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谈「右盗」
2015-04-23 13:07:13   来源:网络   评论:0 点击:

漫谈「右盗」施森道一生劫人财物,临死检得天堂(路廿三33─43),真的福从天降,好不幸运!这幸运儿何许人耶?我们说是「右盗」。四部福音都有记录:玛(廿七38):「同时被钉的两个强盗,一个在右边」,一个在
漫谈「右盗」

 

施森道

 

一生劫人财物,临死检得天堂(路廿三3343),真的福从天降,好不幸运!

这幸运儿何许人耶?我们说是「右盗」。四部福音都有记录:玛(廿七38):「同时被钉的两个强盗,一个在右边」,一个在左边;谷(十五27)与玛窦一样:「两个强盗,一个在他右边,一个在他左边」。路(廿三33)不用「强盗」二字,只称「凶犯」,名异而实同,也说「一个在右边,一个在左边」。若(十九18)则说「两个人,一个在这边,一个在那边」:既不称「强盗」或「凶犯」,也不说右边或左边,可是实质上完全一致。可是路加福音特地指出这两个与耶稣一齐被钉的受刑人最后的结局大异其趣:一个怀恶不悛,另一个幡然悔悟(路廿三3943)。这个濒临死亡危机而骤然生丛的一念竟赢得耶稣亲口「宣圣」:「今天你就要和我一同在乐园里」(路廿三43)!在教会里遂有「善盗」美名,每年三月二十五日就是他的庆日(东方教会则在三月廿三日)。「善盗」,名不雅驯,我国习称「右盗」,如每日礼赞的每周星期五日间祈祷的午后祷词:「主、耶稣基督,祢曾允许悔过的右盗从十字架进入祢的王国」;又如敬礼圣体歌辞亦称「右盗」。其实「善盗」是右盗还是左盗,于「经」无凭。如果咒骂耶稣的在耶稣右边,悔过的在耶赤左边,右盗岂不盗名欺世?左盗岂不蒙不白之冤?!果如是,还不如用「不雅驯」的善盗为妙。思高圣经学会出版的圣人传记第一册五六六页就用「善盗」(三月廿五日),近来千禧国际影业「按路加福音所记载:耶稣」的说明书十六页有「善盗」字样,避免「右盗」或「左盗」的称谓,真的不作左右袒。

外国人口说「善盗」,犹如「善牧」,习以为常,无人提出异议。可是我国文字里的「盗」,含有恶的成分,冠以「善」字,就觉不伦不类。纵然自称「替天行道」的梁山伯好汉,劫富济贫的「侠盗」,在人民心目中始终算不得善人。何况,陪同耶稣的两盗乃是货真价实的「强盗」,已判定死刑的凶徒,根本不是什么「好汉」、「侠盗」。其中一人,受耶稣感召而悔过,悔过必自新,唯「自新」因气绝死亡而来诸实现。这倒有点「放下屠刀,立地成佛」的味道。当然,所谓「放下屠刀」,非指屠刀不在手中之事实,两盗被捕后即已撤除武器,但盗心未改:至死不改的就未成佛,悔改的却一步登天,立即成圣。悔与不悔,虽只一念之差,其「差」却系天壤之别!一个人死在眼前,神智杂乱如麻,怎能认出耶稣「从未做过什么不正当的事」(路廿三41)?怎能要求这位「一死百了」的耶稣「为王时,记我一念」(路廿三42)?他怎知追随耶稣三年之久的门徒均已逃之夭夭,作鸟兽散了?而他却称耶稣是主、是王!

天主至仁至慈,我们无法臆断,耶稣尝设喻,迟到的工人只做一小时的工作与整天劳作的等量齐观(玛二十115),并说:「这样,最后的将成为最先的,最先的将会成为最后的」(同上16),原来,得救不在先后,只在真心皈依。在生命一息尚存之际,获得救恩的,岂仅「右盗」一人?圣女德肋撒在她的灵心小史(第五章)描写巨盗彭齐尼「已上断头台,拖往砍头架,忽被灵光默照,感动转身,急取司铎持与之苦像,三亲吾主之圣伤」(见马相伯译本第八六页),类此之事,当非绝无仅有,唯笔诸于书省不多见年。

教会敬礼圣者,有以提斯玛(DismaDismas)称「善盗」者(见圣人大辞书第三四八页)。辞源不详,概括约有二说:其一来自「伪经」之「耶稣孩提传」及「尼阁福音」,版本及名称不一,内容亦多参错,可信复颇低,故称「伪经」。但由是而形成传言则是事实。据一九九二年比爱梅书局出版之伪经(五六四及五九二页)述及圣家避难逃亡埃及途中遭翦径拦路劫持,盗首提斯玛慑于圣婴目光而放纵之,三十年后为耶稣感化而得善众。(然而阿拉伯文中则称抢劫圣家的两盗是弟铎及杜马,弟铎说服杜马放过赤贫的三个逃难人,两盗就是陪同耶稣的受刑人,指明弟铎在右,杜马在左)。另有一说,则采自叙利亚五八六年的精工耶稣受难图,图上「善盗」头上有Dismas字像,颇近希腊文的「西」字,因而其名实为「西盗」,耶稣被钉在「骷髅」地在耶京北端,面对城门,就是朝着南方,两盗正在耶稣右边,善盗即右盗,名正言顺矣。但上述两说均纯属臆测,不足为凭,姑妄言之而已。

善盗或右盗位列圣人班籍,受人敬礼;但洗者或建堂而光荣其名者,未诸闻焉,忽念及王阳明象祠记,贵州苗夷重建其祠而祀之:象至不仁(孟子万景篇),不孝不悌,安得立祠?阳明先生特着眼:「又乌知其终之不见化于舜也」?而断言:「祠者为舜非为象也」。右盗「终见化」,祠而祀之仍不足训。

相关热词搜索:漫谈「右盗」

上一篇:玛利亚玛大肋纳对耶稣情深如海
下一篇:莠子的比喻

分享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