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禄六世【人类生命】通谕
2015-04-17 22:40:52   来源:梵蒂冈电台    评论:0 点击:

保禄六世【人类生命】通谕传生1 既然在传授人性生命严重责任上,夫妇成为造物天主的自由而负责的合作者,虽然此责任有时附带有不少的困难和忧愁,对他们却常是快乐的源泉。在任何时代,为尽这一件义务,在夫妇

保禄六世【人类生命】通谕

 
传生
1 既然在传授人性生命严重责任上,夫妇成为造物天主的自由而负责的合作者,虽然此责任有时附带有不少的困难和忧愁,对他们却常是快乐的源泉。
在任何时代,为尽这一件义务,在夫妇的良心中产生过严重的问题,可是因社会近代变迁发生了许多改变,以致有了新的问题,而教会因与人类的生命和幸福有极密切的关系,对这些问题是不能不知道的。
第一部份 问题之新的观点和教会适当的训导权
问题新的形成
2 果真有了重要和不同种类的变化。首先是人口的迅速增加,许多人都表示恐惧世界的人口,比可应用的资源增加得更快,特别担心在开发中的许多家庭和民族。因而政府极易想运用彻底的措施来抵抗这一危机。除了工作和住的条件外,无论在经济和教育方面,日益增加要求,使今日适当地培养众多的子女,屡次已成了困难的事。
尚有另外一种改变,不但对女子的看法,和她在社会中的地位有所改变,就是对婚姻中夫妇恩爱的价值,对与这种爱有关的夫妇性行为的意义也都有了改变。
尤其要注意的,是人在控制大自然的力量,和对自然界力量的合理组织上的惊人发展,使这种控制伸展到人自己整个生命上:就是对他的身体、他的精神生活、社会生活,直至于传授生命的法则。
3 由这些事,兴起了新的问题。因为现代生活的条件,或夫妻性行为对夫妇之间的和谐和他们彼此的忠诚所有的意义,是否对现行的伦理规则需要修改,特别是这些规定,看来必须有极大的牺牲,有时要有英勇的行为才能遵守?
再者,在这一方面应用所谓「总体的原则」后,是否可以接受比合理化而少生育的意见,使物理节育的行成为合法而有计划的节制生育的方法呢?是否可以说生育子女的目的是属于整体的夫妇生活,而不是属个别的夫妻行为的呢?还有人问,因为现代人对责任感的增强,是否时刻已经来到,把传授生命的任务交给人的理智和意志,而不交于他身体的生理周期性。
教会适当的训导权
4 这些问题要求教会的训导,对婚姻的伦理教义之原则,作新颖而深刻的研究,是项教义乃建立在自然律上,并受到天主启示的光照和充实。
没有一个信友,会否认教会对于解释自然道德律的训导权。无疑的──一如我们前任教宗们屡次宣布过(1)──耶稣基督当将其神性的权力分给伯多禄及其它宗徒时,并当派遣他们教导所有人类遵守衪的诫命时(2),立他们为所有道德律即福音律和自然律的保护者和真正的解释者:因为自然律也是天主旨意的表白,而信友遵守自然律同样是为得救所必需的(3)。
教会为实践这一使命,任何时期尤其近代对婚姻的性质,对夫妇权利的正确应用,以及对夫妇的义务,都有适当的指示(4)。
特别的研究
5 深明这项使命,我们不但保留并且扩大,前任教宗若望廿三世在一九六三年三月所设立的研究委员会。该委员会除了在各种学术上对这一问题的专家外,尚有几对夫妇参加。目的在收集有关夫妇生活新问题的意见,特别是对正当节制生育的问题,并提供适当的报告,使教会训导不但能给信友,也能给世界的其它人士所等待的适当的答复(5)。
收集了这些专家们的研究结果,以及在主教职内的许多弟兄自动地或应我们的要求而寄来的许多意见和建议,使我们得更仔细地衡量此复杂问题的各方面。因此,向所有的人我们表示衷心的感激。
教会训导的答复
6 可是该委员会所获得的结论,依我们看并不能有确切和决定性判断的效力,对如此重要的问题,我们也不能不作由我们自身的审查;此外,因在委员会内部,对所要指出的伦理规则也没有达成协议,尤其是在解答问题的方法中,有些理由不合教会训导权对婚姻伦理教义所坚持的主张。
因此,在仔细审查供给我们的数据后,在成熟的考虑和热切祈祷后,因基督所给予我们的使命,我们愿意对是项重要的问题作一答复。
第二部份 教义原则
对人的全面观
7 生育子女的问题,和其它一切有关人的生命问题一样,超越片面的看法——例如生理或心理的,人口的或社会性的看法——要以整个的人和人的使命来看,不仅是自然的和世上的使命,也要看他的超性和永生使命。于是许多人想维护限定子女数目的人工方法,而指出这是夫妇恩爱,或「负责的父母」所必需的,因此必须将婚姻生活中这两件重大事实的正确观念予以确定。我们特别举出梵蒂冈第二届大公会议在其「论教会在现代世界的牧职宪章」内,对这一问题最近所作的权威性理论。
夫妻的恩爱
8 若检讨夫妻之爱出自它最高源泉之天主的,才显示它真正的本性和高贵了;天主是「爱」(6),「上天下地的一切父位都是由父而得名」(7)。
因此,婚姻不是偶发事件,也不是由自然力量盲目的演变中所产生的;它是造物主明智地所建立的,为了在人们身上实现衪爱的计划。夫妇双方彼此藉整个自己本人的和独占的交付,他们结合成一体来成全自己,为能与天主合作传生并教养新的生命。
为领过洗的人,婚姻具有另一尊严性,藉圣宠的圣事标记,指出了基督和教会的结合。
夫妻恩爱的特点
9 明白了以上数点后,就能清楚看出夫妻恩爱的特性和要求,对它有一个正确的观念是很重要的。首先它是完全「人性」的感情,也就是感觉的、精神的爱。因此,并不是单纯的本性和情感的冲动,主要也是自由意志的行为,藉日常生活的快乐和痛苦,这一行为不仅维持并且增加夫妇的爱,使他们成为一个心和一个灵,而共同达成他们人性的完美。
此外,夫妇之爱是「整个」的爱,就是说它是特别的一种个人友情,在这友情中,夫妇慷慨地分享一切,毫无保留或自私的打算。凡真心爱他自己的伴侣的人,不但是为了从他所接受的一切而爱他,而是爱他的本身,自愿地把自己献给他。
它也是至死「忠贞」而「独占」的爱。事实上,在夫妇两人自主而完全清楚地接受婚姻束缚的义务的那一天,他们就这样想法。忠贞可能有时是困难的,但常是可能的,任何人都不容否认那是可贵而可称扬的。历代以来许多夫妇的榜样,不但证明忠贞不贰是和婚姻本性相称的,也是深厚而久长的幸福之原因。
最后,它是「滋生的」爱情,它并不限于夫妇的结合之中,而是要延续、繁殖新的生命。「婚姻和夫妇之爱,本身就是为生育和教养子女的。事实上子女是婚姻宝贵恩物,特别对父母的利益有所贡献」(8)。
负责的父母
10 为此,夫妇之爱要求夫妇间有「负责的父母」(Responsible parenthood)的责任意识,在今日有权利强调这一点,并且也得有正确的了解。因此,必须在不同的合法的理由、和其彼此相连的观点下来研究。
假如先看生理的过程,负责的父母是说认识并尊重生理的机能;因为在传生的能力中,人的理性发现生理的定律,乃属于人的一部份(9)。
如果依本能和情感冲动看,负责的父母是指理性和意志必须对它们实行必然的控制。
若依照身体、经济、心理和社会的条件看,负责的父母就是或者以明智的考虑和以慷慨之心,决定接受较多的子女,或者因严正的理由并遵守道德律,暂时或不定期的避免再增添子女。
此外,负责父母尤其对客观的道德规律有密切关系,这一规律是天主所立,正直的良心是它的真正解释者。因此负责的父母的任务,要求夫妇认识他们对天主、对自己、对家庭和社会的责任,正确遵守价值的等级。
在传授生命任务中,他们不能依自己的意思行事,好像他们完全可以自由选择要遵循的正当途径;相反,他们应该使他们的行为符合造物天主的旨意,这一旨意已刻划在婚姻和婚姻行为的本性上,并由教会历代的训导所指出(10)。
尊重婚姻行为的本性和目的
11 夫妇藉以亲密而圣洁地相合的行为,并藉此而传授人生命的行为,如最近大公会议所说,那是「正当而且高贵的」(11);即使并不是因为夫妇的本意,而他们预知不能生育,但为了表示并坚固他们的结合,夫妇的行为仍然是合法的。果然,经验证明,并非每一次夫妇的结合都会有一个新的生命。因为天主明智地安排了生育的自然法则和周期性,本身就使生产之间有所间隔。可是教会在叫人们遵守由教会历代教义所解释的自然律的规定时,它指出任何婚姻行为本身该是为传授人的生命的(12)。
结合与生育是不可分的
12 教会多次讲这端道理,是建于天主所定的不可分的关系上,而不能随意切断夫妇性行为的两种意义:结合的意义和生育的意义。
因为夫妇性行为亲密结构,在夫妇密切结合时,根据铭刻在男女本性中的法则,使该行为能产生新的生命。在保持这两种结合和生育的主要观点后,夫妇性行为完全保存了互惠真正的爱情之意义,以及人被召作父母的最高职务。我们以为现时代的人,特别能够了解这一基本原则是合乎人性的。
忠于天主的计划
13 人应该知道,夫妇的一方所加于另外一方的夫妇性行为,如果不关注另一方面的条件和合理的要求时,那么这一行为已不是爱的真正行为,因此否认了夫妇之间的正确道德律的要求。同样,假如仔细观察,便必须承认,凡阻碍造物主以特别法律所规定的传授生命的相爱行为,不但违反天主的婚姻制度,而且相反生命创造者的旨意。所以,凡运用天主的这一恩惠而消除恩惠的意义和目的者,即使是部份的,都违反男女的本性和他们亲密的关系,也就违背天主的计划和衪的旨意。反之,如果尊重生育的规则而享用夫妇爱情的恩惠,那是承认自己不是人类生命的主人,而是造物主所定计划中的执行者。犹如人普通说来对自己的身体没有绝对的主权,那么对他的生殖能力更没有主权,因为这些能力本身是指定要产生人之生命的,而天主是这个生命的根原。若望廿三世曾说:「人人应视人的生命为神圣的,因为人的生命,从开始就需要造物主的行动」(13)。
禁用的节育方法
14 为符合这些人性的及天主教的有关婚姻理论的原则,我们还得指出,为节制生育绝对不可以直接中断已开始的生殖进行,尤其是直接的堕胎,虽则是为了医疗缘故也不可作(14)。
同样,教会训导曾多次声明过,无论男人或女人,暂时的或永久的直接绝育,都是禁止的(15)。
此外,在行夫妇性行为前,或在举行时,或在该行为自然结果的发展中,禁作任何阻止生育的行为,无论是以此行为作为目的,或作为手段,都不可以(16)。
也不能赞成有意不要生育的夫妇性行为,即使他们的理由是:两害之间权其轻;或者这些不育的行为,与先前所作或将来要作的能生育的行为是一个整体,因此共同成为唯一而同一个合乎道德的善行。的确,有时为了避免一个较大的恶,或推行一件更大善行,可以容忍一件较轻的恶行(17),可是绝对不可以,即使有重大的理由,为了达成一件善事而作一件坏事(18),就是说意志追求一件本身就违反伦理秩序的事,因此,虽然他的意向是要维护或推行个人的、家庭或社会的利益,也是不合人性的。因此,凡认为一个自愿不能生育的夫妇行为——本身就是不正当的行为——可以和生育的夫妇生活的整体成为正当的,是完全错误的想法。
治疗方法的合法性
15 教会却以为,为了治疗器官的病症而必需用的方法,是可以利用的,即使预料对生育会产生阻碍,只要这一阻碍不是因某种动机而直接指向的(19)。
利用不孕期的合法性
16 现代反对教会对夫妇道德的这种说法的人——如第三节所指——以为人的理智有权利也有义务,统治无灵的自然界所供给的能量,并使它达成为人类有益的目的。于是某些人问:在某些情形下,为保持家庭的和谐和平安,为了使已生子女接受较好的教育起见,用人工节制生育是否合理呢?对这一个问题可以清楚地答复:教会首先赞成并且支持,人的理智用在有理性的人和造物主最接近的这一工作上,可是教会坚持必须尊重天主所建立的规律去做。
所以假如有严正理由,无论是因为夫妇身体或心理的条件,或是外在的环境,使生育子女隔一段时期;教会指示夫妇们可以利用生殖能力中本有的自然周期,只在不孕期中有夫妇行为,而这样节制生育并不违反我们所说的伦理原则(20)。
教会之准许利用不孕期,和同时禁止运用直接阻止生育的方法——虽则应用的理由可能是正当而严重的——教会是合理的并合乎自己的教义。事实上二者之间,有着主要的区别:在前者的情形下,夫妇们合法地享用自然的安排;而后者,他们阻碍自然过程的发展。的确在这两种情况中,夫妇都彼此同意因正当理由而避孕,为使子女不要产生;可是只有在第一种情形下,夫妇知道在能怀孕时期中放弃享用婚姻,为了正当的理由不能生子女;但在不孕期内,为表示彼此间的恩爱,维持大家的忠贞而行房事。这样做法,他们表示了真实而完全正当的爱。
人工节育法的严重后果
17 正直的人如果观察人工节育法所产生的后果,他们也会觉得教会在这面的道理是有根据的。让他们首先看出,对夫妇的不忠和道德的普遍低落,敞开了宽阔而方便的道路。不需要很多的经验去发觉人性的弱点,并了解人——特别是青年人在这方面是最软弱的——需要鼓励遵守道德律,不该给他们容易违反这一法律的快捷方式。同样应该担心的是,如果人习惯运用避孕的方法,最后必定对女子失去尊敬,不再注意她们肉体的和心理的平衡,视她们为自私享乐的工具,而不再是他们应该受尊敬和相爱的伴侣。
如果再想一想,假如这一种危险的力量一旦落在不重视道德律的政府手中,谁能责备政府为了解决全国的困难,而许夫妇运用避孕方法来解决家庭的问题呢?谁又能禁止政府鼓励,甚至于强迫他们的国民去应用最有效的避孕方法,只要他们以为是必要的呢?这样,人们为了避免在遵守天主的法律中所能遭遇的或个人或家庭、或社会的困难,结果让政府权力来干涉,完全属于夫妇本身的隐秘的事。
为此,如果不愿把传生的使命让人随意处理,必须应该承认,人对于自己的身体和身体的机能的主权是有限度的,任何人,无论是私人或政府,都不得侵犯这一限度。这种限度只有在尊重整个人体和身体的自然机能的原则下,并根据以上所说的原则,和教宗比约十二世所说明的「整体原则」明了而规定之(21)。

相关热词搜索:六世 人类 生命

上一篇:保禄六世「民族发展」通谕
下一篇:保禄六世《司铎独身》通谕

分享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