富人不易进天国
2015-04-23 13:12:58   来源:网络   评论:0 点击:

富人不易进天国于是耶稣对门徒说:「我实在告诉你们,富人难进天国。我再告诉你们:骆驼穿过针孔,比富人进天国还容易。」门徒们听了,就非常惊异说:「这样,谁还能得救呢?」耶稣注视他们说:「为人这是不可能
富人不易进天国

 

于是耶稣对门徒说:「我实在告诉你们,富人难进天国。我再告诉你们:骆驼穿过针孔,比富人进天国还容易。」门徒们听了,就非常惊异说:「这样,谁还能得救呢?」耶稣注视他们说:「为人这是不可能的;但为天主,一切都是可能的。」(玛十九23-26;马谷及路加的记载几乎完全相同,请看谷十23-27及路十八24-27)。

 

耶稣见那位富少年怏怏不乐地离开,心中感慨千万,才说了上面几句重话。 

 

所谓骆驼穿针孔,是当年闪族人惯用的夸张词,竟即很难很难。但后来有圣经学者,把针孔解释为一种十分狭窄的小巷,高大的骆驼当然是无法挤入那种巷子的。更有些作者甚至认为希腊文中的骆驼(Kamelos)与赞索(Kamelos),只有一字之差,耶稣当时所说的可能是「缆索穿针孔」,后来竟变成了骆驼穿针孔。但我们认为不管骆驼穿针孔也罢或缆索穿针孔也罢,反正用意完全一样,即富人进天国的确好难好难!

 

富人进天国为什么那样不容易?理由可能一箩筐。首先,钱能使鬼推磨,富人有了钱财,往往认为天下无难事,一切问题均可用钱来解决。抱着这种心态的人,当然不太可能再想到天主,更不会向他靠近了,试问这种人又如何去关心死后的人生大事?无怪乎在默示录中,天主曾责备富有的劳狄刻雅教会说:「你说:我是富有的,我发了财,什么也不缺少!殊不知你是不幸的,可怜的,贫穷的,瞎眼的,赤身裸体的……」(默三17)富人的可怜就在这里,他们颠倒是非,把今生的这个转瞬即逝的物质世界紧追不舍,忘了死后还有一个永远存在的世界!殊不知真正能满足人心的却是一种精神的愉悦及幸福,偏偏这些不是金山银山所能提供的!

 

再者,富者往往容易变成守财奴,他们不但视钱如命,更想尽种种方法,包括不义的犯法的方法,使自己富了还要再富,银行存款多了还想多。中国有句谚语:有钱人像只狗,早早起来门口守,穷人像条龙,朝朝睡到日头红。我们虽不希望变成一条懒起的龙,但也不想做一只为钱而整日劳碌的狗。富人之所以容易变成守财奴,其实这是一种很自然的现象,因为他们只把「安全感」放在钱财上,认为钱财愈多愈能感到安全无虑,到最后只好变成那种一毛不拔的小气鬼。富而能施为之德,腰缠万贯,见穷人一毛不拔罪亦大矣,试问这种鄙吝的人,又如何能进入天国?「我饿了,你们没有给我吃的;我渴了,你们没有给我喝的;我赤身露体,你们没有给我穿的……可咒骂的,离开我,到那给魔鬼和他的使者预备的永火里去吧!」(玛廿五41-43

 

但我们也不必太极端,认为富人真的难以进天国;当然不是,只是富人比穷人更难一点罢了。我们若翻开圣经,就知道耶稣自己也有几位富人朋友,圣史玛窦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玛窦本来是一名税务员,这种人在罗马时代是属于中高级的官员;无怪玛窦那天被耶稣招唤,当晚就在家中设置请客,并请了许多税吏和罪人同耶稣及门徒一起坐席。(玛九9-10

 

另外一位也是税吏,名叫匝凯:路加说他原是税吏长,是个富有的人。(路十九1-10)他也想看看耶稣究竟是怎么样的一个人,可惜他生得太矮,那天当耶稣经过时,他只好爬到树上去看耶稣。耶稣抬头一望,就叫他快快下来,并说那天他必须住在他家里。匝凯当然喜出望外,就「喜悦地款留了耶稣」。还有一位大富豪名阿黎玛特雅者,他名叫若瑟,耶稣死后,他竟能要求总督比拉多把遗体交给他,他用洁白的殓布包好后,安放在为自己所准备的那座墓穴内。而这位有权有势的富豪,竟也是耶稣的门徒。(玛廿七57-60)当然那位买了一百斤没药及香料,来安葬耶稣遗体的富人尼苛德摩,更不必提了。如此看来,耶稣自己不排斥有钱人。只要他们能从善如流,他们也可以成为耶稣的门徒。 

 

若阅读圣人传记,我们不难发现,原来在圣人圣女中,竟也有不少是皇亲国戚等有权有钱的人,其中甚至还是几位皇帝及皇后。我们若放眼看四周,在目前的教会内,竟也有不少虔诚的热心信徒,他们不是公司的大老板,就是腰缠万贯的大富商,但他们的钱财并不影响他们修德立功,一心跟随耶稣走天国之路。可能这正是耶稣当时对伯多禄所说的那句话:「为人这是不可能的,但为天主,一切都是可能的。」某些圣经学家认为只要人一旦得罪天主,就失去了得救的可能,只有天主的仁慈能赦免他的罪,使他能重入天国。

 

的确,人是否死后能升天享永福,除了靠人自己的努力之外,天主的恩宠才是决定因素;但这种恩宠天主也可以赐给富人,使他们虽然富有,照样也能活出神贫精神。当他们努力帮助穷人时,他们的内心可能也听到了耶稣的那句话:「我父所祝福的,你们进入天国吧!因为我饿了,你们给我吃的;我渴了,你们给我喝的……」。

 

 

 

富人上天堂

有一个穷人和一个富人住在同一个村子里,他们都热爱天主,乐于助人。有一天,发生大地震,两人都被山崩掩埋,死了。

      穷人醒来时,正看到富人被伯多禄迎进了天堂,盛大的欢迎会,充满喜乐。穷人趁着热闹也混进了天堂。只是到处贴满富人的画像,人人在谈论富人的来临,却没有人注意他。穷人觉得天堂上的人这么势利,简直是嫌贫爱富,虚有其名,就去找伯多禄抗议。伯多禄说:“对不起,像你这样的人,天堂每天都有新来的,可是富人,多久才有一个呀!

 

     常言道:”物以希为贵“,原来天堂上也是这个道理。悔改的大罪人给天堂上带来了喜乐也是更大的。你看耶稣讲的那个亡羊的比喻:牧人失去了一只羊,他撇下了那九十九只,去寻找那一只丢失的羊,当他找到了,看他那个高兴劲儿,把它背在肩上,载兴载奔地回来,让别的人与他分享喜乐。耶稣说:“我实在告诉你们:他为这一只,比为那九十九只没有迷路的,更觉得欢喜。”(玛:十八.13)荡子回头的比喻同样说明了这个问题:当那个不孝之子带着分得的产业离家出走后,老父亲天天守望门口,盼儿子回来。当这个儿子有一天走投无路,真的回来了,老父亲不记前嫌,大摆宴席庆祝;大儿子自觉父亲冷落了自己,因为他天天服侍父亲,却没有得到这样的待遇,他不理解父亲的爱心,内心非常不悦。“父亲给他说:孩子!你常同我在一起,凡我所有的,都是你的;只因为你这个弟弟死而复生,失而复得,应当欢宴喜乐!”(路:十五.31——32)连我们自己不也是有许多时候没有理解天主是爱的道理而怨天尤人吗?

     耶稣说:“我来是为找罪人,不是为找义人。”天主看人的标准与人大不相同,人很容易犯嫌贫爱富的毛病,或者对一些大罪人评头论脚,或干脆敬鬼神而远之;天主却许多时候拣选卑微贫穷的人,甚至是罪人,去完成他的计划;这倒不是说天主不重视富贵人,而是富贵生活使人容易走向骄奢淫逸的道路,无心顾及天主的事理;而贫穷卑微的人则易于亲近天主。旧约索福尼亚先知曾预言:“地方上所有遵守天主法律的卑微的人,你们要寻求上主,你们要追求公义,追求谦和——我要在你们当中留下谦和贫穷的人,他们会依赖上主的名号。”(索:二;三。12)索福尼亚先知预言的中心思想,怡好相似新约真福八端的预告,也正如圣保禄宗徒所说:“弟兄们,你们看一看,你们是怎样蒙召的;从人的观点看,你们当中有智慧的人并不多,有权势的人也不多,显贵的人更不多;天主偏偏召选了世上愚拙的人,来羞辱那有智慧的;召选了世上懦弱的人,来羞辱那此坚强的;甚至天主召选了世人认为卑贱的和受轻视,以及那些认为不足轻重的,来推翻那些被认为重要的。”(格前:一.16——30)耶稣就是选用了十二位无能、贫穷、卑微的宗徒改变了整个世界。

      耶稣告诉 我们:天堂之门,是一道窄门。“你们应从窄门进入天国”。耶稣一生从马槽到十字架,无一不是奥秘。他以一名穷木匠为养父讨生活,在面临死亡时,他没求圣父派大队天兵来保护他,或从十字架上下来;在他受尽苦难之后,父把他从死亡中复活起来,使他受到最大的光荣,以完成“生命在死亡中诞生”的计划。全能的天主竟使事情这样发展,置耶稣于死地而后生。

      是的,天主的奥秘却是要事情在艰难厉程中成就,这就是天主要我们选择的“天堂窄门”。无怪乎天堂上要把一个富豪以那么隆重的仪式来欢迎。一个人,能在富贵、享受、权威、名利的大染缸里而不受玷污,的确让天朝神圣展现不可名言的赞叹和欢乐。

     当今世界,物质享受已达到制高点,而相应恭敬天主的热情下降。人的心底有一个贪欲的无底洞,越有越贪,永远不能满足,最终把人拉到谷底,不能自拔,甚至要干出种种损人利己的事来。在财富堆里能找到天主者,我们称他为圣者。所以耶稣才说:“骆驼穿过针孔,比富人进天国还容易。”(玛:十九.24

      贫穷卑微的人心地纯朴,容易接受信仰。你看耶稣接触的都是穷苦的人,耶稣的怜悯首先降临到他们身上。耶稣又在罪人身上给予极大的关怀与爱,以致M到经师和法利塞人多次辱骂。耶稣就是这样一路走来,一直到十字架上;又以他无法被人理解的爱,宽恕了那个右盗,给罪人留下了会心的希望。

      故事中那个升天堂的富贵人,可说是百里桃一,三生有幸,所以天堂上才有那么隆重的庆祝举动。但故事还告诉我们一条真理:那就是人应当作一个灵魂上的富有者,这是什么意思呢?“天主之外无物”。尽管一个学者有学富五车之博,一位神修人有显灵迹之能,但在天主面前只是一个茫然无知的孩童而已。我们所求望的该是天主,而不是天主所赐的恩惠。天主是本,恩惠是末,本末分清了,才能说神修。

      如果我们凡事均能为天主所做,表面看来是贫穷的,内里却是富有的。圣人们抛弃物质享受而为天主生活,如吾主耶稣的前驱——圣若翰洗者,他离家而到旷野,穿的不是细软的衣服,而是粗硬的骆驼毛,吃的不是山珍海味,而是野菜野果的野蜜之类的食物,潜心等待救世主的来临,但他是最富足的。

      圣保禄说:“你们或是吃。或是喝,或不论做什么事,都应为天主而作。”思、言、行为以天主为中心,才是最富足的人,因为有了天主,我们就一无所缺,天堂就是我们的了。 

玛窦福音记载:耶稣向门徒说:“我切实告诉你们,富人难进天国。我再告诉你们骆驼穿过针孔,比富人进天国更容易!”门徒们听了非常惊异,说:“这样谁还能得救呢?”耶稣注视着他们说:“在人这是不可能的,但在天主,一切都是可能的。”(玛1923-26    如今的时代,我们鼓励个性的发扬,肯定个人财富的积累对社会的意义。但是在物质财富达到一定程度的丰富之后,如何再完美个人奋斗对社会的意义,个人的观念和做法就有了很多差异。社会经济的高速发展,带给现代人的,既有虚无感,也有令人振奋的方面。

当一个人拥有了自己几辈子都花不完的钱后,那还有什么可值得追求的呢?有些世界富豪就是在这种情况下,改变了他们追求的方向,从物质转向精神,从敛财转向舍财,为社会慈善事业作出了巨大贡献。我曾在信德报上介绍过这样的典型人物,如微软总裁比尔·盖茨,美国的钢铁大王卡耐基。最近我又读到了有关美国石油大王洛克菲勒的一篇报道题为《死而富是一种耻辱》。(原载122日《新民晚报》)他们的转变并非偶然,无疑,这与他们长期来受到宗教信仰的影响是分不开的,“富人难进天国”的善意警告,对他们来说,显然是有利的鞭策和精神动力。

 作为美国标准的石油公司的创办人,当年雄心勃勃的洛克菲勒采取了一系列非凡行动来聚敛财富。在他大展宏图的年月里,对金钱财富的痴迷追逐,被他视为人生最大的乐事。然而当他退休以后,这位世界富豪却一点也快乐不起来。他在深深的愧疚中进行着痛苦的反省,认识到幸福的感觉不是由处境和外在的条件决定的,关键在于你有没有感恩的心。

    洛克菲勒最终明白了一个道理:金钱和快乐不能够画等号。他决定改变后半生的生活,把慈善事业作为自己的追求,以惠及子孙,不让他们像自己一样被“千夫所指”。他在遗嘱中写下了“死而富是一种耻辱”,含有忏悔的反省。

    在晚年,他以满腔热情献身于社会慈善事业。为了使慈善事业成为一项永久性的事业,他倾其所有,慷慨捐赠,创办了洛克菲勒基金会。年迈的洛克菲勒把原来从社会中取得的财富,回馈给社会后,感到心情格外的轻松,精神非常愉快,终于找到了真正的快乐。他如愿以偿,获得了金钱无法取代的健康和长寿,享受着财富不能带来的平静和快乐,赢得了人们的尊敬和爱戴。

    由于科技的飞速发展,经济的高速增长,社会群体加快了贫富两极分化,富人多,穷人更多。例如我国拥有百万美元以上资产的富人已超过了23万名。然而,据中华慈善总会会长范宝俊称:该会所获捐赠的70%来自国外和中国港台地区,内地富人的捐款还不到15%。究其原因,主要是中国现代文化越来越世俗化,因为它没有一个有位格的上帝的观念。

   “富人难进天国”这并不是说富人就不能进天国,耶稣曾对那个富家少年说:“你若愿意是成全的,去变卖你所有的,施舍给穷人。”(玛1921)耶稣为富人指出了一条升天的道路———救济穷人,把“取之于社会的,还之于社会”。洛克菲勒之所以在晚年能翻然悔悟,慷慨施财,投身于社会慈善事业,正是在遵循耶稣基督的教导,表示知恩感恩之心。对我们的启示:因为“难能”,所以更“可贵”! 

     (背景资料:劳伦斯·洛克菲勒于199471,因肺病发作去世,享年94岁。 劳伦斯·洛克菲勒是美国著名的亿万富翁、银行家小约翰·洛克菲勒之子。他的名下拥有15亿美元的资产,在《福布斯》杂志587位亿万富翁中排名第377位。

    洛克菲勒生前积极推动美国环保事业的发展,曾是美国环境保护协会的创始人。)

相关热词搜索:富人 天国

上一篇:进入耶路撒冷的城门
下一篇:撒种的比喻

分享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