父而喜乐地受苦。我们舍弃自己,背起自己的十字架,热切地期待基督在天父的光荣中降来。

在此有个重点我们必须留意:背起自己的十字架必须始终与跟随耶稣相提并论。我们不能只背十字架而不跟随耶稣,那会苦不堪言,陷於绝望;我们也不能跟随耶稣却不背十字架,那是假基督徒,有名无实。背起十字架的正确位置是走在耶稣的後面跟随耶稣,不是挡在耶稣的前头做妨碍耶稣的绊脚石。无论生活在何种环境中,所有基督徒,包括像伯多禄那样的基督徒领袖,都必须为了耶稣而背起自己的十字架,为了耶稣而舍弃自己的生命,好能在耶稣内重新获得生命。为了耶稣而舍弃自己的生命,指的是把自己的生命全然交付在这位主宰生命的耶稣手里,完全属於基督,一如圣保禄所说的:「我已同基督被钉在十字架上了。所以,我生活已不是我生活,而是基督在我内生活。我现今在肉身内生活,是生活在对天主子的信仰内;祂爱了我,且为我舍弃了自己」(迦二19-20)。

若不如此,若不与耶稣同死共生,我们终须面对「赚得了全世界,却赔上了自己的灵魂」的虚无现实。因此,让我们认清生命和爱的真义,别为了暂时而忘却永恒,别爲了虚浮的现世而错失真实的天主。的确,我们应该常常扪心自问,激励共勉:「人纵然赚得了全世界,却赔上了自己的灵魂,为他有什麽益处呢?」(玛十六26)



 常年期第廿二主日

徐锦尧神父

主日八分半

读经一:(20:7-9):耶肋米亚先知无法拒绝代天主发言
读经二:(12:1-2):作悦乐天主的祭品
福音:(16:21-27 ):首次预言受难和复活;背十字架的必要

生命有本、有末,有重要的、有次要的,我们一定要回到本源,找到最关键的东西。

有许多人曾经谈论过金钱能够做到和不能够做到的事。例如:金钱可以买到化妆品,但买不到青春;可以买到舒服的床,但买不到甜蜜的睡眠;可以买到婚姻,但买不到爱情;可以买到大屋,但买不到温暖的家。金钱甚至可以买到一大群酒肉朋友,但买不到知己良朋,买不到生死之交、莫逆之交。

在人生的本末中,青春是本,化妆品是末;睡眠、爱情是本,那张床和婚姻是末;友情和温暖之家都是本,而那些酒肉朋友,或者房子的大小,都不是绝对重要的。

「人即使赚得了全世界,而丧失了自己,有什么益处?」传说有一位圣人听到这句话,于是舍弃了世界的荣华富贵,跟随耶稣、进了修道院。

生命很快完结,虽然这个生命很真实、很可爱,但到底亦不过是一个短暂的生命。近代一位诗人在纵论世间豪杰时,曾这样描写:不论是秦王、汉武,或唐宗、宋祖,或者是名震天下的成吉思汗,一切都「俱往矣」,而「数风流人物,还看今朝」。这首词,充满豪气。它认为一切历史上的伟人,都消逝了;今日能够为历史掌舵的,就只有我,只有我们这一群人。

不过,无论写词人当日多么意气风发,今日在我们再读这首词的时候,在芸芸「俱往矣」的人中,不是也包括了诗人自己吗?

苏轼另有一首词说:「大江东去,浪淘尽,千古风流人物」,无论是什么风流人物,一样会被浪花淘个净尽。

有一次,我返回出生之地大澳。晚上,我走到海边,看着大海,看着高山。多少年来,这个海、这个山,曾经见过多少兴亡,多少悲欢离合,但青山依旧,人物已经完全不同了。如果你有机会到坟场去,你会见到无论是王侯将相,或者贩夫走卒,一律都会变成荒烟野蔓,走燐飞萤。

生命很快会过去。我们如何活这个生命,如何为我们的生命留下一些宝贵的记忆,使我们回忆时也会感到开心,感到不枉此生、无悔今生,这才是最重要的。

有一副黄花岗的对联这样说:「生经白刃头方贵,死葬黄花骨亦香」。若我们能够好好地生活,甚至为了自己的理想,为了国家民族,以致连头也曾经被利刃砍掉了,这个头才是尊贵的。能够葬在黄花岗里,为革命而死,这副骨头也会发出特殊的芳香。

有人曾经问过我:「神父,假如你活到八十岁的时候,忽然发现并没有天主、没有永生,你会不会后悔竟然信了八十年,并为一个不存在的天主而奉献了自己呢?」

我当时毫不犹疑地回答:「不会后悔」。

因为这个信仰生命本身,或更具体来说,我在信仰中而度的这个生命,本身就是一个丰富、积极、有意义和多姿多采的生命。我活得比不少的人更充实、更灿烂;有没有神,有没有永生,并不影响,更不取消我这八十年来璀璨的生命。我会很高兴没有白白地活了这八十年,我已经可以无悔今生。

何况,在这生命道路的尽头,我知道有永生在等着我,正如圣保禄宗徒所说:「这场好仗,我已打完,这场赛跑,我已跑到终点。从今以后,正义的冠冕已为我预备下了。(参考弟后4:7-8) 

无数圣人告诉我们,当我们在跟随耶稣时,会遇到困难,会遇到十字架。但如果我们能够舍弃自己,背着十字架跟随耶稣,甚至为了耶稣基督而丧失自己的生命,我们反而会得到生命,一个更加丰盛的生命、永恒的生命。

主耶稣,求你帮助我明白什么叫做生命。在这个短暂的生命中,在我只能活一次的时候,求你教我如何去活这一次,怎样好好地去活这一次。

 

相关热词搜索:常年

上一篇:2017年9月3日常年期第二十二主日证道
下一篇:最后一页

分享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