匝凯、野桑树及其他
2015-06-08 12:36:51   来源:网络   评论:0 点击:

前教宗若望·保禄二世曾在一篇文告里说,税吏匝凯这段经文里隐藏着很多信息,需要我们去领悟。我怀着极大的热情去经山探宝,果有所得,现将这管窥蠡测,并结合本土实际,不揣冒昧录之如后。是耶?非耶?不过姑妄
 前教宗若望·保禄二世曾在一篇文告里说,“税吏匝凯”这段经文里隐藏着很多信息,需要我们去领悟。我怀着极大的热情去经山探宝,果有所得,现将这管窥蠡测,并结合本土实际,不揣冒昧录之如后。是耶?非耶?不过姑妄言之,姑妄听之。如此而已。

一、匝凯突变

    当匝凯听说耶稣进入耶里哥城的消息后,他决意一见这位颇具神秘色彩的奇人。耶里哥是通往耶路撒冷的必经要道,这里十分富庶,被称为“巴勒斯坦最肥美之所”。因而该城也就成为巴勒斯坦最重要的课税中心之一,而匝凯就是这座重镇的税吏长。这个位高权重的富豪生得身材矮小,为了克服这个短处,他起先如渴骥奔泉一般,跑在万头攒动的人流之前以占先机;途中看见一棵桑树,便灵机一动攀爬而上,以期远望近看历历在目的效应。万无一失的一枝栖身,才使他安心乐意地等待必经此路的耶稣。
    耶稣来到这里,抬头大声喊他下来,并说要到他家里借宿时,匝凯便顺从地从树上下来。当他准备迎接贵宾时,却听到围观群众窃窃私语他平日的斑斑劣迹。他没有恼羞成怒,而是主动上前认罪,当着耶稣的面表示愿意承担一切后果,并诚恳地推出对自己的“清算方案”:“主,我把我钱财的一半施舍给穷人,”还保证对那些被他欺压讹诈过的人“以四倍的赔偿”。(路19:8)这个数目远远超过法律的规定。法律明文规定,只有故意破坏和残暴的抢劫,才需要作四倍的赔偿(参出22:1)若是普通抢劫,原来的财货已不能寻回,则两倍赔偿。(参出22:4,7)如果自首自愿赔偿损失,则只需归还失物原来价值,另加五分之一。(参肋6:5;民5:7)
    这个平日的掠夺者,怎么会转身下树就改弦易辙,决意重罚自己,成了个散财济贫的义人呢?!原教宗若望保禄二世在会见联合国秘书长潘基文时说:“耶稣不要求匝凯更换工作,也没有让他谴责自己的商业活动,他只是引导匝凯自愿地为人服务,但要毫无争议地立即行动……”这又是怎么回事呢?又为何有立竿见影之效呢?“前念迷即凡夫,后念悟即佛。”显然是在刹那之间,匝凯已大彻大悟,成圣成义了。匝凯绽放生命精彩的突变,显而易见与那株奇诡的野桑树相关联,因为他人生的颠倒反转,使他这个人变“废”为宝,化害为利的全过程,仅发生在这株树的一上一下之间。这在当时来说是有目共睹的事实。但是“看得见的是由看不见的化成的”(希11:3),这就不得不从“看得见”的事实出发,去探索匝凯在那株桑树上所发生的“看不见”的真实。

二、野桑奥秘

    在浮生若梦的红尘俗世,一些成圣悟道者,与树木密切相关的事不乏其例。首先道成肉身的主耶稣,直言不讳地把自己比作树:“我是真葡萄树,我父是园丁……我是葡萄树,你们是枝条。”(若15:1-5)
    尚在迷惘中的奥斯定,为了无拘无束地“尽情痛哭”自己的罪孽时,他躲开人群,蔽身丛林,“躺在一棵无花果树下”号啕大哭。此刻涕泪滂沱的奥斯定,耳畔突然响起一串银铃般的声音,似乎是一个小孩在反复优雅地吟唱着:“拿着,读吧!拿着,读吧!……”这天籁之音惊得他翻身爬起,抹一把眼泪,抓起圣经随即翻开,映入他眼帘的几句箴言,使他顿开茅塞,一下就颠倒了他心灵的乾坤:“不可狂宴豪饮,不可淫乱放荡,不可争斗嫉妒;但该穿上主耶稣基督;不应只挂念肉性的事,以满足私欲。……”(罗13:13)奥翁一读即悟,一通百通。他深切的体验到当时“读完这一节,顿觉有一道恬静的光射到心中,溃散了阴霾笼罩的疑阵。”(《忏悔录》卷八)“突然间对于抛弃虚浮的乐趣感到无比的舒畅,过去惟恐丧失的,这时却欣然与他断绝。”(同上卷九)
    匝凯的成圣之道则与众不同。在与耶稣相遇之前,先看见了那棵桑树,在人潮如涌的纷乱中他爬到树上攀了“高枝”!按西方习以成俗的说法,匝凯借“树冠”这条通天走廊,去天国冥游了一趟。
    树木王国的春萌、夏荣、秋零、冬枯的自然现象,早已在西方人眼里成为一个不可思议又神秘莫测的超自然物体。古人认为树木的根可深达地狱,绿色的树冠能伸入天堂。树木将地狱、天堂和人间联系在一起。
    中世纪出现的至今仍传习不衰的“卡巴拉生命之树”,是由犹太秘教的神学家们根据圣经《创世纪》的生命树、知善恶树,和《启示录》的启示推演而来。他们由此发现了一条通往神的路径——即“生命之木”。“生命之木”即意味着由10个圆与22条路径所组成的广大宇宙。身为小宇宙的人体处于个别的王国,可以进行一种冥想、默观或打坐之类的修行法,经过这22条路径到达十个圆,以寻求宇宙的奥秘。根据他们的体验,每个圆都有守护者和导引人们的大天使在值勤守候。卡巴拉的神哲们特意告知人们,通往天堂的生命之树,不只是一个存在于纸上的图样,在他们的神视里,确是真正存在的一个三度空间的宇宙。只是常人的目光短浅,“天”长莫及看不见而已。匝凯虽不是灵修之人,但圣神一旦踏入他的心灵,便能掌控其心智,加上天使的正确引领,便能使他在天国“游必有方”,不会乱套。
 

三、如梦方醒

    一个人在瞬息之间由一种生活方式,改变成完全不同的另一种生活方式,如此强劲的变化,必然有神的临在,这是毫无疑义的。天主是光,至于这道圣光穿透匝凯有多深,我们无从知道,但从匝凯下树之后的表现,可以想象,在圣神的恩宠光照下,他一下挣脱了时间与空间的束缚,顺着这株桑树之冠的天梯走进了天国。和成圣的贤者如出一辙,他的灵魂之眼借助天主的光明,终于把光明看见。(咏36:10)他如梦初觉,豁然开朗,突然悟到世间种种不实虚相:明霞可爱,却瞬间即逝;繁华热闹,却转眼成空。人们趋之若鹜地追名逐利,孜孜以求的东西却是虚而又虚……
    皇天不负有心人,此刻的匝凯得天独厚地超越自我,从中看破了是与非、明晰了对与错、分清了好与坏,辨别了丑与美、洞悉了得与失、懂得了智与愚、明白了轻与重、认清了正与邪……昔日认知的倒错,颠覆了他自己,于是在他身上顿时瘫痪了贪婪,冷冻了欲火,种种恶念卑陋有如水珠从荷叶上翻落,不是撕裂崩血般的痛苦,而确是如释重负般的痛快。
    南齐时,荆州隐士刘虬认定:“入空必顿”。意思是说只要看破人世间的虚幻不实,诸事刹那生灭,就会摆脱尘世的法则,觉出“世味年来薄似纱”,“心轻万事如鸿毛”的轻安与闲静。被无穷烦恼焦虑困扰的自己顿时变得意静似水,心闲如云,目朗神清。为什么会这样呢?因为只有在私利肉欲淡泊寡味之后而真正达到“放下”的境界之时,上主刻印在人心上的自然命令和自然律,即人的本性中具有天然为善的自然习性,才能急速跨入前台,执掌一切事务。匝凯正是经历了这个过程,才使关闭在他肉身囚笼中的“真我”破壁而出,走上前台,决裂了旧我,顺从了天主,获得了自由。
    经上说:“我要摧毁智者的智慧,废除贤者的聪明。”“决意以愚妄的道理来拯救那些相信的人。”(格前1:19,21)那些立志成义的信者,追求的是一种从物质状态回复到精神状态的“逆向反应”,是以“转退为进”的“逆向”提升。他们修成的不再是自私自利损人利己的小聪明,而是众善奉行诸恶莫作,顺人应天的大智慧。所以在常人眼里,修为越高的人就越显得“愚蠢”、“糊涂”。郑板桥的“难得糊涂”,“由聪敏变糊涂”的名言,正是灵修者炉火纯青,返本还源的目标。主耶稣不是强调成人要来个华丽转身,去学习孩子们的洁白无瑕吗?这正是要那些向“上”沦丧的人,要向“下”提升。匝凯就是由聪明变糊涂的典型,当智慧进入明悟之中的匝凯,下树之后“愚不可及”地作出了令人惊诧的施舍家产财富的决定。莫道匝凯痴,当解其中味。可爱的匝凯有意把自己弄得所剩无几,实际上他是在为奉献自己,去全力侍奉上主作准备。
    据《格肋孟书》记载,匝凯奉献家产之后,挂冠而去,背井离乡,当了伯多禄的侍从而义无反顾。后来又被伯多禄立为凯撒勒雅城的主教,最后在豪郎地方为主致命。按法国桂息城当时的传说,在宗徒们离开巴勒斯坦后,匝凯也随着离开,他把自己的姓名改为所亚玛托尔,并在该城传道劝善。后来圣教会和科普特礼教会定于每年4月20日为他的纪念日。对此圣经虽然没有记载,但仍不失为一则可靠的圣传。
    当然像匝凯一样净身裸出并非适用所有的人。人处于物质界与精神界的交会点,同时具有精神性与物质性。我们说的“空”与“虚”,只是说物质的一种不稳定性,而不是说所有的一切都是不存在或是无意义的,只是让人不再拘泥于执念,不再固恋物质,陷于纸醉金迷的金钱拜物教的泥淖,为卑劣的渴爱所控制,为肉身肢体所囚禁。懂得人间只是旅行,天国才是故乡的真谛。如此等等。

四、密切契合

    匝凯与耶稣的奇遇看似偶然,其实全是天主的圣意安排。一个信仰的事件,决不是单方面的行为,它是神与人共同的工作。在匝凯的身上既有天主的推动,也有匝凯自身的努力。没有耶稣拯救苦难的奇迹和仁慈,就没有匝凯必见耶稣风采的愿望;没有这个热切的愿望,天主就不会为其显现野桑树;倘若匝凯没有必见耶稣,以求万无一失的心愿,就不会有登高望远,萌发攀爬上树的冲动,自然也就没有冥游天国的奇妙了。尽管天主为转变匝凯做得十分到位,但他若依恋世俗,难舍钱财,乐享罪恶,坚守沉积心底的荒谬与固执,就不会有施仁布泽,归依天主完成救恩的事业。他也就只能成为又一个令人叹惋的过不了针眼的富豪“骆驼”。正于《希伯来人书》指出的“如果他们是怀念所离开的家乡,他们还有返回的机会;其实,他们如今所渴念的,实是一个更美丽的故乡,即天上的家乡。”(11:15-16)这才使他们走上了天主为他们预备的道路。可见只有人神相互作用,方能结出步步升华的信仰之果。
    “匝凯,你快下来!因为我今天必须住在你家中。”(路19:5)“下来”还要“快”,借宿还强调“必须”和“今天”,耶稣用急不可待的语气和不合人之常情的言词,催促匝凯从树上下来;匝凯听到耶稣的召唤之后,没有丝毫的彷徨犹豫,十分顺从地配合。如此互动默契,必蒙天主悦纳,并由此不断地将真心诚意想着他的人推向成圣成义的前方。

后记
    税吏匝凯被主有效地拣选,但另一些税吏则被放弃。为何会有如此差异?当然个中奥秘只有天主知道。但细细品味起来,窃以为匝凯至少有以下几点使他鹤立鸡群,高人一筹。
    其一是他为见耶稣置生死于不顾。匝凯是为罗马政府服务的犹太人,在人们眼里相当于中国人的“汉奸”。当时以色列人成立的“奋锐党”就是专门暗杀像匝凯这样的“犹奸”。对此匝凯虽然心知肚明,但他依然不躲不藏,不带保镖,不惜冒险犯难,只身拥入纷乱的人群,其信德又何其之大!
    其二是不公权私用。匝凯是个有权有势的高官,又是城里赫赫有名的富豪,他完全可以扛旗打伞,吆五喝六,用衙役开道,让百姓回避,独占耶稣;甚至可以强邀耶稣进五星级酒店,或强行将耶稣请进自己的豪宅或办公大楼,独享神乐,大搞特权。但他没有,而是和普通人一样拥向车水马龙的街头,摩肩接踵与民同“挤”。有权而不私用,有势而不欺人,有钱也不搞特殊化,这本身就是功德。
    其三是当他下树之后,听到群众有意在耶稣面前揭他的老底说他的坏话,他这个堂堂正正有头有脸的税吏长,没有感到有失体面而当即辩驳;也没有消极地沉默不语,任耶稣自己对这些谴责作出判断,然后听从发落;他更没有愤而行凶,调动警力暴力“执法”,殴打拘押这些嚼舌根的“刁民”……居然老老实实地谦虚认罪,自我清算,积极赔偿,而且数额远远超出法律的规定。这又是何等虔诚的忏悔者!这样的悔改又怎能不悦乐上主!
    其四是童心未泯。他起先乐滋滋地奔跑在人前,见树心动乐颠颠地攀爬而上,充满着天真与稚气,像个活蹦乱跳的孩子。如此童心未泯的人,心地坦诚,易于追求和接受真理。正如耶稣与门徒在谈论天国时所指出的,“谁若不像小孩子一样接受天主的国,决不能进去。”(路18:16-17)因为小孩子最大的特点就是纯正。
    也许匝凯的父母有望子成圣的心愿,故为他起名匝凯。“匝凯”二字是希伯来文“纯正”的意思。          (全文完)
 

相关热词搜索:桑树 及其他

上一篇:耶稣在耶路撒冷受难时中国发生了什么?
下一篇:最后一页

分享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