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禄六世《信德的奥迹》通谕
2015-04-17 22:42:35   来源:梵蒂冈电台    评论:0 点击:

保禄六世《信德的奥迹》通谕导言天主公教恒久像最贵重的珍宝维护这个信德的奥迹,这是她的净配基督赐给她的无限恩爱的信物;关于圣体圣事,在梵蒂冈第二届大公会议,也重新而隆重地发表了一项信德和敬礼的宣言。

保禄六世《信德的奥迹》通谕

 
      
 
天主公教恒久像最贵重的珍宝维护这个“信德的奥迹”,这是她的净配基督赐给她的无限恩爱的信物;关于圣体圣事,在梵蒂冈第二届大公会议,也重新而隆重地发表了一项信德和敬礼的宣言。在研究礼仪革新时,大公会议的教长,为了普世教会的利益,首先着重于劝勉信友以纯真的信德和崇高的敬礼,来主动地参与这至圣圣事的盛典;为自己本身和整个世界的救赎,把自己和司祭一起奉献给天主;并且善领圣体当作精神的食粮。
       礼仪在教会生活中占有首要的地位,圣体却又是礼仪的中心,因为它是炼净和强化我们的生活之泉,致使我们能忘我而为主生活,能彼此之间以爱德紧紧相系。
       为了表明信仰和敬礼的紧凑,大公会议的教长遂强力支持教会历代保持、教诲,且由脱利腾大公会议隆重钦定的道理,故此他们在讲解圣体奥迹一篇之前,序有以下的真理纲要:“我们的救主,在被出卖的夜间、最后的晚餐中,为使后世永传十字架的祭礼,直到他再来,并为给他的至爱的净配――教会,留下他死亡复活的纪念,而建立了他的血肉之祭。这件爱情的圣事、统一的象征、互爱的联系、凯旋的盛筵,以基督为食品,使灵魂充满圣宠,给我们保证了来世的荣福。”(礼仪宪章二章四七条,见宗座公报一九六四年度一一三页)
     这几句话赞扬了作为每日所举行的弥撒要素,和信友借领圣体而成为分享者的圣事。信友食耶稣的肉,喝他的血,就得到提前永生的圣宠,和长生不死的灵药。吾主曾经说过:“谁吃我的肉并喝我的血,就有永生,在末日我要叫他复活。”(若:六.54)
因此我们坚信,经过一番重整的礼节,定会在圣体的敬工上产生丰满的果实,致使圣教会高举着这个敬礼的造福信号,日复一日地向着合一的目标迈进(参阅若十七.23),且藉着圣宠的力量,温和地导致所有身为基督徒而引以为荣的人士,达于信仰和爱德的合一。
       我们似乎已经预见到这些结果,公教子民接受了礼仪宪章及其重整时所表现的欣悦和豪爽,许多有价值的书籍,加强研究和有效地了解有关圣体的道理,尤其是关于圣事和教会奥迹相关的问题陆续出版,更使我们预尝到首批的收成。
这一切都是我们不少慰藉、欣悦的缘由,可敬的神昆,我们愿意和你们分享这份欣悦,俾能和我们一起感谢散布美好的天主,他赖圣神统治教会,使她孕育增长的美德。
 
牧职上的关怀和忧虑的原因
 
       可是,可敬的神昆,就在我们提到的题材上,也有不少神牧职上的关怀和忧虑的原因。对此,我们迫于宗座职责的所在和天良的驱使,不允我们缄默不言。
       我们明晰知道,在谈论和书写有关这个神圣奥迹的人士之中,有人对弥撒、“体变”信条和圣体敬礼的几方面,散布一些能骚扰人灵、紊乱对信道观念的意见,好像任何人都可以忘却教会钦定的道理,或是自由加以解释,以致文字的原有真谛或思维的公认重盘尽漏无遗。
       例如:不应赞扬“集团”弥撒,而忽视私人弥撒;不应强调圣事标记,以为大家所确认在圣体内存有的象征寓意能馨尽表达基督实在此圣事内的性质;不应讨论“体变”的奥迹,却对全部面饼的本质转变为基督的肉体,全部酒的本质转变为基督的血液,只字不提。他们忽略了脱利腾大公会议所说的转变,而只限于讲论“转移意义”和“转移目标”;或标新立异的创立新说,主张在成圣之麦饼内的吾主耶稣基督不再存留于弥撒圣祭后。
       每人都可明察这些或类似的学说有害于对圣体的信仰和敬礼。
本次大公会议,对圣体的敬礼激发了一个充满整个教会的新希望,这个灿烂的希望不应因已经播散的谬论之恶种而枯萎、而化为乌有。为此,可敬的神昆!我们决意和你们谈论这个严重的题材,以宗座的神权,将我们对此问题的思想传达给你们。
       我们固然不否认,传扬诸如此类学说的人,都蓄有可嘉的意愿,目的是在乎深究奥迹、尽掘其不竭的珍贵,以示现代人士;我们承认且赞成这个意愿;但我们不能赞成他们播散的学说,并且义不容辞地请你们注意这些学说能给正确的信仰带来严重的危险。
 
至圣圣体是信德的奥迹
 
首先,我们要提醒你们一项共知的真理,一项为退拒唯理论极需要的真理,不少公教人士曾以自己的鲜血来作证,教会著名的教父和圣师都恒久公认和教授的真理;圣体是一个极崇高的奥迹,礼仪更名符其实的说是一个信德的奥迹:我们所追念的前任教宗良第十三世曾明智地指出:“在这至圣奥迹里以独有的丰富和多方面的灵迹包罗了一总超性的宝物。”
(“美妙的爱德”通谕,良第十三世言行录,第廿二册,一九零二至一九零三,第一二二页)
所以在接近这个奥迹时,我们尤需谦虚的敬意,不应跟随人性的理论,必须依附神圣的启示。
你们都知道,圣金口若望曾以多么高超的言论和多么光亮的热忱来讲论圣体奥迹,他有一次给信友讲解这端真理时,说了以下极恰当的话:“我们要在天主面前低头屈服,就算他说的话似乎是相反我们的悟司和理性,也不要反驳他:因他的话应较我们的理性更占优胜的。在(圣体)奥迹里,我们的态度亦应如是;不应只顾审量感官所触的事物,而应信赖他的话,因为他的话不会欺骗人。”(玛窦训释:八二,四;希腊教父集成:五八,七四三)
士林博士也屡次下了同样的断言,至于在这件圣事内实有基督的圣体和宝血,圣多玛斯说:“是不可以觉官,而只应以凭依天主权威的信仰来领悟。”为此,圣西理禄在注解路加福音第二十二章第十九节“这是我的身体,为你们而舍弃的”,他说:“不要疑虑是否当真,要以信德接受救主的话,因为他是真理,绝不欺骗。”(神学纲要第三册*q*七五,a.一)
基督信徒为了响应天神博士,屡次这样的向圣体歌唱:“所见所尝与所触,对你全非真面目;只凭我们的所闻,才能坚信非错觉。出诸天主圣子口,我乃全部来信服;真理之言最信实,无拘可比其真确。”
可是事实尚不至此:圣文都辣说:“若说基督象征性的在圣事内,并无什么困难;若说他真的实在圣事内,如在天上似的,不得不有极大的困难了;因此,圣体奥迹不但在诸圣事内,就是在其他信仰的奥迹之中也是‘最难于置信的’。” (圣文都辣全集第五册,第四一八页)
其实福音也提到同样的事:不少基督的门徒听到了吃他的肉和饮他的血的言论,都掉转头离弃了吾主,他们说:“这话生硬,谁能听得下去呢?”因为耶稣问十二宗徒是否也愿离去,伯多禄就挺身而出,不假思索又坚定不移地表达了他本人和宗徒们的信德,在其奇妙的回答中说:“主!惟你有永生之言,我们还投奔谁去呢?”(若:六.61-69)
所以我们在探求这端奥迹时,应跟随教会的训导如拱北辰似的,救主把书写和口传的天主圣言都交托给她来保管和诠解。我们应确信,即使没有理智来探求,没有语言来讲解,教会自古以纯真的公教信仰宣讲和坚信的,仍是千真万确的。(圣奥斯定:辨朱丽安 肆,五、十一;拉丁教父集成:四四,三二九)
但是这仍有不足,信仰的完整受到保障之后,还应保持表达的正确,免得因着不慎的言语,在我们的脑海里产出错谬学说,以违背崇高奥迹的信仰。圣奥斯定审量哲学士和基督徒的不同语气时所下的警告,在这里正可适用。他写说:“哲学士就是在很难明了的问题上,也是同样信口开河,毫不畏惧开罪心地虔诚的听众;我们应依照一个固定的格律来发言,免得自由不拘的言论,给言语的原意带来不良的意见。”(《天主之城》:拾.二三;拉丁教父集成:四一,三零零)
教会曾付出经历不少世纪研究的代价,藉着圣神的支持,才决定了一个经大公会议确认的用语准绳,这个准绳往往充任了正派信仰的口号和表帜,这个准绳应诚心地受到保护;绝对不应有人以新学识为藉口,擅自企图更改这个准绳。谁能容忍大公会议用以表达圣三和降生奥迹的条文,被认为不适现代的人士,而应另求他文以替代?同样,也不应容忍任何一个人,擅自更换脱利腾大公会议对圣体奥迹的信仰所用的条文。因为这些和其他教会用以宣布信道的条文,并不依据某种文化,某段学术进展的过程,和某一个神学学苑,而是代表人类的悟司在普遍和必然的经验中,对某件事物能得到的观念。所以,这些条文可使各时各地的人领悟。这些条文当然可以得到一个更充实、更明晰、更广泛的解释,但是总不能远离原意,为使信仰的真理,在信道研究中能坚立不移。梵蒂冈第一届大公会议就对信道有如是的教导:“常应固守慈母教会所宣告的用语意义,不应藉深究的理由为口实来远离原有的意义。”(公教信仰宪章第四章)
 
圣体奥迹在弥撒圣祭中实现
 
       可敬的神昆:现在我们为了大家的感化和欣慰,想重温公教会历代所保持和一致所宣讲的道理。
       首先我们应提醒的是,在圣体奥迹内美妙地重演加尔瓦略山上的十字架圣祭,此乃这端道理的纲领和最高峰。这个圣祭使我们铭心不忘,并使我们获得其中赦免每日罪过的神力(脱利腾大公会议,论弥撒圣祭第一章)。吾主耶稣基督建立了圣体奥迹,就是以自己的血立了新的盟约,他本人便是这新盟约的中保,如同梅瑟曾以牛犊的血定了旧的盟约一样(出:二十四8)。圣史们记载说:“在最后晚餐耶稣拿起饼来,祝谢了,擘开,递给宗徒们说:‘这是我的身体,为你们而舍弃的。你们应行此礼,为纪念我’。晚餐以后,耶稣同样拿起杯来说:‘这杯是用我为你们流出的血而立的新约’”(路:二十二.19-20;参阅玛:二十六.26-28;谷:十四.22-24)。耶稣命宗徒们举行此礼来纪念他,就是想把这个祭献恒久地重演。
       新兴的教会遵守了这个命令,依照宗徒们的教训聚集一处来举行圣体圣祭。圣路加谨慎的声明:“他们对宗徒的训诲和彼此的团结,对擘饼和祈祷的事都恒心专一。”(宗:二.42)他们因此而得到无数奇宠神恩,达到“众信徒一心一意”(宗:四.33)的佳境。
       保禄宗徒从主所领受的,都尽忠尽信地传授给我们(格前:十一.23),他在指明信友正因为参与了吾主圣餐而不能参加外教祭礼时,毫不隐讳地谈论到圣体圣祭:“我们所祝福的那祝福之杯,岂不是共结合于基督的血吗?我们所擘开的饼,岂不是共结合于基督的身体吗?……你们不能喝主的杯,又喝邪魔的杯;你们不能共享主的筵席,又共享邪魔的筵席”(格前:十16)。
       基督和宗徒们所教导的教会,永久不息地奉献了这个玛拉基亚(一:11)预言过的新的祭品,不只为了在世信友的罪过、痛苦、补赎和其他的需要,同时也为帮助在基督内安息,但仍未全部炼净的已亡信友(脱利腾大公会议:论弥撒圣祭通令,第二章)。
       我们姑且不提到其他的见证,只须回念耶路撒冷圣西理禄在训导新信友时,所说的一席话:“我们在那赎罪的祭饼上完成了不流血祭礼的神祭之后,现在为全教会的和平,世界的治安,为皇帝、军队和友邦,为害病和忧苦的人祈求上主,我们广泛地为一切需要帮助的人祈祷,和奉献这个祭品……我们也为已亡圣父们、主教们和所有在我们之间逝世的人祈祷,我们确信在这圣而令人生畏的祭品面前所奉献的祈祷,为这些灵魂尤能奏效。”这位圣师举了编织皇冠以求皇帝赦免充军之恩的实例,作为结论说:“我们同样向天主为善恶的亡者奉上至诚的祈祷,我们不给他编织皇冠,但奉上以自我牺牲为祭品的基督,作为我们罪过的补偿,恳求天主对我们和他们大发慈悲之心”(要理:二三“奥迹第五”:八、十八;希腊教父集成:三三,1115-1118)。圣奥斯定证明为亡者奉献我们救赎圣祭的惯例,已风行于罗马教会(参阅忏悔录九章12、32;拉丁教父集成:三二.777;或九章:11、27;拉丁教父集成:三十二.775)。同时也说这个从教父传下来的惯例风行与整个教会(参阅讲词:一七二.2;拉丁教父集成:三十八.936;眷顾亡者论:十三;拉丁教父集成:四十.593)。
此外,仍有一点有助于阐明教会奥迹,所以我们愿意加诸于此:就是教会和耶稣结合在一起,其本身是司祭亦是祭品,奉献弥撒圣祭,同时也自我奉献。教父们早已教过这篇美妙的道理(参阅圣奥斯定的《天主之城》十.6;拉丁教父集成:四十一.284),近来也曾由我们可追念的前任教宗比约第十二世详解过,(参阅“天主与人类间的中保”通谕,教廷公报:三九,一九四七,五五二),最后,梵蒂冈第二届大公会议的教会宪章,也在讲论天主的子民是提及(参阅教会宪章第二章第十一条;教廷公报:五七,一九六五,第十五页)。我们切愿信友们能心领神会这端道理,自然我们必须保留信友的司祭职和圣统制的司祭职,不只在等级上,而且在实质上所有的区别(同上第二章、第十条;教廷公报:五七,一九六五,第十四页)。这端道理非常适于滋养圣体敬礼,发扬众信友的地位,并且还能激发人心,以达圣德的高峰;因为所谓圣德,就是把自己慷慨地奉献出来为天主服务。
此外,还须提醒从这端道理所产生的结论,就是每台弥撒的公开性和社会性(礼仪宪章:第一章第二十七条;教廷公报:五六,一九六四,第一零七页)。的确,每台弥撒虽由一位司祭个别所举行的,并不是一件个别的私事,却是基督和教会的行为,教会奉献这个圣祭,也学得把自己奉献出来作为大众的祭祀,她并为整个世界的得救应用十字架圣祭的唯一和无限的救赎神力;既然每一台弥撒都不只为几个人的得救,而是为整个世界的得救而奉献,所以举行弥撒圣祭时,最好有多人主动地参加礼仪;可是并应贬斥,而亦应称许一位司祭和一位辅祭,依照教会的规例和传习个别举行的弥撒;因为这样的弥撒也会带来特别丰富的圣宠,这些圣宠不只是为司祭本人,而是为所有的信友,整个的教会和世界,并且是只靠领圣体所得不到的那样丰富。
为此,我们以慈父的关怀来劝告在主内充当我们的喜悦和荣冠的司铎们,请他们记得从主礼祝圣主教所得到的权力,就是因主的名为生者亡者在奉献圣祭给天主,举行弥撒(参阅罗马主教礼书),请他们天天热心和称职地举行弥撒,为使他们本人和其他的信友能获享十字架圣祭的丰富神益。这样他们对人类的得救也有很大的贡献。
 

相关热词搜索:六世 信得 保禄

上一篇:保禄六世《司铎独身》通谕
下一篇:保禄六世《基督之母》通谕

分享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