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恩宠答疑
2015-04-30 10:21:20   来源:网络   评论:0 点击:

恩宠答疑edward 甲:该如何正确地解释以下经文,以证明天主的启示与公教社会训导所述的「分配公义」不相抵触?「因为凡是有的,还要给他,叫他富裕;那没有的,连他所有的,也要由他手中夺去。」simon 乙: 以传
恩宠答疑
edward 甲:该如何正确地解释以下经文,以证明天主的启示与公教社会训导所述的「分配公义」不相抵触?
「因为凡是有的,还要给他,叫他富裕;那没有的,连他所有的,也要由他手中夺去。」

simon 乙: 以传统的教会逻辑,可不可这样理解:
人的终局,不是上天堂(富有)就是下地狱(一无所有)。因此,那些较富有(善)的,天主给他们更多,以准备他们上天国。那此较差的,天主把他们仅有的也夺去,以准备他们下地狱。就像数学上的四舍五入。

edward 甲:小弟则会倾向理解当中的「有」和「没有」,是指面对所领受的恩宠(grace)或赋能(talent),人「有没有」合作。

simon 乙: edward,你的说法,也算说得通。你的意思是:
人如肯和神合作,神就给他更多恩宠或talent;若不合作,则仅有的恩宠也拿去。
可是,你曾说,人本身是「不能」和神合作的,是要神的「推动」,人才可以和神合作。
那么,路人甲不合作,是神的推动力不够吗(神不发放必然有效、人无法拒绝的『有效恩宠』)?
其次,以我的信仰经验,我多年来一直没有和神合作,但神给我一次又一次的机会,最后我信了天主。神似乎没有因我的「不合作」,而夺去我的恩宠。

edward 甲 西满兄:路人甲「能」(able to do)合作,与「得以」(actually do)合作,是属于两个不同的层次。
天主是诸「善」的因由,但却不是任何「恶」的因由。

人的善行得以达成,需要天主的积极帮助。
人的善行未得达成,则是源于天主的消极容许。

若是纯粹未能达成而不得达成,则是属于环境限制,而非伦理缺憾。但若能达成而不得达成,则构成伦理问题。
存有的善,源于天主;存有的局限,源于受造物的本性。
受造物本身的可亏缺性,则是「亏缺」的真正原因。
伦理缺憾的原因,是在于人,而不是在于天主。
「能」而「不为」的能,仍是真实的「能」;
「为」而「能不」的能,亦是真实的「能」。
 
simon 乙:  edward,再说下去,又返回我们昔日的讨论:
天主「能」救而不救,是否「见死不救」?
我们的想法,在这问题上,不相同。

simon 乙:  如果肉身死亡真的是一条分界线,去分开「有机会」和「再没有机会」悔改,我只能说:
以我现有的智力,不足以明白这分界线的必要性,尤其考虑到我们的天主是全能和慈爱的。

edward 甲: 反而小弟有时会揣测(我得强调这是「揣测」)这条分界线,会不会在人生中更早的阶段,就已划定。
设想一个多次中风的老伯伯,在生命最后的一两年间,其实已没有甚么「自决」能力可言。若按传统神学的思考,在他开始失去理智能力的一天,他所应受赏罚的终向,似乎就已成为定局。

不知天主会怎样看这位伯伯。面对相同的客观处境,可能一位伯伯正在「永福」中受苦,而另一位则在「享受」着永罚。

死前的痛苦,是否对某些人而言,是「最后得救的净炼」,而对另一些人是「地狱永火的前奏」?小弟不得而知。
我有时亦会将人生老化的过程,视为「变回小孩子」(尤其在对其它人依靠的程度上)的一种生存方式。天主在他们尘世的这个阶段,会否对他们有特别的召叫?我不知道。

医生即使「知道」不是每个病人都能活着出院,在某些情况中甚至「容许」病人不活着出院的情况发生,但他的确是真诚地「愿意」每个病人都能活着出院。

simon 乙:  edward,你说:医生即使「知道」不是每个病人都能活着出院,在某些情况中甚至「容许」病人不活着出院的情况发生,但他的确是真诚地「愿意」每个病人都能活着出院。

那么,如果一个医生有「能力」去救活一个人,而且病人可以变成一个健康快乐的人,但医生偏偏「容许」这个病人死掉。这个医生算不算见死不救?

最奇怪的是,这个医生,又不是次次见死不救。他有时又会「选择性地」运用他的灵丹妙药(有效恩宠),去救活病人。

edward 甲: 西满兄:你问:如果一个医生有「能力」去救活一个人,而且病人可以变成一个健康快乐的人,但医生偏偏「容许」这个病人死掉。这个医生算不算见死不救?

小弟以为,若病人「希望」接受治疗,医生有能力去救活而不做,则属「见死不救」。但若病人明确表示不希望接受治疗,则完全属另一范畴的伦理问题。

面对着一个摆到明「拒绝」祂自己的人,天主是否有「责任」必定要以有效恩宠去改变他?
当问题牵涉到「自由」和「意愿」,情况就变得异常复杂了。

simon 乙:  edward,这也是问题得在了。你说:「面对着一个摆到明『拒绝』祂自己的人,天主是否有『责任』必定要以有效恩宠去改变他?」

有效恩宠和足够恩宠的分别,正是前者可救「摆到明『拒绝』天主的人」,而后者不能。这也是有效恩宠的价值。
如果一个人不是摆明拒绝天主,天主用一般的「足够恩宠」,也可以救他了。

有效恩宠,就是用来救摆明拒绝天主的人。天主对着这些人,有方法而不用(或选择性地运用),是慈爱兼公义?
simon 乙: 我还是相信,世上没有「必然有效的恩宠」,只有尊重自由意志的恩宠,人愿意接受,就得救;不愿意接受,就(暂时)不得救。

edward 甲: 西满兄:足够恩宠使人「能」,有效恩宠使人「为」。也许更应该说:足够恩宠「能」使人同意接受天主,但该行为未有实现。(能而不为)

而有效恩宠使人「得以」接受天主。(为而能不)
「足够恩宠」+「同意合作」=「有效恩宠」
问题是:有效恩宠是「果」还是「因」?
您的看法是较为重视「同意合作」这一因素,因此而将「有效恩宠」看得比较「外在」(extrinsic)。它的危机是:看似忽略了天主作为「诸善之首因」的道理。凯撒的归凯撒、天主的归天主。

我的看法是较为重视「有效恩宠」,它预设并促成了人的自由合作,所以有效恩宠是「内在」(intrinsic)地转化人灵。但亦如您所言,可能给人「践踏人同意的自由」的感觉。但它指出:凯撒亦是天主的。

simon 乙: edward,你今天说:「足够恩宠」+「同意合作」=「有效恩宠」想法和以前好象有一点点不同。感觉上,你以前是认为世上有一种恩宠,是「必然有效的恩宠」,只要天主一使用,无人可以拒绝。究竟,你是否认为有这幺一种对所有人也必然有效的恩宠?换一个问法:「足够恩宠 A」+「路人甲同意合作」=「有效恩宠」「足够恩宠 B」+「路人乙不同意合作」=「足够恩宠 B」问:「足够恩宠 A」和「足够恩宠 B」,本质上是否相同?
dward 甲: 西满兄:小弟的想法并没有改变。有效恩宠的「必然有效」,是在于人「实际同意」,而纯綷在潜能上「可以拒绝」。

情况就有如:我明天上班,但本来可以不上班。本来可以不上班,在「我有上班」的实况下,成了一种纯綷但真实的潜能。

我会如此formulate:
「足够恩宠」+「同意合作」=「有效恩宠」
「足够恩宠」+「不同意合作」=「没有有效恩宠」
「有效恩宠」,是「同意合作」的「因」。
但「不同意合作」,却是「没有有效恩宠」的「因」。
simon 乙:  edward, 让我再问:
「足够恩宠A」+「同意合作」=「有效恩宠」
「足够恩宠B」+「不同意合作」=「没有有效恩宠」
「足够恩宠A」和「足够恩宠B」,在本质上有没有分别?
此外,天主手中有没有一种对所有人也必然有效(无人能拒绝)的恩宠?
simon 乙 edward,你多天没有回答,我就假设你开始看到「有效恩宠」和「足够恩宠」的矛盾点。
edward 甲: 哈哈,西满兄。小弟近几天忙得很,完全忘了此栏的讨论。
你所述及的「A」和「B」情况的足够恩宠,两者在本质上没有分别。
「能」而「不为」、「为」而「能不」。
当我此刻打字回答你的时候,我「不打字」是否「可能」呢?
当我「坐着」时,我的确是没有「站立」或「行走」的现实。但我是否有「站立」和「行走」的可能和能力?
有效恩宠的「必然有效」,不是在于「不能拒绝」,而是在于「没有拒绝」。
simon 乙 edward, 那么,天主手中有没有一种对所有人也必然有效(无人能拒绝)的恩宠?
我所指的恩宠,是用于让人悔改的恩宠。
edward 甲: 西满兄你问:「天主手中有没有一种对所有人也必然有效(无人能拒绝)的恩宠」。
有效恩宠的效果是「人不拒绝天主」。当一个人选择不拒绝天主时,他「不能」同时在现实上选择拒绝天主,然而却仍有拒绝天主的「可能」和「能力」。即:就潜能而言,他「能」拒绝天主。

simon 乙:  Edward,这个问题,不是讨论何谓「有效恩宠」。
我是问:
天主手中有没有一种对所有人也必然有效(无人能拒绝)的恩宠?
Edward甲   「对所有人也必然有效(无人能拒绝)的恩宠」
这个问题包含若干命题:
一、「必然有效」的恩宠施于「所有人」
二、「必然有效」的意义,等同于「人不能拒绝」
小弟对上述两点,均持否定态度。
小弟所言之「有效恩宠」,与你所述的「必然有效的恩宠」,似乎不是同一回事。我会将阁下第一行的字眼,修改为:
「对任何人也必然有效(即:实然地不拒绝)的恩宠」
edward 甲: 小弟认为:人所「不能拒绝」的有效恩宠,确实存在。例子是:基督和童贞圣母的「不可犯罪性」、临终婴孩所接受的圣洗、某些教友在成圣的道路上达致天主所坚固的高超境界。
但这些情况,与我们起先所述的「有效恩宠」(「能」拒绝而「不」拒绝)有分别。
simon 乙: Edward, 请清楚指出,我有没有错误理解你的想法。
edward的想法:天主有能力令所有人在生时悔改,因为天主有「对所有人也必然有效的恩宠」。
可是,天主并不会运用这种恩宠于所有人。
尽管如此,这种「能救而不救」的做法,并不是「见死不救」。
edward 甲  西满兄:阁下以上三行的理解,均表达了小弟的想法。
小弟认为:天主的「最终不救」,是一种「let go」。
天主所「能」做的,是否就「一定」要做?
至于为何有些人天主保存,而某些人祂容许丧亡,则是一个奥秘。在此请容小弟引用圣奥斯定的话:
「Why God draws this one and not that other? Seek not to judge, if thou wilt not err.」 (In Ioan., tr. 26)

相关热词搜索:

上一篇:灵魂不是一物
下一篇:到底有没有灵薄狱?

分享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