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德并不靠人的智能
2015-04-23 14:10:33   来源:网络   评论:0 点击:

信德并不靠人的智能「犹太人期待的是奇迹,希腊人追求的是智能。而我宣传的却是被钉在十字加上的基督。对犹太人来说,这是何等的讽刺!对希腊人而言,这又是多么的荒唐!但对天主召选的那些人-不论是犹太人还是希
信德并不靠人的智能
 
「犹太人期待的是奇迹,希腊人追求的是智能。而我宣传的却是被钉在十字加上的基督。对犹太人来说,这是何等的讽刺!对希腊人而言,这又是多么的荒唐!但对天主召选的那些人-不论是犹太人还是希腊人,基督却是天主的德能和智能。因为天主的愚蠢胜过人的智能,天主的软弱也胜过人的坚强。」(格前一22-24)保禄口口声声所宣讲的,是那位被钉死在十字架的默西亚。
但默西亚竟被人处以死刑,这在犹太人眼中,是一个极端的讽刺与矛盾。矛盾。为什么?因为他们深信默西亚必要光荣地降来,重新在以色列建立自己的王国;这样的一位堂堂君主,又怎能被人钉死在十字架上?申命纪不是说过:「凡被悬者是天主所咒骂的!」(申廿一23)?因此犹太人绝对不能接受一位受苦受难的默西亚。耶稣既死在十字架上,因此祂不可能就是那位将外邦人逐出国外的以色列君王。
对希腊智者来说,对这样一位死在十字架的神明,也同样觉得十分荒唐,令人不可思议。在希腊人眼中,一切神明均属高高在上,不食人间烟火的圣者;今若发现神也有喜怒哀乐之情,这是血肉之人自己想出来的。再者,神降生成人这个观念,希腊人也无法接受,智人西尔所斯(Celsus)最反对这种可能性:「神是至善、至美、至福的,若祂降凡成人,祂必须澈底改变自己:从善变成恶、从美变成丑、从幸福变成痛苦,请问那位神愿意这样变?因此,保禄口中的那位基督,既有喜怒哀乐之情,又能吃尽千辛万苦,祂绝不可能是真神!」
真可惜聪明的希腊人竟想不通,神既是全能的,祂当然可以做一些人认为不可能的事,因此保禄才说:「天主偏偏召选了世上愚蠢的,为羞辱那有智能的;召选了世上懦弱的,为羞辱那坚强的;甚至天主召选了世上卑贱的和受人轻视的,以及那些一无所有的,为澈底摧毁被重视的一切,为使一切有血肉的人,在天主前去所夸耀。」(格前一27-29
事实上也的确如此,不但保禄时代的基督徒,多数是一些微不足道的普通人,即使廿一世纪的今天,在十一亿天主教徒中,有多少人可说是智能的、聪明极顶的、或能唤风呼雨的?但天主偏偏召叫了他们或她们,可能正因为他们很普通很平凡所致吧。记得母亲是一个目不识丁的乡下妇女,她虽接受了洗礼,但对教会的种种依然一无所知。她过去拜观音菩萨,领洗后开始恭敬圣母,但除了客厅里那幅圣母像是观世音像换成的,其它好象没有太多的变化。当然,佛珠换了念珠,南无阿弥陀佛改成万福玛利亚如此而已。若问她当今教宗是谁,罗马在何方,在天我等父者是什么意思,她当然一问三不知。但这一切并不阻止她天天念玫瑰经及早晚课,大庆日也一定拖着那双小脚,赴廿里外的教堂去望弥撒。
说真的,我之所以修道成功,还不是全靠缺少宗教知识的母亲!原来父亲希望我留在家里继承他的事业,我却一心想到宁波去修道:对父命我既不敢当面反抗,因此只好求妈妈帮忙了。记得那天晚上大家在晒谷场乘凉,我又提起了那件事,见父亲始终不许,我只得默不作声,妈却开口了:「他要去就让他去试试吧!若天主无意,他迟早会回来的,但若天主有意要他做神父,我们想挡可能也挡不了!」爸听了当然无言以对,两周后我就顺利去了修道院。
这样看来,一位信徒虔诚与否,似乎与他的宗教知识无多大关系。大陆当年多少乡间男女,既目不识丁,又没有工夫去听道理。听了可能也听不懂;但这一切并不阻止他们变成热心的教友。这个看似矛盾的问题,保禄今天给了我们一个答案。原来你对天主虔诚与否,这是一个信德问题,而这种信德只有天主才能赏赐:「信德不是凭人的智能,而是凭天主的德能。」(罗二5)
这也解释为什么许多大哲学家、大神学家,对宗教信仰的道理,几乎什么都懂,而且懂得十分透澈,但偏偏不去实行他们所懂的那些道理。原来知与行、理解与实行是两码子事。一个人对教会的哲理可能懂得很多,但这并不保证他一定会照这些哲理去做;反之,另一个人可能什么也不懂,或者懂得很少很少,但他却能在日常生活中,把他所懂的一点点付诸实行。这是一个知与行的问题,当然更是有无天主圣宠的问题。
耶稣不是说过:「不是凡向我说『主啊!主啊!』的人,就能进天国;而是那承行我在天之父旨意的人,才能进天国。」(玛七21)上面说的那些哲学家、神学家,他们可能是大学教授,也可能著书立论,写过不少文章,但若他们只说不做,不去实行天主的旨意,还不是进不了天国!这当然不是说我们不需要知识,当然需要;但若知识与实行相比,后者在天主眼中则更重要了。
 
 

 
 

相关热词搜索:信德 智能

上一篇:「你们不知道我必须在父那里吗?」
下一篇:耶稣与天国

分享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