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6月5日常年期第十主日证道
2016-06-02 10:02:39   来源:网络   评论:0 点击:

2016年6月5日常年期第十主日证道耶稣使纳因城青年起死回生房志荣神父是耶稣会士默想:按照四福音的记载,耶稣在三年宣道生活中复活了三个死人:一个是十二岁的女孩,关于这奇迹,三部对观福音都有记载;一个是一

201665常年期第十主日证道

 

耶稣使纳因城青年起死回生

 

房志荣神父

是耶稣会士

默想:

按照四福音的记载,耶稣在三年宣道生活中复活了三个死人:一个是十二岁的女孩,关于这奇迹,三部对观福音都有记载;一个是一名寡妇的儿子,即本主日福音描写的故事;若望则描述拉匝禄死后过了四天复活。今天感恩礼选读的路7:11-17有很多特色,最大的一个是这次出于耶稣的主动,使死者复生的奇迹。还有许多其他特色,在分析这七节经句时,会慢慢突显出来:

 

11-13:「不久,耶稣往一座名叫纳因的城去,祂的门徒和一大群人跟着。快到城门口时,正有人抬着一个死人出殡,死者是一个寡妇的独生子,一大群本城的人陪她送丧。主看见那寡妇,便动了怜悯的心,对她说:『别哭了。』」先是一大群看热闹的人跟着,然后说明死者的身分:是独生子,母亲是寡妇,母子声望被看好,因为有「一大群本城的人陪她送丧」。这些具体情节是否像极了耶稣自己的身世,及耶稣与母亲的关系?这个寡妇是耶稣母亲的一幅活肖像,耶稣向她说的「别哭了」,将有一天,会变为祂对自己的母亲所说的:「看,妳的儿子。」

 

14-15:耶稣「然后上前,按住棺架,抬棺的人停下来,祂说:『年轻人,我对你说,起来吧!』死者就坐起来,并且开口说话。耶稣便把他还给他的母亲。」耶稣向死人说话,如同跟活人交谈一样。奇怪的是:死人听到了耶稣的呼唤,也听懂了耶稣向他所下的命令,而应声坐起来了,并且开口说话。他说了一些什么话呢?路加让我们去猜。大概不外:「这是什么地方呀?怎么有那么多人哪?这位跟我说话的先生是谁呀?」答案即刻有了:「耶稣把他还给他的母亲。」这假定那青年不只坐起来,还走下棺架,寻找母亲。她不会距离儿子太远,但难免有隔世之感,这青年毕竟是从另一世界被唤回来的。耶稣把活过来的儿子还给了母亲。之前祂说过的那句「别哭了!」和别人说的许多安慰的话不同,耶稣既说且做,说到做到。

 

16-17:「众人满怀敬畏,开始赞颂光荣天主说:『我们中间出了一位大先知!天主眷顾了祂的子民!』关于耶稣的这番话,便传遍了犹太和邻近地区。」路加把镜头,由青年和耶稣身上,移到在场的「众人」身上,我们也是这些人的一份子。见到这样一件神奇莫测的事,体验到耶稣怜悯之心流露的大爱,和祂超越生死的无限能力,怎能不一方面「满怀敬畏」,另一方面情不自禁地赞颂天主,光荣天主?我们承认耶稣是天父派来的大先知,告诉我们生命之路。天主所眷顾的子民,因着主耶稣来到人间拯救万民,已不限于犹太选民,而是全球各地所有的民族和国家,一如路加在第二部著作《宗徒大事录》里所描述的。这扭转乾坤的奥迹,后来在外邦宗徒圣保禄的书信中,有更进一步的发挥。

 

《路加福音》十分注重女性的参与和角色。福音中耶稣对纳因城的寡妇所说、所作的一切,不但具代表性,且是表现耶稣恩待女性、重视母性的高峰。耶稣行奇迹之初,在治好一个被污灵附身的男性后(4:33-37),即刻使伯铎的岳母退烧痊愈(4:38-39)。参阅《路加福音》中许多提及女性的章节:4:25-27;7:36-50;8:2-3、40-56;10:38-42;11:27;13:10-17、21;15:8等,无不丰富多元,描述生动。

反省与行动:

1. 福音中主耶稣使纳因城的青年起死回生,如何感动了我?

2. 我经验过天主的怜悯和慈爱吗?

3. 天主在我的生命中行了奇事吗?是什么?我有什么反应?

 

 

慈母教会(路七11~17

张春申神父

圣师奥斯定主教,把今天福音中那位寡妇,象征性地看作教会。寡妇的独生子死了,耶稣使他复活起来,并把他交给他的母亲;教会里也有许多急需救恩的儿女,等待着基督的援助。所以今天的福音,敦促我们默想常听到的一个名称:「慈母教会」。

 

教会之所以称为母亲,与旧约以色列的历史有关。旧约中天主与以色列民族之间的盟约,在较后期的先知文学中,已经更进一步以婚约来描写。这并非由于旧约信仰中对天主有错误的性别概念,而只是应用人间经验来说明天主对于选民的爱情,因此以色列民族称为天主的配偶。再由这个象征出发,自然地又将代表以色列民族的圣城耶路撒冷称为母亲,因此所有天主子民都是这个民族的子女。到了新约时代,旧约的象征,几乎平行地应用在耶稣与祂的教会之间。保禄在致厄弗所人书中,便是以丈夫与妻子的图像来说明基督与教会的关系;于是教会称为耶稣基督的净配,所有基督信徒自然称她为母亲。这一切恐怕再也没有比新约最后一步书——默示录,描绘地更加丰富了。这样,「慈母教会」成了大家乐于应用的称呼,这也是梵二文献教会宪章中特别提出的。这个名称一方面推动我们瞻仰教会的慈母面貌,另一方面要求我们表露出自己的儿女情怀;当然这都不只是情感的描写,更该是出自信仰的解释。

 

母亲怀孕、生产、抚养、培育儿女;即使儿女已长大成人,母亲仍始终关怀着。教友的信仰生命,在慈母教会的怀中,经历成长的过程;教会传播天主圣言的种子,散播信仰的苗芽,在慕道与望教阶段怀孕未来的信徒;在圣洗圣事中,教会洗濯了自己初生的儿女;新教友又在教会团体中,与其他兄弟姐妹,继续接受圣言与圣事的滋养。渐渐地,在教会圣统的领导下,基督信徒成长茁壮,偕同慈母教会,实践基督的使命。

 

总之,「慈母教会」称号,的确表达出她对信友来自基督的超性生命,具有母职;不过所谓怀孕、生产、抚养、培育,并非抽象的行为,而是由教会中肩负职务者具体实践出来。因此,这个名号对于那些负有职务的人,如同教宗、主教、司铎、修士、修女与传教员,具有极大的要求,他们必须以「慈母」的态度完成自己的职务。的确,有时教会也会失去「慈母」的面貌,令人望而生畏,再也不想接近她。

 

另一方面,「慈母教会」的名称,不能不唤起所有基督信徒的儿女情怀。儿女对于「慈母教会」的基本态度是孝爱,教友具体实践孝爱的机会非常之多。孝爱是听从教会的训诲,是跟随她在礼仪中朝拜天父,是遵从她的命令。孝爱是当「慈母教会」需要帮助时,不论精神的、或者物质的,教友慷慨地尽其所能支援。孝爱是保护教会,基督信徒作为慈母教会的子女,不容他人侮辱慈母教会;因此他们首先必须生活圣善,不让他人由于自己的败坏,责备教会;其次,他们还会以言以行,为慈母教会解释她的言论,支持她的立场。总之,孝爱教会的信友,随时会想起自己的母亲。

 

圣师奥斯定对今天福音的注解,象征性地引起我们联想到「慈母教会」,不过福音中耶稣基督对那个独生子母亲的怜悯,怎么能使我们不再肯定教会是祂的净配呢?

 

反省与行动:

1. 对于教会的慈母形象,我有怎样的体会?

2. 当我软弱需要扶助时,是否常向教会的牧灵工作者寻求支援?

3. 我认同教会吗?当教会遭受误解时,我支持并解释教会的立场吗?

 

 

怜悯人的天主

 

和平纶音

吴智勋神父

列上17:17-24,迦1:11-19,路7:11-17

耶稣曾说:「谁看见了我,就是看见了父」(若14:9),耶稣是无形的天父最佳的写照。有关天主的属性,主要不是来自人的思考推理,而是来自基督的启示。天主的确通过不同的媒介显示自己,但最重要的,还是来自耶稣基督。今天的福音里,耶稣不但显示出天主是怜悯人的天主,祂还具备一种人性的柔情。 


在旧约中,天主多次显示自己是慈悲的、富于怜悯的:「上主富于仁爱宽恕,极其慈悲,迟于发怒,……就如父亲怎样怜爱自己的儿女们,上主也怎样怜爱敬畏自己的人们」(咏103:8,13)。旧约特别标榜天主怜爱「穷苦人」('anawim),他们无所依靠,天主是他们唯一的依赖。孤儿寡妇就是天主最关怀的「穷苦人」。


福音记载耶稣遇到出殡的行列,这是四部福音唯一记载此事的。的确,「耶稣所行的还有许多别的事,假使要一一写出来,我想所要写的书,连这世界也容不下」(若21:25)。路加选择记载这事件,就是标榜耶稣对穷苦人的怜悯。他声明死者是个「独生子」,是个「青年人」,而母亲又是「寡妇」。寡妇本来就是天主特别关怀的人,儿子是她维生的支柱,这个独生子死了,使她赖以维生的唯一支柱都失去了,她成为标准的「穷苦人」,只能依赖天主了。死者又是年轻去世,更增哀伤的程度;未能尽情欣赏生命的美好就离世,人总有遗憾的感受。


耶稣看见了,「就怜悯她」。这个复生奇迹,并非出自寡妇或亲友的哀求,也不是因为寡妇或其他人的信德,而纯粹是耶稣对寡妇的怜悯。天主不是等待人向祂恳求才施予恩宠,祂原晓得人需要甚么,不过只有祂知道甚么是施恩的时候。


在旧约中,天主也曾藉先知复活了寡妇的儿子,如先知厄里亚便使漆东匝尔法特寡妇的儿子复活起来。不过,先知要三次伏在孩子身上,并呼求上主:「上主,我的天主,求你使这孩子的灵魂再回到他身上!」(列上17:21)这个复活奇迹和耶稣的比较,立刻显示耶稣的身份。耶稣不需特殊的动作,祂只说:「青年人, 我对你说:起来吧!」耶稣没有呼求甚么,祂用自己的权威,命令死者起来,果然祂像天主创世时一样,一命就成。准备埋葬,肯定已死的人,因为基督的话而恢复生命,由此可见耶稣天主性的身份,只不过群众以为祂是位「大先知」而已。耶稣先安慰寡妇「不要哭」,然后命这青年人起来,再将他交给他的母亲。整个事件中,祂只说了两句话:一句是怜悯安慰的话,另一句是带来怜悯的新创造。结果是在人群中产生「惊骇」,并使众人「颂扬天主」。「惊骇」是人对天主的作为正常的反应,而奇迹不应停在该事件身上,更应使人转向天主,「颂扬天主」。


奇迹令人深信天主怜悯「穷苦人」,往往不待他们祈求便慷慨施予。不过,我们更该相信天主总有祂施恩的时刻及途径。世上每天都有寡妇的独生子去世,天主并未次次以奇迹施予怜悯。天父没有怜惜自己的独生子,耶稣交给那寡妇的,是活过来的独生子,但天父交给寡妇圣母玛利亚的,却是个死去的独生子。唯有信德告诉我们,天主始终是个怜悯穷苦人的天主,祂以自己的方式和时间安慰人说:「不要哭了」,并把复活的独生子基督交给我们。

 

 

常年期第十主日 生命之主爱青年

朝夕相随

陈日君主教

厄里亚住在寡妇家里而她的孩子死了。她是外教人,以为天主惩罚了她。先知呼求了上主,让她的儿子又活了。在福音里耶稣也使一位寡妇的儿子复生,看起来是他效法了先知厄里亚,但我们可以看出耶稣胜过厄里亚。厄里亚几乎被迫要澄清一个大误会而行了奇迹,耶稣纯粹出于怜悯之心;厄里亚三次伏在孩子身上呼求上主才成功,耶稣只用一句说话:「青年人,我对你说,起来吧。」

 

先知们在预言默西亚时代时,多次提到「复活」,「肉身的复活」是默西亚时代的一个特征。路加在本章第廿二节记录耶稣回答若翰的门徒时说:「瞎子看见……聋的听见……死人复活」。

 

其实这里所提的复活只是把现世的生命延长一点,这两个孩子长大后老了、还是死了。耶稣显示祂对寡妇的同情,祂面对一个小孩子的尸体感到婉惜,其实这同情、这婉惜是「人之常情」,耶稣认同了,以祂的大能作出响应。但耶稣真正带来的复活远远超过这种复活,真正的复活、真正的生命是进入天主的光荣,也就是分享耶稣的复活所带来的新生命。

 

古希腊的文化眨抑肉体的生命,追求纯精神的价值;现代的人却多追求肉体的享受,疏忽精神的价值,他们提倡的是科学,技术、健康、繁荣。福音的道理绝不轻视健康、繁荣,但不把它绝对化。耶稣说:「贫穷的人是有福的」;「谁要跟随我该背自己的十字架」;「甘愿丧失性命的才得到性命」。当然贫穷、苦难、死亡只是道路,目的是圆满的生命,整个人的幸福,救灵魂也就是关注精神的价值而达到人所以为人的目的。

 

耶稣复活了一个青年,面对青年的死亡我们特别伤感,青春是生命的开端,充满希望。福音的那青年更是他寡妇妈妈的独一依靠。成年老年的人在青年身上见到自己生命的延续,青年是家庭、社会、国家、教会的希望。

 

教宗若望保禄二世在「跨越希望的门坎」一书里有一章的题目是:「在青年身上是否存在希望?」他说、现代的青年不像他青年时代一样、受世界大战及专制政权的挑战,今日青年们享有自由、易受消费主义的诱惑,但他们并不无理想,他们的本能还是催促他们寻找生命的意义,寻找真正的自我,寻找爱。他们努力认识自己,与人共融相处,他们也肯受教。教宗说、他还是年轻司铎时已特别喜欢和青年一起追求爱,他当了教宗,青年们也跟随他(世界青年节是美好的例子),因为他介绍耶稣给他们,只有耶稣是唯一真朋友,祂会教青年找到真正的爱。

 

圣保禄为证明他的宗徒资格说:「天主从母胎中已选我」。其实人人都在母胎中被天主选定了,天主给每人一个使命,一个圣召,在大马士革路上一个奇迹使保禄认清了他的使命。我们未必有这么奇妙的遭遇,但每个人,尤其在青年的时候,会听到天主的召叫。天主可能计划他(她)藉婚姻建设一个家庭,可能要他(她)为社会作出独特的贡献,可能特别召唤他(她)更亲近地跟随祂、奉献自己、为福音服务。但一个人人共有的使命是、在每日的生活中、活出巴斯卦奥迹带来的新生命。

 

 

丙年常年期第十主日天主眷顾我们的生活

~ 张德福神父 ~

主内的兄弟姊妹:

这主日,教会提醒我们要过真实的日常生活,不要以虚幻的臆想来逃避现实,但要以信德而生活。在日常的生活中有痛苦,有时是痛苦上加悲伤。然而,痛苦并非最后的结局,天主总不会让我们在痛苦中自生自灭,弃我们于不顾。天主更乐意让我们在痛苦中看到祂的慈颜,感受到祂与我们同在,不只是精神上的同在,而是亲身的同在。天主还要我们借着日常生活的痛苦来传扬祂的恩宠。

 

这主日的第一篇读经和福音各给我们叙述了一则悲哀凄凉的故事,前者关于匝尔法特的一个寡妇,后者关于纳因城的另一个寡妇。故事的时间、地点和情节虽然不同,但都是生活中真实的痛苦;她们两人已尝尽了丧夫之痛,现在又得哀悼独生子的死亡。匝尔法特的那个寡妇还能诉苦和呼求,而纳因城的那位寡妇却只能默默地哭泣。她们两人给我们展示了人在面对痛苦时不同的自然反应,真实的反应。

 

匝尔法特的那个寡妇能诉苦和呼求,因为她有理由觉得生活对她不公平,连天主也判她的罪,以惩罚来回报她的慷慨。她殷勤地款待了厄里亚先知,与厄里亚分享了她仅有的一点点食物。她曾在绝望下等死,但厄里亚先知给了她希望,让她相信:「直到上主使雨落在地上的那一天,缸里的面,决不会用完;罐里的油,也决不会缺少」(列上十七14)。缸里的面确实没有用完,罐里的油也没有缺少,但这些面和油存留多少已不再重要,因为她的独生子病死了。她之前还能坦然地等死,因为在那个饥荒的时期,人人都在等死。现在她却陷入了更大的绝望。那是有了希望之后的绝望,悲伤欲绝的绝望。

 

然而,天无绝人之路;天主不愿人丧亡。天主是忠实的,天主不会对信任祂的人弃而不顾。在人极度的痛苦中,天主必会展示祂至大的能力。死亡绝不能胜过生活的天主。天主俯听悲恸者的哀号,天主是痛苦者的慰藉。天主果然使「生命又回到那孩子身上,孩子就又活了」(列上十七22)。因此,那个寡妇可以同信靠天主的人一起赞扬天主说:「上主,我称扬祢,因为祢救拔了我,祢也没有使我的仇敌向我自夸。上主,我一向祢呼号,我主,祢便医治了我。上主,祢由阴府中把我救出,又使我安全复生,免降幽谷。祢把我的哀痛,给我变成了舞蹈,脱去了我的苦衣给我披上喜乐;为此,我的心灵歌颂祢,永不止息;上主,我的天主,我要永远称谢祢!」(咏卅2-4,12-13)。

 

在纳因城另一个寡妇的故事更令人痛心,但却是最常见、也是最平凡的痛苦。多少人像这位寡妇那样,只能默默哭泣自己的哀伤,说不出一句话。这位寡妇无名无姓,我们完全不知道她的生活背景,完全不认识她。但是,这位无名又无声的陌生寡妇却凸显了她作为弱小无助、受灾受挫者的代表。耶稣正是为这些人而来到这世界。

 

耶稣除了「对她动了怜悯的心」之外(路七13),没有任何需要帮助她的理由。耶稣不认识她,也没有任何人请求耶稣帮助她。耶稣的「怜悯」在此很值得我们注意。这是路加福音唯一直接提到耶稣「动了怜悯之心」的地方。但是,圣史路加却用了另外两个比喻来解释耶稣的怜悯。第一个是慈善的撒玛黎雅人(路十25-37),另一个是荡子的比喻(路十五11-32)。这两个比喻中的怜悯都是主动式的怜悯,也就是自发性的怜悯,无来由且莫名的怜悯,「一看见就动了怜悯的心」(路十33;路十五20),不需理由,也不顾回报。

 

这是天主的怜悯,表现出天主对待病人、穷人和弱小者的柔情和爱怜。我们在旧约中就听过天主这样说:「我几时恐吓他,反倒更顾念他;对他我五内感动,不得不大施爱怜」(耶卅二20)。而从信徒的口中,我们又听到这样的话:「上主富于仁慈宽恕,极其慈悲;就如父亲怎样怜爱自己的儿女们,上主也怎样怜爱敬畏自己的人们」(咏一○三8,13)

 

耶稣一看见了她,就自主地踏步上前,对她说:「不要哭了!」(路七13)。然后,耶稣把活生生的孩子交还给她。她带着孩子走了,仍不说一句话。她仍然是一位无名又无声的陌生寡妇。但是,这个怜悯的奇迹是一个征兆。焦点不在这位寡妇,而是众人因这奇迹所产生的敬畏,并光荣天主说:「在我们中间兴起了一位大先知,天主眷顾了祂自己的百姓」(路七16)。「敬畏」并不是恐惧,而是在天主显现光荣前无法言喻的感叹,对天主惠然眷顾祂弱小的子民感慨万千。这奇迹的征兆同时标示和实现了:「上主眷顾救赎了自己的民族,并在自己的仆人达味家中,为我们兴起了大能的救主,恩赐我们从敌人手中被救出以后,无恐无惧。这是出于我们天主的慈怀,使旭日由高天向我们照耀,为光照那坐在黑暗和死影中的人,并指引我们的脚步,走向和平的道路」(路一68-79)。

 

耶稣以一句话:「起来罢!」就叫那青年人重获生命(路七14),耶稣也以同样的一句话叫我们成为「复活之子,也就是天主之子」(路廿36),因为祂自己「就是复活,就是生命」(若十一25)。从此,这来自耶稣的救恩不再有任何的局限,不受地界和时空的限制。这救恩充满复活的力量,不只是在于今生,更延续到永恒,连死亡也不能抑制它。

 

保禄亲身感受到这来自耶稣基督的救恩。因此,他可以肯定自己是蒙召的宗徒,信心十足地辩证说:「天主从我在母胎中的时候,就选拔了我,并以恩宠召叫了我;祂乐意将祂的圣子启示给我,叫我在外邦人中传扬祂」(迦一15-16)。我们其实都分享了与保禄同样的恩宠,让我们也在我们的日常生活中,以我们日常生活的痛苦传扬天主的恩宠。 阿们。

相关热词搜索:年期 第十

上一篇:2016年5月29日基督圣体圣血节证道
下一篇:2016年6月12日常年期第十一主日证道

分享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