乙年常年期第廿二主日 证道
2015-04-22 15:47:36   来源:网络   评论:0 点击:

祈祷前要绑起那只猫吗? 夏志诚修院祈祷时,院长养的那只猫时常都跑来,造成滋扰。院长于是下令,祈祷前要把猫绑好,不要它乱跑。院长过身后,修士们为了保持宁静的气氛,仍然在祈祷前绑起那只猫。后来,不少修
祈祷前要绑起那只猫吗?
 
     夏志诚
 
 修院祈祷时,院长养的那只猫时常都跑来,造成滋扰。院长于是下令,祈祷前要把猫绑好,不要它乱跑。院长过身后,修士们为了保持宁静的气氛,仍然在祈祷前绑起那只猫。后来,不少修士被调到别处,也有些修士逝世,新来的修士虽然不知道原委,但仍然在祈祷前绑起那只猫。又过了几年,那只猫死了。他们便养了另一只猫,好能继续传统:在祈祷前绑起它。然后,有人开始研究绑猫与祈祷的关系,写了专文,做了演讲,闻说还在筹备开一个绑猫灵修的课程哩!
 
 
人的传统
 
当然,前面所讲的,纯属虚构。不过,在我们的社会以及教会中,却又的确常存在着一些我们知其然而不知其所以然的传统和习惯,虽然不清楚,我们却又会代代相传,一丝不苟的照做如仪。为甚么?一方面是因为它们简单具体,例如:吃饭前洗手、祈祷前绑猫,有做无做,一望而知。另方面就是做了,求个心安。
 
不过,这却就是耶稣指斥法利塞人的地方。其实,他们那种在吃饭前进行的礼仪性洗手,本身没有甚么不妥,不妥是因为他们以为这样做了之后,就满全了天主诫命的要求。他们着重做这表面功夫,使自己感到心安理得,不再深入与主的关系。
 
 
主的诫命
 
准时参与弥撒重要吗?当然重要!定期领修和圣事好不好?当然好!然而,这些也可以如同饭前洗手一样,只是表面功夫。关键不在于「甚么」,而在于「为甚么圣言」。
 
雅各伯书的作者举出一个具体履行天主诫命的例子:「看顾患难中的孤儿和寡妇」。孤儿和寡妇是社会中的弱势社群,帮助他们,很难是为了其他不当的理由,只能够是出于爱,就是出于「纯正无瑕的虔诚」(雅一27)。这份虔诚不在于我们自己,而在于我们「以柔顺的心,接受那种在心里而能救你们灵魂的圣言」(雅一21)。
 
 
我们的心
 
我们人很聪明,也很狡猾,即使明明是天主的诫命,也可以加以注释、演绎,使它成了人的传统。耶稣指出,那是因为我们顽劣不诚的心:「从人里面出来的,才污秽人。」(谷七15)
 
写到这里,想起会祖方济的一句话:「我们要确实深信,除了恶习和罪过之外,其他我们一无所有。」按方济的意思,我们说的美言、做的好事,事实上,都是来自那唯一美善的天主在我们身上的所言所行,因此,我们必须以一份感恩的心来赞美他,把一切美善归还给他。
 
 
结语
 
除了绑猫,祈祷前,还可以有很多准备工作要做,例如:拣甚么歌?读甚么经?谁读经?布置如何?音响怎样?然而,让我们牢记,这些都不过是人的传统。祈祷,才是真正重要的。如果要绑,就绑你内心的那头猫吧!

顺天者昌,逆天者亡
 
 
 曾庆导
 
 
我们常受心中「私欲偏情」的影响,误认为天主的诫命给人限制了自由。说真的,我们的自由确实是有限的,我们有自由做好事,但没有自由做坏事。换一个角度来说,因为我们生活、行动和存在的基础是天主,我们不能离开天主而仍然生存。
天主是一切真善美的本源,就如今天读经二说的:「任何美好的赠与。任何完善的恩赐,都是从天上,从一切光明之源的父那里降下来的。」人不可能离开天主还有幸福,为了让我们明了并实践真善美,天主在每个人心这「石板」上刻上祂的诫命。这诫命总括来说就是「十诚」,也就是良心道德律。当我们听从良心时,就好像学生遵循校规,子女听从父母一样,一定会获得心灵、身体的健康和满足,享受到真正的因由,一定会兴盛强大(读经二)。所以,服从天主是我们自由幸福之源;相反的,若是背离天主,我们可能得到昙花一现的「假自由」,随后而来的却是痛苦和悲哀。
以色列民族本来是一个小小的氏族,在埃及、亚述、巴比伦、波斯、希腊等大国夹缝中求生存,但天主偏选这个小民族作「选民」,不但给他们公正的法令和规律,更显出祂是易于亲近,要与他们建立亲密关系的神。从以色列民的历史可以看出,什么时候以色列顺从天主的法律,那时他们就无须担忧外敌的侵袭并享繁荣昌盛;什么时候他们抛弃天主的法律,朝拜其他的偶像或按自己的私意行事,那个时候他们就力量单薄难以御敌,生活痛苦没有希望。
如果现代的我们不从旧约以色列民的历史经验汲取教训,我们也有可能重蹈覆辙。天主借着教会的口,一次又一次地重申祂的诫命,但可惜的是,不少人认为教会的教导是限制人的自由、古老过时的规条,应该要「改革」、「创新」、「合乎时代潮流」。但天主的法律是「不会改变、不会转动的」(读经二),就如人不能离开空气,驾车不能脱离交通规则一样。
现代西方有些以基督宗教为建国根基的国家转为崇尚「自由主义」,否认天主的至尊,在法律、教育、经济、文化、科学等各方面,都要脱离基督宗教的精神。可悲的实际后果现在已可以看到一些,如堕胎、离婚、同性恋等等。这些背离天主教会教导的行为已使不少国家面临人口老化、没有年轻一辈的情况,再过几十年,这些国家的存在部会成问题。天主的法律是普世性的,天主教徒或非天主教徒都唯遵守才有幸福可言。
天主的法律是不变的,我们不可增删,要完全遵守(读经一)。不可增删是什么意思?我们知道我们生活中时常在修改法律条文,包括近年新增的「不准在公共场所吸烟」等。这些法律是否因为是「人为的」便无须遵守?怎样理解今天圣经关于「人的传统和法律」的意思?其实不可增删的正确意思是 ──      「不可有任何违反天主诫命的增删」。天主的诫命给了我们安身立命的基本精神。有时会因时制宜,是为了让人更好遵守这些精神,因此需要制定实际可行的法律;只要这些法律不是违反而是彰显天主的法律,我们都得尊重、遵守。
天主十诫没有详细说明公共场所可否吸烟,但天主给我们理智和智慧,按着祂的法律原则和精神去决定。在国家事务上特别交由合法的最高法院去决定;在救恩事务(信仰和道德)上,交由合法的教会训导当用去做最高决定。
在今天的福音里,主耶稣反对法利塞人,不是因为他们定了洗手、沐浴、洗杯盘等十诫未明文提到的诫命;而是因为他们歪曲利用这些立意良好的洗手、沐浴、洗杯盘的诫命去皮对耶稣,诬告耶稣违反了诫命的基本精神而要除掉耶稣。主耶稣反对他们,不是因为他们要求人吃饭前洗手等,而是因为他们「用唇舌尊敬我,他们的心却远离我」(福音)。主耶稣反对他们的原因,更可以从祂的下一句话看出来:「从人外而来的不能污秽人,那从人里面出来的,才能污秽人。」
那从人里面出来污秽人的,就是违反人的良心法律的恶念,也就是教会过去常说,将来还会继续教导,时常提醒人警惕的「七罪宗」。

耶稣与法利塞人

 作者:张春申
 乙年常年期第廿二主日 证道
 
 
今天我们在福音中听到耶稣责斥法利塞人。究竟谁是法利塞人?他们为什么受到耶稣责斥?我们自己也是「法利塞人」吗?
法利塞人是耶稣时代犹大宗教里的一派。早在公元前一百三、四十年,法利塞派早已出现。当犹太主义受到希腊王朝迫害时,他们热诚地保护法律。此后,他们的思想与犹太王朝不合,于是不再参与犹太政治,表示消极抵抗,只是在宗教领域中活跃。耶稣时代法利塞人有六千之多,分布在巴勒斯坦;主要的任务是为民众解释梅瑟法律,所以大部份的经师是法利塞人。
犹太人非常注重梅瑟传下来的法律,不过法利塞人认为梅瑟的法律除了在旧约梅瑟五书之中,还有不写在圣经中的口授。法利塞人便是梅瑟法律口授部分的保管者。为此他们根据那些传授,在民间批注法律。其实法利塞人为当时的老百姓是相当需要的,帮助他们解释一些文字非常难守的法律,而使他们良心平安地过宗教生活。不过,耶稣时代,至少有部分法利塞人,往往在批注法律上,好像我们现代的有些讼师,失去法律的精神,而只注意表面。因此所谓法利塞主义,一般解释为只管外表,不重精神。
四部福音中,常常见到耶稣与法利塞人针锋相对。其实耶稣自己在当时老百姓中间,也指导他们怎样面对文字写成的法律。祂的态度基本上是「法律为人;不是人为法律」。因此表面遵守法律,内心没有法律的精神,这是祂所反对的。所以耶稣责斥法利塞人,好像石灰刷目的坟墓,外面看来很华丽,里面却满是死者的骨骸和各样的污秽。外面叫人看来好像义人,里面却满是虚伪和不法。
由于法利塞主义这样流行于注重外表,而忽略精神,甚至在天主、在人前也显出非常虚伪。耶稣斥责他们在施舍、祈祷和禁食守斋时,处处设法显示给人,受人夸赞,而忘掉在暗中知道一切的天主。
虽然耶稣时代不是一切法利塞人都是这样,不过耶稣责斥的法利塞主义便是这种虚伪的形式主义。
如果我们认识了法利塞人的流弊,一定容易了解今天马尔谷福音的内容。由于法利塞人批注法律的文字根据他们认为来自梅瑟的传授,以致小心翼翼,拘守那些福音中指出的事:洗杯、洗壶、洗铜器。可是另一方面,他们却能根据传授,离弃天主的诫命。比如在同一马尔谷福音第七章耶稣直接的指说:天主的诫命是孝敬父母亲,而你们法利塞人,却根据传授向人批注法律说:供养父母的一切,只要成了圣殿的「献仪」,便不必为父母再做什么。这是离弃天主的诫命,只拘守人的传授。
由此可见,耶稣自己注重的是心。对天主的尊敬不在乎嘴唇,而在乎心。真正能够污秽人的,是自己内心的罪恶,不是外界事物的玷污。
福音中,耶稣见到一些无能为力的罪人,被人轻视的税吏,常是充满同情与怜悯,可是,面对法利塞人,却显出非常严厉的态度。这真值得我们今天反省一下,我们也是「法利塞人」吗?

 

 


相关热词搜索:常年

上一篇:乙年常年期第廿二主日读经及释义
下一篇:传统与诫命

分享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