丙年 将临期第二主日 证道
2015-12-03 11:47:21   来源:网络   评论:0 点击:

丙年 将临期第二主日证道洗者若翰为主耶稣修平道路房志荣神父耶稣会士默想:  圣史路加喜欢把「耶稣所行所教的一切」(宗1:1)放在历史的时空框架中,用以肯定耶稣降临人间,是为了所有的人,不分大小、贫富、

丙年 将临期第二主日 证道

 

丙年 将临期第二主日 证道 - 小  德  兰   - 美丽de丑小鸭

 
洗者若翰为主耶稣修平道路

房志荣神父 耶稣会士

默想:

  圣史路加喜欢把「耶稣所行所教的一切」(宗1:1)放在历史的时空框架中,用以肯定耶稣降临人间,是为了所有的人,不分大小、贫富、贵贱。比方在讲洗者若翰受孕前,先讲他的父母;路加指出「当黑落德做犹太王时,有个司祭名叫匝加利亚,他的妻子依撒伯尔……」(路1:5)在天使预报基督诞生时,路加又说:「到了第六个月,天主派遣天使加俾额尔往加里肋亚的纳匝肋城……」(路1:26)。「到了第六个月」当然是指天使在耶路撒冷圣殿显现给匝加利亚后的第六个月,这是时间;至于地点,不是耶路撒冷,而是纳匝肋小镇。在记述耶稣诞生时,路加把时间和地点都交代得一清二楚:是在凯撒奥古斯都做罗马皇帝,季黎诺任叙利亚(犹太)总督时,若瑟、玛利亚由纳匝肋南下到犹太白冷去登记户口。(路2:1-5)

  本主日的福音选读,路3:1-6,一下子就跳到三十多年后,若翰和耶稣传扬天主圣道的时刻。1-2这两节,路加照例把若翰宣讲的时地,及当时的政教界领袖交代清楚:「罗马皇帝提庇留在位第十五年,般雀比拉多任犹太总督,黑落德为加里肋亚的分封候,他的兄弟斐理伯为依突勒雅和特辣葛尼的分封候,吕撒尼雅为阿彼肋乃的分封候,亚纳斯和盖法做大司祭;这时,匝加利亚的儿子若翰在旷野里,天主有话传给了他。」(《四福音》,乐仁出版社)罗马皇帝提庇留在位第十五年,按照叙利亚年历的算法,是从公元二十七年的十月一日到二十八年的九月三十日(也有别的算法,相差一、两年)。另一方面,路3:23说「耶稣开始传道时,大约三十岁。」公元第六世纪,小狄奥尼肖根据这二处把公元开端放在罗马建城七百五十三年,其实耶稣是生于公元前六至七年。

  3-6节描述若翰的宣讲:「他便走遍约旦河地区,宣讲悔改的洗礼,使罪过得到赦免。」(3)以下的三节都是引用第二依撒意亚的话:「旷野里有人呼喊,传来的声音说:预备上主的道,修直祂的路!一切深谷要填满,大小山岗要铲平,弯曲的要修直,崎岖的要铺平;全人类都会看见天主的救恩。」玛窦和马尔谷说若翰是在旷野里施洗讲道,路加却说「他走遍约旦河地区,宣讲悔改的洗礼。」所谓约旦河地区,当时人口众多,因为大黑落德及他的儿子阿尔赫劳正在大兴土木。路加把这一带作为若翰宣讲的地区,就像加里肋亚和犹大是耶稣宣讲的地区一样。「宣讲」这一动词,路加用在耶稣的讲道上(路4:18-19,4:44,8:1)也用在宗徒们的讲道(9:2,12:3,24:47;宗10:42),以及保禄归化后,在大马士革的讲道(宗9:20)等处。

路3:4-6所引用的依40:3-5,原是以色列人民放逐巴比伦五十年后,准备回国时,先知代表天主向他们所说的大快人心的话。旷野是在回国的路上,在巴比伦与犹大之间所要经过的荒凉之地,传来的声音是第二依撒意亚蒙召时与上主的对话。这段「传报喜讯」一问一答的对话,也是一封极美的「安慰书」,值得在将临期等待救主来临时展开一读。路加用这第二次出谷的生动画面,描述目前第三次、也是最后一次的出谷,即普世救恩、全人类和宇宙救主的驾临,而若翰是祂的前驱。我们也要为主修平道路,填满溪谷,就是要心地正直,坦率诚实,胸中有主,对祂怀着恳切的信德,喜乐的望德,热切的爱德,为祂作见证,引人归向上主。

 

天父创造人类

张春申神父 着

默想:

(路三1~6

  将临期使基督信徒燃起了对天主将在末日完成创造及救援之希望,但同时在礼仪中纪念人类过去在历史中的期待。今天福音记述的便是以色列民族,在若翰宣讲时展现出来的对默西亚来临的期待。耶稣基督已在人间,但是尚未露面宣告天国的喜讯,因此若翰迫切地准备着。不过以色列民族并不自外于人类历史,所以我们必须先讲论人类对创造与救援完成应有的期待。

   圣经在一开始便以通俗的方式叙述天地万物是天主所创造的,但关注的焦点显然是人类。于是创世纪以特殊的笔法描写天主造人;当然这只是一种古代流行的描绘方式,但也足够呈显天主与人类的特殊关系:只有人类是天主照自己的肖像造的。后代基督宗教应用比较抽象的话,表达同一的信理说,人的灵魂是天主直接创造的,这基本上肯定天主与人类与众不同的特殊关系。人是万物的中心,是直接由天主创造的;换句话说,天主的创造能力以特殊方式实现于人类历史中。

   不过圣经同时在天主创造人类的历史中,肯定了痛苦与罪恶的普遍现象;它援用通俗的「失乐园」故事,一方面承认人类犯了罪,陷入痛苦的生命,另一方面坚决相信天主绝不放弃人类,祂钟爱的受造物,并相信祂满怀仁慈与爱,必定施行救援。教会今天仍宣讲的原罪信理,基本上是肯定人类有罪的事实,以及天主的救援。

   创造与救援是基督信徒在与天主的特殊关系中,体验到的真理。圣经同时叙述两者,但有时也混为一谈。譬如创世纪第一章中,天主的创造工程便是克胜混沌、扑灭黑暗。可见创造是救援性的,它自空虚黑暗中,产生了宇宙万物;另一方面,在有罪人类的历史中,天主的救援只是生生不息的创造能力之新幅度而已。为此,新约将救援的高峰,即耶稣基督的死亡与复活,认为是新的创造,「谁若在基督内,他就是新的受造物」。

   创造是天主一步一步地支持及推动,使宇宙与人类迈向生命的成长与圆满,同时也一步一步地实现天主的救恩。救援是天主的创造能力,消极方面引导天地、人物超脱痛苦与罪恶,积极方面则在于复兴,使一切恢复完整。因此基督宗教相信,全能的天主圣父以祂神秘的方式,从起初便临在于宇宙与人类历史中,不断地进行创造与救援,且促使人类期待圆满的新天新地。由于旧约是以色列民族、犹太宗教的信仰经典,所以记录了这个民族对天主创造与救援的经验与期待。其实天主不只临在于以色列民族中,也是万民的造物主与救世主,祂的创造能力与救援工程,相仿地普及人类。我们中华教友自然相信天主自古便与中华民族同在,促使我们祖先期待创造与救援的美好将来。譬如礼运大同篇说:「大道之行也,天下为公。……是谓大同。」所谓大同世界,未尝不是中华民族以某种方式表达的、对于生命及救恩在末日将达到圆满的期待。其实,几乎每个民族都在无形之中追求生命的丰富,幸福的满溢,这同样也是对天主创造与救援的期待。

   以色列民族由于启示,对于创造与救援有清楚的希望,这便是圣经中的默西亚主义。今天福音纪念的若翰在旷野里的呼声,是期待默西亚的高峰。不过这也应当叫我们纪念天主临在万民之中,支持并推动他们期待创造与救援的完成;这是全人类的将临期。

 

福音绝不是神话故事

薛恩博枢机 着 丁颖达教授 译

默想:

路加福音 三 1~6

  童话故事一般都会这样开始:「从前有位国王」,或者「很久很久以前,有一个贫穷的渔夫和妻子住在那里」。童话故事通常都不会确切交代时间与地点,只说故事曾在某时、某地发生,因为时间与地点没有甚么重要性。故事的内容都是些放诸四海而皆准的典型人间实例、共通经验。童话故事只是在讲一个故事,而不是记载历史。

   今天的福音则不同:它讲的是历史,而不是故事。它指向世界历史上一个确切的时刻,而不是笼统的「很久以前」。提庇留皇帝执政第十五年是公元廿七至廿八年。当时,残忍的般雀比拉多在犹太做罗马帝国的总督;大黑落德王两个残暴、荒淫无度的儿子,受皇帝委任,做当地的分封侯。另外,从耶稣的审讯中,我们还得知当年两位大司祭的名字。

   当时的情势并不乐观、太平:到处有病痛、贫困、苦难,生活的重担把人民压迫到苟延残喘的地步。事实上,为大部份人来说,那是一段凄惨的时光。所以就在那时候,公元廿八至廿九年间,天主干预了这段充满病痛与苦难的历史。

   这一切是怎么发生的呢?

   「天主的话传给了若翰。」天主的干预是透过对人的召叫。每当人们领悟到祂的召叫时,天主就能在他们身上成就惊天动地的伟业。譬如亚西西的圣方济(卒于一二二六年)、加尔各答的德蕾莎修女(卒于一九九七年)。他们听到了天主的召叫,并且遵从了祂的旨意。

   我常问自己:「那些人是怎样听见天主召叫的呢?」他们怎么知道自己所听到的,不是脑子里凭空想象出来、自欺欺人的声音呢?天主不会打电话给我们,那么我们怎样从四周的喧嚣声中,分辨出祂的声音呢?

    天主「在荒野中」召叫了若翰。如果要天主对我发言的话,我必须听见祂。为了能够听见祂,我必须身处安静中。那就是为甚么若翰住到荒野中。那里万籁俱寂,心绪容易平静下来,然后就能慢慢听见天主。

   在现代社会里,「安静」成了稀世珍品。那就是为甚么我觉得,让圣堂的大门永远敞开着,有无比的重要性。任何人如果想在熙熙攘攘的忙碌生活中寻求片刻宁静的话,理当在天主的家里找到,并能沈浸在祈祷的氛围里。许多人在圣堂里发现天主对他们的心灵发言。他们能够进入内心的分辨;他们在事情的决定上找到安慰和助力。如果平安因此进入我们的内心,我们就能确认,那声音必定来自天主。

   天主在旷野里对若翰说了些甚么呢?最主要的,是怀抱希望的鼓励。若翰要为上主预备道路:弯曲的途径要修直,有障碍的要铲成坦途。天主则要重新拓展空间,使人们能找到祂。我们把若翰称为「前驱」,他的故事绝不是神话,因着他所预备的道路,天主真的来到人间,成为在白冷出生的小婴孩,和全人类的救赎者。这是真实的历史,它从圣诞节开始。

具体地回应天主的救恩

吴智勋神父,是耶稣会士

默想:

巴5:1-9
斐1:4-6,8-11
路3:1-6

  基督徒相信天主藉着基督的来临把救恩赐予我们,但祂也要求我们回应这份恩宠。圣经常用显浅的说话,指出救恩是具体的:有具体的时代、人物、环境、事件;回应也应是具体的,感受得到,经验得到的。

  路加福音指出救恩的具体时代是罗马帝国的凯撒提庇留十五年,即公元二十八或二十九年左右。当时比拉多为犹太总督,他监视动乱的地区,又依赖分封王黑落德去治理犹太人。至于宗教方面,那时的大司祭是盖法,不过他的岳父亚纳斯仍稳握大权,在幕后左右大局。救恩就是在这个时代特殊,政治动荡,宗教复杂,人物弄权的环境中来到人间。基督的来临,不是在安定繁荣中,而是在动荡、不安、矛盾、倾轧的局面下。天主要在人料想不到的时候,要求人对恩宠作出回应。

  若翰洗者首先代天主发言,要求我们把主的道路修直,意思就是要人把自己的心路修正,作为对天主救恩的回应,这也是将临期的讯息。让我们就拿第二篇读经圣保禄的说话,作为将临期的具体回应行动,好能经验天主的救恩。

我们可尝试实行以下两点:

(一)「愉快地为别人祈祷」:「祈祷」是意识到天主救恩的好方法,因为祈祷的时候,我们必须停下来,返回本心,意识天主的临在。其实,以祈祷去回应并不简单,试问我们的祈祷有多少次是深入地意识到基督的临在呢?其次是「愉快地」祈祷。祈祷往往出自责任,教友有他们的早晚课,神职修道人员有他们的大日课。若是把祈祷看成功课一样,便难有喜乐可言。但是,若能愉快地祈祷,那就是了不起的回应;因为,持久的喜乐是爱的标记,是天主临在的标记。保禄在监狱中,在不自由的恶劣环境中,仍能愉快地祈祷,因为他心中充满基督的爱。最后是愉快地「为别人」祈祷。古语有云:「助人为快乐之本」,我的经验却告诉我:「为别人祈祷,是快乐之本」,因为为别人祈祷的时候,较容易集中精神,你把他放在自己的意识中,求天主祝福他。为别人祈祷是一种传统的祈祷方式,它帮助人消除仇怨。所以我们不妨试试「愉快地为别人祈祷」,特别是为自己不喜欢的人,作为将临期对基督恩宠的回应。

(二)「祈求爱德日渐增长,充满真知识」:有了爱德与真知识,便能辨别为自己,为别人求甚么是最好的,因为求甚么可以显出我们信仰的成熟程度。保禄从没有祈求奇迹,没有祈求高度智慧,更没有祈求钱财,他只求「爱德日渐增长」。你想知道自己的信仰状况如何,自己算不算是个好教友,只要问问自己在爱德上是否有所增长便成了。因为爱德若有所增长,对所喜爱的知识也会随之增长,关系也更亲密了。比方你喜欢运动,打开报纸,你会看体育版;你喜欢投资,你会看经济版;你喜欢电影,你会看娱乐版;你的宝藏在那里,你的心也在那里。因此,你越是喜欢某东西,这方面的知识越会增多。有了真知识,你就能辨别好与坏。爱德也是一样,爱德的增长,使我们对基督的认识深了,于是就能辨别祂最喜欢我们做的是甚么。爱碰到人心的最深处,这份有深度的爱,是有辨别的作用。难怪圣奥斯定说:「有爱,然后做你喜欢做的事」。这正指出我们对基督的爱若是有深度的,是心心相印的,行为就不会是任意的,任性的,因为我们知道基督喜欢甚么。

  让我们记着今天的讯息:救恩不是一个空洞的名词,它是具体地通过真实的环境、人物和事件来到我们面前,所以我们也应具体地回应。保禄教我们以「愉快地为别人祈祷」去回应,在祈祷中,求「爱德增长」,好能辨别基督的心意,做基督喜欢我们做的事。

驱除黑暗

天国驿站
 
蔡惠民神父

巴路克先知书的作者和成书年份等问题,虽然至今仍是莫衷一是,但有关这本书的内容、背境和中心思想,意见是一致的。圣经学者同意,巴路克先知书的写作背境,是耶路撒冷被巴比伦王拿步高攻占后,以色列人被充军异域那段屈辱的日子。痛失家园,寄人篱下的心情固然不好受,但作者并无怨天尤人,也没有以暴力抗争。反之,他鼓励读者把握这个悔改的时刻,深入反思天主的智慧和许诺。

巴路克先知相信眼前的屈辱将要一扫而空,因为天主要对天下万邦显出以色列的荣耀。(巴5:3)昔日虽然被仇人押送步行,充军异域,但明白将会体面光荣地被人抬回,好像皇子一样,因为天主要亲自领回以色列。(巴5:6-9)作者的信心,就像一点烛光,为以色列人驱散了漫长的黑夜。

同样,保禄致书给斐理伯团体时,正是身系狱中,前途未卜。再者,斐理伯的团体当时亦因犹太保守派的影响而信仰动摇。与其抱怨责备,倒不如怀着信心,积极迎向它。保禄深信天主在这团体开始的美好工作,必予以完成,直到耶稣基督的日子。(斐1:6)为此,他深爱这团体:「天主为我作证:我是怎样以基督耶稣的情怀爱你们众人。我所祈求的是:愿你们的爱德日渐增长,满渥真知识和各种识见,使你们能辨别卓绝之事,为叫你们直到基督的日子,常是洁净无暇的。」(斐1:8-10

保禄就是在这些忧暗的日子,写出这封充满希望和鼓舞的狱中书简。从第一章对团体的怀念,到第二章要求团体效发基督的谦抑自下,到第三章邀请团体相信天主的许诺,保禄都流露出忧患的光芒。这点光芒,不但照亮了保禄在狱中的黑暗,也光照了斐理伯团体在成长中的伤员。

当路加要宣告天国即将降临人间时,背境也是忧暗的。那时,正是凯撒提庇留执政,般雀比拉多作犹太总督,黑落德作加里肋亚分封侯,亚纳斯和盖法作大司祭。(路3:1-2)这些人不是外族的统治者,便是向现实低头的宗教领袖。他们掌握了政治、宗教和经济的大权,试问又怎会欢迎一位犹太君王来取代自己的既得利益?在犹太人眼中,他们是天国实现的最大阻碍。

在这片忧暗之地,如果你是当时的民众,你可以做甚么驱除恶势力?跟随奋锐党人武装起义,推翻政权?抑或效法厄色尼人,潜入旷野,逃避黑暗?又或者学习法利塞人,视若无睹,自欺欺人?

若翰洗者明白刀剑枪矛对眼前的忧暗于事无补;退隐山中,视若无睹也不是积极的办法。他在旷野中宣讲悔改的洗礼,教人燃点自己,才是驱散罪恶,积极迎接救恩的方法。他引用依撒意亚先知书,邀请众人「预备上主的道路,修直他的途径!一切深谷要填满,一切丘陵要铲平,变曲的要修直,崎岖的要开成坦途!」因为「凡有血肉的,都要看见天主的救援。」(路3:4-6

拿步高、提庇留、比拉多、黑落德等人虽然权倾一时,亚纳斯和盖法的地位虽然崇高无比,哪一个今天还在?哪一个能历久不衰?巴路克先知、保禄、若翰洗者等小小烛光,在恶势力面前好像微不足道。不过,事实証明,无论黑暗是如何普遍,罪恶如何根深蒂固,只有燃点烛光才是驱散之道。今天,人与人之间的不和,国与国的相争虽然仍未完全化解,但巴路克先知、保禄、若翰洗者燃点的光芒,已经宣告黑暗最终要被驱散。

 

所有的人都要看见天主的救恩


道亦有道
閰德龙神父
当厨房的洗碗盆淤塞了,我们会怎样做?我们大多会尝试自行通盆;如果仍是淤塞,便会请师傅来帮忙;我们不会任由洗碗盆淤塞而处之泰然,不加理会,这是生活中一个简单的例子。如果我们有不足、欠缺的地方,我们定会想方法改善和解决。进入将临期第二周,让我们在信仰生活中检视一下可有一些淤塞的地方。我们可有设法处理,抑或置之不理? 

今日福音记述若翰的宣讲,若翰提醒我们要好好预备上主的道路,即把一切阻止我们亲近上主的障碍清除,以准备主基督的来临。 

圣保禄宗徒提醒我们还要在爱德中日渐增长,使我们在主再度来临的时候纯洁无瑕。 

将临期同时是悔改的时期。将临期的悔改与四旬期的有少许不同。将临期的悔改是让人认识自己的欠缺,怀着纯洁的心,作好准备,迎接主的来临,使天主获得光荣和赞美。圣诞节是一个喜乐的节日,我们须发现自己的不足,真诚悔改,才能喜乐迎接主耶稣的诞生。 

今天第一篇读经巴路克先知描述犹太人处于被放逐的境况。当时巴比伦灭了犹太,以民都很消极、失望,因为天主对他们所许诺的不但没有实现,国家更惨遭毁灭,他们因而沦为奴隶。先知安慰以民在这看似绝望的境地,忠信的天主可没有离弃他们;只要他们作好准备,天主在适当的时候,定会领他们返回耶路撒冷。先知鼓励以民积极准备的话语,与福音中若翰洗者宣讲的颇为相似,同样叮嘱我们把一切障碍铲除,对天主有一份坚定不移的信心,满怀希望地生活,即使处身困境中也要开心过活,不要把当前的境地看作终结,因为天主的许诺终有一天会实现。 

自一九九八年开始,全球经济不断下滑,几年间,香港要面对严重财政赤字,失业率高企;今年更要面对非典型肺炎病毒的肆虐,可谓「屋漏更兼连夜雨」!究竟在这些事情上,天主向我们香港人发出甚么讯息?也许现在正是适当的时间让我们填平对物质追求的深坑山谷;移去高傲自大,钟情炒卖的大山小丘;修直与身旁兄弟姊妹的纷争之途;夷平那自私,陷他人于不义的崎岖路径。如果我们愿意这样做,不断悔改更新,天主定会垂怜我们,俯允我们的祷告,使我们获得重生,体验救恩! 

进入将临期第二周,我们快将庆祝主耶稣的诞生,让我们都作好准备:在生活中,如果有甚么阻碍我们与天主的爱相契合,我们要设法加以铲除、填平、修正;在生活中多结爱德的果实,使天主获得光荣和赞美。最后,让我们满怀信心,坚信天主的许诺,准备心灵迎接祂的再来。 

 

上主为我们行了奇迹!


朝夕相随
陈日君主教
多数人会赞同:「主动」胜过「被动」,「主动」比较积极。在评估某人的性格时,「主动」属于优点,有创造性的「主动」更受欣赏。可是人生中有些事不是等你去做,却是要你「忍受」。别人对你的不关心、忘恩,甚或一些(不值得去计较的)不公义都要逆来顺受;自己的毛病、局限、一些(改不了的)先天的缺陷只能面对现实地去承受,毕竟要承认自己在某方面不及他人。 

尼采和不少现代人蔑视这些「被动的」、「消极的」美德,把「忍耐」、「谦逊」称之为「奴性的」。更为他们所不齿的、被他们视为「惰性的」是「依赖」他人而不自己振作去「争取」。但有些人根本没有条件去竞争,说他们懒惰很不公道,如歧视取综缓金者,排斥新来港人士也就是这么不公道。 

「施比受更有福」固然是金科玉律。但有些人简直一无所有,怎能要求他们付出呢? 

在人与人的关系上我们已可看出:「被动」有时是不能避免的,未必是不光荣的。在人与天主的关系上「被动」更是我们的名分。我们的存在、我们的生命是天主从无中创造的;我们的得救是天主白白赐予的。当我们还是祂的敌人时,天父派遣圣子来舍身救赎我们,为我们完成了救恩,祂为我们做了一切,我们一点也帮不了祂。 

读经一说:「你的子女……曾离你远去……现在天主却把他们给你再领回来。」我们人能「主动」做的只是远离天主--犯罪。要回到祂那里,非祂领导不可。 

我们不喜欢欠人人情,算是自尊。但在我们和天主的关系上,不能来这一套,我们注定要欠祂无限恩情。小孩子不会介意在一切事上需要依赖父母,觉得是理所当然的。我们需要的就是小孩子的心态。 

在读经二圣保禄固然赞扬斐理伯城的教友,协助了他宣传福音的工作,但他还是归功与天主。他说:「在你们内开始了这美好工作的那位,必继续予以完成。」开始者、完成者都是天主。 

福音里若翰呼喊说:「你们要预备上主的道路……所有的人都要看见天主的救恩!」我们会问:「不是我们该从充军之地回归故乡吗?要修平的不是我们的路吗?」当然是的。但这全靠天主的带领:是祂来到了我们心里,我们才会回心转意皈依祂。我们说:「悔改使天主息怒再接纳我们。」其实先是天主接纳了我们,我们才懂得悔改! 

圣奥斯定说:我们的功劳都是天主的恩宠。在礼仪中我们说:我们所奉献的,原来都是我们先从天主手中领受了的。 

这种说法不会使我们自卑吗?现代的无神论者说:我们贬抑了自己,抬高了天主。甚至说,是我们创造了天主。他们说这话是最彻底的「自我离间」(Alienation):把自己应有的美善放在自己外边,投射在天主身上;而用这自己造出来的天主压制自己,为自己的自由设下许多的障碍。 

如果一个小孩子说他创造了自己的父母,我们定会感到可笑;如他在双亲前,因他儿子的身份而感到自卑,我们会肯定这是一种罕见的病态。但让自己的成就冲昏了头脑的现代人却堂堂皇皇地信从那些谬论! 

将临期让我们信徒再次体验到信仰的福分。我们所期待的救恩,天主已为我们完成了。 

上主为我们行了奇迹,我们都满心欢喜(答唱咏)。 

相关热词搜索:第二

上一篇:丙年 将临期第一主日证道
下一篇:丙年将临期第二主日:安慰人心的信德呼吁

分享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