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禄六世「民族发展」通谕
2015-04-17 22:32:13   来源:网络   评论:0 点击:

保禄六世「民族发展」通谕天主眷顾的圣座、教宗保禄六世兹向主教、司铎、修会士、全世界公教信友,以及一般善心人士,颁布通谕:论推进民族的发展。可敬的弟兄及可爱的子女:祝你们安好,并向你们祝福。导言──

保禄六世「民族发展」通谕

 

天主眷顾的圣座、教宗保禄六世
兹向主教、司铎、修会士、全世界公教信友,以及一般善心人士,颁布通谕:
论推进民族的发展。

可敬的弟兄及可爱的子女:
祝你们安好,并向你们祝福。

导言──现代世界的社会问题

民族的发展
一 迫切企图从饥饿、穷困、疾病、愚昧的苦境中解放出来者;期待分享国家进步的更多利益,和自己才能的施展更受重视者;以及心致意于更大进步者的民族发展,是公教会翘首以待的。因为在梵蒂冈第二届大公会议以后,教会更清楚和更深切地领会基督福音,在社会问题上所要求的是甚么:为人服务引为自己的责任,不但指示他们追踪探索重大问题的全部容积,而且说服他们必须以团体行动来挽救时局的危殆。

教宗们对社会的提示
二 我们的先辈、教宗良十三世写了「新事」通谕,庇护十一世颁发了「四十年」通谕,庇护十二世向全世界广播了讲词,若望二十三世颁布了「慈母与导师」、「和平在世」通谕,他们忠于自己的职守,以辉煌的文告,焕发福音的真光,照耀了当时的社会问题。

重大的事实
三 目前人人应承认的事实,是社会问题已成为世界性的问题,若望廿三世毫不犹豫地予以肯定,大公会议以「教会在现代世界」牧职宪章作其响应。这是重要的提示,需要迫切的实现。目前饥饿民族,悲痛地向富裕民族求援,救会听了哀戚的呼声,不禁痛心战栗,唤起大家本于博爱响应弟兄们的呼吁。

我们的旅行
四 我们在登极以前,两次旅行,访问了拉丁美洲(一九六)和非洲(一九六二),我们直接地领略了困扰充满活力和希望的国家之棘手问题。在最近的旅行中,怀着普遍的父爱访问了圣地和印度,我们得以亲眼目?,一如亲手触摸在发展设施上打击着古文化民族的极大困难。在罗马开着梵蒂冈第二届大公会议之际,天授的机会召唤我们径赴联合国大会,在这各国代表的联合总部,我们做了贫穷民族的辩护人。

正义与和平
五 最近,为实现大公会议的决议,和具体化宗座在民族发展的大问题上之计划,我们认为有责任在教会中枢,设立一个宗座委员会,以负责在天主的子民中,「唤起现时代所赋与他们的职责之认识,使能推进贫穷民族的发展,维护国际间的社会正义,协助落后民族,使之能自给自足,自图发展。」「正义与和平」是这个宗座委员会的名称和宗旨。我们认为这个宗旨能够,而且应该把公教子女、基督弟兄和一般善心人士都重新集合起来。况且我们为人类全面发展、和社会一致进步,要求大家协力以赴的诚恳呼吁,是寄望于全世界的。

第一部分 人类的全面发展

第一章 问题要旨

人类趋向
六 逃避穷苦,获得安定生计和健康,以及永久的职业;不受压迫,避免妨害他们人性尊严的境遇,分担更多的责任,得受更高的教育;总而言之,为了多所获得,须多知、多做、多有:这便是今天人类的趋向,但其中大多数人,不由自主地生活在使他们的合理希望成为幻想的状况中。此外,独立未久的国家,会感到在国家自立之外,还需要自主、尊荣的社经发展,以向他们的人民,保证社会的全面繁荣,并在国际协调中取得相称的地位。

殖民与殖民主义
七 在迫切而繁多应完成的事业中,从过去遗留下来的经费,虽是不足,却非没有,确须承认殖民国家往往追求自己的利益,自己的权力或自己的光荣,他们离开时,往往留下一个经济破碎的局面,尤其是经济来源单独系乎耕作的产品,而它们的时价又左右于急遽而广大的变化。一方面因痛恨某些殖民主义和其帮凶的恶行,但另一方面也应感激殖民者的才干和实施,尤其在荒瘠地区,他们带来了科学、技术,由于他们的建设,留下了成功的果实。他们的建设虽非完备,但开启民智,保持卫生,建筑便利的交通,改善生活的条件,其功该是不可抹杀的。

不均衡的发展
八 如上所述的建设,显然不足与现代经济制度的实况相颉颃。机械工业的发展,导致世界加重而非减轻生活水平的差异:富裕民族进步迅速,贫穷民族却发展缓慢,不平衡现象便日形增长:有些国家生产超额的食品,有些却缺乏得可怜,后者自给不暇,更无输出的可能了。

意识的增长
九 同时,社会冲突扩展到世界每一角落,在开始工业化的国家,侵袭着贫穷阶层的剧烈不安,也蔓延到经济基础几乎全在农业的国家:农民也意识到他们不应受的穷困。此外,不但在于财物的享受,尤其在于权力的操持上,常有差别太尖锐的情形。有些地区少数士绅享受高等文明,而其它民众则穷苦、散乱,几乎完全丧失了自己的进取心和责任感,且往往处于不合人性尊严的生活和劳动条件中。

文化的冲突
 再者,传统文化与新奇工业文化之间的冲突,打破了不合新环境的结构。这种结构的范围,有时颇为严酷,却是个人和家庭生活不可或缺的防卫,老年人仍依恋不舍,青年人则如逃避劲敌般的毅然出走,急切投向新式的社会生活。日益增长的世代冲突,形成了进退两难的局面:或者保守祖先的建设和信念,而谢绝进步;或者接受外来的技术和文化,而摈弃古旧传统和道德遗产。诚然,古旧的道德、精神、和宗教的支持,屡次受到折挠,但仍然不能保证安然插足于现代世界。

结论
一一 在这错乱抵牾的状况中,有些人遭到自命为救星而实为幻想家的强烈诱惑。谁不见由此所发生的危机:民众激烈的反动,强暴者的骚乱,沦于独裁政治的倾向?这些都是问题的内容,无人能否认其严重性的。


第二章 教会与发展

传教士的事业
一二 忠于给穷人传报福音为己任的创立者之教训和榜样,教会绝不疏忽推进以信德导向基督的民族之人性升华。教会的传教士和她结合在一起,建立宿舍、医院、学校和大学,指教所在地的人民,从自然富源采取生活必需部份的方法;多次保护他们反对异族人的野心。无疑地,从人性出发的事业,不可能都是完善的,有些人可能在传报福音时,掺杂了他们出生国的思想见解和生活方式,可是他们也知道培养所在地的文化而加以推崇。许多地区,他们在物质进步的先驱中,俨然是文化的发动者。以查理富各(Charles de Foucauld)神父(校按:港习译嘉禄富高)为例,因他的爱德,他被尊称为「全国的弟兄」,他也写了一本都阿来(Tuaregia)文的宝贵字典。我们应该崇敬这些往往为人所不知的先辈,他们受着基督圣爱的催促而不辞劳苦地工作,鼓励他们的追踪和继任者继续为传报福音,慷慨而不图私利地为人服务。

教会与世界
一三 渐渐地,地方性和个人的创业都已不够适应时代的进步了。现代世界的形势要求总体行动,无论在经济、社会、文化、精神方面,都须有清澈的见解。对于人性有专长的教会,绝不主张干涉国家政治,「她仅仅注视着一个目标,就是在慰藉者圣神的激励下,继续为证实真理,为救赎而非为惩罚,为服事而非为受服事而来到世界的基督之事业。」教会的建立是为在世复兴天国,不是为征服世上的权力,她清楚地肯定两种主权是迥然不同的,因为教会和国家的两种最高权力,各有各的范围。「但在历史中生活着的教会,应该探究时代的信号,以福音的真光予以解释。」教会与人们的善良心愿互相融合,往往见到他们不孚所望而感痛心,她愿辅助他们达到欣欣向荣的繁盛,因此,给他们提供自己所有的见解:即对人类人性做一彻底的观察。

教友对发展的见解
一四 发展不是简单地归结到经济的进步而已。确实的发展该是全面的,即振兴全体人类,即振兴整个人性。诚如一位卓越的专家很恰当地强调说:「我们不能接受经济与人性分离,『发展』与其所属文化分离,我们所注重的是人,每一个人,每一班人,直到整个人类。」

发展的圣召
一五 在天主的计划中,每个人被召为发展自己,因为整个人生是天主的圣召。人一生下来,天主就赋与能力和才干的胚芽,待他们受了环境许可的教育和自己的奋勉,渐渐开花结实,他们每人能定准方向,到达造物主给他们预定的目标。每人拥有理智和自由,该为自己的发展和得救负起全责。每人受着教养他们、接近他们者的协助,有时甚或是阻挠,但无论受到任何影响,他们仍是成功或失败的首要主动:每人祇要善用自己的理智和意志,都能成为伟人,更有价值,更富理性。

个人的责任
一六 这发展不是随意可否的。因为受造物完全隶属于造物主,受造的灵性动物必该使自己的生命自动地归向天主──第一真理、至高美善。人性的发展,构成人类责任的纲要。由于个人和负责的奋勉所修练的人性之和谐,必能到达超越的境地。人因结合于赋与生命的基督,便进入新的升华,达成超绝的人文理想,它给人以最大满足,这便个人发展的最高目的。

团体的责任
一七 每个人是社会的肢体,隶属于整个的人类。这不仅是某人或某人,而是全体人类都被号召来完成圆满的发展。文化自出生、长大、以至没落,如涨潮时的波涛,前后接踵地向海岸推进,同样,人类在历史道路上也相继前进。我们,继承着过去的世代,享用着现代人的成果,对所有人都负有责任,对后我们而来的扩大人类范围者,我们不能漠然视之。普遍的互相扶助是一事实,为我们是一实惠,也是一种责任。

价值的尺度
一八 如果毁坏了价值的真实尺度,则个人和团体发展将会受到损害,期望获得必需品是合理的,为获得必需品而工作则是责任:「谁若不愿工作,也就不应吃饭。」但获得世财可能引起贪得无厌的欲望,和扩大权力的诱惑。个人、家庭和国家的悭吝,可能传染到稍有资产者,也可能传染到豪门巨富,但在二者心中,必将引起窒息人性的唯物主义。

发展的双重效果
一九 为全民族,一如为个人,增加财富,并非是最后的目的,一切的发展有双重效果。一方面,为使人更富有人性,「发展」是必需的;但另一方面,「发展」能阻止人看到物质以外的事理,而把物质看成最高目标,它便把人限制起来,如同关在牢狱里一样了。那末,人心变坏,精神蔽塞,人不再以友谊而结合,却以利益而同谋,一有利害冲突,便将互相对立,彼此拆伙。因此,单求物质利益,不但阻碍人性发展,而且反对人性的真正伟大。因为无论为国家,或者为个人,悭吝是道德落后最明显的标识。

更合人性的条件
 如果谋求发展,日益需要更多技术人员,则更需要深思远虑的明智人士,以寻求新的人文主义,使现代人承认爱情、友谊、祈祷、静观的至高价值,而能更彻底的认识自己。这样,才能完成圆满而真实的发展,那便是为个人、为人类,由不很合人性的生活条件,过渡到更合乎人性的条件。

理想的追求
二一 生活于不很合乎人性条件者,就是那些缺乏物质,连为生活必需的最低供给也没有的人,或缺乏伦理观念,为自私所摧毁的人们。不很合乎人性的生活条件,即是由妄用财富、滥使权力、剥削工人的劳力、订立劳工契约的不义,所产生的迫害。所谓更合人性的生活条件者,乃是由穷困至于获得必需财物的进行,对社会灾祸的胜利、智识的扩展、高深教育的获得。「更合人性」,即是对别人人性尊严的重视,对安贫乐道的向慕,对公益的合作,对和平的切望。「更合人性」,也是人们认识至高美善,并认识天主为至高美善的泉源和目的。最后,更合人性的尤其是信德,善心人所收受的天恩与基督圣爱结合,祂召唤众人,以子女名义分享永生天主──人类之父的生命。


第三章 应承办的工作

大地为众人使用
二二 「充满大地而加以统治」,旧约第一页就教训我们,全部创造工程是为了人类,要人负责应用理智的力量,使它发生实用的价值,并用劳力完成它给人使用的目的。如果土地是为供给每个人维持生活之必需,和发展自己之工具,则每个人都有从土地获得生活必需的权利。最近的大公会议提示说:「天主命定土地及其包罗的一切,都是为各民族的每个人使用的,受造的物资,应依照与仁爱不能分离的正义准则,公平地流入每个人的手中。」一切其它任何权利,包括私产权和自由贸易权,都隶属于这条自然法律,其它权利不应妨害,反而应有助于这条自然法的实施。引导一切权利合于它们的第一目标,是一种严重而迫切的社会责任。

私产
二三 「人若拥有今世财产,见了自己弟兄在急难中,硬着心肠不与救济,则天主的爱怎能存在于他?」大家都知道,教父们坚确地明示有产阶级对无产阶级应有的态度:「你所施与穷人的,圣盎玻罗锡(校按:即圣安博St. Ambrose)肯定说,不是你的财物,而是将属于他们的还给他们。因为你所占有的,是给众人公共使用的。土地是给众人,而不是单给富人的。」这就是说,私产并非为个人建立一种无条件而绝对的权利。别人有维持生活的急需时,无人可以将多余财物保留为自己专一的使用。总而言之,「依

相关热词搜索:六世 民族 保禄

上一篇:保禄六世《和平于世》通谕
下一篇:保禄六世【人类生命】通谕

分享到: 收藏