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经辞典 第三章
2015-04-15 13:46:38   来源:网络   评论:0 点击:

圣经辞典―第三章第三章火(Fire)火对人生是不可或缺的东西。以民很古以来就有安息日不得生火煮食的禁令(出三五3)。因为生火颇费人力,故大都留下火种(创二二6撒下一四7)。穷人大都用树枝、牛粪甚至人粪来生

圣经辞典―第三章

 
第三章

 


  

火(Fire)

火对人生是不可或缺的东西。以民很古以来就有安息日不得生火煮食的禁令(出三五3)。因为生火颇费人力,故大都留下火种(创二二6撒下一四7)。穷人大都用树枝、牛粪甚至人粪来生火(列上一七12箴二六20等)。放火焚烧庄园是法律所严禁的(出二二5助二○14),但对敌人却是报复的正当行为(申一三17助二○48耶二九10)。

火在祭礼上也很重要(助一7四12列上一八28耶九24等)。它是天主威严显示的象征(创一五17出三2一九18),是天主的火舌(即闪电,咏二九7一○四4),也是上主义怒的表现(咏七九5八3)。

在新约中多与末世的惩罚相连(玛三10~12五22七19等);是圣神洗净人灵的象征(玛三11路一二49),也有惩罚的意思(格前三13伯前一7等)。

 

拣选,召选(Election)

以民确知自己是天主特别召选的子民(申一四2),所以它不论在宗教或政治上具有颇大的保障(米四5)。由以民的历史上我们可清楚地看到这个拣选的存在,例如圣祖之被召(创一二1~3耶一一5则二八25),出离埃及等(出一九5,6申五2)。天主的召选不只是针对全民族的行为,而亦有个人的召选,例如梅瑟和亚郎(户一七20~23德四五1~4),国王等(撒上一○10~24);召选出于天主绝对的自由意志。

在新约中召选是天主旨意的表达(玛二○23罗九11,15),是上主仁慈的表现(罗九16),亦是恩宠的表现(罗一一29)。上主的召选多次亦有末世论的意义(玛二11罗八33~37)。教友必须努力行善以坚定自己的蒙召(伯后一10哥三12)。

 

爱;爱情(Love)

天主与以民建立了盟约,而这盟约的基础就是天主对以民的爱;这是几乎一切的先知所极力强调的。但是天主的爱情也施恩德予众生灵身上,他是人类的大父。

新约清楚地指明,一切的爱皆来自天主,天主先爱了人,天主本身就是爱(若壹四16)。这个爱使人分享天主的本性以及得知耶稣基督的启示(罗五5若一四21)。我们对天主的爱不外就是知恩的表现(若壹四10,11)。

圣经教导的中心点就是耶稣所立的爱天主及爱人的双重命令(玛二二38~40)。这个爱德的使命其实早已见于旧约之中(申五6助一九18)。保禄称爱就是法律的圆满(罗一三8)。保禄特别强调爱德的重要性,他在格前第十三章,写了一篇赞扬爱德的绝妙好辞,堪称为「爱德的雅歌」。

 

耶稣升天(Ascension of Jesus)

这是人类历史上空前绝后的一件大事。是路加给我们在宗一4~12作了颇为详尽的叙述:耶稣复活后多次显现给门徒,其后在第四十天,将门徒聚集在橄榄山上,当着众人的面他被举升天,有云彩接了他去。然后有两位天使下来向那些目瞪口呆的人群报告,他将再度乘云降来。自此开此了教会的时代。

 

犹太人 (Jews)

这个名称最初是指南国的犹大居民而言(列下二五25);有时亦指犹太区的百姓而言(厄下三35),尤其是自巴比伦充军之后,这个名词取代了向来所用的以色列人。「犹太人」不但是指有同一血统的民族,而也在指同属一个文化和宗教的百姓。好似最初利用这个名称并不是犹太人自己,而是非犹太人的外邦百姓,来牵强附会地加在他们身上。犹太人自己乐意用以色列这个名称,因为它使人忆起,他们是天主特选的子民。这个名称的不同用法直至耶稣的时代仍然如此,这一点我们可以在谷一五2及32可以清楚地看到。

若望似乎在用「犹太人」这个名词来指示耶稣的敌对者,即那些不信和摈弃耶稣的人(若二6五16一八36)。由此看来这个名称,自始就不是一个尊重性的名称。这种古代遗留下来的反感,很容易进入了西欧诸国的文化和宗教,人们几时提到「犹太人」,会不期然地有一种反感鄙视的心理。这种心理直至我们的时代,仍然未完全消失。

公元前五三六年自巴比伦回国的犹太人,曾经励精图治,且获得了部份的自由独立。但是在希腊文化运动的压迫之下,犹太人已是走投无路,于是玛加伯兄弟起而倡导爱国护教战争,免得全民族遭受灭亡之祸。希腊施予的压迫过去之后,又有罗马势力的干预,虽然在大黑落德时代犹太人获得了相当的自由,但终究是罗马的属民。犹太人数次起义抗暴,皆无济无事,最后一次革命事件竟使全国人民解体,时在公元七○年。自此犹太人分散天下,无家可归。过的是寄人篱下的悲惨生活,达两千年之久。于公元一九四八年,才在自己原来部份的国土上,建立了以色列共和国。

犹太人既然自七○年分散天下,何时来到我国居住呢?虽然对这个问题的答案不一而足,我们可以肯定地说,在宋朝时代(九六○~一二七八),约有七十户犹太人居住在我国河南的开封。他们大都来自波斯,但这批今已完全被我国高度的文化吸收同化了。真正大批进入我国的犹太移民,是本世纪的事,即是西欧一九三三~一九四○迫犹事件开始,走投无路的犹太人,才有两万八千人左右前来我国的各大城市居住。

门徒(Disciple)

门徒这个名词主要见于新约,它的意义颇为广泛:

(一) 从师受教的人(玛一○24路六40)。

(二) 接受某人的道理,并按照道理而生活的人(玛二二16谷二18)。

(三) 狭义地说来是指耶稣的跟随者,尤其是那十二位门徒(玛一○1二八16);此外还有大批的追随者(谷二15路七11)。路一○1~7特别提及那七十二位门徒。

(四) 宗徒大事录所说的门徒,大都是指那些回头进教信奉耶稣的人而言,就是现在天主教所称的教友(宗六1九19),耶督所说的「平信徒」。

 

橄榄山(Mount of Olives)

位于耶京之东,由北而南行的山,海拔八百公尺,共有三个山头。山顶有突尔村,耶稣升天处,及厄助敖纳大堂;山之东麓有贝特法革(谷一一1路一九29),西麓有耶稣哭耶京处革责玛尼山园。

达味在这一山顶上祭献过天主(撒下一五32),哭泣着赤足走过此山头,以逃避阿贝沙隆的追捕(撒下一五20)。在此山南部的山头上撒罗满为其外教妻妾修盖邪神殿宇,后被约史雅所毁坏(列下二三13)。耶稣也是前往伯达尼和耶里哥的必经之地(玛二一1谷一一1路一九29);在这个山上的一个山洞中耶稣教过门徒「天主经」(路二一37玛二四3二六30)。至今仍有不少宗教的地点在此。

 

会堂(Synagogue)

这个希腊名词有「集会」、「聚会」的意思,渐渐成了一个专指诵经、祈祷、听讲的地方的术语,在圣经上屡见不鲜。自公元五八六年圣殿被破坏,以民被充军之后,举行祭祀已事非可能。同样这种祭祀的行动在散居外邦的犹太人中亦成了梦想;这对犹太人是心理和精神上的莫大损失。于是为了弥补这莫大的遗憾,人们开始在各处修建了会堂,作为举行上述宗教仪式的地点。在耶稣的时代这种会堂已可工到处可见,尤其是在地中海沿岸地区,就连耶京也修建起来了会堂 。这些会堂的修建大都有各个不同的团体,自行负责,例如「自由人的会堂」(宗六9)。这些遍布各处的会堂成了支持犹太主义的中心,使犹太人不致于完全数典忘祖,放弃自己民族固有的宗教传统。它们在教会初期亦成了宗徒们传教的对象和出发点,尤其圣保禄更是如此(宗一三14见谷一39路四16~21)。甚至于我们可以说没有这些会堂的存在,教会初期的传教工作,将不知从何处着手呢?如此一来这些会堂中的犹太人成了首沾福音恩惠的人,可惜他们没有善加利用时机,接受天主的喜讯(玛一○6)


相关热词搜索:圣经 辞典 第三章

上一篇:圣经辞典 第一章
下一篇:圣经辞典―第四章

分享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